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68 他突然想起了卿影儿

068 他突然想起了卿影儿

 好书推荐:
    “是啊。”

    筱龙宝抖着脸上的肥肉,在寒风中笑道:

    “我们营地死了很多的人,这里头正在办丧事儿呢,就不请你进去坐了。”

    顿了顿,筱龙宝又说道:

    “哦,忘了跟水职员说,我们往你家送了些礼物,你去开发区执行官处送报告之前,最好先回家一趟。”

    水淼顿时一愣,心中不禁升腾起一抹警惕来,问道:

    “你们驻防到底想干什么?”

    回答他的,却是筱龙宝一脸神秘的笑,这笑容中,隐约还带着些嗜血的杀意。

    水淼一见这个笑容,心中便是大不好了,驻防一个个的都是莽夫,谁知道他们会往他家送些什么东西?

    这无缘无故的给他家送东西,送的什么?炸弹还是什么鬼?他家里还有彭袁英和李晓星在家呢。

    水淼赶紧在两个安检的护送下,回转湘城里,一路上都在担心彭袁英和李晓星的安危。

    想着打电话给彭袁英和李晓星吧,这两人的手机都通了,但没人接。

    他心中急得要命,于是拿不定主意,究竟要不要把他在驻防营地里的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报告给开发区执行官。

    说实话,水淼已经参与湘城的驻防调查好多次了,末世之前他就随系统里的其余人进过驻防营地。

    那时候驻防们对他们系统职员的态度还挺好的。

    不像现在,水淼走访了湘城东西南北及东南角的五个营地,还扯了公文要进营地,五个营地的哨口,没一个承认水淼手中的公文,全都不给水淼进营地。

    就是之前说因为物资问题而解散文艺队的这话,都还是个跟在绪佑身边的驻防,从营地出来随便告知给水淼的。

    端看驻防这姿态,连系统开具的公文都不认了,这就肯定是有问题的。

    但是绪佑给出的这份报告,又相当具有说服力,实在是教人挑不出错儿来。

    按照正常程序,水淼的公文不被驻防认可这件事,肯定是要报告给湘城开发区总执行官的,但是他又明摆着被湘城驻防给威胁了……

    水淼就这样犹犹豫豫心急如焚的回了湘城,在去开发区执行官那里之前,他先去了自个儿的家里一趟。

    家里的彭袁英和李晓星正捧着一盒珠宝首饰,一样一样的在看。

    见着水淼回家,彭袁英便是从沙发上起身迎上来,兴高采烈道:

    “老公,你回来了啦,快来看看,湘城驻防给我们送了好多礼物。”

    水淼一听,心中顿时一松,原来筱龙宝说的,往他家里送了礼物,是真的送了礼物,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炸弹之类。

    是水淼自己想多了,但真的只是他想多了吗?

    水淼默默的看着沙发上的李晓星,正举着一串洛华世水晶项链,满眼放光的端详着,不知怎么的,心中对李晓星这幅小鼻子小眼睛的姿态,就有些的烦躁。

    又听得彭袁英说,方才驻防代表来过他家了,态度不知道多好多好,送了很多末世之前的奢侈品,这些奢侈品每一样在末世之前,都是值一套房子的首付了。

    水淼便是皱眉,在沙发上坐下来问道:

    “驻防送你们这些珠宝首饰做什么?就没留下别的什么话?”

    “说了啊,说让我转告你,现在世道很乱,街上到处都是死人,有些人就是因为说错了一句两句话,结果全家跟着一起陪葬。”

    说着,彭袁英一脸高兴的,从盒子里拿出一块名表来,戴在手腕上,对水淼说道:

    “老公你看,这块表是星空限量版唉,可以保值的,你说,那些驻防是不是因为知道你最近在调查他们,所以特意送这些东西来贿赂你啊?”

    水淼坐在沙发上,听着彭袁英的话,浑身如坠冰窖,他的内心慢慢爬升出一抹恐惧感来,扭头看向彭袁英和李晓星,苍白着脸问道:

    “你们觉得驻防是在贿赂我?”

    这明明就是在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好吗?这哪里是贿赂?哪里是贿赂?

    彭袁英却是不懂的,她依旧高兴的凑过来,手腕上戴着一串百世手链,抱住了水淼的胳膊,幸福的笑道:

    “对啊,我总觉得老公你没有这么倒霉的,你看你前几天才被上面批评今天驻防就来讨好你,这人有失必有得……”

    吧啦吧啦吧啦,彭袁英的话,在水淼的耳际不停的响起,都是在说驻防怎么怎么好,让水淼去开发区执行官面前,少说一些驻防不好的话,毕竟拿了人家的礼物,也要帮人家办点事。

    她之前觉的驻防不好,还在水淼面前大骂驻防,结果驻防不过给她送了些奢侈品,彭袁英立马开始帮驻防说话了。

    在噼里啪啦的夸赞驻防声中,水淼有些难受的弯腰,双手撑着额头,一言不发。

    他突然想起了卿影儿,溪然的妈妈。

    那个温柔脆弱的湘城女子,说话细声细气的,从来不会因为别人送她什么名贵的东西,而劝水淼改变原则去帮谁做事。

    多年前,他刚刚大学毕业,在卿老爷子的帮助下,进了湘城系统,地位并不甚重要,不过是这套系统里的一个随时可以被淘汰的小螺丝钉。

    恰有一桩事,难在了水淼的手里,有人来给水淼封红包,希望他能放一把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此事过去。

    彼时卿影儿刚刚与他在一起,见他犹豫不决,便是轻言细语的对他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价值,你为自己标价多少,你这个人就值多少钱。

    这红包不大,不过区区四百块,所以水淼就值这四百块钱?

    那时候,水淼虽然听了卿影儿的劝,但内心对卿影儿的那副清高做派,是相当不齿的。

    大小姐就是大小姐,从来都不知道,其实四百块钱,有时候能救一个穷人的一条命。

    水淼出生贫寒,属于那种典型的凤凰男,那个时候他追求卿影儿,也并不是因为喜欢她,完全只是为了少奋斗20年。

    所以他和卿影儿的价值观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为了追求到卿影儿,他很努力的去接近卿影儿的价值观,将自己的价值观,与卿影儿伪装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