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56 漏洞(祝我的小咩咩5岁生日快乐加更))

056 漏洞(祝我的小咩咩5岁生日快乐加更))

 好书推荐:
    黑西服男人在合计如何诱拐卿一一,此时,时代小区里,卿溪然已经哄卿一一睡下了。

    等卿一一睡着,卿溪儿才下了楼去,点了一盏小灯,一边收拾着厨房,一边浏览着公众号上的新闻。

    因为网速太慢,她看新闻的速度又太快,所以不得不等到页面刷出来的时候,做点别的事情打发等待的时间。

    等一篇新闻刷出来,她扫一眼就看完了,又在等刷第二篇新闻的时候,她已经收拾完了厨房,一时无事可做,便找出了她画的一期防御攻略图来,坐在餐厅的桌子边,就着小灯看。

    这时候,手机响起,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的短信,

    【姐姐,是不是你在背后搞的鬼,让我从文艺队被勒令退役的?】

    李晓星?卿溪然扫了一眼这条短信,没在意,继续看防御攻略图,结果李晓星还缠上卿溪然了,明明她自己的手机已经被卿溪然拉黑了,却是为了骂卿溪然,也不知借了谁的电话,一直不停的给卿溪然发短信。

    【你知不知道我被你害多惨,爸爸也被上头批评了,都是你,你为什么要害我们一家人?】

    李晓星被勒令退役,跟水淼被上头批评,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卿溪然来了些兴致,诱着李晓星继续往下说,回了她信息,

    【卿溪然:你爸爸为什么会被上头批评?】

    【李晓星:因为上头要爸爸调查绪长官遣散文艺队的事,但是爸爸给的调查方案,一直被挑刺,上面根本就不信爸爸的调查,所以爸爸也被你害很惨。】

    【卿溪然:他们都怎么批你爸的?】

    【李晓星:他们说爸爸的调查根本就是绪长官敷衍当局用的,说什么物资紧缺才解散文艺队,其实都是你,你在背后搞的鬼!】

    【卿溪然:你被勒令退役,是我害的,你爸爸的调查不给力,也是我害的,李晓星,你是不是觉得我每天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就跟你和你妈一样,一天到晚就只针对我来事儿了是吗?】

    【李晓星:难道不是吗?你以前是驻防,你在驻防里面有关系,你其实就一直怀恨在心,觉得是我抢走了爸爸,你找着机会一定不会放过我,是不是?】

    黑暗中,卿溪然笑了,她摇摇头,回道。

    【卿溪然:李晓星,穆峰亮再多几个你这样的蠢货,我看一辈子也渗透不进绪佑的驻防队。】

    发完这条短信,卿溪然就把这个电话号码给拉进了黑名单。

    “叩叩叩……”

    身后,玻璃落地窗被突然敲响。

    卿溪然脊椎一阵发麻,她放下手机骇然的回头,便是看见绪佑,身穿一身黑色皮夹克,黑色长裤踩着黑色的鞋,戴着黑色的鸭舌帽,冷幽幽的站在窗外。

    也不知在她背后看了她多久。

    卿溪然被吓得心脏狂跳,脑仁儿一抽一抽的疼,无疑,越是大脑发达的人越自信,她觉得自己的院子足够安全,绝没想到这半夜三更的,竟然能有人无声无息的站在她的背后。

    她忙示意了一下绪佑前门方向,起身到了客厅前门处,给他打开了客厅的门。

    “你疯了,你怎么进来的?”

    望着进了门的绪佑,卿溪然的头皮一阵儿的发麻,却又忍不住想要知道,她的防御漏洞到底在哪儿?

    很显然,绪佑根本就不是走寻常路进来的,但是该守的点,她都安排了人,会有24小时值班,所以绪佑到底是钻了她什么漏洞进来的?

    “你们一期,5号瞭望塔上的人在睡觉,我直接翻墙进来的。”

    进了屋子,绪佑拍着肩头的细雪,一双在黑夜中炯亮的眼,看着卿溪然,柔声问道:

    “我吓到你了?”

    “是挺吓人的。”

    卿溪然一身清淡,转身朝着餐厅里走,那里有一盏小灯,灯下铺了她的防御攻略图。

    她觉得吓人,是因为在她的逻辑里,是不可能有人会突破她的防御圈,一层一层的,直接悄无声息的站在她的背后。

    这太打击人了。

    于是卿溪然也不招呼绪佑了,只蹙眉坐在了防御图前面,拿过手机,给草台班子群里发了条信息,

    【毛毛虫与蝴蝶:5号瞭望塔的郭飞在睡觉,把人替下来,明天扣发一天的物资给他及他的家人。】

    然后,她直接将手机放在桌面上,拿着卿一一的水彩笔,在每座瞭望塔上面加了个符号。

    “你加瞭望塔的人没用,我一路走来,遇上两支巡逻队,虽然没怼上打,但我看他们就跟三脚猫似的,弱菜!”

    绪佑坐在卿溪然的对面,俊脸隐在黑暗中笑。

    卿溪然抬眸看了一眼绪佑,他是湘城驻防最高执行长官,自然看得懂她的防御图,于是,又在防御图的巡逻路线上,加了两串符号。

    “你加了巡逻队也没用,他们都是一些普通人,末世前只怕连健身房都很少去,碰上个能打的,全歇菜。”

    “我让他们加强锻炼身体!每天负重一公里。”

    “还是没用,你得给他们练到明年才成,底子太弱,再怎么练都是花架子。”

    脸上都快笑成了朵花儿的绪佑,一只手搭在旁边一条椅子背上,一只手横放在桌面上,压着卿溪然的防御攻略图边沿,躬下腰背来,将脸露在了那一盏小灯晕黄的光线下,看着卿溪然,说道:

    “嘿,我给你安排几个人,你插进去,怎么样?这对你来说应该很容易。”

    卿溪然看着他,用着一双寂静到毫无波澜的眼眸,隔着一团光,静静地,就这么看着绪佑。

    她的手里正好缺练家子,及侦察型人才,绪佑送人给她,正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只是,绪佑对她这么好,目的是什么?

    总得有所求的吧,没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一个人好。

    绪佑垂目,眼底盖住落寞,半边屁股从椅子上抬起,从屁股口袋里拿出几张叠起来的纸,压在防御攻略图上,嘴角翘起来,颇有些吊儿郎当的笑道:

    “人不是白给你的,帮我看看这个,打赢了这一仗,我重赏你。”

    卿溪然这才将眸光从绪佑的脸上落下来,拿过那几张叠起来的纸,在灯下展开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