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41 那你多少钱

041 那你多少钱

 好书推荐:
    这个要加卿溪然好友的男人,w信头像用的就是他自己的照片,所以卿溪然记得,上回带着卿一一从郊区买水回来的时候,这个男人就穿着一身安检制服,站在洋洋爸的身边。

    还是个安检队长。

    鉴于不知对方什么来意,卿溪然假装没看见这条加好友的信息。

    反正如今手机没电的人大把都是。

    因为别人不一定有她这样好的运气,有个男人能他们送来两块太阳能电板。

    时代小区里,大批量的业主在网上开始失联,但也有个别业主,其实之前家里条件不错,早就在装修的时候,给自家屋顶铺上了太阳能电板。

    比如洛北家里。

    洛北是时代小区草台班子群的群主,他很显然拉错了人,把卿溪然的号,当成了某家户里的男主人,给拉进了他的小群。

    因为卿溪然的头像是一片空白,改了昵称根本毫无性别分辨。

    之前洛北一顿乱拉,将卿溪然拉进了小群后,卿溪然立即隐藏了个人信息,w信昵称和背景墙全都都换了,就是熟人看她的朋友圈,也只能看到一根单调的横线。

    大家完全无法凭借w信上的蛛丝马迹,猜出她是男是女,又是哪栋的业主。

    作为末世秩序崩塌的一个缩影,时代小区里的战争还在继续,听说二期那边也拉了个二期的小群,里面也聚集了二期各家各户的男人。

    这是打算正式分阵营,搞对抗了。

    之前被推落入湖的二期凶手尸体,已经被凶手的家人从满是垃圾的湖面上捞了起来。

    怕是会被报复,凶手家人连夜离开了时代小区。

    也不知去了哪里,没人问,也没人关心。

    大家仿佛生存在一个小型的生态圈里,渐渐的摸索出了一丝生存规律,一期和一期的自觉靠边站,二期和二期的自觉聚拢。

    因为一期和二期之间是没有围墙的,所以大家平日里可以在整个小区里自由走动,但已经很少有人会串期活动了。

    除了一些很特别的原因,比如,去欺负欺负漂亮的小寡妇,这动力足以让二期的人,顶着一期的白眼,来到一期了……

    卿溪然这几天一直在等绪佑的捷报,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他与变异动物接上了火,手机信号就没了。

    然后,卿溪然等来了两个男人。

    这俩男人是小区二期的业主,正站在卿溪然家布满了剑麻的院子外面,一脸暧昧冲卿溪然家的房子笑。

    冬日的湘城,在早上下了些雪,但不大,很快就化了,卿溪然正带着卿一一在房里看书,她起身去厨房倒水,见着门外两个男人的眼神,便进了客厅,拍了下卿一一的头,让她进书房玩去。

    这才蹙眉,出了门,走到了那两个男人面前,站在院子里,双手抱臂,问道:

    “有事?”

    “我说,我们如果到你相好的那里换水,有没有优惠的?”

    男人笑得很浪,眼睛一直往卿溪然的胸口瞧。

    她微微眯着眼睛,道:

    “那剑麻家主不是我的相好,没有优惠。”

    “是吗?那你多少钱?”

    铁门外的男人并没有走,胡奶奶不是说这小寡妇很浪的吗?他们正好没得什么别的消遣,就过来逗逗这个小寡妇了。

    卿溪然不说话,一双清湛的杏眼里,盛满了某种不知名的情绪,让她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是莫测。

    她招手,打开了院子的铁门,走了出来,站在这两个男人面前,一只手臂放入呢子衣的口袋里,另一只手搭在了一个男人的肩上,很突兀的笑道:

    “问价?那先说说看,谁介绍你们来的,我好给那人分成。”

    说这话的时候,正好,隔壁的胡奶奶和胡爷爷就在院子里。

    见状,胡奶奶赶紧拿出了手机来,给卿溪然跟男人勾肩搭背的这行为录视频。

    卿溪然看见了,她像是并不介意被胡奶奶拍这个视频,依旧冲那两个男人笑着。

    就只听得,她手下搭着的男人,朝着胡奶奶看过去,说道:

    “你可不知道,胡奶奶到处帮你介绍生意,我说,你到底什么价?”

    “我啊……”

    卿溪然的手,顺着男人的肩往下,纤细柔弱的手指,冰凉的扣住了男人的手腕,又握住了男人的手。

    在男人一脸心猿意马的表情下,另一只手,去摸另一个男人的手指,双手揉到了两个男人的指骨处,轻轻的寻找着指骨与指骨衔接处,那最关键的一个点。

    她那力度,宛若情人拂过指尖,冰凉的触感,反让人心醉。

    突然,俩男人只觉着卿溪然似是用了巧劲,指尖压着他俩的指骨关节,在最关键的那一节上,狠狠的一掰。

    空气中,只听得“咔咔”两声指骨被反方向掰断的声音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道惨叫声响起,十指连心啊,被人生生反向掰断两根指骨,那种疼痛,简直超越了常人所能承受。

    俩男人抱着手,在地上打起了滚来。

    疼的要命!

    卿溪然面无表情,揉了揉自己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红的指尖,慢条斯理的回身,锁了铁门,直接上了胡爷爷和胡奶奶的家。

    “喂喂喂,你要干什么?喂喂喂!”

    隔壁院子里,胡奶奶手里还拿着手机在拍视频,见卿溪然朝着她家院子走来,她急忙举着手机往后退,嘴里怒道:

    “你别乱来啊,我这里还录着呢。”

    “自然不乱来。”

    卿溪然进了院子,神情很平淡,仿佛来串门儿一般,将放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一把抢过了胡奶奶的手机,扬手,往地上一砸!

    这一下很用力,胡奶奶的手机被砸得屏幕碎裂,完全无法正常使用了。

    她就这么看着胡奶奶,胡爷爷大怒,指着她“你!”

    卿溪然一偏头,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脸上的皮肤往外泛一层奇怪的莹白字符,宛若电脑的程序数据,若隐若现稍纵即逝,她的眼神毫无感情的与胡爷爷对视着。

    只见她左手抬起,手中握着一把折叠瑞士刀,指着胡奶奶,摁了一下折叠刀,小小的刀刃迅速弹了出来,直指胡奶奶的眼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