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34 毛毛虫与蝴蝶

034 毛毛虫与蝴蝶

 好书推荐:
    一期的业主纷纷开始欢欣鼓舞,二期的业主集体沉默不声,没人提一期小群里的事。

    卿溪然没有表任何言论,她只是怔怔的看着业主群里,有业主出来的一张照片。

    满是垃圾的湖面上,一具男人的尸体趴在湖面上,与垃圾一起无人打理。

    草台班子群里突然有人开口说话了,

    【曲阳:我干的漂亮吧,多亏了毛毛虫与蝴蝶的提供的方案,妈的,现在我可以松口气了,上回他在业主群里公开了说要杀我,这几天我慌的一批。】

    他就住在一期1oo栋,前几天业主群里,曲阳就被凶手威胁了,说要连他家一起屠。

    几天时间过去,凶手每天路过曲阳的1oo栋时,他妈的都会冲着躲在窗子里的曲阳一脸诡秘的笑。

    凶手再不死,曲阳都得死了。

    所以不能怪他杀人,是他已经被凶手给的心理压力逼的没办法了。

    【洛北:干的很好,也多亏了毛毛虫与蝴蝶的方案。】

    【xxx:我觉得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去把凶手老婆抓过来,让她看看她老公是怎么死的。】

    【xx:这个我举双手赞成,凶手老婆其实还挺漂亮的。】

    【曲阳:我听毛毛虫与蝴蝶的。】

    【洛北:毛毛虫与蝴蝶,你有什么意见?】

    卿溪然双眸泛着冷光,看着这个一期业主草台班子群,打了一句话,

    【毛毛虫与蝴蝶:洛北,华大武校毕业,1期52栋业主,家中一儿一女,女儿15岁,儿子8岁,管好1期业主,否则你女儿就是下一个凶手老婆。】

    【洛北:……】

    【xxx:我说毛毛虫与蝴蝶,你到底帮哪边的?你暴露洛北信息,是想说明什么?】

    【洛北:你在威胁我?】

    【毛毛虫与蝴蝶:祸不及妻儿,我在警告你,你敢纵容1期业主去欺负一个女人,我就敢曝光你女儿的所有个人信息。】

    末了,卿溪然又了一条信息进小群,

    【毛毛虫与蝴蝶:xx,1期55栋业主,你老婆也挺漂亮,去年1o月26过的25岁生日,胎停一年,今年该满26了,准备怀孕了吧?】

    这条信息出来,不得不说,卿溪然让一期的所有业主都感觉到了一股毛骨悚然感。

    她记得每个人的信息!

    他们把自己的楼栋隐藏了,都是没用的,因为卿溪然记得他们每个人的网络头像,只要把网络头像在业主群里楼栋对应起来,她就知道这个小群里的每个人,都住在多少栋别墅里。

    更可怕之处在于,她知道每个人的家庭情况,家中有多少子女,子女多大,家中几口人。

    她明目张胆的在控制洛北,因为洛北很显然是一期一个比较有想法,且敢想敢做的头目型人物。

    草台班子群里没有人再说话了,大家都怕被曝光家里的信息。

    最后,洛北了条消息进群,

    【洛北:祸不及妻儿。】

    抓凶手老婆过来一期欺负欺负,此事罢了。

    而正当卿溪然坐在家里,暗中控制着时代小区一期的局势时,她家的别墅外面,一辆黑色的车子缓缓的开了过去。

    三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坐在车子里低声的讨论着。

    其中一人给上级打电话,

    “我们在幼儿园蹲了好几天,卿一一没有再去上过幼儿园了,心算测试没法儿做。”

    “现在你们在哪里?”电话那头的人问。

    “在卿溪然家外面,我们在想办法去她家里,给卿一一做心算测试。”

    黑西服男人说得很为难,这个任务布置下来好几天时间了,但他们一直没有机会,单独和卿一一接触。

    主要原因是卿溪然母女俩,总是一出去就老半天,回来后也不会出别墅的门,更加不会参与小区业主们的各种活动。

    本来黑西服男人的打算是,现在时代小区闹成这样,卿溪然总会出去搞下抗议什么的,他们就可以趁卿一一单独在家的时候,上门给卿一一做心算测试。

    但是在他们远距离监视卿溪然的过程中,他们现卿溪然几乎不会让卿一一单独出来,更不会留下孩子一人在家,自己跑出去和业主搞抗议。

    她甚至对小区里的是是非非,在表面上,表现的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上次差点儿惊动卿溪然后,他们现在也不敢开车近距离的跟踪卿溪然了。

    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卿溪然每天带着卿一一出去都干了些什么。

    世道越来越乱,他们对卿溪然母女的耐心也快告罄了,卿溪然防得是滴水不漏的,这个任务也就一直完不成。

    “脑子越达的人,越是不太爱惹是非,他们只会操纵是非,当然,这都是对于一些有野心的来说,卿溪然看起来并无半分野心,所以尽管脑子达,却毫无威胁性。”

    电话那头的人充满了轻蔑的笑了一声,说道:

    “关于卿溪然这个女人,我查出了她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从8岁开始,就一路打心算比赛到18岁,只要有她的心算比赛,她都是冠军,脑子很是不错,她的女儿肯定天赋也不差,所以我不管你们怎么做,这两人的脑子不能受到损伤。”

    他很期待卿一一的心算测试结果,结果越好,越能证明如今的等待是值得的。

    最好的是,卿一一的脑子,比卿溪然的脑子要更好,更值得去培养,毕竟培养一个孩子,比得到一个成年人,能更好的效忠他们。

    孩子就是一张白纸,可以任人随意涂抹,卿一一就是这张白纸,她最好能证明她的价值,否则,最后也只能沦落成一个挟持卿溪然的棋子,那就价值不大了。

    电话里的人似乎已经替卿溪然母女想好了她们未来该走的路,利用卿一一,要挟卿溪然替他们做事,再培训卿一一,给卿一一洗脑,让卿一一效忠他们。

    只要卿一一在他们手里,不怕卿溪然不听话。

    车子里,三名黑西服男人立即知道该怎么做了,他们商量着,将车子开出了时代小区,觉得要在不损伤卿溪然母女脑子的情况下,给卿一一做心算测试,很麻烦。

    意味着此事不能用强,还是只能伺机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