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33 总有人

033 总有人

 好书推荐:
    一个小区的业主,住了几年了,总会有你有我的信,我有你的信。

    但是卿溪然基本不在小区里搞社交活动,她的人际关系也很简单,信上就几个平日熟悉的宝妈,大部分都不在一个小区。

    而时代小区里,除了漆雨轩外,没有一个人有卿溪然的信。

    面对每天都会提着刀,从众人门前经过的凶手,其所制造出来的恐怖气氛下,有人悄悄的通过业主群加了卿溪然的信。

    她通过了,对方询问她是否一期的业主,她回了句是的。

    对方就把她拖入到了一个小群里,草率的很。

    正在厨房里,给卿一一做饭的卿溪然,垂目看了一眼这个小群,里面全都是一期的业主。

    【洛北:这里都是一期的业主,我也不就不藏着掖着了,二期那个屠了我们一期满门的凶手,大家怎么看?各家的男人都出来说句话。】

    卿溪然家没有男人,因为她之前把自己的信性别改成了男,所以对方把她当成了男人,加进了这个小群。

    她慢条斯理的炒了两个菜,打了个蛋汤,让卿一一来吃饭,然后一边吃饭,一边和卿一一说话,时不时的扫一眼这个草台班子群。

    没人出来说话,除了这个叫洛北的,没有一个人出来,这个草台班子群很冷。

    但卿溪然知道,进了这个草台班子群的每一个业主,都在手机那头,暗中的窥伺着这个群。

    或许是沉寂得太久,又或许是有人迫切的希望能催动些什么。

    宛若被蒙在黑暗中,压在土地里的嫩芽,拱动着土包。

    那是一种思想,也是一种欲望,它们想要破土而出。

    有人开始尝试性的言,也没说别的,只说这是别人的私事,还是不要管为好。

    桌子边的卿溪然,给卿一一夹了一片肉,没在管这个草台班子群,只安心的吃饭。

    等她吃完了饭,打了卿一一去玩玩具,她状若无聊的洗着碗时,又扫了一眼随手搁置在桌面上的手机。

    【洛北:说不要管的,你们晚上睡得安心吗?】

    【洛北:他就一个人,我们那么多人,你们不觉得他提着刀,每天从我们房门前路过的时候,那种感觉很恐怖,你们的脖子不凉吗?】

    就这么两条言,小群里再无人说话。

    【绪佑:明天在不在家?】

    绪佑的短信突然就这么进了卿溪然的手机,他忙完了自来水厂变异老鼠的事情,尾收的很干净,可以来给卿溪然送电板了。

    别墅里,卿溪然坐在沙上,单手搭着沙扶手,交叠着双腿,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长款毛衣,纤细的腿上是连体的黑色加绒裤袜。

    垂目间,卿溪然的长落在脸颊边,她答非所问的给绪佑了条信息,

    【卿溪然:有一个可怜的父亲,因为在失去儿子的时候,被别人说了几句风凉话,转身将说这风凉话的一家子全杀了,其中包括一个三岁的孩子,而这个可怜的父亲现在正提着刀,游走在每个人的房门前,你会怎么做?】

    【绪佑:杀了他。】

    他回答的毫不犹豫,这三个字一过来,紧接着,又给卿溪然了一条信息,

    【绪佑:先,他的心中已经没有法制观念了,这不能否认,否则不会别人说他几句风凉话,他就屠人全家;其次,他的手段太残忍,三岁的孩子有什么错?;最后,你只是无辜的旁观者,但他提刀在你门外,威胁到了你的安危,你不杀他,难道还等他来杀你吗?】

    【绪佑:所以我现在来找你,帮你杀了他吧。】

    【卿溪然:不必,有人帮忙。】

    很冷静的回完了绪佑的信息,卿溪然想了许久,了一大段的信息给到了那个草台班子群里,

    【毛毛虫与蝴蝶:凶手每天下午3点会经过人工湖,站在他儿子落水的地方至少呆一个小时左右,这是你们动手的最好机会,且凶手不通水性,直接将他推落入水,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洛北:你怎么知道的?】

    【毛毛虫与蝴蝶:业主群里每天都有人咒骂凶手,他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他的行动轨迹很容易就分析出来,另,他如果通水性,在他儿子落水的那一刻,他会立即跳下水去救他儿子,但是他下了水,反而自己被别人救了上来,这些稍加分析就知道了。】

    【洛北:你是哪家的男人?】

    【毛毛虫与蝴蝶:一个只想解决自身危机的人!】

    凶手丧子固然可怜,但他报复手段残忍,仅仅因为别人奚落的几句风凉话,就屠人满门,连三岁稚子都不放过。

    这种人,每天提着刀,从一期的每位业主家门口路过,他的心态已经崩了,屠刀一握,想要再放下来,会很难。

    卿溪然暂不讨论对错,凶手每天也会从她的门口经过,谁能保证在世道混乱的今天,凶手不会先拿一期的孤儿寡母开刀?

    人群体而居,最好欺负的就是鳏寡孤独,先杀鳏寡孤独练练胆,最好不过。

    说了再见,卿溪然便没再管这个草台班子群了。

    因为小群依然沉默,这回就连洛北,都没有出来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卿溪然的手机响了,

    【绪佑:事情解决了吗?谁帮你们去杀的人?】

    【卿溪然:总有人。】

    【卿溪然:不必给我送电板了,暂时不需要,太惹眼。】

    连续两条短信过去,绪佑消停了一会儿,卿溪然就坐在门窗紧闭的沙上,身后是卿一一堆的积木垮掉了的声音。

    她静静地坐在沙上,身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把菜刀。

    墙上的秒针,一点一点的跳动,三点到了,三点过十分了,三点一十五了,业主群里突然暴动了起来。

    卿溪然看了一眼业主群,度刷的飞快,都是说屠了一期一家满门的凶手,刚才被一个戴着鸭舌帽,蒙着口罩的男人,推入了人工湖里。

    现在这会儿尸体漂在湖上,与垃圾一起在湖面徜徉。

    大家都说这个男人干的好,但也有不少的业主陷入了沉默,陷入沉默的大多都是二期的业主,而欢欣鼓舞的,全都是一期的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