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28 剑麻

028 剑麻

 好书推荐:
    隔壁小区说是已经没有自来水卖了。

    整个开发区,不,整个湘城全面停止供应自来水,什么时候来水,官方没有通知,但时间肯定短不了。

    现在整个湘城陷入了水源恐慌,业主群里的很多业主,还打趣说如果再不来水,他们怕是要开车去郊外买矿泉水了。

    很有先见之明,不过应该立即行动,因为郊区的矿泉水也不多了。

    今天卿溪然开车到郊外转了很久,很多郊外路边的超市,矿泉水的存货量很少,且老板都进不到桶装矿泉水的货了。

    估计不出两天时间,等郊区的超市老板们反应过来,郊区的矿泉水存货,不是涨价,就是数量告罄,或者被老板收起来自用。

    卿溪然一边刷着业主群,一边检查了一下放在院子里,用油布盖起来的物资,油布下的物资并未见少。

    可是她铺在花园里的细土,多了一串脚印。

    看起来这尺码是男人的脚印,按照脚印的花纹,以及脚印的深浅,只有一个男人进了她家的花园,鞋子是回力棉布鞋的样式。

    来人的两只脚,一重一轻,应该是翻栏杆进了卿溪然的家,落下来的时候脚还崴了一下,并不是个练家子。

    练家子翻她家这么点墙,根本就不会崴脚。

    然后那人进了她的家,在花园里转了个圈,又在客厅落地窗前探了探,当是想看看卿溪然家里有没有物资。

    但考虑到卿溪然还会回家,所以并没有做出更过激的事情。

    蹲在落地窗前的卿溪然,伸出洁白纤细的手指,指尖触了触水泥台阶上那一个浅浅的鞋印,双眸泛着冷意。

    她被盯上了。

    脑子里勾勒出了一个人物形象,穿回力棉布鞋的应该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身体协调能力有些问题,行动笨拙,还有些畏首畏尾。

    她将目光放在隔壁胡家别墅,默不作声的起身来,进了屋子,用酒精燃炉给卿一一做了顿中饭吃,然后到了车库,把车子里的物资和水都挪下来,锁进了车库,又带着卿一一去了郊外。

    这回卿溪然不买水了,她之前路过郊外一户人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家养殖了很多的剑麻。

    剑麻拥有很硬且带尖刺的叶子,这种叶子很轻易的就能长到一两米,而且一株能长出200多片的叶子。

    能想象一株成熟的剑麻能膨大到什么程度吗?数个成年人手拉着手的站成一圈儿,都不一定敢靠拢剑麻的边。

    倘若一株挨着一株的种植,就是一堵天然的围墙,就算是来了练家子,爬上了围墙,望着地下一丛一丛无处下脚的剑麻,怕是都不敢往下跳。

    卿溪然要买很多很多的剑麻,沿着她家的围墙栏杆种上一圈儿。

    而郊外种植剑麻的这户人家,在末世之前是专门种植剑麻卖钱的。

    大株小株的剑麻他家都有。

    但是到了现在,整个社会环境已经进入了社会职能混乱期,他家的剑麻就陷入了滞销状态,卿溪然要来买剑麻,家主高兴得不得了,当即带了卿溪然和卿一一去地里选剑麻。

    “你们这儿还有水井啊。”

    卿溪然牵着卿一一,手侧就是一长排比她还高的剑麻,她将目光从剑麻上挪开,看着水泥房子外面,有一口很老式的水井,心中了然这户人家为什么到了如今,还会有这样悠哉的生活态度了。

    显然,他们还没有感受到水源紧缩带来的紧迫,城内为了一口水,连人命都闹出来了,很快,城里的人怕是都要外逃来郊外买水了。

    “是的咧,我们家的水质很清澈,这口井还是我爷爷挖的,比矿泉水都要好,我们家一年四季都是喝的这口井里的水。”

    家主一脸黑黢黢的,常年劳作的身子硬朗的很,冲着卿溪然呵呵笑道:

    “这几天老有人来找我家要水,要不给你也整几桶带回城里去?”

    “也行啊,同着剑麻给我一起送去,我给你钱。”

    “哎,说什么钱不钱的,算了几桶水而已,不值钱。”

    家主显得很大方,记下了卿溪然要的数株大剑麻,另外又数株小剑麻,就忙着给卿溪然挖剑麻装车了。

    他也没问卿溪然要买那么多的剑麻干嘛,这好不容易来点儿生意了,问来问去表现得太多好奇心,会得罪主顾的。

    所以种植剑麻的家主,就不问那么多了,等将卿溪然要的剑麻都装车完毕,家主又给卿溪然用那种最大号的矿泉水桶子,装了几桶井水,尽数放在了自己拖剑麻用的大卡车上。

    然后开着卡车,将剑麻给卿溪然送湘城的家里去了。

    在剑麻家主忙着给卿溪然挖剑麻的时候,卿溪然则带着卿一一,开着车在郊区附近的一个园艺市场转了转,买了一些不是很大的仙人球、仙人掌、仙人蛇……这些都是她用来埋地雷的。

    运送剑麻的卡车开进小区,就在卿溪然的家门口停了下来,此时卿溪然也到了家。

    她在出发去郊区之前,就将车子后备箱里的物资都卸了下来,装进了车库,如今再回来,自然是带了满满一车厢的小仙人球、仙人掌、仙人蛇……

    剑麻家主领着他的两个儿子,从卡车上将剑麻卸下来,一株一株的搬进卿溪然的家,靠着墙根放了一圈。

    胡家的爷爷奶奶听见动静,走出屋子看了一眼,眸光阴沉,气得不知如何是好。

    剑麻这种围墙植物,如今就这么堆了卿溪然家的围墙一圈,她是防贼呢!

    “胡爷爷,胡奶奶。”

    卿溪然站在自家围栏里,一边给卖剑麻的家主结账,一边笑着抬头唤了隔壁的二老一声,说道:

    “这位卖剑麻的老板家里有水井,我看过了水质还真不错,你们可以开车去郊外买他们家的水。”

    又侧头对卖剑麻的家主说道:

    “老板你能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吗?我们小区停水了,我回头帮你宣传宣传,说不定你不卖剑麻,改成卖井水,比卖剑麻还赚钱。”

    “这,这怎么好意思……”

    家主愣愣的,此前他家的井水都是让人免费来取的,也没几个城里人爱喝没过滤的井水,现下让他拿自家的井水卖钱,多不好意思。

    也不一定有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