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21 水影一直都活着

021 水影一直都活着

 好书推荐:
    或许洋洋妈的猜测方向是对的,都是这颗星球上的生物,凭什么动物会产生特异的能力,人不会?

    “有一部分关于人类的数据,我没有拿给你。”

    绪佑看着卿溪然,沉沉的眼眸中闪着奇异的光。

    他自然不可能将最重要的一部分数据拿出来,给一个并未投靠驻防的人看,就算对方是卿溪然也不可以。

    他不光要对自己负责,同时也必须对他手里的那部分异能者负责,而卿溪然从一开始就摆明了态度,她要去安全区。

    她拒绝应召。

    所以人类方面接受辐射洗礼后的数据,绪佑从平板这庞大的资料里勾了出来。

    卿溪然点点头,表示理解,但绪佑这样遮掩的态度,其实就直接的说明了问题。

    动物会变异,人也会变异。

    而且人类的变异数据,才是末世里最重要的。

    否则绪佑不会特意勾掉这部分的内容。

    他就是在间接的承认,人类在辐射的影响下,会产生进化。

    卿溪然也不追根究底,别人给她什么数据她分析什么数据,于是将手里撕成了碎末的草稿纸团成一团在手心里,对绪佑说道:

    “对你们来说,任何等待都是靠不住的,除了拼死护城外,上面不会再给你们命令,因为他们忙着建设安全区,地面已经被他们放弃了,也不要想着和别的城市诚心实意的联合,什么结盟什么生死与共,在生死利益关头,都很虚妄。”

    现在湘城驻防接收到的最后一道命令,就是上面下来的:誓死守城。

    然后上面就没有了消息,所有的城市驻防都是一样,除了【誓死守城】这四个字外,没有别的命令再下来。

    这就给了每座城的驻防一个相对自由的挥空间。

    无论怎么操作,反正我只要把城守住,是吗?

    那么这样的意识形态产生后,大家都开始自由挥,最后跟群雄割据有什么区别?

    湘城还算是安稳的,因为绪佑还算是一个负责任的驻防领导,城内并没有出现变异动物伤人的现象。

    但是别的城呢?

    未来堪忧啊。

    更堪忧的,是这些驻防其实还有很多的都被蒙在鼓里,因为更为精确的数据已经被上层建筑瓜分锁定了。

    留给驻防的并不多,他们处于建筑最底层,刻板的接收命令,誓死守城,为了一城人的性命浴血奋战。

    但其实他们自己也是迷茫的,因为他们知道的不多,他们无法掌握主导权,变异动物变得越来越强大,而他们除了誓死守城,他们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也强大起来。

    当然,一个人的强大不是强大,所谓强大,是让整个驻防队伍,整体都强大。

    这部分,才是驻防该真正在意与忧心的。

    一阵凉风吹来,面色苍白的卿溪然,抱住了自己的身体,她宛若风中的一片落叶,仿佛被风一吹,就只能随风而去般。

    她伸手揉了揉鼻梁,撑着炸裂的头疼,对绪佑说道:

    “我回头整理一下资料,过几天给你一份尽可能详细的数据分析报告,反正你也不急。”

    对于一个心中有答案的人,不需要着急一份数据分析报告。

    绪佑要这一份报告,其实就只是为了给上下左右的人有个书面的,文字性的交代而已。

    免得将来自己做出点儿反当局的事来,会有人来问责他。

    “你住哪里,我明天去取。”

    绪佑显得很急,往前走了一步,靠得与卿溪然有些近了,又道:

    “顺便把太阳能电板给你送过去。”

    她往后退了一步,往后指了指这条路的尽头,说道:

    “明天可能做不出来,我最近太忙,过几天吧,我现在住在湘城开区的时代小区,你需要用到这份报告之前,可以先打我手机。”

    顿了顿,她又说道:

    “你们的驻地就在湘城外面吧,谢谢你们一直在默默的替湘城清剿变异动物。”

    湘城里的人,还不知道局势正在悄无声息的生着改变,他们所有的认知都是从新闻上来的。

    而实际上,湘城的驻防已经开始和变异动物展开了血战。

    为了维稳,血战的激烈程度新闻里没有报道,绪佑给的数据中也只是提过两嘴。

    但不可否认的是,湘城能有现在这样的稳定局面,湘城驻防功不可没。

    虽然媒体的咽喉被掐住,当局不允许报道更多关于变异动物的事情,但卿溪然的这句谢谢,是绪佑他们应得的。

    身型颀长伟岸的绪佑,垂目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筱龙宝和另外一名驻防,冲卿溪然真心实意的笑了笑。

    然后卿溪然转身,上了自己的车,开着车,带着还在睡觉的卿一一,在绪佑面前调了个车头,直接回了湘城开区的时代小区。

    留下绪佑一人,静静地站在深秋的路边,脸色冷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筱龙宝上前来,有些担忧的看着绪佑,刚要开口说话。

    绪佑抬手,给筱龙宝报了一个药名,“你去查查,刚才她吃的药是治什么的。”

    很明显,卿溪然根本就不认识他。

    而且她的行事作风,比起四五年前温柔懂事了许多,所以这中间到底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一个明明早就死了的人,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还性情大变,对他毫无记忆。

    绪佑双唇紧抿,手指蜷缩,捏着拳头,指骨关节咔咔的响着。

    无论卿溪然身上生了什么事,这是他的女人没错,他们曾经告诉他,水影死了,还拿了水影的遗物给他。

    可现在这是什么?站在他面前的,这个鲜活的人是谁?

    这就是他的女人,那个代号叫做水影的女人!她的一举一动,她所有的小习惯,她看资料的度,她心无旁骛到近乎机械的分析能力,她性冷淡到有些小矫情的气质。

    全都是绪佑所熟悉的。

    他们骗了他,其实水影一直都活着,水影的真名叫做卿溪然!

    绪佑出离的愤怒了,快要五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一直被他们耍得团团转,一直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