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13 宝妈群

013 宝妈群

 好书推荐:
    绪佑越想越不对劲,尽管他也明白人死不能复生,但,望着嘟嘟响的电话,他突然就很想再听听卿溪然的声音。

    这才是恍然现卿溪然明明拒绝了应召,可他为什么还会给卿溪然打第二通电话。

    他觉得她的音色让他颤抖。

    而这边,卿溪然头疼的想撞墙。

    她匆匆挂断绪佑的电话,哆嗦着唇,颤抖着手拉开了书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瓶止痛片,倒了两片白色的药,直接昂头送进了嘴里。

    药片在嘴中泛开一抹苦味,她心中的烦躁一重一重的席卷而来。

    现在一跟上位者对话,她就烦躁。

    因为他们总会考虑很多很多很多,各个方面全都会考虑一遍,然后告诉她这个也不可以,那个也不可以,最后她只能什么都不能做。

    很烦很燥。

    头疼略轻了一些,卿溪然的手勉强不抖了,她用手指揉了揉额头,走出书房的门,看了看卧室里的一一,见小姑娘踢了被子,撅着屁股睡得跟头小猪一样。

    卿溪然便是笑了,世道越艰难,未来的路迷茫不知去向,但是她的一一在这里。

    为了这个小姑娘,再艰难,再险阻,卿溪然都要咬牙走下去。

    哪怕头疼剧烈的想死掉,为了卿一一能安睡到天明,卿溪然都勇气百倍,无坚不摧。

    缓缓的进了卧室,走入这一室安宁,卿溪然轻手轻脚的给小姑娘把睡姿摆正,又给一一盖好了被子,这才阖上卧室的门,转身进了一楼的厨房,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她这样的一个人,大概在18岁之前,将所有的脑细胞都用来计算各种各样的数字了,所以18岁之前,对外界的事物并不怎么关心。

    也是在她生下了卿一一之后,才渐渐的有了一些同为宝妈的朋友。

    而大局是什么?大局就是给所有人都画上一个大圈圈,保证一眼望过去,大多数人都是站着的,至于在细节方面有多少人蹲下,没关系,大多数人站着就好。

    绪佑说她一知半解,把报告在网上,只会于社会稳定无益,那行,卿溪然思虑不周,她听绪佑的,她就弄份报告,给洋洋妈、漆雨轩这些熟人,可不可以呢?

    端着咖啡,卿溪然进了书房,打开电脑来,开始手指飞快的写数据分析报告。

    几年来,卿溪然一直在找结论,数据统计花了她几年的时间,写数据分析报告却只花了她俩小时,等她的一杯咖啡见底,时间已经很晚很晚了。

    卿溪然拉了个宝妈群,把她认识的所有宝妈都加进了群里,然后将数据分析报告到宝妈群,这才打了个呵欠,此时此刻,就连咖啡都拯救不了她的困意了。

    于是卿溪然闭着眼睛回了卧室睡觉。

    可能因为时间太晚,宝妈群里对于卿溪然的这份数据分析报告毫无反应。

    有几个宝妈半夜起床上厕所,看了眼这个新拉的宝妈群,打开卿溪然的报告链接......什么啊,好艰涩的数据统计,太专业了看不懂,一一妈的肯定是垃圾链接。

    完全没料到自己费心弄出来的专业数据分析报告,被当成了垃圾链接,一点儿都没引起任何宝妈关注的卿溪然,已经睡得死死的了。

    她的梦里全都是数据,各种各样的新闻,各国的语言文字,她从小到大所看过的每一本书,每一个字,全都化为了她脑子里的数据,组成了一个庞大的数据世界。

    卿溪然每天晚上,都会被困在这个数据世界里,仿佛在梦中,她都在不停的演算般。

    她患了好几年的头痛病,却并没有和寻常头疼病人那样,白天晚上都睡不好,虽然她白天晚上头都疼。

    却是相反,她晚上都会睡得很好。

    一大早的,若不是手机来了短信的声音叫醒她,她感觉自己都要醒不来了。

    卿溪然动了动,睁开惺忪的双眸,看着卧室的落地窗,双层窗帘没有闭拢,留了一丝缝隙,血红色的晨光从窗外透进了屋内。

    一一在她身边翻了个身,小胖腿儿穿着空心夹棉的草莓睡裤,小脚搭在了卿溪然的肚皮上。

    她轻轻的拉过被一一打开的小被子,盖在小姑娘的身体上,然后侧身拿起了木质雕花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

    打开短信一看,是绪佑来的。

    他似乎对她越来越好奇,隐隐带着些试探的意味,

    【绪佑:卿小姐,能不能告知你的地址?我想与你见一面。】

    【卿溪然:绪长官有事可以电话里说,或者我们也可以邮箱联系。】

    见面做什么?卿溪然不太能明白绪佑的这个请求,她已经很明确的表示了不会加入绪佑的驻防队,为什么还要见面?

    【绪佑:卿小姐昨天说要写一份详细的数据分析报告,我想看看那份报告。】

    绪佑显然已经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他要求见面,为的是公事。

    可是这就更奇怪了,看数据报告而已,她网络上给他不就好了。

    于是,卿溪然蹙眉,垂目给绪佑回了一条信息,

    【卿溪然:我最近忙着囤物资,不一定抽的出时间来见面,绪长官如果想看我的数据分析报告,可以把你的邮箱给我。】

    【绪佑:现在囤物资晚了点,按照你的分析能力,不是早就应该开始囤物资了吗?】

    他点评了一句,很显然,湘城驻防早就开始囤积物资了,而卿溪然拥有这么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他很疑惑,她为什么现在才开始想到要囤物资。

    卿溪然没有回绪佑的这句话,因为他似乎在探知她的具体情况,但这有些逾越了绪佑的身份。

    她的身份是加密了的,按照绪佑的驻防级别,根本就解不开她的身份密匙。

    卿溪然曾经在珠心算最高驻防队里服役,这支队伍总共也就几百上千人,每个人的身份都经过了加密,因为他们代表的是驻防队里最后的计算力量。

    越是高科技的东西,越是不能得到完全的依赖,当敌方的电磁压制过来,己方所有的计算工具都失效了的时候,珠心算最高驻防队,就是华夏驻防的眼睛。

    他们需要通过大量的计算,代替电子元件,精确导弹轨道。

    所以每一位珠心算最高驻防队里的人,身份都是加了密的,别说湘城驻防绪佑解不开,就是他更上层的领导,只怕都解不开。

    卿溪然分析着,很有可能因为驻防系统失去了管制,各城驻防开始瓜分资源,绪佑只拿到她的一部分资料,一个名字,一个电话号码,一些心算获奖履历。

    除此之外,绪佑可能连她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