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09 两手准备

009 两手准备

 好书推荐:
    卿溪然充满了怜爱的将小姑娘放在她的小床上,轻手轻脚的给她脱了衣服,盖上被子,这才进了二楼的书房,打开电脑上网看新闻。

    她自几年前,因为怀孕犯了纪律,就从珠心算最高驻防队主动挽尊退役,为了离开数字,让自己的大脑对计算不再那么的敏感,她会每天保持看新闻的习惯。

    在普罗大众都还对这一场射线辐射完全懵懂无知的时候,卿溪然就从新闻中捕风捉影的拼凑出了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真相。

    蓝星正在遭受辐射,而国际一些上层组织联合起来,正在全力打造安全区,他们在全球各地寻找合适的地方,往地下打洞,打很深很深的那种大洞,这种大洞,就叫安全区。

    而华夏究竟有多少个安全区,卿溪然不知道,她只知道其中一个安全区就在湘城周边。

    她不知道当局对这些辐射研究的程度有多少,公众知道的,永远都是上层组织研究透彻了所剩下的,但既然都出了安全区这样的计划,想必接下来的局势不会很简单。

    所以在卿溪然生下卿一一后,就将这件事告诉了外祖,外祖通过多方证实,确定的确有安全区这样的计划后,便打通了关系,给这个组织捐了卿家的所有资产,为卿溪然和卿一一换了两个进入安全区的名额。

    外祖是真的疼她,比她那个出轨了小三的爸爸,还要疼她和一一许多,但外祖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卿溪然的母亲出了车祸死去之后,他当时就已经有了厌世的想法。

    要不是为了卿溪然,外祖根本撑不了那么多年。

    所以外祖自知时日无多,并未给自己准备后路。

    因为卿家的资产,本来买一个安全区的名额都够呛,是外祖托着重病的身体,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通关系,才弄到了两个名额。

    他甚至想都没想,就主动放弃了进入安全区,要把这个名额留给尚在襁褓中的卿一一。所以这两个名额,就是卿溪然和卿一一自己不用,也断不能给彭袁英和李晓星的。

    外祖余生,最恨的就是水淼和彭袁英,连带着李晓星,也在外祖的憎恶范围内。

    卿溪然一边看新闻,一边在脑中分析着网上的讯息。

    她现网上到处都在充斥着一股世界末日论,这些灾难性的新闻,又集中表现在动物伤人,新兴物种吃人这一类有着怪诞风格的新闻上。

    太频繁了。

    卿溪然拿起一支笔,铺上一叠草稿纸,在宽敞的书房里,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右手滑动鼠标,左手拿着笔,在草稿纸上飞快的写下一串数据。

    鼠标不停的点开新闻,她的左手就在不停的写数据,一页纸,一页纸,满满都是旁人看不懂的数据,落在厚重的地毯上。

    光线晕暗的书房里,只能听到鼠标滑动的声音,还有笔尖触着稿纸,摩擦出的细碎且频繁的沙沙声。

    她一直演算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苍白着脸,头疼得像是被人拿着斧头劈开一般,得出了一个确切的结论。

    比起她之前在脑子里的粗略计算,现在的这个结论,更精确,更能说服她。

    这个结论就是,很多人受到了辐射的影响,死了,也有一些动物,极其有可能受到了辐射的影响,产生了某种变异。

    当然,这只是卿溪然的数据推演,具体事实肯定和她的推演是有出入的。

    如果想要得出更精确的事实,这就需要更大量的数据收集,而现在,卿溪然根本办不到这一点。

    她只能寄希望于她和一一的安全区通行证能够顺利补办下来,尽早离开这个充满了辐射的地面,躲到地下去。

    但客服说的那些手续太复杂,一大堆的证件要一个一个上交,且还有很多是要证件的原件。

    这些大部分的证件原件,都被锁在银行的保险箱里。

    卿溪然明天得上银行一趟才行,另外她想看看银行保险柜里还有些什么,如果能卖的,卿溪然想拿出来尽快套现卖掉。

    外祖花光了卿家所有的资产,用来换名额后,仅给卿溪然和一一留了一套房子和一只银行保险柜。

    但很显然,从日前各地报道的灾难性新闻来分析,将来不光房产不值钱了,可能现金也会渐渐成为废纸一张。

    因为补齐所有的证件,要跑很多部门办理,等这堆证件办好了,时间也浪费掉了。

    辐射无处不在,并且还在逐日增强,卿溪然和一一根本就无法等,等就是赌,她也赌不起。

    所以卿溪然肯定要做两手准备。

    先,她要钱,要囤积大量的物资以备不时之需,其次,她得给自己和一一准备一个地窖。

    当局势越来越乱的时候,谁都不能保证接下来会生些什么,卿溪然是一个不肯放过小概率的人,所以备用一个地窖,用来在关键时刻藏身用,这是有备无患的。

    于是第二天一早,卿溪然就给银行方面打了电话,要求预约时间,立即打开外祖的保险柜。

    她当然希望是越快越好了,但是,对方却很竭力的跟卿溪然解释,上周银行有几个员工6续去世,而今天早上,负责银行保险柜方面的经理一直都没有上班,所以卿溪然的预约,需要等经理上班了才能给她回电话。

    “我等着保险箱里的东西急用啊。”

    卿溪然站在房中,宛若一只困兽般,原地转了个圈。

    她有些焦躁的伸手揉着自己炸疼的额头,越急头越疼,这动物都出现变异伤人了,人是一片一片的死,谁知道这个早上一直没有来上班的经理,还会不会来上班?

    “对不起,我们很抱歉,实在是相当的抱歉。”

    银行那头只能不停的道歉,他们也没有办法,他们也很绝望。

    这几天6续几个同事失联,晚上下班的时候还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就没来上班了,今天的押钞车都没来,一堆人又神经一样,挤到了银行里要取现金。

    好像如果末世真来了,扫二维码没用,要现金攥在手里才安全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