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08 一一说她爸爸牺牲了

008 一一说她爸爸牺牲了

 好书推荐:
    在洋洋妈和卿溪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卿溪然不动声色的绕回了零食去,又买了一大购物车的零食。

    然后绕到粮油米面区,酒水调料区,对比了一下这些货物前几日的数量与种类,同样买了很多的米面粮油净水调料,让市的员工给她直接送到家里去。

    洋洋妈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跟她聊得来的,实际上是面对她的呱噪,并未表现出任何不耐烦情绪的人,所以洋洋妈就一直跟在卿溪然的身边,看卿溪然买东西,她也一股脑的往购物车里放东西。

    等她回过神来,啊,购物车都装不下了。

    跟在洋洋妈身后的洋洋爸,一脸受不了自家老婆的迷糊样子,板着脸上前来,帮洋洋妈推了购物车去结账。

    洋洋妈急忙跟在老公身后,回头,冲卿溪然做了个鬼脸,然后眨了下眼睛,说道:

    “走吧,去结账吧,我家应该买够了。”

    卿溪然点了点头,其实她还没买够,但是时间已经有点晚了,外面吃个饭,卿一一就到点睡觉了。

    “妈妈,我们为什么要买这么多的东西啊?”

    一一坐在购物车的儿童板上,晃着胖乎乎的,穿了小粉色矫正鞋的脚,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卿溪然。

    卿溪然推着购物车往结账的地方走,路过一排货架,她顺手往物资堆尖了的购物车里丢了几盒儿童蝴蝶面,忧心忡忡道:

    “妈妈担心过几天这家市就没有东西卖了。”

    对女儿一一,卿溪然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的,社会环境正在走下坡路这件事,她并不想瞒着一一粉饰太平。

    因为这个下坡路的趋势,是逐年下滑,这个月突然来了个直线性跌落,所以为了怕市断了供应,卿溪然觉着,能多买一些物资,还是多买一些囤着。

    一一有些不太懂,歪着小脑袋,很是可爱的问道:

    “可是妈妈,这家市没有物资了,那我们为什么不换一家呢?”

    “对呀,一一怎么这么聪明呢?妈妈都没想到呢。”

    卿溪然推着购物车去往结账区走,表情很认真的夸奖着一一。

    看着一一得意洋洋的小脸,她在内心叹了口气,根据社会现状统计推测,卿溪然怕是将来所有的市,都将面临物资紧张的供货问题。

    她都不用多走几家市,就能大概知道时间再往后推,供货就越困难,由此肯定会引社会矛盾。

    难以想象的社会矛盾。

    此时,前方的洋洋爸一边结账,一边回头训斥着自家老婆,

    “你看你买了这么多,到时候怎么吃得完?吃不完又要过期的了,你就是爱冲动消费。”

    “对不起嘛老公,下回我不这样了。”

    洋洋妈冲洋洋爸撒着娇,解释道:

    “你看一一妈也买了很多啊,她还买了不少大米油盐让市工作人员送去她家呢。”

    “人家买你也跟着买,你不带脑子的啊。”

    话虽然如此说,但洋洋爸还是扫了二维码结账了,他心里就一个感想,女人跟女人在一起逛街,就是爱冲动消费。

    这么多的物资买回家吃得完吗?

    身后的卿溪然,听着人家两夫妻的对话,垂目晒然一笑,寻常夫妻是不是都是这样的?讨论的都是这些鸡毛蒜皮的琐碎事件吗?

    她母亲在她童年时期就死了,卿溪然从小被外祖养大,她不太了解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

    至于和卿一一的爸爸之间...卿溪然想不起来了。

    结完账,卿溪然将吃的零食放进了车子后备箱,其余米面粮油买了太多,等着市员工送货上门就好。

    本来洋洋爸想帮卿溪然将那几大袋子零食给拎上车,但看见卿溪然一只手牵着一一,一只手提着两三只体积庞大的塑料袋,且一点儿都不费力的样子。

    真是一个女人,把自己当成了个男人使。

    他便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抱着自家儿子,提着老婆买的几袋东西,也上了自家的车。

    在车子里,洋洋爸有些好奇的指着卿溪然的车子屁股,问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洋洋妈,

    “怎么我从来没见过一一爸的?”

    “一一没有爸爸。”

    回答洋洋爸的,是坐在后面儿童座椅里的洋洋小盆友,他就跟他妈一样快人快语,童言无忌道:

    “一一说她爸爸牺牲了。”

    “真的啊?”

    洋洋妈回过头来,看着儿子,见洋洋小脸十分严肃的点头,洋洋妈又扭头看前方卿溪然的车屁股,一脸同情道:

    “那一一妈一个人带孩子,又这么年轻,还真是好可怜的。”

    然后,洋洋妈偏头看向自家老公,有些来劲的说道:

    “你们队的大队长,不是去年死了老婆吗?还留下了个孩子跟一一差不多大的,你说,我们牵个线,让你队长和一一妈凑一对儿,怎么样?”

    “唉,你别瞎管闲事儿行吗?”

    开着车的洋洋爸,扭头一见老婆要火的样子,便又说道:

    “行行,我回头给你问问,他俩有要续弦的意思,我们就安排一下。”

    市外的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了下来,两辆车子一前一后的从停车场出口驶出,红色的刹车灯明明亮亮,很快,两辆车子汇入了稀稀拉拉的车流中。

    这个点了,几年前车水马龙的繁荣现象不复存在,平日最堵的路口,如今也是车行通畅。

    整个社会都已呈衰败萧条之象。

    卿溪然开车带着一一,在她家附近的几条街转了转。

    商店虽然还开着门,但顾客却没有几个,曾经开区最繁华的那条步行街,每天晚上都是人挤着人的,如今也只有稀稀拉拉的那么几个人在路上走了。

    她和一一在步行街一家餐馆里吃了晚饭,然后继续转到晚上9点多。

    卿溪然给自己和一一买了几件羽绒服、保暖内衣、靴子、保暖帽子等等,这才带着一一回了自己所住的叠别小区,将车子停进了车库,抱着一一下了车。

    小孩子经不起折腾,早在卿溪然带着一一往回转的时候,小姑娘就睡着了,连澡都没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