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006 让孩子们自己处理

006 让孩子们自己处理

 好书推荐:
    “这......”

    园长妈妈有些犹豫,毕竟这个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只是校外的机构,而且这个机构最近才跟湘城开区的幼小教育系统接触。

    他们在全国大面积的寻找在心算方面有天赋的孩子,并免费培养这些孩子。

    但是卿一一的家庭住址,这是属于家长的隐私,这样就直接透露给外面的培训机构,是不是不太妥当?

    正当园长妈妈在犹豫的时候,实在替卿一一感到惋惜的姜老师,已经翻出了卿一一的家园联系簿,找到了卿一一的地址,并抄给了那两个身穿黑西服的黑衣人。

    看着姜老师忙忙碌碌的身影,园长妈妈张了张嘴,眼中虽然有着不赞同的神色,但也没说什么别的。

    毕竟,卿一一的天赋如果得不到重视,任由一一妈那么佛系的放养下去,很可能会毁了卿一一这个孩子。

    而此时,完全不知道自己家的地址,已经被小龙人心算培训机构给拿到了手的卿溪然,怀着对这个机构的疑惑心情,到了市。

    她将车子停稳,拽过一辆购物车,将一一放在购物车里,两母女说笑着往市揍。

    对面,从市里突然冲出来几个男女,他们正在给市里进出的顾客传单。

    卿溪然也被了一张。

    她蹙眉看着手里的传单,白纸黑字宛若吊唁一般的风格,上面印着【抗议安全区不合理存在,普通人也有权力活下去】

    然后有几个人突然围拢上来,对卿溪然说道:

    “你好,这位小姐,你了解安全区吗?”

    “你认为安全区的存在合理吗?”

    “现在社会上到处都是辐射,有钱人都要去安全区了,我们这些人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吗?”

    “辐射是有害的,你知道吗?”

    这都是一些情绪很激进的人,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愤怒,让四岁都不到的卿一一觉得有些害怕。

    卿溪然急忙摆了摆手,谢绝听他们给她普及辐射有害论,拖过购物车躲远了一些。

    辐射有没有害,她比这些抗议的人更清楚。

    “妈妈,他们是不是在打架?”

    卿一一坐在购物车里,小脸上都是害怕的神情,看着那几个情绪激动的大人。

    她的年纪太小,认为情绪激动的人,就会打架,因为打架的人情绪都很激动。

    “没有,他们只是情绪激动了一些,不一定会打架。”

    卿溪然伸手摸了摸卿一一的小脑袋,安抚了她,然后回头看了砍那几个青年,宛若困在迷谷中的困兽般,依旧情绪激动的在叫嚣着。

    怎么没有保安来管管?市保安去哪里了?

    她四周巡视一眼,并未看到地下停车场有保安的影子,而且今天来逛市的人很少,方才那几个情绪激动的年轻人,似乎并未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这就莫名的给人一种萧条的意味,现在的人在公众场合大声疾呼,连围观看热闹的人都没有了。

    而且市门口的地上放着一堆散乱的货物,却是一个理货员都没有。

    感觉有点儿诡异啊。

    卿溪然计算着家中已经不多的屯粮,摇了摇头,硬着头皮将购物车推进了市。

    “一一。”

    身后,突然有道奶音叫住了卿一一。

    一一坐在购物车上,冲卿溪然身后的一对夫妇甜甜的一笑,喊道:

    “洋洋爸爸,洋洋妈妈,洋洋。”

    “哎呀,一一就是乖啊,嘴这么甜的啊。”

    洋洋妈穿着长款的金色羽绒服,烫着大波浪头,推着购物车里的洋洋走了上来,冲卿溪然笑笑,道:

    “一一妈好巧啊,你们也来逛市啊。”

    “是啊。”

    卿溪然推着一一往零食区走,冲洋洋妈礼貌的笑,这家市是湘城开区一个比较大的市,物资种类比较齐全,很多开区的人,都会来这家市购物。

    不过能在这家市遇到一一的同学和家长,也算是一种巧合了。

    “哎,一一妈,你们决定报那个小龙人心算培训了吗?”

    洋洋妈跟在卿溪然的身后,两人推着两个孩子,先是到了零食区,洋洋爸跟在最后。

    卿一一叽叽喳喳的,指着零食区货架上的几样零食,奶声奶气道:

    “妈妈我要吃这个,我要吃这个巧克力的糖。”

    “妈妈妈妈,我要奇趣蛋,我要女孩子的奇趣蛋。”

    “妈妈,你给我买咪咪吧,这个我也要吃的。”

    购物车一路推过去,卿溪然一路往购物车里丢零食,卿一一点名要的零食,每一样卿溪然都多买了一些。

    她分神回答着洋洋妈,说道:

    “不准备报,我觉得这家机构怪怪的,他们的法人名下有一家叫做斐华生物的研究所,斐华生物和国外一个名声很臭,还拿活人做实验的研究所有股份往来。。”

    “这,有必然联系吗?”

    洋洋妈大大咧咧的,不以为意的戳了戳正在和一一做鬼脸的洋洋,对卿溪然苦恼道:

    “我们家这小子太笨了,我想给他报个心算班儿,哎呀说起这个,我今天听洋洋说他把一一给打哭了啊,真是对不起啊一一妈。”

    推着购物车的卿溪然摆了摆手,不介意道:

    “小孩子的事情,不要管,让孩子们自己处理。”

    孩子的世界,大人是搞不懂的,反正卿溪然看卿一一性格开朗,并没有被洋洋打出什么心理阴影来,她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更何况,姜老师说两个孩子是互相打,谁知道谁打谁呢?以卿溪然对卿一一的了解,就算是卿一一打赢了,也会习惯性的嚎两嗓子,博取一下大人的同情。

    而洋洋妈就喜欢一一妈这样儿好说话的,她家洋洋在幼儿园里,老是喜欢跟小朋友磕磕碰碰的,说实话,洋洋妈可真没少给别个家长赔礼道歉。

    所以洋洋妈一向比较喜欢亲近一一妈,于是在逛着市的时候,就一直跟在一一妈身边,不停的说话。

    “你说我们家那个爸爸啊,当安检的,他小时候读书成绩也可以,怎么他儿子就那么笨?”

    洋洋妈八卦着她家老公和洋洋,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