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山野闲云 > 第590章 封印毁灭,巨荷渡劫

第590章 封印毁灭,巨荷渡劫

 好书推荐:
    不到半天时间,海老鬼便重新回到封印之地内,并向云不留表示,他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得妥妥的了。

    云不留点点头,继续埋头苦干,在那些被他们重新炼制起来的石柱上面,刻下重重封印符文。

    说是石柱,但其实也只是看起来像罢了。

    事实上,这些石柱绝对是金属柱,而且还是超硬的合金金属。

    那些航天研究中所用到的符钢,其实就是云不留仿照这些封印石柱弄出来的合金金属。

    不论是硬度还是延展性方面,都远超普通钢材。

    那些被他重新刻画在石柱上的封印符文,自然不能和原来的相提并论,原本那些封印符文当中,并非全都是雷霆符文。

    可因为云不留是雷属性修士,领悟的是雷霆法则之力,所以封印符文上面所蕴含的能量,全都是雷霆的能量。

    再加上云不留本身的修为较低,所以就封印效果而言,肯定是要大打折扣的。说白了,真正能够对毁灭之主起到压制作用的,还是原来的那些残缺封印法阵。

    只不过之前那些符文法阵因为岁月的侵蚀,而被这毁灭之主慢慢破坏掉。就像剥蛋壳一样,有个地方破了,顺着那个地方剥,很轻易就能将蛋壳剥下来。但若是将这些蛋壳还原回去,再想剥,就得先给鸡蛋来一下,先将其敲碎了才能继续剥。

    云不留要能做的,就是将这些蛋壳还原,即便被他还原的部分很脆弱,但至少毁灭之主想要剥了的时候,就得先敲一下才行。

    两者之间的容易程度,自然是不一样的。

    这也是为何毁灭之主会痛恨云不留,会不顾身份破口大骂,就好比毁灭之主刚刚爬出粪坑,云不留这家伙便又兜头朝他来了盆屎。

    虽然这盆屎不会要了他的老命,也无法彻底将他压回坑底,但心中的恼火,可想而知。

    反观云不留,他就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了,毕竟他现在正高举着正义的大旗,做着有利于亿万生灵的大善事呢!

    虽然这种事情,天道对他的奖励不像猎杀域外修士那样多,但也不是半点都没有。

    虽说毁灭也是天道的一部分,但挽救无数生灵的性命,却是依然还是能够得到天道的认可的。

    这种救人救己,还有功德可收的好事,谁会轻易放弃?

    他之前为了救小毛球,一身功德金光可是损耗了三分之一了,不多存储一点的话,这心里总有些没底。

    这是华夏人与生俱来的天赋了,家有余粮心不慌嘛!

    几天后,云不留终于不再需要继续听这毁灭之主在那哔哔叨了。

    谁敢想象,堂堂宙级境强者,居然能化身泼妇?而且还不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不停的骂,而是一天两天,连续七八天的骂。

    云不留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口水,不过倒是没有反驳。

    毕竟猪都要上屠宰台了,还不许人家在死之前多叫唤几声证明它来过这个世间吗?不带这么无情的。

    当整座封印法阵重启,毁灭之主重新被封印法阵压制,进入沉静之后,云不留总算是松了口气。

    看着那道被赤色长发遮掩了面容,似乎没了声息的身影,海老鬼瘫坐在地上,深吸了几口气,抹了抹额上的虚汗,朝云不留苦笑起来。

    “这家伙,总算是安静了!”

    “是啊!不容易!”

    云不留说着,朝浮台外的火浆海看去。

    火浆海中,那些阵法依旧在起着作用,那些炎魔依然还在阵法之中像无头苍蝇一样漫无目的地转着圈圈。

    不得不说,万象迷踪法阵用来对付这些没头脑,确实很管用。

    而另一边处在杀阵之中的毁灭之主分身,则成了真正的不高兴。

    毁灭之主分身也知道,自己限入了阵法当中,一开始还只是一些幻阵,这些幻阵也就是造成他在阵中胡乱挥手的罪魁祸首。

    他想过用宙级强者的手段,以身化道,然后顺着阵内与阵外相连的毁灭大道法则,遁出那些阵法。

    毕竟这片空间之中,到处充斥着的,都是毁灭法则之力。

    可他发现,那些阵法有些不一般,带着封印法阵的特性,将阵法之内与阵法之外的空间割裂开来。

    使得他化身大道的本领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于是,他只好开始破阵。

    结果破着破着,幻阵就变成了真正的杀阵。

    杀阵的类型有许多,有些是陷阱式杀阵,这种杀阵的作用就是在出奇不意之间让人踏入陷阱,不经意间杀人于无形。

    有些则是无赖式杀阵,这种杀阵没有什么出奇不意,就是直接刚!

    这种杀阵让人讨厌的地方就在于,一旦限入阵中,就得一直面对阵法的攻击,根本没有时间来寻找阵法的关键阵眼。

    就像碰到无赖一样,躲都躲不掉,越躲越来劲,只能正面硬刚。

    想要挣脱这种无赖式杀阵,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蛮力来破解,既然躲不掉,那就刚死你!

    也因此,毁灭之主分身在碰到这些无赖式杀阵之后,便一直处在和杀阵硬刚的状态下,越刚他就越不高兴。

    老大不高兴,小弟没头脑,结果自然难以成事。

    好在这里面并没有什么时间概念,不像外界一样有白天黑夜,否则要是那不高兴发现他已经在那些杀阵上面浪费了几天时间,估计可能要羞愧地自裁以谢本尊。

    当然,他也看不到阵法之外的景象,要是他能发现自己的本尊已经被成功重新封印起来……也许他会非常开兴也不一定,毕竟本尊被封印了,那他这分身岂不就自由了?

    不管怎么样,云不留还是将海老鬼带进来的二十八根铁柱,在不高兴所在的那座阵法周围布下了封印法阵。

    那二十八根高大的铁柱,每根高达九十九丈,直径三丈,与浮台上的这些石柱大小一般无二,有二十八根粗大的铁锁连在上面。

    云不留在这些铁柱和铁锁上面刻画下封印符文,准备布下封印法阵来封印这个毁灭之主分身。

    几天后,当封印法阵落成,封锁住了杀阵所在的那片空间,云不留坐在封印法阵中间,操纵封印法阵。

    一条条表面被封印符文覆盖住的锁链,如同触手怪的触手,疯狂伸入那座杀阵之中,朝着毁灭之主分身绞缠而去。

    本就很不高兴的毁灭之主分身在看到这些封印符文锁链时,心底的怒气可想而知。

    原本就吃了封印法阵万年亏的毁灭之主分身,对这封印法阵自然痛恨,且清楚这些封印锁链的能力,于是他本能的想要使用宙级境修士手段,将自身化道,融入法则之中。

    天地间,充斥着各种大道法则,宙级境强者的手段之一,就是可以将自身与这些大道法则相融,从而达到隐藏自己的效果。

    这种隐藏自身的方式,即便是同级别宙级境修士,都不一定能够轻易对付,更何况是云不留这种洪级境修士了。

    这也是宙级境修士难以被杀死,能与天地同寿的根本原因。

    一旦达到化道之境,他们便是天地法则的一部分。

    天地不灭,他们便不朽!

    对付这种境界的修士,最好的办法,就是封印法阵,将整片空间都封印起来,使其成为一个独立的空间,切断与外界天地的连接。

    虽然他们依然可以隐藏在那片空间中的天地法则当中,但连整片空间都被封印起来后,还能怎么办?

    云不留相当怀疑,这些封印之井中的空间,很可能就是当初仙道修士在对付这些上古邪神时,从外界大天地中切割下来的小空间。

    虽然毁灭之主的分身及时用化道的本领,将自身隐藏到了天地法则之中,但还是在那些封印符文锁链的一步步逼迫下,显出身形。

    最终被这些符文锁链封锁捆绑。

    这是云不留仿照封印恐惧之主和之主的二十八星宿封天大阵打造出来的封印法阵,法阵的名称自然是云不留自取的。

    等这个毁灭之主的分身也被封印法阵给降伏之后,海老鬼的心神才彻底放松下来,同时也不得不在心里佩服云不留的先见之明。

    十几天前,云不留想要进来冒险的时候,他们还觉得云不留这么干不值得,可是现在……如果云不留不来冒险的话,仅仅只是赤水渊下那道简单的封印,还真封印不了他们多久。

    下次这毁灭之主要是再出来,那就真的可能是真身降临了。

    到那时候,这个世间,肯定会沦为一片火海,届时难免生灵涂炭。

    想到那满目疮痍的画面,海老鬼便想到了万年多前那场浩劫之后的这个世间,山河破碎,生灵尽灭,血流飘橹,天地一片赤黑……

    而他们这些洪级境修士,必将在第一时间面对这样的强敌,最终的结果除了身死道消,基本上也就没有其他选择了。

    就在海老鬼暗自感慨,对云不留充满着无尽佩服的时候,云不留已经进入迷踪阵中,对那些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的炎魔展开的屠杀。

    每屠杀一尊,云不留都会将他们的头骨……也就是一块火岩收集起来。海老鬼不懂云不留收集这个有什么用,他也加入了进去。

    不管有什么用,先收集了再说,反正先生不会有错的。

    等炎魔大军被消灭干净,海老鬼才问:“先生,这些火岩,有何作用?我能感觉得到,火岩内的火焰之中带着一股毁灭之力……”

    云不留微笑道:“难道你不觉得这些火岩有些坚硬得离谱吗?这对我们的科学研究工作,肯定会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先拿回去让科学院那边研究一下再说。至于内中蕴含着的毁灭之力,都给我吧!”

    毁灭之力,那也是力量,雷霆之中就有毁灭之力。云不留相信,这些毁灭之力对他身体里的那个无底洞,肯定会有帮助作用。

    毕竟恐惧之力,之力,黑暗死亡之力,都能被他炼化,更何况是这个和他那雷霆之力有些契合的毁灭之力了。

    曾几何时,他甚至想要抛弃自己的雷霆大道,跑去领悟雷霆中出现的毁灭与生之大道呢!

    那时候他比较头铁,想着是否能够凭毁灭与生之大道,最终领悟出轮回大道,成为这片天地中的轮回之主呢!

    他觉得相比雷霆之主这样的称号,轮回之主的称号要更响亮牛逼。

    当初不到百岁的年轻人有这种想法,很正常嘛!

    都说人老心不老,更何况他现在人也不老啊!

    就凭他现在这副身板,谁敢说比他更强大?

    海老鬼觉得云不留的话有道理,于是将他收集起来的火岩也交给了云不留,甚至跑到外面的海底之中,去寻找十几天前,被他们剿杀并藏身于海底的那些炎魔碎片,从中寻找那些火岩。

    看到海老鬼的这一举动,留在外面坐镇的女巨人他们,不由有些疑惑,便问海老鬼这是干啥尼?

    海老鬼将云不留的想法传递给他们,然后大家便成了大海之中的淘金者,开始了海底捞月,寻找那些已经变成暗红色的火岩。

    不过他们淘石头的方式并非亲自跑到海底去摸,而是直接用他们的神识在海底扫探,并用神识将寻找到的石头送出海面。

    “先生呢?”女巨人边淘石头边问海老鬼。

    “还在封印之中,不过不用担心,毁灭之主已经被重新封印,就连他的分身也被先生封印起来了。”海老鬼说:“看先生的意思,似乎是想给那毁灭之主的分身一点颜色看看吧!”

    女巨人:“……”

    海老鬼的想法只对了一半,云不留不仅是想给毁灭之主的分身一点颜色看看,而是想着是否能够从毁灭之主的分身上,将他身上的毁灭之力给攫取过来,炼化为己用。

    这是一个难题,但也不是没有机会,毕竟对方已经被他封印住了。

    他要做的就是从这毁灭分身身上汲取能量,再进行炼化,毕竟对方虽然拥有宙级境的手段,但级别也只是洪级境而已。

    云不留甚至打算,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就用切下对方的部分身体,用将其肢解的残忍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当然,这种残忍的方式容易被河蟹大神盯上,他也只是想想。

    事实上,从毁灭分身上面汲取力量,并没有那么困难,因为毁灭分身已经被封印住了,体内的力量根本无法动用。

    就像毁灭之主本身那样,一身修为被封印法阵束缚,他能动用的力量微乎其微,否则以他的手段,挣脱封印也不用那么吃力。

    之所以没有跑去吸收毁灭之主本尊身上的毁灭之力,完全是因为本尊身上的毁灭之力质量太高,炼化太难。

    而且如果真要找个本尊炼化的话,云不留觉得,那只花妖的本尊其实才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那只花妖已经舍弃了她曾经的道,想要重新走出一条新路。

    而且他还成了那只花妖重生者小天香的师父,不找她收取一点学费的话,怎么说得过去?

    “小子,你居然敢……”

    当发现自己身上的力量在流逝之后,毁灭分身叫了起来,他根本没有想到过,居然会有人敢汲取他身上的毁灭之力。

    这不是找死吗?

    可对方居然半点事也没有,他这是想用这处方式来杀了自己?

    好不容易搞出个分身来的毁灭之主,不,是这个毁灭分身,想要挣扎,摆脱目前这个困境。

    如果失去一身毁灭之力,那他就要消失了。

    “小子,咱们打个商量如何?”

    虽然无法动用体内的力量,但他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体内毁灭之力的流失,于是毁灭分身收敛起了怒气,准备换个方式。

    “我可以教你一套无上功法,提升你的神识之力,助你加快领悟雷霆大道法则的速度,只需要你放弃抽取我身上的力量。且你修的是雷霆大道,毁灭之力对你而言只有参考之用,并无实质上的帮助……”

    “谢谢,但我从不与虎谋皮!”

    云不留一边回答毁灭分身,一边暗自感谢之主那只花妖,感谢她的诡诈,让他在对付这些邪神分身的时候想到了封印法阵。

    当初对这些上古邪神的了解不足,造成了他拿重生之后的之主依然没有办法,甚至还差点和她谈崩。

    从那之后,云不留就有想过要如何对付这些邪神分身。

    这一次只是他的一个实验。

    还好效果不错!

    就这样,云不留在这赤水渊下住了下来,汲取毁灭之力,炼化毁灭之力,供自己的身体吸收,暂时吸收不了的,就存储起来。

    外面那些洪级境强者在淘完石头之后,也下来了一趟,在看过这里面的奇景之后,便将他们收集的暗红色火岩交给云不留,而后各自打道回府,唯有老猿袁山留了下来。

    老猿发现,在这片充满着毁灭之力的空间之中,还蕴含着浓郁的的火属性法则之力,对他的修行有着不小的帮助。

    毁灭之主的另一个称呼,可是炎魔君王,对火焰的运用,甚至比老猿袁山来,还要更加强大许多。

    只不过毁灭之主心高气傲,对火焰的破坏力有些不屑罢了。

    从毁灭之主说出那句比雷霆之力更具毁灭性的力量,那就是毁灭本身,就是我就能看得出来,那家伙有多自负!

    可不得不说,那家伙确实是有自负的资本,虽然最终还是被上古仙道修士给封印起来了。

    ……

    一个月之后,小白和小香姬她们带着小天香回归巨荷湖,小毛球和虎子呆在巨荷湖等她们。

    那天虎子被小毛球叫回去找云不留,结果云不留没找到,急得它虎毛都掉了不少,打云不留的手机,根本打不通。

    赤水渊在南海外,那地方根本就没有任何信号。

    无奈之下,虎子只好跑去天苍学院找女巨人,结果女巨人也没有在天苍学院,着急之下,它只好转身白云城,找小白她们。

    结果还没跑回大雪山,虎子就发现,自己有些疾病乱投医了,以它球哥的实力,可一点都不比小白和小香姬差,如果球哥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找小白和小香姬她们,又有什么用?

    无奈之下,虎子只好蹲在巨荷湖畔等云不留归来。

    结果左等右等,却是先把它球哥给等回来了,只不过它球哥的精神有些不太好,看起来很是萎靡。

    一连几天都没有去万妖城,而是趴在高崖露台的躲椅上晒太阳。

    球哥心情不好,当小弟的虎子自然不会高兴,乖乖在那陪着。

    好在万妖城离了它们也不会运转不灵,否则可就乱套了。

    直到一个月后,小白和小香姬她们回来,小毛球都没从那萎靡之中恢复过来,看得小白啧啧称奇。

    想当初,在她还是一条小白蛇的时候,这小家伙可是还跟她呲过牙来着。虽然因为云不留的原因,他们都给他面子,没有真个闹崩。

    但小白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家伙从未如此没有精神过。

    小天香更是好奇地撸着小毛球的长毛,轻声问道:“毛球,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被师父骂了?”

    小毛球朝她翻了个白眼,转了个身,一副萧索之态。

    看它那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小白问道:“云不留呢?”

    小毛球没答,小白便看向虎子,虎子摇起脑袋,表示它也不知。

    这些天来,小毛球的状态一直都是这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无论虎子问它,它也不答,所以对云不留的行踪,虎子一无所知。

    “毛球,发生什么事了?”小香姬伸手托了下小毛球脖颈下的那串项链,项链中间的小网兜里,那颗紫色珠子已经成为碎渣。

    小白和虎子此时才发现,确实发生了大事了。

    小毛球身上的那颗珠子有什么功效,小白是清楚的。

    此时小毛球抬起小脑袋,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说道:“我,我的修为掉下来了!”

    小香姬将小毛球抱起来,轻轻撸着它的小脑袋,“放心吧!云哥哥一定会有办法帮你恢复修为的。对了,云哥哥呢?”

    “在南海赤水渊……”

    小毛球简单地将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下。

    而后小白便问:“一个月过去了,你们有找过禾山长吗?”

    虎子用精神力回应道:“一个月前,我去找过,禾山长没在。”

    “之后呢?”

    虎子:“……”

    看虎子这副智商欠费的样子,小白只好将精神力延伸了出去,瞬间掠过大雪山,掠过大草原,来到天苍学院。

    瞬间,小白就感受到了女巨人的气息,“禾山长,是我,白露。”

    “是云夫人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禾山长去过赤水渊吧!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我夫君他……”

    女巨人感觉到小白的担忧,便微笑道:“放心吧!事情已经暂时解决了,先生留在那边只是在善后,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去一趟。”

    ……

    于是,小白骑上大风,朝南海出发。

    小香姬则留了下来,照顾大家,这次她们没有再一起出动。

    小天香倒是想跟着,但被小白无情地拒绝了,她们已经在白云城玩了一个多月,小天香的功课已经耽误了不少。

    这次要是带着她过去,那不是专门去找云不留骂吗?

    小香姬留下来,则是因为她得看住小天香,同时安慰小毛球。

    小毛球对小白的态度一直不好不坏,即便小白已经成为了云不留的妻子,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却一直没怎么变化。

    对小天香,小毛球则完全是一副长辈的姿态看她,更加不可能接受小天香的安慰,倒是小香姬,小毛球对她的态度一直不错。

    而且小香姬办事靠谱,万妖城的建立,小香姬还帮了不少忙。

    小香姬在得知云不留没什么事之后,也不去与小白争,反正云不留很快就会回来的。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云不留在南海赤水渊下一呆就是好几年,直到将毁灭分身身上的毁灭之力尽数炼化,他才离开。

    要不是毁灭分身的神魂实在过于强大,云不留炼化不了,他甚至连这分身身上的神魂都不想放过。

    不过这几年的努力,云不留的收获是巨大的。

    虽然从这些毁灭之力之中炼化出来的能量还没有用完,绝大多数被他存储在黄皮葫芦当中。但他觉得,只要将这些能量吸收完,他体内的那个无底洞,应该差不多也能填满了。

    最多就是再跑一趟之主当初所在的那座封印之井罢了。

    当初他利用上古邪神来强大己身的设想,现在终于渐渐实现,云不留心里的开心,自然不用多说。

    小白在这里陪了他许久,但看到云不留那么努力,原本想要继续完成生子大计的她,也只好先打道回府。

    毕竟在这里和云不留做那些羞羞的事情,她总觉得不好,旁边不远处还有一尊看起来半死不活的邪神坐在那呢!

    老猿袁山早就走了,他只在这里面呆了一年,但他的修为倒是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云不留看了眼那个依然沉静中的毁灭之主,没有去骚扰他,转身离开这里,那座封印着毁灭之主分身的封印法阵也没有撤去。

    因为毁灭之主分身的神魂依然没有被灭,一旦撤去封印法阵,这毁灭之主就能很快恢复过来。

    离开赤水渊后,云不留将赤水渊下的封印重新补全。

    赤水渊在没有了那些源源不断的火浆流淌之后,恢复了暗红色。

    离开赤水渊时,云不留见了下在这里修行的鹰王玄仑,他的好基友飞鱼王汯风倒是没有在。

    玄仑看着云不留,心中感慨颇多。

    当初那个完全没有被他放在眼里的人类修士,如今却已是他仰望不及的存在,人生的际遇,当真是……

    唉!

    唯有一声长叹,才能表达他内心深处的卧槽!

    “赤水渊的问题暂时解决了,想来这百年之内,赤水渊应该都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安心修行吧!”

    云不留一副作为大前辈的样子,勉励着鹰王玄仑,让玄仑内心深处的卧槽更加膨胀一些。

    但现实是,他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一副恭顺的模样,给云不留行礼,并说道:“多谢先生,玄仑定会努力修行。”

    “努力吧!将来或许有无数的大战在等着我们。”

    大战是肯定有的,但以玄仑他们的修为,根本就没资格参与。

    除非域外修士带着一群洪级境修士和荒境修士一起降临,否则不到宙级境的修士,就只能看戏了。

    当然,如果哪天,天苍星修士可以冲进宇宙,那么,像玄仑他们这些荒境老妖,也许就有用武之地了。

    离开了赤水阁,云不留径直化作一道闪电,消失无踪。

    玄仑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但却依然不敢把那声卧槽叫出来。

    ……

    当云不留回归巨荷湖的时候,发现巨荷湖上空,乌云密布,天雷滚滚,慑人的气息从天宇深处传来,压迫世间,震慑万物。

    那是天劫的气息!

    云不留有些疑惑,这是谁在渡劫?

    他的第一想法是小毛球,毕竟小毛球修为掉落,但经过这几年的恢复,重新晋级荒境,是完全有可能的。

    毕竟它只是境界掉落,当初的那些领悟还在,更何况还有雷神系统2号在,它能将修为修回去,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不过他有些疑惑,重新回归荒境,需要重渡荒劫吗?

    “云哥哥!”

    远处的大森林上空,浮现出浮空岛的身影,小白和小香姬她们都站在上面,看到云不留的身影出现,小香姬便朝他挥起手来。

    云不留来到她们身边,小白只是朝他点了下头,一旁的粉色头发少女则直接叫道:“师父,你终于回来了,那株巨荷要渡劫了!”

    云不留闻言,不由愕然,“它终于要渡劫化形了吗?”

    当初他还希望那巨荷中蕴含出个小哪吒呢!

    结果那巨荷却越长越大,以目前这情形来看,真要出现,那也不可能是小哪吒,而可能是个巨灵神。

    云不留边想边朝那个粉发少女看去,十八岁的少女,正是青春活力四射的时候,那灵动活泼的神态,让云不留不由有些感慨。

    几年不见,当初的小女孩已经是个少女了,也许这就是修士的悲哀之一吧!随便闭个关,牙牙学语的儿女就已经长大成人。

    再闭个关,也许就儿孙满堂了。

    在修士的眼里,他们可能觉得没过多长时间,可事实上,他们其实已经错过了许多东西。

    “师父,怎么了?”炎天香被云不留看得有些疑惑。

    云不留摇头笑了笑,只是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而后朝着巨荷湖方向看去,那株巨荷的花苞,已经缓缓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