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谁没有个背景

第二百二十六章 谁没有个背景

 好书推荐:
    郭淡真的没有在忽悠万历,如马赛这种暴利行业,真的不需要什么股份制,因为马赛又不需要融资,又不缺钱,除非政治或者战争干预,否则是不可能倒闭关门的,那要股份制干嘛。

    马赛唯一的作用,就是用来提升牙行的股价。

    试想一下,一旦马赛并入牙行,牙行股价得翻多少倍,才合适啊!

    不过目前还不是时候,因为牙行还太弱小,吞不下马赛,万历肯定也不会愿意的。

    “呀!下雪了!”

    推开房门的寇涴纱,看着远处的天地一色,不禁惊呼一声。

    “真的下雪了!”

    郭淡走到门口来,心想,这好像是我来大明的一场雪。

    寇涴纱似乎想起来什么,看着郭淡道“夫君,你今儿不是要去牧场那边么?”

    郭淡点点头。

    突然租来这么多土地,自然有很多事要交代。

    寇涴纱道“下雪天,行路不便,要不改日再去?”

    郭淡笑道“当别的商人都这么想的时候,那就是我赚钱的机会,可千万不能放过呀。”

    寇涴纱稍稍一愣,旋即轻声道“那夫君路上小心一点。”

    眼中满是温柔。

    “嗯。”

    郭淡点点头,然后穿上斗篷出得门去。

    寇涴纱站门口,望着郭淡渐渐变白的背影,眼神有些痴。

    郭淡说了不少甜言蜜语,但她始终不感冒,但是这句话,却让她觉得非常心动。

    努力的男人,永远是最为迷人的。

    其实郭淡要工作起来,真的比寇涴纱要疯狂的多,因为赚钱能够满足他的一切欲望,他就是金钱的奴隶,他需要的假期,可能只是一个放纵的夜晚,而不是去罗马,或者马尔代夫休息半个月,他觉得那是背叛信仰。

    区区小雪,他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在纽约的时候,一言不合就暴风雪,他也是一如既往的工作。

    到大明之后,他反而变了一些,这主要是因为这古代的生活节奏快不起来。

    出得宅门,只见一个身姿挺拔的女子坐在一匹黑马上,目视前方,在白雪的衬托下,更显得英姿飒爽。

    “嘿!美女!”

    郭淡突然喊道。

    杨飞絮淡淡瞧他一眼。

    郭淡道“天这么冷,又在下雪,要不要一块坐马车。”

    杨飞絮默默的将脸转了回去。

    郭淡哼了一声“我这是很纯洁的邀请你,你还真不识好歹,待会冷得哆嗦时,可别来求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那马车是自带小火炉的。”

    一个时辰后。

    “嘿!美女!你应该不会介意载我这个大帅哥一程吧。”

    郭淡站在黑马旁,仰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一脸冷酷的杨飞絮。

    不远处只见一个马夫正穷尽洪荒之力推着被陷入坑中的马车。

    杨飞絮突然从马上下来。

    “干嘛?让给我骑?我不会骑,要是会的话,我早将马夫和车扔在这里了。喂!你干嘛去?”

    “推车。”

    只见杨飞絮走到马车旁,向那马夫道“大叔,我来帮你。”

    “啊?不用多多谢。”

    “岂有此理,宁可推车,也不愿意载我这个大帅哥,这是对我颜值的侮辱啊!”

    郭淡愤愤不平骂得几句,但还是乖乖的走过去,帮着推车。

    费劲九牛二五之力,可算是将马车给推出来,可是还未走得多久,又陷进去了,而且这回陷得更深了。

    郭淡可算是明白寇涴纱那句“行路不便”不是一句习惯用语,是真t行路不便啊!

    “美女!”

    郭淡泪眼汪汪的看着杨飞絮,道“你应该不会愿意跟我在这附近找个山洞,点堆篝火,相互偎依,共度良宵吧。”

    “废物!”

    杨飞絮美目轻阖。

    我叫你美女,你叫我废物,真t押韵。郭淡呵呵道“如果个个都跟你一样,长得漂亮,身手还这么强,那你就失业了,你应该庆幸这世上有我这种废物在。”

    “闭嘴。”

    “哦。”

    郭淡干净利落的闭上了嘴。

    他没有办法,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半天看不到一个人影,杨飞絮就是他唯一的依靠。

    杨飞絮斜目一瞥,道“上来吧。”

    郭淡挠挠眉间。

    杨飞絮道“你又干什么?”

    “我可以说话么?”

    “说!”

    杨飞絮咬着后牙槽说道。

    郭淡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否先下马来,扶我这位雇主上去,然后你再上马。”

    杨飞絮突然伸出手来。

    “多谢!”

    郭淡赶紧伸出手来,刚刚碰到她的手,杨飞絮用力一握,一拉,郭淡顿觉身子飞起,还未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坐在马背上。

    哇!这女人力气真大,要是她坐下来的话,那是会断的呀!郭淡非常君子道“美女!如果我双手抱着你,那只是因为我怕摔下去。”

    “驾!”

    “卧槽!”

    郭淡身子往后一仰,吓得他魂飞魄散,赶紧一把抱着杨飞絮,然后回头冲着已经被抛弃的马夫喊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叫人来救你,记住,此事千万不能跟夫人讲。”

    “美女!你真的超速了!你不能因为没有这路上摄像头,就不顾交通规则,这可是很危险的,我可不想再去大清啊!”

    郭淡虽然搂着一个大美女,但是他此时完全没有一丝邪念,看着光秃秃的树枝从眼前划过,吓得紧闭双眼,嘴里大声嚷嚷道。

    然而,速度还在加快。

    郭淡生怕又出意外,跑到大清去,那他宁可待在大明,因为大明有万历。

    “无耻!无耻淫贼啊!”

    也不知过去多久,郭淡忽然听得一声叫骂,睁开眼来,隐隐见到一人正怒目瞪着他,这是哪个王八蛋,定眼一看,惊呼道“小王爷!”

    “你还不快松手。”

    朱翊鏐怒道。

    “松手?”

    郭淡眨了眨眼,突然反应过来,赶紧缩回手来。

    “快些下来。”

    “哦。”

    郭淡笨手笨脚的从马背上跳下来,又冲着兀自冷酷的杨飞絮道“多谢了!”

    这回过头来,发现刘荩谋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朱翊鏐鼓着双目,怒道“你为何跟她坐在一匹马上,还抱得这么紧?”

    郭淡道“王爷真是误会了,我本是坐马车来的,可马车陷到坑里面去了,我又不会骑马,所以。”

    “不会骑马?”

    朱翊鏐眨了眨眼。

    “真的。王爷若是不信,可以问刘公子。”

    郭淡直点头,心里也纳闷,我抱杨飞絮,关你屁事,你这么屌,怎么不去维护世界和平。

    朱翊鏐突然郑重其事的宣布道“你们听着,从今日起,本王也不会骑马了。”

    “!”

    “无耻。”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

    这骂得应该不是我。郭淡震惊的看着杨飞絮,你不要胸了么,竟然骂潞王这流氓无耻。

    朱翊鏐斜目瞧了眼杨飞絮,嘴角抽了抽道“你且给本王等着,待本王他日练成神功,就将你压到床上去。”

    啪!

    雪地上莫名奇妙的出现一道深深的鞭痕。

    “你你先别急,本王现在还没有练成,他日他日再说。”

    只见朱翊鏐一边说着,一边踉跄的往后面跑去。

    郭淡看傻了!

    传说中横行霸道的潞王,竟然被我家保镖给吓成这样,那我岂不是可以骑到他头上拉屎?

    他赶紧拉着刘荩谋走到一旁,一脸八卦道“这是怎么回事?小王爷怎么会怕她?”

    刘荩谋先是瞟了眼潞王,然后小声道“小王爷是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独怕两个女人,一个就是当今太后,还有一个就是她。”

    “怕太后我能够理解,但是为何怕她?她不过就是一个小锦衣卫而已。”郭淡迷糊道。

    刘荩谋道“你难道不知道她是太后的人么?”

    “太后的人?”郭淡懵逼道。

    刘荩谋点点头,道“她父亲杨千户曾今就是太后的近卫。”

    说着,他低声道“当今太后跟那王恭妃一样,也是宫女出身,当时在宫中可也是险象环生,是她父亲杨千户一直保护这太后,也是太后最信任的护卫,故而后面才被提拔为千户。后来他父兄遇难之后,太后本想让她去宫中当宫女,好像是她不愿意在宫中待着,希望能够继承父职,太后才让陛下恩准她加入锦衣卫。当初小王爷看中了她,本想去调戏一番,结果被杨飞絮打得鼻青脸肿,但是太后不但没有怪罪杨飞絮,还责骂了潞王一番,太后可是很少责骂潞王的。”

    “哇想不到她来头这么大。”

    郭淡微微一惊,又道“不对呀!她竟然有这么牛x的靠山,怎么会跑来保护我这个小牙商?”

    刘荩谋惊讶道“你难道不知道陛下为何安排她来保护你?”

    郭淡木讷的摇摇头。

    刘荩谋道“陛下这么安排,主要就是防着东厂。”

    “东厂?”

    郭淡错愕道。

    “你难道忘记你曾得罪了那东厂都督么。”

    刘荩谋道“以往东厂与锦衣卫是两个独立的衙门,井水不犯河水,而如今锦衣卫都督与东厂督主可是关系密切,基本上已经受东厂控制,但也有一些锦衣卫不愿意跟东厂同流合污,她就是其中之一,再加上她与太后的关系,东厂可也不敢轻易动她。”

    郭淡恍然大悟。

    他作为一个商人,与皇帝合作,这不用想,黑白两道的人都会得罪的,因为这个组合太另类了,普通的锦衣卫,那基本上起不到保护的作用,反而可能会被东厂控制住。

    虽然张鲸就是万历的人,但是万历非常清楚这东厂的一贯作风,万一他们脑门一热把郭淡给弄死了,他上哪去找一个如郭淡这样的人才。

    故而才安排杨飞絮来保护郭淡。

    连潞王都害怕她,这是多么稳啊!

    郭淡又瞥了眼正在爱抚坐骑的杨飞絮,心想,既然她有如此背景,大可与太后申请,不来保护我,为何还要跟着我这么久,难道是因为暗恋我,啧啧,隐藏的够深啊!

    “刘荩谋,你是不是在说本王的坏话。”

    忽听得一声嚷嚷。

    郭淡偏头看去,只见朱翊鏐站在老远处,嚷嚷道。

    刘荩谋忙道“没有,我在跟郭淡谈公事。”

    郭淡问道“对了!小王爷怎么会在这里?你来找你的么?”

    刘荩谋哦了一声“他们是来这里画婚画的,小伯爷、立枝他们都来了。”

    “婚画?什么玩意?”

    刘荩谋错愕道“这不是你当初说得么?”

    “我当初哦,结婚照,不,结婚画是吧。原来如此,不过他们还真是会选景色,在这里结婚画,确实挺好看的。”

    “呵呵这是小杰出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