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二百二十四章 X
    金玉楼。

    “陈方圆拿下了旅店?”

    周丰震惊道。

    “是的,老爷,小人先前去寇家那边确认过。”

    “这个老不死的,竟然还想卷土重来。”周丰紧锁着眉头。

    他其实是心虚,毕竟是他当初将陈楼给整的关门,如今陈方圆重出江湖,他能不心虚吗。

    那掌柜的道“老爷,他拿下的是旅店,跟咱们酒楼没有多大的冲突,再者说,中间不还有郭淡在么,如今老爷与郭淡的关系,可也不一般,郭淡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帮着陈方圆来对付老爷。”

    周丰稍稍点头。

    忽听门外下人通报道“老爷,王大管家来了。”

    周丰微微一愣,向那掌柜的问道“到了结账的时候么?”

    那掌柜的道“还没有呀,根据往年来看,还得半个月后才结账。”

    这王家的东主,乃是吏部侍郎王非,官宦门第,夫人乃是那李太后的外甥女,自然也是大地主,他们家一直为金玉楼供应粮食和青菜、水果,还有一些野味。

    “那他来干什么?”

    周丰说着,站起身来,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只见他与一个年纪比他稍长,却身着布衣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只听那人笑道“周老弟,你们如今可是走运了,这朝廷解除衣冠车马的限制,你们商人是一个穿的比一个好,咱们还是只能穿这布衣。”

    周丰摆摆手道“王兄哪的话,这衣服穿得漂亮,有什么用,关键得有权有势,王兄虽着布衣,但在外说句话,可没有人敢不听啊!”

    “哈哈我要有这般厉害,可就好了。”

    二人相互恭维了几句,然后坐了下来。

    周丰问道“王兄今日前来,可是为了结账一事?”

    “结账就还早,我今日是另有其事。”

    “王兄请说。”

    王管家轻咳一声,道“是这样的,我听说老弟你又拿下那马赛区的酒楼,这可真是可喜可贺呀。”

    “多谢,多谢。”周丰赶紧拱拱手道。

    王管家又道“老弟,一直以来,咱们可是合作的非常愉快,你这新酒楼的粮食和菜果方面。”

    周丰恍然大悟,立刻道“这当然是继续与贵府。”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顿了下,道“这事还真有些麻烦。”

    王管家道“什么麻烦?”

    周丰道“因为这事不是我说了算,最终得马赛区那边通过之后,才能够作数,谁的货能进马赛区,谁的不能进,都是那边说了算,我们只能去申请。”

    王管家纳闷道“这是什么规矩?”

    “确有此事,王兄若是不信,可随便找个人问问。”说着,周丰又道“不过我看这事应该不打紧,马赛区的意思,怕有人以次充好,坏了马赛的名声,故而才有此规矩,以贵府的粮食和菜果,放眼京城鲜有人比得上,那边应该会给通过的。”

    王管家骄傲道“那是当然。就算一般,那郭淡敢拒绝我王家吗。”

    周丰连连点头道“那是,那是,不过郭淡也是一番好意,他是怕别人坏了如贵府这种名门大户的名声。”

    “倒也是。”

    王管家笑着点点头。

    陈家。

    “哎呦!哎呦!轻点真是累死老朽了!”

    陈方圆在老仆的搀扶下,缓缓坐在卧榻上,道“这才多久没有做买卖,怎么身体就差了这么多。”

    那老仆道“老爷,您做买卖的时候,一日见这么多人,也会累坏的。”

    陈方圆眨了眨眼,道“我今儿见了多少人?”

    “少说也有十来个。”

    “你这不说,我都还未反应过来,今儿是来了许多人呀。”

    “而且个个都是大有来头,老爷你又作揖,又拱手,能不累么。”

    “想一想,我做了几十年买卖,可还从未出现这种情况。”

    “老爷,您这旅店,可不是一般的气派,城内的旅店加起来,可都没有你那旅店的房间多,倘若买卖好的话,这每年得耗费不少粮食、绸缎、茶叶,那些人能不来与老爷您谈合作吗。”

    “嗯说得对,那你说谁更合适?”

    “哎呦!这些人可都得罪不起,选谁都不好,好在咱们也做不了主,这货物要进马赛区,可得马赛那边同意,小人的意思是,不管来多少人,都报给马赛那边,让他们来选。”

    其实在郭淡展示马赛区效果图时,不少王公贵族就已经盯上了,都在等最终这些店铺会花落谁家,因为这些人手中可都是握有大量的物资,这些物资得卖出去,他们自个可是用不完的,如粮食、蔬菜、水果还不能放很久,这就是为什么在明朝,官商结合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如临时赛马区那边,都还是一些小茅屋,可是一旦开赛,光瓜子都不知道消耗多少,导致瓜子价格都给涨上去了。而新马赛区规模故此大,从建造到后面的运营,这每年得消耗多少物资,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故此等到周丰他们顺利的拿下酒楼、旅店之后,他们立刻上门,希望能够继续合作。

    这也是小农经济悲哀之处,大部分百姓都是农民,生产的也是粮食和绸缎,地主家也是生产粮食和绸缎,只要不出现灾情,这粮食只能卖给酒楼、青楼这些商人,由商人来帮他们消耗。

    他们宁可放在仓库里面喂耗子,也不会拿去便宜卖给百姓。

    他们都渴望自己的粮食、青菜、绸缎能够进入马赛区,这可是一个消耗大户。

    然而,郭淡最初定下一个条件,任何想要进入马赛区的货物,都必须经过马赛的同意,周丰他们不能随便签契约,郭淡要不答应,这些货物就进不来。

    周丰他们赶紧将自己老雇主的资料,送去寇家牙行。

    “夫君,这顾家的绸缎。”

    “x!”

    郭淡双脚搭在桌上,打着瞌睡道。

    寇涴纱快速的瞪他一眼,执笔在手中的资料上,打了一把x,然后放到一边,又拿起一份资料来,仔细看了看。

    “这王家。”

    “x!”

    寇涴纱刚开口,就被郭淡一个“x”字给堵了回去。

    “夫君,你且听我说完。”

    “x!”

    寇涴纱头回有爆粗口的冲动,愠道“这王家可是与太后家有关系。”

    “x!”

    郭淡答案依旧。

    寇涴纱顿觉一阵气馁,道“夫君,你到底想干什么?人家递上来的申请,你看都不看,就给人家回绝了。”

    郭淡睁开眼来,笑呵呵道“夫人,这回咱们可以尽情的任性,不用看了,全都给x了,咱们早点回房睡觉。”

    “。”

    寇涴纱脸上微红,稍稍白他一眼,嗫嚅两回,又凝眉思索起来,郭淡这个举动实在是太反常了,过得片刻,她突然道“我明白了,夫君你是要借此,让他们将土地交出来的。”

    郭淡将脚放了下来,笑着点点头。

    寇涴纱美眸中绽放着光彩,她如今可算是知道郭淡的全盘计划,道“其实你之前所有的计划,都是为了这一笔买卖,只不过你故意将人们的视线转移到赛马、绸缎、木材上面,但是你真正的目的,其实还是牧场。”

    “这是当然,如果牧场没有搞好,那么一切都是海市蜃楼,那些大臣可不会轻易让我过关的。想要搞好牧场,首先就得将那些土地给拿回来,倘若我当时去求他们,他们肯定会坐地起价,甚至于不卖我,但是如今不同,如今是他们有求于我。”

    郭淡伸展了下懒腰,“整个新赛马去加上临时赛马场,一共二十多万两的项目,以及每年需要的商品,这可是一块又肥又嫩的肉,谁不想与咱们合作,但是想要合作,行啊,将土地统统给交出来。”

    寇涴纱点点头,又道“但是他们中有些人得罪不起,而且许多大户人家又是周丰他们的老主顾。”

    “我不怕。”

    郭淡耸耸肩,道“我若不搞好牧场,那我就得死,所以我不会在意得罪再多的人,若不将土地交出来,我让他们一粒粮食都进不来。”

    寇涴纱稍一沉吟,道“可万一他们联合起来。”

    “不怕。”

    郭淡笑道“那边不是还有潞王、兴安伯么。”

    “不过?”

    周丰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家的掌柜,“什么意思?”

    那掌柜的道“马赛方面说,这王家粮食是参差不齐,故而不给于通过。”

    “他们这是睁着眼说瞎话,王家的粮食我们用了这么久,没谁说不好的。”

    “小人与他们说了,但是马赛方面就是不给过。”

    “。”

    周丰当时认为郭淡提出这个要求,确实是为大家着想,但如今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这可不行,我得亲自去找郭淡谈谈。”

    什么贤侄,一点不贤了。

    他赶紧跑到寇家牙行去,刚到门口,就遇到曹达。

    这对冤家一瞪眼。

    “你怎么来了。”

    异口同声。

    周丰啧了一声“不知道郭淡在搞什么,我与王家合作这么多年,他竟然不给通过,这如何能行,我怎么向王家交代。”

    曹达哭诉道“你那算得了什么,我这边连董镇抚使的家的粮食都不给过,那还是他的顶头上司。”

    周丰心里立刻平衡了很多。

    通报之后,二人是挤着进入里面办公室,一进门,二人异口同声道“贤。”

    这“侄”还未出口,二人双脚顿时一软,跪在地上。

    “小人参见王爷。”

    只见屋内除郭淡之外,还有坐着两个公子,一个头戴金冠,正是小恶魔朱翊鏐,还有一个是郭淡的同党刘荩谋。

    “起来吧。”

    朱翊鏐瞟了他们二人一眼。

    “是。”

    二人唯唯若若地站起身来。

    郭淡笑道“二位来的正好,我方才已经与小王爷和刘公子达成一份协议,将来小王爷和诚意伯将会为我们马赛区供应粮食。”

    “啊?”

    二人同时抬起头来。

    郭淡赶忙道“二位要是觉得不妥,当然可以拒绝。”

    朱翊鏐诧异的看着他们二人,他还没有试过被人拒绝的感觉。

    “哎呦,贤侄,你说得这是什么话,小店能够用上王爷和诚意伯家的粮食,那是小店的荣幸,祖坟冒青烟啊。”周丰一脸谄媚,手舞足蹈,声色并茂。

    马屁拍的是毫无技术含量,虚假的一逼。

    曹达也不遑多让。

    这可真不是开玩笑的,得罪朱翊鏐这小恶魔,那不死也得残废。

    朱翊鏐笑了一声,站起身来,朝着郭淡道“我们就先走了,你可得记住你答应本王的事。”

    郭淡笑道“王爷请放心,一定帮你办得妥妥当当。”

    “行。”

    朱翊鏐又拉了一把刘荩谋,道“还坐着作甚,走走走,去五条枪那边找荣弟和枝枝。”

    他们走了之后,周丰将门一关,然后二人同时趴在桌上。

    “贤侄,你怎么能这么做,我金玉楼一直与王家合作的,你这我我很难做的。”

    “贤侄,你不看僧面也的看佛面,那董镇抚使可是你的顶头上司,你若不答应,你就不怕他到时整你么。”

    郭淡道“二位,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你们要知道,一旦马赛被关闭了,那我们都得血本无归啊!”

    周丰愣了下,道“这与马赛又有何关系?”

    郭淡叹道“你们不要忘记,我之所以能够举办马赛,是因为我答应帮朝廷养马,没地怎么养,我答应他们,是因为他们愿意将那边地租给我养马。如果王家也愿意把地租给我的话。”

    曹达问道“可你现在已经找了潞王和诚意伯。”

    郭淡笑道“他们两家满足不了整个赛马区的。”

    其实潞王与诚意伯签订的粮食供应契约,是针对高尔夫场和会所,跟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郭淡的目的就是让他们带个头,你们别唬我,我就还真干得出这事来。

    周丰与曹达相觑一眼。

    郭淡笑道“二位,咱们才是一边的。”

    对!咱们才是一边的。

    这二人都是精明人,这道理他们如何想不明白,马赛关了,大家都得血本无归。

    这当然得调转枪头。

    金玉楼。

    “不让过?不让过是什么意思?”

    王大管家睁圆双目,莫名其妙的看着周丰。

    周丰道“王兄,这你可别怪我,是马赛那边不给通过,让我另找供应。”

    “嘿!”

    王大管家的暴脾气上来了,“这郭淡胆子的还真是不小,他是瞎了狗眼么,竟然不准我王家的粮食进去。”

    周丰道“王兄,你有所不知,他连自己的顶头上司董镇抚使的粮食都给拒绝了,曹达现在比我还要痛苦一些。”

    王大管家一脸懵逼,这厮还敢得罪锦衣卫。

    “我还不信,他有这胆子。”

    “王兄,你还真别不信,他都已经与潞王和诚意伯签订了供应契约。”

    “潞王?诚意伯?”

    王大管家微微一颤,又好奇道“潞王且不说,他诚意伯家的粮食能够通过,为何我王家就不能过?”

    周丰道“那是因为诚意伯愿意将香河县的土地租给郭淡养马。”

    “原来弄了半天,他是在觊觎我王家在那边的土地。”

    “你要这么说,也对。”

    “哼!一个小小的牙商,竟敢威胁我王家,真是岂有此理。”

    周丰眼眸一转,道“王兄,你何不这么想想,很多人在那边没有地的,郭淡是铁定不会让他们通过的,贵府其实是占有优势的,而且郭淡租地的价格也不低,比种粮食可是要划算的多。”

    王管家一听,觉得也有道理,道“这事我可做不了主,我得回去问问老爷,才能够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