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二百一十章 明君不过如此

第二百一十章 明君不过如此

 好书推荐:
    兴安伯府。

    “唉...今年可真是多事之秋啊!”

    徐梦晹坐在小火炉旁,两手相互搓着,如今他对朝中的情况,真心看得不是很明白了,心想,这时候可得谨慎行事。突然,他又想到自己那宝贝孙子,那可是一个让人不省心的小子,关键还跟郭淡走得很近,最近很多事都是因为郭淡,于是向身旁的徐茂问道:“荣儿最近在干什么?”

    徐茂赶忙道:“小少爷最近一直都在做慈善。”

    “慈...慈善?”

    徐梦晹眼珠子差点都掉出来,我们说得是同一个人么,他还真的说道:“我问的是那孽子,不是凤儿。”

    “小人知道,小人说得也是小少爷。”徐茂点点头道:“小人上回不是跟老爷您提过么,小少爷当了马赛的慈善大使。”

    “什么慈善大使,那就是他们在胡闹。”徐梦晹不以为意道。

    徐茂是欲言又止。

    徐梦晹瞧着徐茂,道:“你是不是帮那孽子隐瞒了什么?”

    徐茂喉结滚动了下,道:“老爷,小少爷似乎当真了,前些天他...他还花了八千两,在南城外买了一块地,说要建造一些房屋给那些流民住。”

    “八千两?”

    徐梦晹站起身来,道:“这么多钱,你怎么早没有跟我说。”

    徐茂赶忙道:“老爷还请息怒,小少爷只是从家中支走了四千两,其余四千两是从五条枪那边拿得。”

    “四千两难道很少么?”

    徐梦晹气得是来回踱步,道:“他这点钱能帮多少人,朝廷都不管,他凭什么管,这个败家子安生了几日,现在又开始犯病了,我徐家家业总有一日会被他败光去的。还有你,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跟我老夫说。”

    徐茂讪讪道:“小人当时劝过了小少爷,但是小少爷他说等过些天就会拿钱补上,假如他没有补上,再告诉老爷您,小人当时就心想,倘若老爷你问起,小人自然不敢欺瞒老爷,但老爷你若没问的话,就再等等看,毕竟小少爷现在也能挣钱。”

    “你呀!你呀!那孽子都是让你给宠坏了。”

    徐梦晹指了指徐茂,但其实这也是他故意纵容的结果,他以前对于徐茂帮徐继荣打掩护,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希望徐茂能够得到徐继荣的信任,万一他哪天两眼一闭,还有徐茂在帮助徐继荣,叹道:“四千两就四千两,这做慈善总比跟这郭淡瞎折腾好。不过这钱还真是不少啊!”

    徐茂忙道:“老爷,小少爷是再三保证,一定会将这钱补上的。”

    .....

    绸缎涨价,在民间引起不小的议论,但多半都是底层百姓在议论,但是那些纨绔子弟,贵族子弟,可都还在盯着马赛上,什么时候重新开赛。

    然而,这马赛没有等来,倒是等来慈善大使徐继荣的新闻。

    作为慈善大使徐继荣,表示马赛延期,慈善可不能延期,他自己掏出八千两,在南郊买了一块没用的地,说要在那里建一个流民营,供那些流民居住。

    可尴尬的是,这地买了之后,他突然现买不起木材了,最终只能用一些帐篷、草棚凑合着过。

    问题是很多流民本来就有帐篷和草棚,结果还因为他,跑到这边来,现什么都没有。

    这可真是闹了一个大笑话。

    这让那些纨绔子弟无不嘲笑他。

    原来这个败家子可是一点都没有变。

    始终干着吃力不讨好的事。

    要建也不应该现在建,木材涨成这样,你是瞎了么。

    不过徐继荣很坚强,连家都不回,在那里瞎指挥一通,搞得那些流民是欲仙欲死,不少流民看清楚徐继荣真面目,这家伙就是一个傻缺,于是悄悄离开了那里。

    好在大家的目光都盯在绸缎和木材上面,只有李守錡他们这些公子党在关注着徐继荣丢人现眼。

    如今绸缎价格涨幅已经过五厘,而且是有市无价。

    涨多少倒是其次,问题是,大家都捂着绸缎不卖,因为谁都知道,只要解除车马衣冠的限制,短时日内,绸缎必定会涨价,因为这需求是会大幅度增长的。

    大家都拿着布在等朝廷的决策。

    马价也在跟着涨。

    东阁。

    “为什么这点小事,也要拖这么久,真是岂有此理。”

    万历是龙颜不悦的向申时行等人道。

    申时行道:“陛下,此事朝中反对声颇高,大家都认为祖制是不能轻易改变的,而且车马衣冠涉及到礼制问题。”

    “礼制,礼制,你们就知道跟朕说礼制。”万历愤怒道:“国库要是拿不出钱赈灾,让你们拿钱,你们又不愿意了。”

    王家屏道:“陛下,即便解除车马衣冠的限制,国库也增加不了多少收入。”

    万历问道:“爱卿可有算过?”

    “......。”

    王家屏愣住了,我堂堂大学士,算这些干嘛,当然是张口就来。

    万历道:“你没有算过,但是朕已经让人算过,这钱看着好像不是很多,但是人人都与此有关,这聚少成多啊!朕不管这么多,你们得尽快帮朕解决此事,若此事不得解决,那就别召开内阁会议。”

    言罢,他就气冲冲的离开了。

    留下申时行等人在那干瞪眼。

    王锡爵道:“看来这回陛下是铁了心要废除这衣冠车马的限制啊。”

    王家屏不爽道:“就算是,陛下也不能拿内阁会议来要挟我们。”

    申时行赶忙打个圆场道:“这也怪不得陛下,陛下亲政以来,许多政策都未能推行,我看陛下也是心里着急啊!”

    许国道:“那可怎么办,此事大家都反对。”

    申时行叹了口气,道:“再与他们谈谈吧,唉...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皇帝要认真起来,申时行也不敢再和稀泥,与内阁成员,对外放风,说圣意已决,此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不容再议。

    那些言官御史们一看,好呀,你们内阁是在学张居正,用皇帝来威胁我们,他们立刻要求朝议,什么圣意已决,就是你们内阁在搞鬼,我们要跟陛下面谈。

    但是朝中那些王公贵族当然知道,这只是言官御史的借口,这事十有八九就是皇帝的意思,他们悟透这一点,不是为了要拍马屁,而是因为他们才是真正大地主,他们手中的绸缎是最多的呀。

    如果皇帝是一定要废除这车马衣冠制度,那估计最终还是会通过的,毕竟这不是什么国本,只不过这是太祖定下里的,比较特殊而已。

    所以他们将绸缎捂得更紧,一尺都不卖。

    底下的人一看这些人都将绸缎捂得紧紧的,也知道是个什么情况,绸缎价格直接又涨三厘,马上就要突破一分。

    但是你现在想以这个价格去买绸缎,那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大家都选择不卖。

    而且他们已经派人去江南那边,京城得官员在那边可都有人。

    ......

    寇家牙行。

    “贤侄真是料事如神,我们的布还未进通州,就被他们截了下来,而且他们只是付了五千两订金。”

    陈方圆挺着大肚子乐呵呵笑道。

    郭淡道:“没有露出马脚吧?”

    陈方圆道:“这你放心,跟他们谈的都是苏杭人,有一个人他们还都认识,而且我们还跟他们谈了两天的价,最后是被他们逼的没办法才答应下来的。”

    郭淡道:“那我们赚了多少?”

    “扣除成本,我们赚了两千两出头。”

    郭淡笑道:“不少了,至少可以支付信行的佣金。”

    陈方圆呵呵道:“这钱难道都是给我们的?”

    “当然。”

    郭淡点头道:“这可是境外业务,那必须得多收一点。”

    .....

    乾清宫。

    “才两千多两?”

    万历稍显郁闷的看着郭淡。

    郭淡嘻嘻笑道:“陛下,不是什么买卖都是赌马。”

    “那倒也是。”万历点点头,对此是非常赞同,又问道:“那马赛何时重开,赚这点钱,还不够马赛那边亏损的。”

    郭淡道:“陛下放心,这是亏不了的,下回可多举办几场,而且,绸缎那边还才刚开始,那两千多两,都是给下人的辛苦费。”

    万历笑道:“也就是说朕现在该去见见申时行他们。”

    “嘿嘿...是的。”

    “呵呵......。”

    万历心里其实也很爽,戏弄一下这些大臣,也是挺有乐趣。

    .....

    出得皇城,郭淡上得马车,吩咐道:“去流民营。”

    这流民营就在南城外面,从南门走到那里,都不用半个时辰。

    “哇!怎么搞成这样?”

    郭淡站在一座寺庙前,看着下面一片乱糟糟的,不禁抹了一把冷汗,我是来到丐帮了吗?

    徐继荣一手搭在郭淡肩膀上,大咧咧道:“淡淡,这些你就别问了,我也不晓得如何回答你,我且问你,我这逼何时装呀?”

    “小伯爷,你不是已经非常了解这装逼打脸之术么,不能着急的,拖得越久,打脸就越痛快。”郭淡不露声色的将他的手拨开,道:“这期间他们不都在笑你么,他们笑得越大声,到时可就有他们尴尬了。”

    “我就喜欢看他们尴尬的样子。”徐继荣嘻嘻笑道。

    “别急,马上就能够见到了。”

    这时,寇义走了过来,道:“姑爷,我们已经与附近的村民全部谈好了,他们愿意将屋子租给我们使用。”

    郭淡道:“那就赶紧命人见那些小院改造成茶肆、酒肆。”

    “陈平的人已经在路上了,下午便可抵达这里。”

    郭淡笑呵呵道:“那群傻缺,这物是死的,人可是活的,那边办不了,我不会将赛马场搬走啊!”说着,他目光往周边的村落一扫而去,“这些房屋可全都是现成的。”

    他转过身去,望着面前的寺庙,笑道:“试问哪里又比在这里下注,更加吉利了,他们一定会非常喜欢这个全新的赛马场。”

    ......

    东阁。

    申时行一干人等,是忐忑不安的看着万历,你这也太快了一点,这才过了几日。

    万历阴沉着脸问道:“那事办得怎么样?”

    申时行道:“陛下,朝中不少官员认为此事事关祖制,理应朝议才能够决断。”

    “朕不是说了么,这点事哪需要朝议。”万历怒哼一声,“你们也应该都清楚,一旦朝议,朝中又会吵成一团,到时国家的重大事务都可能会因此耽误。”

    王家屏忙道:“陛下圣明,臣以为此事既然得不到大家的支持,何不暂缓,如今年关将至,各部都非常忙碌,该以国家政务为重。”

    万历不悦的瞧了王家屏。

    王家屏也是硬着皮头道:“陛下,因为这事,这绸缎一直都在涨价,已经影响到百姓的生活,照此下去,只怕过年时百姓想买件新衣服都难啊!”

    “竟有这等事?”

    万历震惊道:“为何此事你们都不跟朕说。”

    申时行尴尬的看着万历,前两回你是凶神恶煞的,谁还敢提这茬,讪讪道:“这也是近日生的,老臣正准备跟陛下汇报此事。”

    万历叹道:“朕本是一番好意,不曾想却给百姓带来了困难,既然如此,那此事就先搁置吧。”

    申时行、王家屏他们不免是神情一滞。

    王家屏只不过是随口一说,他从未幻想过能够说服万历,却没有想到万历这么轻易的答应了,心中满满都是感动,看来陛下还是心存百姓的。

    “陛下圣明。”

    王家屏是含泪高呼道。

    这绝逼是明君,大臣们反对,万历那是深恶痛绝,咬牙切齿,斗争到底,可一提到百姓,这态度立刻就不一样了,明君不过如此。

    万历非常自谦的摆摆手,又道:“这些就先别说了,朕现在想到知道,为何这物价上涨,却没有人去管?况且这事朕还只是提了下,都还没有决定下来,这价格就先涨了上去,朕看到定是有人从中倒卖绸缎,抬高物价,这事你们可得给朕查个明白,免得到时百姓都怪到朕的头上来,真是岂有此理,竟然利用朕来赚钱。”

    “陛下还请放心,此事臣一定查个水落石出。”申时行赶忙保证道。

    这事相对而言,可就简单多了,要是这事他都办不好,那可真就无颜再见万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