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牛鬼蛇神
    当初郭淡帮助徐继荣创办“三剑客”,也就是五条枪的前身,实乃一番好心,当时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今日,只能说好心有好报,今日的五条枪对于郭淡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可以说是郭淡整个计划的枢纽,如果没有五条枪,郭淡得花费几倍精力的计划。

    如今五条枪的规模,已经是非常庞大,在郭淡接手之后,他才不会去小本经营,直接就是资本推动。

    现在京城内的民营印刷作坊,已经全部都被五条枪收购,基本上是非常顺利的,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这主要还是因为这民营印刷作坊,本身利润就不是很高,而五条枪给予的收购价非常可观,再加上五条枪已经把印刷匠的酬劳给炒了上去,他们那小本经营也是难以负担,索性就统统都卖给五条枪。

    而郭淡的本意,其实是收购人才,那些印刷作坊对五条枪造成不了丝毫的威胁,他要的只是技术。

    虽然他自己对于技术事一窍不通,叫他明什么玻璃、火枪,那可真是太勉强他了,但是他懂得利用资本去获取技术,并且推动技术的进步,大量印刷匠加入五条枪后,印刷技术得到了整合,再加上背后资金的推动,足以满足郭淡现在的需求。

    郭淡也不需要像以前那样,事事都亲力亲为,他只是将自己想要的告诉他们,只是特别叮嘱关小杰,这脖子以下别偷工减料,这可是结婚画,别搞得跟写真集似得,那可是在砸自己的招牌。

    关小杰听完之后,就决定负责马赛那边,他的启蒙是风华绝代,是尼姑系列,正儿八经的画,他是真的不会。

    于是,郭淡就安排朱立枝与三剑客的老班底负责结婚画这边,关小杰与其他的画师负责马赛那边。

    至于徐继荣那厮,已经很久没有来五条枪,他已经掉到自己挖的坑中,天天在自家的牧场操练家将,他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要争这骑术第一。

    他都已经入戏了,其他人就更加入戏,尤其李守錡他们这些将门之后。

    原本这些将门之后,都已经开始堕落,或者偏向文科方面,但是这一次比试,唤起了他们斗志,想起自己的先祖是随着太祖骑在马背上,南征北战,缔造大明江山,什么都可以输,骑马可不能输啊。

    而那边陈平轻松拿到第二笔款后,是更加卖力,赛马场是一天一个样,建造的度是非常快。

    一切似乎都非常顺利,但那只是表面上的,挣钱是最不可能一帆风顺的事,简单来说,凭什么这钱给你赚,天下谁人不缺钱。

    柳家。

    “爷爷,方才蒋家的人来找过孙儿。”

    “蒋家?”

    柳宗成皱眉道:“他们来找你作甚?”

    柳承变道:“我们手中不是还屯着一批木材么,他们希望能够收购我们的木材。”

    “木材?”

    柳宗成皱了皱眉,忽然老目一睁:“难道他们是打算趁着郭淡与陈平的那笔交易,炒高木价,然后从中捞一笔。”

    柳承变点点头道:“应该是的,他们在与孙儿谈的时候,也暗示过孙儿,让我们柳家与他们一块联手,对付郭淡。”

    柳宗成问道:“你可有调查过此事?”

    柳承变道:“孙儿方才派人打听过了,但是他们这一回进行的非常隐蔽,目前什么都查不到。”

    柳宗成稍稍点头,道:“看来这回四大牙行是要对郭淡下狠手了。”

    柳承变道:“爷爷,孙儿也以为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郭淡如今承包的可是朝廷的牧场,并且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许下承诺,一旦他没法如期完工,那他甚至会赔上小命,到时再高的价格,他也得买。”

    柳宗成沉吟不语,过得半响,他稍稍点头:“这的确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有道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柳承变一愣,道:“爷爷的意思是?”

    柳宗成笑道:“变儿,爷爷跟你说过多少回,咱们做买卖的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赚钱,决不能意气用事,虽然郭淡几次令我们柳家颜面尽失,但是比起报复郭淡,老夫更愿意赚更多的钱。”

    柳承变道:“孙儿绝非是意气用事,孙儿只是觉得,相比起这点利润而言,郭淡对我们的威胁更大。”

    柳宗成呵呵道:“欺负我们最多可不是寇家,而是四大官牙,只不过你以为这是理所当然之事,故而并不觉得,一旦寇家倒了,那咱们就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当然,郭淡太强势,对咱们也不利,故此这一回我们要坐山观虎斗,有肉送到嘴边来就吃上一口。你去蒋家说,那批木材我们自己有打算,不能卖给他们,但是也绝不会卖给郭淡的。”

    柳承变稍一沉吟,道:“爷爷是想等到他们开始竞争时,再放出那批木材。”

    柳宗成赞许了瞧了他一眼,笑道:“我看这木材价,至少还能翻上一番。”

    ......

    东厂。

    “小人黄雄参见都督。”

    “小人蔡晋参见都督。”

    “免礼吧!”

    张鲸端着茶杯,呷了一口,缓缓放下茶杯,看着面前这两个中年男人,道:“你们两个怎么今儿一块来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这黄雄、蔡晋可是来头不小,他们两个控制着整个京城内外,包括整个通州近七成的赌坊,绝对算是赌王级别的人物,能够做到这一步,背后没有靠山可是不行的,张鲸就是他们的大靠山。

    蔡晋瞧了眼黄雄,黄雄道:“都督,小人此番前来,是来找都督救命的。”

    张鲸皱眉道:“救命?谁要害你们?”

    “还能有谁,就是那郭淡。”

    蔡晋一脸郁闷道:“都督,这马赛一开,咱们的买卖必定会受到影响。”

    张鲸道:“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哪有这么夸张,你们就莫要太担忧了。”

    黄雄立刻道:“都督,大家钱袋里面钱就这么多,如果大家都去赌马,那可就没钱来咱们这里玩了。”

    蔡晋委屈道:“都督明鉴,小人倒不是怕他郭淡,小人只是觉得这太不公平了,大家都是赌,凭什么他就是正当的,我们的行当就见不得人,这让咱们也没法与他竞争,照此下去,咱们就只能等死。”

    张鲸皱了皱眉,觉得他们说得也不无道理,同样性质的行业,一个见不得光,一个可以见光,见不得光的,是怎么也争不过能够见光的,道:“此事并非你们想象的那些简单。”

    现在只要碰到郭淡,张鲸就很郁闷,他堂堂东厂都督,谁都害怕,但唯独对郭淡使不上力,因为他心里知道,皇帝可是有几十万两在郭淡手中,这令他总是有些顾虑。

    黄雄、蔡晋对了下眼神,黄雄又道:“对付一个小小牙商,小人也不敢劳都督出手,只要都督你点头,我们自有办法对付郭淡。”

    张鲸问道:“什么办法?”

    黄雄道:“非小人自大,要说到这赌,他郭淡屁都不是,我们开赌坊的时候,他都还不知道在哪里。我仔细研究过他的马赛制度,那是漏洞百出,只要我们能够在一场比赛中,占得两三匹马,那我们就能够操纵马赛,从而赚取奖池里面的奖金。”

    蔡晋冷笑道:“郭淡万万想不到,他费劲心思举办这马赛其实是在为咱们挣钱。”

    张鲸听得眼中一亮,心道,反正陛下赚得是手续费,这奖池里面的钱,谁赚都一样,倘若真的将马赛给弄垮了,那只能怪他自己没有考虑周详,可怪不得我。他思量少许,旋即笑道:“这事你们就自个看着办吧。”

    黄雄、蔡晋皆是面色一喜,因为郭淡的马赛有着朝廷的背景,若无张鲸点头,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

    陈家。

    “贤侄如今这么忙,怎还有工夫上我这来。”

    陈方圆见郭淡突然到来,又是开心,又是好奇。

    郭淡笑道:“陈叔叔可别忘记,我们可还有合作关系,我能不来么。上回让你们调查的事,调查的怎么样?”

    “都已经调查清楚了,你稍等一下。”

    陈方圆立刻从边上的书柜上翻出一沓资料来,递给郭淡,道:“这就是目前京城内一些大绸缎庄的信息,其中有六成是被朝中的王公贵族,以及那些世家大族把持着,也只有他们才有那么大的地种植桑树养蚕,两成是被官牙把持着,剩余两成在咱们商人手中。”

    郭淡一边听着,一边拿着资料仔细的看着。

    不一会儿工夫,他便看完了,一手按在那资料上,沉思不语。

    陈方圆愣愣的坐在一旁,不敢打扰郭淡。

    过得一会儿,郭淡突然道:“你这上面写着有三万两的货物,将会在今年内抵达京城,这消息可准确?”

    “绝对准确。”

    陈方圆道:“上回贤侄你可是叮嘱过的,我也是特别让小东再三确认过的,这三万两货物可都是江南大富商运到京城来卖的。”

    郭淡道:“这些货物抵达京城后,是不是先得经官牙之手。”

    陈方圆点头道:“那是当然,这是民间的交易,若无官牙的手续,货物都进不了京城的。”

    郭淡点点头。

    陈方圆问道:“贤侄,你为什么要调查这些?”

    郭淡一怔,轻描淡写道:“我只是想让陈叔叔您穿上花衣裳。”

    陈方圆愣了愣,旋即讪讪道:“贤侄,你就别打趣陈叔叔了,我这把年纪还穿什么花衣裳,再说朝廷可是有限制的,咱们商人只能布衣,穿不了花衣裳。”

    郭淡只是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