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八十章 新一代败家子
    “但是建设可是需要大量木材的,主要的钱也是花在这上面,可是我们牙行暂时也没有办法买到大量木材,而且,如此大的数目,只怕还得与官牙打交道。”

    寇涴纱略显担忧道。

    郭淡笑道:“有钱就不怕买不到,我们入股进去,就是为了能够拿出更多的钱来做这笔买卖。”

    寇涴纱道:“如果只是用钱来解决的话,只怕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无所谓啦,这买卖花再多的钱,也不会亏的,反正最终买单的是陛下,我们是赚钱的。”郭淡笑呵呵道。

    寇涴纱突然反应过来,这笔买卖弄得她还真有些梳理不清,这买家是谁,卖家又是谁,傻傻分不清楚,如今她才想到,其实他们都是在跟皇帝做生意,郭淡只是一个跑腿的。

    坑皇帝的钱?

    那皇帝会坑他们的脑袋啊!

    这可真是太恐怖了。

    寇涴纱就更加担忧了,道:“正是因为这是陛下的钱,我们才应该慎重处理,而且你帮陛下做事,又与我们牙行合作,这本来就不太合适,理应想办法避嫌才是。”

    郭淡却是笑道:“花多少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最终赚了多少钱,这才是陛下雇佣我的原因。”

    寇涴纱道:“但是你花得太多,陛下肯定会怀疑的,陛下可是派了人在那里记账的。”

    郭淡苦笑道:“看来夫人还是没有学会我那招,欠钱才是最高境界,我花得越多,陛下就越会善待我,因为我若是出了事,这钱可就真没了,等到结果出来之后,陛下就更加不会生气了。”

    寇涴纱想了想,觉得郭淡说的也不无道理,但她却是摇摇头道:“你这一招我可是学不会。”

    郭淡笑道:“这事夫人倒是不用担心,我看陈平应该会主动来找我谈,他认为这毕竟跟朝廷有关,那我肯定会帮你搞定木材的事。”

    寇涴纱迟疑少许,又问道:“到时我能在场吗?”

    郭淡笑道:“夫人想偷师?”

    寇涴纱坦然的点点头,道:“虽然牙行现在还未改建完,但是我们做的买卖与以前完全不同,我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她骨子里其实是非常骄傲的,不过在郭淡面前,她已经彻底服气了,这一笔买卖,她都有一些理不清头绪,这是她以前从未有过的感受,她觉得自己真的该努力学习,否则等到牙行改建完,她根本无法管理。

    郭淡眼中闪过一抹欣赏,笑道:“我就说了,坐在这里的夫人是最迷人的。

    而陈平在第二日便找上门来,因为郭淡跟他说过,可不能拖太久,同时自己也会做两手准备,再加上昨日没有见到郭淡,他心里也没底。

    “郭贤侄,不瞒你说,关于这一笔买卖,我是很有兴趣,而且我昨日与你夫人也谈过,牙行可以入股,给予我提供帮助,钱的方面倒是可以解决,但是这木材方面,我还是难以短时日内拿出这么大的量,我只能想办法去弄,这其中是有风险的,倘若这木材买不到,就无法如期完成。”

    陈平非常委婉的说道。

    无非就是希望郭淡为他提供渠道,因为买木头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尤其是大量的木材,这就需要从别的地方运送过来,导致木材成本高,风险又大。

    郭淡笑道:“员外,如果我还要管这事的话,我就还不如自己干,我只给你钱,其它得问题你自己解决。”

    陈平为难的看了眼郭淡,稍一沉吟,问道:“那不知贤侄打算建造多少房屋?”

    郭淡立刻吩咐人取来一份资料,不是图纸,都是文字,因为这年头图纸太难画了,尤其是这种大面积的建设,等到画出来,黄花菜都凉了,就还不如先写清楚,将契约给签了,一边准备,一边等图纸出来,这上面写着要建造多少房屋,房屋大小,看台大小,以及标注用什么木材来建。

    这虽然不是非常非常精确,但是陈平大概也能够估算个数目出来,又问道:“贤侄打算拿多少钱出来?”

    “十万两白银。”郭淡风轻云淡道。

    寇涴纱当即吓出一身冷汗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郭淡,这摆明就是要坑皇帝的钱啊!

    牧场的建设,跟建皇宫不一样,虽然很大,但不需要建那么多房子,要都建房屋,这马往哪里跑,也不需要建的非常高档。

    要知道皇帝一共就放在这里二十万两,盖个房屋就扔出十万两,说不是坑钱,鬼信啊。要知道这养马的成本可不在于建造,那只是其次要的,花一半的钱去搞建设,你拿什么养马。

    她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陈平。

    过得半响,陈平才道:“十万两……白银?”

    郭淡点点头,道:“是的,所有工程一共分三期,期是三万两,是专门建设赛马场的,如果合作的愉快,接下来再给五万两,建设其中七个牧场,剩余两万两建剩下的三个牧场。”

    一个赛马场三万两?

    陈平非常仔细的看了看资料,但左看右看,也不需要三万两白银,里面至少都有着大几千两的纯利润,而且是在溢价买木材的基础上,后面的牧场利润更是高的有些离谱,这牧场比赛马场要好建多了。

    陈平抬头困惑的看着郭淡,道:“贤侄,这……。”

    他真的很想告诉郭淡,不需要这么多钱,不是他老实,而是因为他也知道郭淡不是傻子,这里面会不会有猫腻,这价喊得他心里都虚了。

    郭淡笑道:“我知道这钱肯定多了,但是对于我而言,时间就是金钱,我给你多一点钱,你给我快一点,有没有问题?”

    陈平赶忙道:“没问题。”

    你都愿意花这么多钱,而且是硬通货白银,那什么都不是问题。

    郭淡轻松的笑道:“那就行了,等你和牙行谈妥,我们就签约吧。”

    牙行?

    陈平突然双目一睁,我明白了,这钱极有可能太仆寺那边出,故此他这是故意让我赚这钱的,但是前提是我必须得让牙行入股,这样钱就能够落入他的钱袋里面,这一招可真是厉害,忙道:“好的,好的,我会尽快与牙行谈妥的。”

    关于郭淡与太仆寺合作的细节,他们当然不清楚,他起初认为,这都是郭淡给钱,毕竟郭淡已经承包下来了,这就让他很迷惑,但是如今看来,好像不是这样的,他认为这笔钱极有可能是太仆寺那边出。

    然而,寇涴纱知道这钱是皇帝出得,故此陈平刚刚离开,她便道:“夫君,那赛马场根本不需要三万两这么多,而且你不过是要赶着举行马赛,但是以陈平的实力,光建造一个赛马场,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知道。”郭淡笑着点点头。

    寇涴纱道:“那你为何还给出这么高的价钱。”

    郭淡笑道:“夫人不是想学习么,如果我就直接告诉你,那你印象也不深刻,你得自己去观察和分析,如此对你更有帮助。”

    寇涴纱道:“夫君,我是怕你这么做,会惹怒陛下的。”

    郭淡笑道:“就算陛下生气,也得给我憋着。”

    寇涴纱顿时无语的看着郭淡。

    这话说得真的是……恐怕任何人都不知该如何回答。

    郭淡嘴角的笑意却是更浓了,心想,在官场中,我只有被你们玩弄的份,如今在这买卖中,我不玩玩你,那多不公平,这钱我还非赚不可。

    ……

    两日之后,西城六十里外的商道上,几个马贩赶着十余匹马往京城方向行去,如今大明内外无战事,这马匹价格是怎么也涨不起来,导致不太可能一次性贩卖大量的马来京城。

    行得一会儿,忽见有着五六人骑着马迎面而来。

    “哎!你们这马是打算去京城卖的么?”

    只见一个身着绣有梅花长袍的公子哥冲着那马贩问道。

    “是的。”

    “多少钱一匹?”

    那公子哥又问道。

    那几个马贩似乎有些准备不足,相互看了眼,其中一个道:“这位公子,你看,这些马可都是良马,每匹至少得二十两银子。”

    那公子哥朝着身边人道:“付钱。”

    “遵命。”

    只见一个随从从马背上下来,点了点数,然后从马背上取下两个银带,递给那马贩,道:“你点点数。”

    那几个马贩顿时就蒙了。

    那风骚公子哥道:“快点,我还有事。”

    “是。”

    其中一个马贩下意识的接过银袋来,一边点数,一边检验银子的成色,然后相互对了下眼神。

    “数目是对的。”

    一炷香过后,只见那几个马贩呆呆的看着那位风骚的公子哥赶着马离去。

    “方才是谁说二十两的?”

    突然,一个马贩质问道。

    “我可都已经往高了说。”

    “二十两哪算高,你为什么不说三十两。”

    “就是,这京城里面有钱的傻公子多了去了,说不定三十两,他也会买的。”

    “既然如此,你们当时为何不说。”

    “算了算了,这一趟我们已经赚了很多了。”

    ……

    而那风骚的公子哥赶着刚刚买来的马,行得一里路,来到一个小亭子前,只见里面坐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年轻人。

    正是郭淡。

    那风骚的公子哥也不是别人,正是刘荩谋。

    他下得马来,入得亭内,道:“十四匹马,二十两一匹,一共两百八十两,是你不让我还价的,但其实这些马最多也就卖个十五两,我付钱的时候,那些马贩都不敢相信。”

    郭淡看着那些马,笑道:“无所谓啦,反正我也不懂马。”

    刘荩谋惊诧的看着郭淡,道:“你这语气可真是像极了荣弟,看来你们京城双愚可真是名副其实。”

    郭淡没好气道:“什么眼神,这能一样么,他是败自己的家,我败的是别人的家。”

    刘荩谋乐呵呵一笑,道:“如此说来,你还真是技高一筹啊!”

    “那是。”

    郭淡道:“买了这么多马,这马料也得跟上。”

    说着,他转头看向刘荩谋,道:“记住,不要讲价,这太浪费时间了。”

    刘荩谋笑道:“你且放心,我花别人的钱,可从来不会手软的。”

    ……

    回到寇家时,已经快要入夜了。

    “哇!都在啊!”

    入得大堂,郭淡左右看了看,只见周丰、秦庄他们这些股东都在。

    周丰笑道:“这可是我们牙行的第一笔买卖,我们当然得过来看看。”

    “那谈得怎么样?”

    郭淡走到寇涴纱身边,问道。

    寇涴纱道:“已经签了契约,我们牙行与陈员外各拿出一万两来,我们占其中三成股份,员外占七成。”

    陈平忙道:“贤侄,我手中还有很多木材……。”

    郭淡手一抬,道:“我夫人都与你签约了,你还解释什么,我家就是夫人说了算,要我跟你谈得话,我就还得请示夫人。”

    寇涴纱立刻给他一个白眼,低声道:“别瞎说。”

    陈平在这笔合作中,其实是很厚道的,至少要比郭淡要好得多,陈家的买卖可比当初那牙行大得多,搞得又是实业,而且还有很多木材在手中,也有一些业务进行中,牙行可是入股,不是说合作做这一笔买卖,所以算下来的话,没有占牙行的便宜。

    郭淡那完全就是凭嘴喊,十万两的凭据是什么,就是他自己。

    “是是是。”

    陈平又道:“那关于赛马场的合作……?”

    郭淡立刻向寇义道:“管家,你去牙行那边,将我放在抽屉的那份契约拿来。”

    “是的。”

    周丰他们这些股东偷偷使着眼神,目光中夹带着窃喜。

    寇涴纱都看在眼里,又疑惑的看了眼郭淡,她始终想不明白郭淡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可是真金白银扔出去。

    更加令她迷惑的是,他们牙行已经入股了,将来要从陈平手中翻倍得到回报,那不也赚自己的钱么,这有什么意义。

    虽然太仆寺会给一些补贴,但是真不多,那些补贴都是算修葺牧场的钱,这能够有多少,其实徐梦晹也想多给一点,但是他不敢,怕落人口舌。

    很快,寇义便将契约拿来,郭淡接过来,立刻递给陈平,笑道:“员外请过目。”

    陈平拿来仔细看了看,跟郭淡说得差不多,这是第一期的合约,建设赛马场,签约之后,立刻拨八千两给他,完成多少进度,再给一笔钱。

    契约的最后写明,如果第一期如约完成,那么第二期、第三期就全都让他做。

    看完之后,他又拿给借周丰他们看。

    周丰他们看得一脸惊喜,这笔买卖可真是太稳了,可以说是绝对保证了他们权益,是给多少钱,就干多少活。

    他们甚至怀疑郭淡是不是站在牙行的角度制定出这份契约的,陈平都不一定能够制定出对他们这么有利的契约。

    然而,郭淡又以一种买菜的态度跟他们签订了契约。

    他们都敢肯定这里面绝对是大有猫腻,一定是朝廷买单,不然的话,郭淡没有道理帮他们赚自己的钱。

    唯有寇涴纱知道,买单的其实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