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膨胀了
    与郭淡聊了一会儿,张诚又去跟那些大学士聊了聊画,他的书画造诣可也非常高,在明朝想要当大太监,还得经过非常严格的培训,故此这明朝太监出人才,自古以来也是最多的,没有哪个朝代比得上。

    但是张诚也没有跟他们聊太久,未到中午,便离开了。

    关家。

    “假的,统统都是假的。我就说吗,堂堂三剑客怎么会用上这种粗劣的小方格。”

    关小杰坐在炉灶前,红着眼,一边念叨着,一边拿着一卷卷画册,往火里扔。

    作为三剑客的铁粉,他深深感到了欺骗,必须得将这些侮辱三剑客的罪魁祸烧了,以免玷污他心中纯洁的三剑客。

    “哎呦!我的乖孙儿,你在烧什么,这么难闻。”

    只听得门外一个尖嗓音,关小杰回头望去,赶忙起身,跑出门外,“干爷爷,你何时来的?”

    “刚来的。”

    张诚又往里面瞅了眼,道:“你在烧什么?”

    “就是那些打着三剑客名号出的画册。”关小杰撇了下嘴道:“孙儿昨日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假的,三剑客根本没有出画册,孙儿就寻思着都给烧了。”

    张诚呵呵笑道:“他说你就信啊,你也真是太单纯了。”

    关小杰眨巴着眼,问道:“干爷爷,您这话是啥意思?”

    张诚笑道:“难道非得干爷爷将这话说穿么?”

    “哎呦!我的画册。”

    关小杰身子一晃,差点没有晕倒,幸得张诚身旁的两个小太监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行了,行了,烧了便烧了,不打紧的。”

    张诚摆摆手,道:“干爷爷今儿要送你取之不尽的画册。”

    关小杰瞬间直立,期待的看着张诚道:“取之不尽的画册?”

    张诚点点头道:“你到时去找郭淡,就说你打算入股三剑客。”

    关小杰挠着头道:“孙儿跟郭淡不熟,他会让孙儿加入么?”

    张诚笑道:“你只管去就是了。”

    关小杰顿时喜笑颜开,道:“孙儿知道了,孙儿知道了。”

    “行了。咱家要回宫复命了,你慢慢烧吧。”

    张诚笑着摇摇头,然后便离开了。

    当初郭淡曾邀他入股牙行,但是由于当时张鲸并未答应,他也不好答应,但是他也是非常贪财的,这送来的钱,怎能拒之门外,可是郭淡的行为,又令他有些担忧,谁知道这家伙会捅出什么篓子来,他想到何不让关小杰去参一股,即便出事,他也可进可退。

    回到宫中,张诚便将画展上面生的事,如实禀告万历。

    万历听得微微皱眉,道:“姜应鳞他们没有再闹?”

    张诚摇摇头。

    万历轻轻叹了口气,道:“可惜郭淡只是一介商人,有些事不好对他说,否则的话,朕还真不希望此事就此打住。”

    他为什么这么护着郭淡,可不仅仅是惜才,而他也有他想要的利益在里面,而他心里所想的,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看明白的,不然怎么说,伴君如伴虎呀,他非常希望那些言官御史因为这事跟那些内阁大学士吵起来,因为他现在就担心内阁与言官联手,来干预这立储一事。

    因为他从小就被张居正管教,他非常介意这些大臣干预他的私生活。

    可惜,他没有得逞,画展那边是其乐融融,他们甚至都将这画展变成了论道场,那些大学士与书生们席地而坐,一边喝着免费的酒,一边高谈阔论,兴致非常高,那些书生们听得也是如痴如醉,因为这在古人来说,可以说是师徒之缘,这艺术氛围相当浓烈。

    说是文坛盛举,亦不为过。

    完全忘记他们今儿是来复仇的。

    得亏这年头没有电灯,不然的话,郭淡肯定还得将晚饭得准备了。

    直到临近傍晚之后,他们也6续离开这里。

    虽然今日来的都是大学士、书生、士子,商人、纨绔子弟都没有参与,但不是说他们不想参与,只是他们的长辈都知道,很多有名望士大夫回来,怕他们会乱说,故此才不准他们来。

    但是他们一直都在关注着此事。

    等到第二日,画展上面生的一切,便传了出来。

    一片哗然。

    假消息吧?

    不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越来越多的消息出来,证实这不是假消息,什么“独缺的一美”,什么“相由心生”,传得是有鼻子有眼,而且这些话可都是出自当今文坛中泰山北斗的嘴中。

    这一下子舆论便扭转过来,开始对三剑客歌功颂德,很多沉默的书生,立刻化身一只骄傲的大公鸡。

    看吧,我就说了,三剑客绝非是淫秽之地,你们不信......。

    我早就说过,人家朱立枝的画技是出神入化,有大家风范,你们还诬蔑他,你们惭不惭愧......。

    人家三剑客一片好心,为考生着想,而你们呢?唉.......。

    诸如此类的言语,是数不胜数。

    马屁拍得飞起。

    当然,都是拍朱立枝的马屁,跟郭淡没有半点关系,他们才不会吹嘘一个商人。

    其中也不乏杠精,如李守錡他们,扛得就是郭淡,但是已经无关紧要,因为主流舆论已经扭转过来,并且还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因此得到名人的认证,这档次立刻就变得不一样。

    同时,关于册封大典的画册,立刻变得万众期待。

    其实大多人并未参加过这种册封大典,对此是充满着好奇。

    寇家。

    “姑爷,周员外已经都到了!”

    辰辰站在门外,恭敬的禀报道。

    “让他们再等等。”

    郭淡头也不回,又向身前帮自己整理的衣服的汐儿道:“汐儿,你先下去休息一会儿。”

    汐儿一愣,道:“姑爷,是不是奴婢做错了什么。”

    “当然不是,你这么优秀。”

    郭淡突然瞧向一旁的寇涴纱,道:“夫人,你来帮夫君整理。”

    寇涴纱仿佛自己出现了错觉,问道:“你说什么?”

    郭淡道:“帮夫君整理衣服啊!”

    这厮膨胀了么?

    寇涴纱不解道:“为何?汐儿不是整理的挺好的么?”

    郭淡道:“如今我挣钱养家,你当然得伺候我,不然你养我?”

    寇涴纱气急道:“当初我可也没有让你帮我整理衣服。”

    郭淡大喜过望,原来夫人是走闷骚型,早说呀!嘿嘿道:“别说当初,现在我也愿意啊!来来来,为夫帮你整理一下。”

    “你别乱来!”

    寇涴纱连退两步,又小声道:“我...我帮你整理便是。”

    郭淡立刻优雅的张开手来,等着夫人来摸。

    寇涴纱瞧他这德行,恨得是牙痒痒,她可也是女总裁出身,心里还是不愿干这种事。

    郭淡突然朝外嚷嚷道:“辰辰,你去告诉周员外他们,我在整理衣服,半个时辰之后,就会过去。”

    半个时辰?

    你衣服是镶金的么?

    “且慢。”

    寇涴纱吓得一惊,立刻叫住辰辰,恼怒的瞪了郭淡一眼,见这厮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又很是无奈的走上前,伸出手来,仔细的帮郭淡整理起来。

    郭淡一脸傲娇的吩咐道:“汐儿,今后这种触碰姑爷身体的活,就让夫人来干。”

    “是。”

    汐儿小脸顿时红透了,明明一件光明正大的事,落在姑爷嘴里,偏偏令人感到害羞。

    “你够了!”

    寇涴纱语带警告道。

    郭淡叹道:“夫人多多见谅,为夫如今正在膨胀期,你应该听管家说过,哇---当时对面数百人,且辅打头阵,是来势汹汹,管家当时吓得腿都是软的,为夫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个眼神就扭转乾坤,此时不膨胀,更待何时。哈哈!”

    寇涴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真是顾盼生辉,笑靥如花,迷人至极。

    万般膨胀,登时化为柔情,又听郭淡轻声道:“却不知对我而言,那一时风光,却不及博夫人一笑。”

    寇涴纱晕生双颊,白了郭淡一眼,道:“休要花言巧语,我可不吃这一套。”

    “是吗?”

    郭淡郁闷道:“那我们还是谈谈那几十万两的事吧。”

    寇涴纱一愣,旋即嗔怒道:“你什么意思,莫不是讽刺我只念钱财?”

    “我可没有这么说。”

    说话时,郭淡已在门外,又听他嚷嚷道:“夫人且好生在家看着,为夫去为儿子赚奶妈钱了。”

    寇涴纱当即怒道:“这人就是喜欢坏我名声,真是岂有此理。”

    汐儿小声道:“大小姐,这不是应该的么?”

    寇涴纱那秀气的脸蛋,顿时如那东边的朝阳,她完全没有进入妻子的角色,偏头一瞪,“汐儿,想不到你也跟他学坏了。”

    .....

    “郭贤侄!”

    “贤侄早啊!”

    .....

    郭淡来到大堂,只见里面坐着数十位大富商,他们见到来了,纷纷起身相迎,脸上堆满着微笑。

    郭淡拱拱手笑道:“各位来的可真是准时啊!”

    “哪里,哪里,我们也是刚到不久。”周丰笑呵呵道。

    郭淡点点头,又朝着寇义道:“都准备好了么?”

    寇义立刻从一个木盒里面拿出一些契约来,递给郭淡。

    郭淡拿着举手一扬,道:“我郭淡行走江湖多年,全凭一个‘信’字,当初我曾向各位承诺过,一定要制定出来一份令大家都满意的赔偿契约,如今这赔偿条款已经拟写好了,还请各位过目。”

    周丰忙道:“不用看,不用看。”

    “想不到周员外恁地相信在下的人品,郭淡真是受宠若惊。”郭淡惊讶道。

    “我当然相信贤侄是言而有信之人,只不过...只不过我们今日不是来要赔偿的,而是寻求与贵行合作。”

    “不错,不错,之前的事都是一个误会,我们今儿是来商量入份子一事的。”

    “对对对,之前的事,还望贤侄海涵。”

    ......

    这些大富商赶紧示好,如今三剑客不仅是火了,而且还得到士林的认证,这可真是稳得一逼,而且大家对于册封大典的画册是充满着期待,这可都是能够看到的利益,他们不但不想解除合作,反而非常积极想入股牙行。

    这么大的事,作为一个商人,竟然扭转乾坤,可见郭淡的能力,远非他们能够想象的,是潜力无限啊。

    “此事说到底,是我们牙行的不对,各位也都是受害者,倘若各位想要继续合作,那我们牙行自然也是非常欢迎。”

    郭淡将手中契约往旁边递去,寇义赶忙将这些契约放到盒子里面去,悄悄松得一口气,他们哪里准备什么赔偿契约,在郭淡看来,要是挺不过,那就彻底完了,还用自己想赔偿契约么,该去打听明朝破产是怎么个破法,那些契约都是牙行之前作废的。

    ps:今天很多事,凌晨那章不知道能不能及时码出来,就放到中午十二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