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睚眦必报
    很负责任的说,舔狗不可耻!

    试问天下何人不舔?

    关键要舔的专业,舔的不留痕迹,舔的让人信服。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舔得。

    就好比说这一群大学士们,虽然是舔,但人家说的是头头是道,让人信服。

    当然,他们也是有一些心虚的,故此他们并非舔完就走,而是正儿八经的论起来画来。

    就画论画,这些画确实有很大的研究价值,尤其对于当代的艺术界而言,确实是非常重要的补充,仿佛为这些书画大家,打开了另一扇窗,里面太多技巧值得钻研。

    其实这画出来很久了,但是这些大学士平时都自视甚高,怎么可能虚心去研究一个小辈的画,甚至都懒得多看一眼。

    这可真是阴差阳错,越看这画,越着迷,论到后面,竟是自内心的研究起来。

    而那些书生士子们一看这大学士是真的着迷这些画,自己在旁听得一言半语,可都是受益匪浅,羞愧之余,也专心研究起来,自然也就忘记今日前来的目的。

    如今这画展就变得真是一场画展,可真是起于画,止于画。

    什么yinhui,什么礼教,统统都扔出园外。

    当然,也有一些人并未忘记来此的目的。

    “这一群伪君子。”

    姜应鳞看着那些大学士们,是咬牙切齿的骂道。

    事到如今,他当然也想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他一生光明磊落,刚直不阿,所以他心里一点也不虚。

    只听得身后有人道:“此事到此为止吧。”

    姜应鳞回头一看,见是他的好友吏部行人司沈璟,不禁气急道:“难道连你也打算退缩?”

    “姜兄误会了。”沈璟叹了口气,道:“我朝自正德以来,纲渐渐崩坏,奢靡之风甚行,有此结果,也并不意外啊。”

    “原来你也看出来了。”姜应鳞不爽道:“所以我们就应该袖手旁观,什么都不做吗?”

    沈璟摇摇头,又道:“但是光凭一场画展,难道就能够制止这一股歪风邪气么,有道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故此,能够扭转这风气的也只有陛下。”

    想那正德老祖,生性中二,一生放荡不羁,搞得朝廷是乌烟瘴气,对于明朝是影响深远,当然,几乎都是负面的,从那以后明朝就开始走下坡路。

    姜应鳞不禁如梦初醒一般,叹了口气,点点头道:“你说得很对,此事都怨我啊!竟然跑来跟一个小牙商较劲,而置大局于不顾。”

    沈璟的意思很明显,这擒贼先擒王,你搞不定万历,自然也拿郭淡没有办法,而姜应鳞口中的大局,指的当然是立储一事。

    这关乎着国本,也是他们誓死斗争的主要原因,如果他们因此事跟这些大学士斗起来,那在立储一事上面,那些人可能就不会支持他们。

    要真是如此,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

    当人人都以为郭淡会在今日画展使出狡辩之术时,郭淡却出奇的三缄其口,能不开口,就尽量不开口。

    他很有自知之明的,他只是一个小商人,哪怕说得再有道理,也不会令人信服的,他说上一天,都不如韦休道他们一句话。

    那他还说什么,让韦休道他们去说就是了。

    他也没有去显摆什么,而是与寇义站在草地上,小声交谈着。

    “姑爷,印刷坊那边都已经准备就绪,何时开始?”

    “当然是现在,立刻,在这期间,我们已经亏损了太多,可不能再拖下去了。”郭淡立刻道。

    “是,我这就去办。”

    等到寇义走后,郭淡不禁又长叹一声:“真是好事多磨啊!”

    忽闻后面有人笑道:“如此畅快淋漓的胜利,你小子难道还不满足?”

    郭淡回头一看,只见徐梦晹走来,不禁咦了一声:“原来兴安伯也来了,晚辈方才怎没有瞧见。”

    其实他方才一眼就瞧见徐梦晹了,就躲在那英国公后面。

    徐梦晹呵呵道:“是你没有看见,还是故意说来揶揄老夫的?”

    “哪能呀,是真的没有看见。”

    “真也好,假也好,倘若再来一回,老夫的选择还是不会变得。”

    徐梦晹坦荡荡的说道。

    爷就是这么无耻。

    他都这么说了,郭淡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干笑道:“晚辈也一直非常理解伯爷。”

    徐梦晹又是好奇道:“你方才为何叹气?此时你应该高兴才是。”

    “高兴?”

    郭淡苦笑道:“这我还真高兴不起来。”

    徐梦晹诧异道:“为何?”

    郭淡道:“那册封大典结束之时,本是我收获之日,然而如今,我却站在这里,开着免费画展,虚度光阴。晚辈是一个商人,为得就是钱,这事闹出来,令我损失惨重,要不是伯爷您将这三剑客免费赠予我,我就不是叹气,而是去撞墙,亏大了。”

    这话可不假,他确实损失惨重,关键这还不是买卖上的事,可以说是无妄之灾,他心里当然恨啊!

    徐梦晹听得怪不是滋味的,哼道:“你就知足吧。”

    郭淡哼道:“这不是知不知足的问题,这是钱的问题,挡人财,犹如杀人父母,这仇我是记着,有机会,我也得让他们难受难受。”

    既然你伯爷都这么不要脸,他也懒得再虚伪。

    “你还不肯罢休?”徐梦晹惊讶道。

    郭淡纳闷道:“伯爷,我才是受害者啊!”

    跟这小子没法讲理了!徐梦晹点头道:“行行行,你就记着吧,迟早有你苦吃。”

    “多谢伯爷的祝福。”郭淡拱手笑道。

    你小子横。徐梦晹也服了,突然想起来此的目的,赶紧道:“三剑客我是赠予你了,但是这些画,可是我的。”

    郭淡愣了下,道:“画展结束之后,我就给伯爷送回去。”

    “免了吧。”

    徐梦晹一挥手,道:“你还是帮老夫卖了这些画。”

    郭淡认为这老头想彻底与三剑客划清关系,并未多想,于是点头道:“是,那这佣金?”

    徐梦晹道:“佣金先不谈,你卖了再说。”

    “......。”

    “老夫会少你这点钱么?”徐梦晹见郭淡还纠缠不休,于是不爽道。

    郭淡讪讪道:“晚辈可什么都没说,行,晚辈会尽量帮伯爷卖个好价钱的。”

    “老夫走了,跟你小子在一起,可真是危险啊。”

    徐梦晹言罢,便晃悠悠的离开。

    你个老狐狸,我们之间还有一笔账没有清算,你想脱身,想得美,我一定想个办法,将你拉进来,就是你丫推我入火坑的。郭淡对这老头怨念可不是一般的深,必须得“报答”他的厚恩。

    过得一会儿,他环顾全场,见大家都在赏画,看情形,似乎还得准备午饭,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免费画展,还管饭,他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买卖,还是在做事善事,但也没有办法,这可是一群大佬,得罪不起,于是他打算回后院吩咐一下,哪知一转身,正好见到张诚领着两个小太监走来。

    他急忙迎上去,“郭淡见过內相。”

    “免了吧!”

    张诚举目瞧了眼,“哟!挺热闹的呀!”

    “还好!还好!”

    郭淡讪讪一笑,又问道:“內相怎么来呢?”

    “还能怎么,当然陛下放心不下,故而派咱家来这瞅瞅。”

    其实张诚早就来了,他一直在外面等,因为他也不敢肯定,郭淡完全能够搞定,万一争执起来,他也是很难办的,直到方才听到消息,里面形势一片大好,他才入得园内。

    “令陛下再三牵挂,郭淡真是罪该万死啊!”

    郭淡假惺惺道。

    “你还真是罪该万死。”张诚哼得一声,又是叮嘱道:“虽然你这回挺过去了,但这其中可是有很多原因的,若非如此,只怕你现在已经被流放三千里,今后可别再这么莽撞了。”

    “是是是。內相的教诲,郭淡定当铭记于心,不敢再犯。”

    郭淡忙道。

    “咱家也就这么随便一说,犯不犯还是在你。”

    显然张诚不相信郭淡会这么听话,这小子闹腾的很,又是问道:“姜给事他们没有闹?”

    “没有。”

    郭淡摇摇头,呵呵道:“若论书画造诣,他们想闹也闹不起来啊!”

    张诚闻言,不禁面露遗憾。

    郭淡八卦道:“內相希望他们闹起来么?”

    张诚瞪他一眼,道:“多嘴。”

    郭淡嘿嘿道:“我今儿算说话说得少了。”

    张诚好气好笑的瞧他一眼,又道:“那册封大典的画册,你到底还打算出么?”

    郭淡问道:“不出能退钱么?”

    “你说呢?”

    张诚鼓着双眼瞪着他。

    跟皇帝退钱,作死也没这么个作法呀。

    “当然出。”郭淡立刻保证道:“內相请放心,我一定不会令皇室蒙羞的,我不但要出,还要令这画册载入史册,千古传诵。”

    “这还像句话。”张诚突然眸光闪动了几下,道:“听说兴安伯将这三剑客赠予了你。”

    郭淡点点头道:“是有此事。”

    “这兴安伯还真是有钱啊!”张诚若有所思道。

    说到徐梦晹,郭淡突然想起一事来,问道:“內相,其实晚辈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请教內相,还望內相不吝赐教。”

    张诚道:“说吧。”

    郭淡道:“內相应该知道,当初乃是兴安伯举荐我给陛下的,可我一直不明白,兴安伯当时为什么要将我举荐给陛下。”

    张诚瞧他一眼,道:“原来你不知情。”

    郭淡摇摇头。

    “那你就去问兴安伯啊!”

    “內相,兴安伯要愿意说,不早就告诉我了。”郭淡说着又是一脸谄笑道:“內相,您也知道兴安伯是什么人,您要不告诉我,这事就一直悬在我心里,难受的很。”

    张诚犹豫半响,点头道:“其这事本不该与你这商人说得,但是如今你也参与其中,那咱家就告诉你,但是你可别到处乱说。”

    “这我当然省得。”郭淡忙保证道。

    张诚立刻将其中缘由大致跟郭淡说了一遍,他只是说事,并未点穿。

    这也不需要点穿,郭淡立刻明白过来,心里那个恨,原来是那老狐狸想明哲保身,故而将我推入这个旋涡里面。忽然心念一动,道:“原来兴安伯是管马的呀!”

    “什么官马的,是掌管马政,你小子真不会说话。”

    “是是是,马政。”

    张诚瞅着郭淡一脸奸诈表情,心里有些后悔,问道:“你小子不会又在打什么歪主意吧。”

    “没。”

    郭淡神色一敛,一脸单纯道:“我现在一心都扑在册封大典的事上面,哪有工夫打歪主意。呵呵。”心想,你个老狐狸,这回咱们可有得玩咯。

    ps:推一本书给大家,《隋唐君子演义》,作者是当初写《调教初唐》的大神,这本书真的是我网文启蒙,下面简介奉上。

    杨谦:我不想读四书五经,不想读公羊、母羊

    系统:不,你想,你要做饱读诗书的翩翩君子

    杨谦:这特么快要乱世了,我不要种田,我应该……

    系统:不,你想,你要努力耕耘,家致富

    杨谦:我要在这乱世到来之前苟育。

    系统:不,你想红,你想出名,

    杨谦:我特么……我的四十米大刀呢?

    系统:不,你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