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致命一击(求订阅,求月票)
    “各位无须现在就做决定,毕竟这笔投资可是不小,而且我们牙行也需要先作出一些调整,即便你们现在就答应下来,也不可能马上签订契约的,这事我们是可以慢慢洽谈的,各位回去之后,也可以慎重考虑考虑。我临时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先失陪了。”

    说完,郭淡便让寇义招呼这些商人,自己则是从侧门出得大堂。

    “夫君。”

    刚刚出得大唐,寇涴纱便轻声叫住他,她方才可是一直站在后面旁听的,神情紧张的问道:“出什么事呢?”

    如今这时候,一点风吹草动,都足以令她神经绷紧,她到底还是没有习惯这种氛围。

    “倒不是什么大事,好像是说小伯爷他们又与李守錡他们干了一架。”郭淡摇摇头道。

    寇涴纱凝眉道:“他们可是经常打架斗殴的,夫君为何这般着急?”

    郭淡苦笑道:“我倒不是为这事着急,只是兴安伯来了,我得出去见见他。”

    寇涴纱一怔,道:“如此看来,此事并非是这么简单。”

    郭淡稍稍点头,又道:“但我想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吧。”

    寇涴纱面泛忧虑道:“夫君,你还是谨慎一些好。”

    “嗯。”

    郭淡轻轻点了下头。

    出得后门,只见一辆马车停在后面的小巷内。

    郭淡二话不说上得马车,便是一脸焦虑向徐梦晹道:“伯爷,小伯爷他们没事吧?”

    “几个小娃相互打上两拳,能出什么事。”说着,徐梦晹哼得一声,哀其不争道:“而且那孽子也算得上是身经百战。”

    这老头真是幽默。郭淡呵呵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伯爷是不知道,方才可真是吓死我了。”

    “是吗?”

    徐梦晹显然不信。

    郭淡试探道:“真的真的,我也知道小伯爷他们是身经百战,但是这回却惊扰了伯爷,我当时真的以为他们受了重伤。”

    徐梦晹呵呵笑得两声:“你现在就别担心孽子他们,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郭淡错愕道:“伯爷此话是何意?”

    徐梦晹突然一脸纳闷的看着郭淡,道:“郭淡,以前老夫看你挺机灵的,故此才将你举荐给陛下,可如今看来,是老夫看走眼了,你小子可真是一点也不机灵。老夫且问你,那日在册封大典上,你为何要去得罪那些言官。”

    当然是为了抱大腿,难道是为了装B。郭淡叹道:“这我也不想,伯爷您真是有所不知,我与那姜给事本来素不相识,也不会产生任何交集的,而他却是见我一次骂我一次,我也是娘胎里面出来的,我也是有自尊心的。”

    “你这算得了什么,他们可是连内阁大臣都骂。”徐梦晹哼了一声,又道:“你可知道就连朝中大臣对他们可都是退避三舍,敬而远之,你倒好,还主动上去招惹他们,现在你可是闯下了大祸了。”

    郭淡眨了眨眼,道:“伯爷,你可别吓我,我就说了那么几句,应该没有这么夸张吧。”

    “没这么夸张?”

    徐梦晹呵呵笑得两声:“你可知道,之前荣儿为什么会与李守錡他们打起来吗?”

    郭淡摇摇头,又道:“他们素来就有恩怨,我听说他们平时也经常互殴。”

    “这一次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徐梦晹道:“荣儿之所以与他们打了起来,是因为李守錡他们在三剑客门口叫骂,说三剑客乃是污秽之地,干得是尽是一些yin乱之事,要求查封三剑客,故此荣儿才与他们打起来的。”

    说到这里,他低声道:“虽然他们之间本就有恩怨,但是这一次据老夫所知,是因为姜应鳞那边已经放出消息来,说三剑客所制画册,传播yinhui思想,故而李守錡他们才敢上门挑衅。”

    郭淡皱眉道:“是我得罪了他们,他们干嘛去找三剑客麻烦啊!有本事倒是冲着我来啊!”

    徐梦晹哼道:“你以为他们都是一群好勇斗狠,只知呈匹夫之勇的人么,他们玩手段的时候,你可还没有出生。他们这还就是冲着你来的,你想想看,三剑客如今在做什么?可是在制作册封大典的画册,如今他们将yinhui的帽子扣在三剑客头上,你们要再推出册封大典的画册,那岂不是让皇室蒙羞,还会让新晋的皇贵妃令天下人耻笑,这后果可不是你能够承受的。”

    郭淡双目一睁,他渐渐到事情的严重性。

    徐梦晹叹道:“你可要知道,原本你一个小小牙商参与此次册封大典,并且还让商人混入其中,本就已经引起他们的不满,只不过当时他们不想在你们身上浪费过多的精力,故而没有出声阻止,而如今你却主动招惹他们,你得罪的不仅仅是言官,而是所有的文官和读书人,他们要说你是yihui思想,那你不是也是。”

    这话绝非是危言耸听,如今虽然有报纸,但那是官报,明朝可不允许有私人办报的,这导致舆论都被整个文官集团控制着,毕竟这年头读书识字的少,只能听他们的。

    郭淡紧锁眉头,面露愁容。

    这一下可真是打到了他的七寸上。

    他之前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一点,认为只要死死抱住万历的肥腿,那就什么都不用怕,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对方会将火力集中在三剑客上面的。

    而如今三剑客是郭淡整个计划中的心脏所在,不能有任何闪失。

    如果三剑客倒了,那一切都完了。

    要知道如今还只是册封大典完美结束,但是对于郭淡而言,他还走在还债的路上。

    为什么之前那些商人愿意捐这么多钱,就是因为他们希望三剑客借册封大典的名义,帮他们打广告,而且三剑客也投入大量的资金在里面,如果三剑客的画册变得臭名昭著,那这事可就扯不清了。

    先,万历肯定不会允许出版册封大典的画册。

    其次,那些商人是肯定不会罢休的,可是这钱都已经进了万历的口袋,万历肯定也不会吐出来的。

    最后,郭淡的股份制计划是铁定破产,还十万两,哪怕一两恐怕都不会有人要的。

    要真是这样的话,神仙也救不了。

    可见郭淡其实还是非常不了解明朝,也小觑了那些读书人。

    那些文官、读书人,以及士林,平时说得是比唱得好听,但是你若真踩着他们的尾巴,他们才不会以德报怨,那些话都是忽悠被统治阶级的,要真是触犯到他们的核心利益,那他们绝逼会咬死你的。

    郭淡作为商人进入皇宫,本就令他们非常不爽,这其实也算是触及他们的核心利益,只不过当时万历和郭淡是打着减轻财政压力,与民同乐的幌子,他们不愿意这个基础上,去阻止万历册封皇贵妃。

    然而,那天郭淡还将他们狠狠讽刺了一番,这些言官御史的心眼跟太监其实也差不了太多,这要不将你郭淡弄死,他们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关键这群人还都不是平庸之辈,平庸之辈在这明朝朝廷中还真是混不下去的,因为明朝朝中的势力是非常复杂的,完全没有黑白,全部都是灰色地带,内阁不一定是正面的,太监也不一定反面的,之间的斗争又是错综复杂,皇帝都有些理不清,且不曾有片刻停息,他们个个都是身经百战。

    这才一天功夫,他们便找到郭淡的七寸,因为他们也知道,皇帝要保着郭淡,只要郭淡自己不作死,他们暂时拿郭淡也没有办法,但是若攻击三剑客,便能令郭淡进退维谷,活活耗死在这事上面。

    郭淡也真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兴师动众,气急的冷笑一声:“他们也真是厉害,堂堂朝廷命官,竟然联合起来对付我一个小牙商。”

    徐梦晹瞪他一眼道:“你那天得罪的也不仅仅是他姜应鳞。”

    郭淡斜目一瞥,突然笑道:“伯爷今日来此,是想跟我划清界限吧。”

    徐梦晹顿时面露尴尬之色,叹了口气道:“郭淡,这事的确闹成这样,老夫的确也有责任,老夫也很想帮你,但是他们那些人,老夫也是惹不起的,如今他们还对老夫网开一面,没有将老夫卷入其中,倘若老夫还不及时抽身的话,只怕他们也会连通老夫一块对付,老夫又是朝廷命官,这稍有不慎,后果是不堪设想,老夫不拿那我徐家几代传承下来的基业去赌啊。”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但是老夫也不会让荣儿他们立刻关闭三剑客,老夫希望你能够立刻接手三剑客。”

    他对这事真的是非常恐惧,不然他前面就直接拿钱给万历,而不是将郭淡推出来。

    因为那些言官御史被张居正压的够呛,一直在底层是挣扎着活着,而如今张居正可算是死了,并且还遭受到皇帝的清算,这些言官御史也算是翻过身来,个个就跟那嗜血的疯狗一样,要是惹上他们,那真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郭淡道:“看来伯爷认为我是死定了。”

    徐梦晹摇摇头道:“那倒不至于,毕竟有陛下护着你,他们想要你性命,也是做不到的,但也仅限于此,你是不可能取胜的,依老夫之见,陛下都不太可能会帮你出头。”

    郭淡皱眉道:“难道连陛下都畏惧他们?”

    徐梦晹苦笑道:“畏惧倒是谈不上,但是...但是陛下如今面对他们可是非常心虚的,正如当初那些言官对你隐忍一样,因为当时他们正在全力阻止陛下册立皇贵妃,他们就是不想被陛下拉到你这事上面来,而如今陛下可能也是如此,如果陛下站出来为你出头,那么那些言官肯定会再将皇贵妃一事拿出来说,这会令陛下非常被动,得不偿失。”

    “也就是说我只能靠自己。”郭淡道。

    徐梦晹点点头。

    “我向来也只是靠自己。”郭淡自嘲一笑,又道:“不过我还是非常感谢伯爷,如果伯爷要关了三剑客,那我真的就完了,可是我现在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买下三剑客。”

    徐梦晹立刻道:“老夫送给你。”

    郭淡一愣,道:“这...这怎么好意思。”

    徐梦晹面露愧疚道:“这也算是老夫对你的一点补偿吧!”

    郭淡笑道:“伯爷这么一说,我倒是拿得很心安理得。这还令我想起了一句至理名言。”

    徐梦晹好奇道:“什么至理名言?”

    郭淡微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ps:好险,好险,被一群损友拉着,差点这更就更不了了,好在我有尿遁神功。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