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佣金是什么?(求订阅,求月票)
    不知內相和督主可有兴趣?”

    出得殿门,郭淡突然向张诚、张鲸拱手一礼,问道。

    张诚微微一愣,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鲸只是好奇地瞟了眼郭淡。

    郭淡忙道:“就是投资我的牙行。”

    张诚眸光一闪,斜目瞥了眼张鲸。

    张鲸淡淡道:“我可没有你这么有钱......。”

    郭淡忙道:“督主过谦了,就凭內相、督主二位的地位、名气,若不嫌小店寒碜,那便是我郭淡的福分,哪里还敢让二位掏钱。”

    言下之意,就是你只要点下头,立刻就给你干股。

    这明显就是在向张鲸示好,毕竟张鲸帮了他这么大的忙,要不是张鲸从中作梗,他还得费一番精力来专门操作这事。

    之前他之所以没有找机会想张鲸示好,就是因为他需要一个敌人将这事给捅出来,但如果再继续与张鲸作对,显然不符合自己的利益,要知道他已经得罪了那些言官,他必须得赶紧示好张鲸,先稳住这边。

    张鲸沉吟少许,道:“再说吧。”

    拂尘一摆,径直往前走去。

    张诚只是眼中含笑的看了眼郭淡,道:“今儿咱家可是为了你们跑了一天,就不送你了。”

    言罢,便下得台阶去。

    他也是非常贪婪的,适才郭淡说得时候,他就已经动心,但是既然郭淡是当着他们两个人的面说得,张鲸没有答应,他也不太好马上答应下来,他也得看看再说。

    至少他没有拒绝。郭淡回过身去,看着这两个大太监,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来。

    这时,里面突然走出一个公公来,道:“郭淡,陛下命我送你出宫。”

    郭淡微微一怔,道:“有劳公公了。”

    经昨日的教训,他知道在这里,叫人得办事,是得花银子的,于是手往腰间的钱袋一抓,瘪了,他突然想起,昨日已经将一个月的生活费都给了,今日又没有来得及问寇涴纱要生活费。

    那公公似乎也察觉到了,但也不在意,还呵呵笑得几声,道:“走吧。”

    “是。”

    郭淡讪讪点头,方才动不动就上万两,而如今却连几两都拿不出来,真特么尴尬。

    走得半响,郭淡突然左右张望了一会儿,咦了一声:“这...这好像不是我平时出宫的路?”

    那宦官道:“哦,今儿没有宵禁,故而得换个门出去。”

    “哦。”

    郭淡点点头,心想这宫中的规矩还真是多。

    又走得好一会儿,他们突然来到一个小阁楼面前,郭淡略显一丝警惕的看着那宦官。

    “你在此稍候片刻。”那宦官言罢,便入得楼内。

    这是什么情况?不会是张鲸打算报复我吧!郭淡望着那小阁楼,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顿觉这小阁楼是阴气阵阵。

    过得片刻,那宦官便走了出来,道:“进去吧,陛下要见你。”

    “陛...陛下?”

    郭淡大惊失色,心里却想,看来这皇帝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贪婪,连一宿都等不了。

    “请。”

    那宦官侧过身来,让出一个身位来,伸手示意道。

    “多...多谢。”

    郭淡拱手一礼,入得阁楼内。

    此时天色已晚,阁楼里面已经点上蜡烛,烛光摇曳下,只见一个身着紫色常服的胖子坐在里面,那胖胖的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

    不是万历是谁。

    “草民叩见陛下----!”

    “免了吧。”

    万历一挥手,又是笑道:“你是不是感到很意外?”

    郭淡故作讪讪一笑,道:“回陛下的话,草民是...是觉得有一些意外。”

    万历笑着点点头,解释道:“朕方才一直在思考你的那些话,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故此才忍不住再找你过来问问。”

    郭淡“不明所以”的看着万历。

    万历呵呵笑道:“就是你说的不能将银子放在仓库里面,得让银子动起来,还有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哦。”

    郭淡回过神来,嘿嘿道:“多谢陛下夸赞。”

    他虽是业余的,不像寇守信,是科班出身,但这种早有预计的对话,他还是能够演得入木三分。话说回来,其实每个商人都是很好的演员,哪怕是那些摊贩,明明一件衣服能够赚十块钱,但他们却能说得你相信,他真的是在亏本大甩卖。

    万历叹了口气,稍显尴尬道:“不瞒你说,其实...其实朕就是你方才说得,只会将银子放在仓库里面。”

    哦,你就是那个傻缺啊!

    郭淡恍然大悟的瞧了眼万历,然后赶紧跪下,诚惶诚恐道:“草民失言,还请陛下恕罪。”

    “不知者无罪。”

    万历一挥手,道:“起来吧。”

    “多谢陛下。”

    待郭淡站起身来,万历又是叹道:“也正如你所言,朕的内府经常是入不敷出,捉襟见肘,以至于办一个册封大典,都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啊。”

    这话其实也不算很假,虽然他的内府可从不缺钱,毕竟他平时敲诈勒索,又喜欢抄家,弄了不少钱回去,但是明朝朝廷确实也一直都比较穷,但这不是说整个国家穷,毕竟明朝商品经济还算是比较发达的,再穷也穷不到哪里去,只不过这钱既不在朝廷手中,也不在百姓手中,而且是在皇亲国戚,达官显贵和大地主的手中,不然的话,郭淡也不能这一下就弄来三十万两。

    故此,如何令国库充裕,也是明朝每任皇帝都非常头疼的事,万历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万历与其他明朝皇帝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就是他纯粹是为自己捞钱,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穷怕了。

    说到这里,万历突然瞧向郭淡。

    郭淡眨了眨眼,木讷道:“陛下不会是想草民来帮陛下管理钱财?”

    万历点点头道:“朕确有此意。”

    郭淡惶恐道:“陛下身边人才济济,这种事轮不到草民吧。”

    他当然不能一口就答应下来,那也太明显了。

    万历叹道:“朕身边虽然有不少人才,但是会理财的还真是没有几个。”

    朝中那些人才,可都是读圣贤书出来的,管理财政或许还行,但要说理财,可真是够呛,其实张居正的变法,也是有很多不足之处,并且有些还是很致命的,倘若不及时完善,同样会出大问题的,只不过他如今去世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到这些漏洞,同时也有解决之法。

    “这样啊!”

    郭淡皱了皱眉头。

    万历道:“怎么?你不愿意为朕分忧么?”

    郭淡赶紧道:“当然不是,陛下对草民恩重如山,且如此信任草民,草民愿为陛下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好好好!朕果然没有看错人。”

    万历笑着点点头,又问道:“那你有何想法?”

    郭淡沉吟少许,道:“既然陛下要理财,那么投钱到草民的牙行自然不合适。”

    万历好奇道:“这又是为何?”

    郭淡答道:“因为草民牙行的收益还是太少了一点,且有亏本的风险,草民必须得帮陛下想一个万全之策,也就是说,一定要是稳赚不赔。”

    “稳赚不赔?”

    万历眼中一亮,这话他非常爱听,又问道:“是什么万全之策,你说来听听?”

    “呃...这个草民还未想到。”郭淡讪讪道。

    万历稍显有些失望,又问道:“稳赚不赔虽然不错,但不知又能够赚多少呢?”

    郭淡讪讪道:“这还得看陛下给多少钱于草民打理。”

    万历稍一沉吟,问道:“你觉得多少合适?”

    郭淡思忖半响,道:“不能高于一百万两。”

    一百万两?

    万历恨不得将屁股下的椅子砸到郭淡脸上,一说到钱,这小子就变得面目可憎,一点也不可爱了,明朝国库一年收入也才四百万两银子,你一个屁民开口就一百万两,这不是成心让他这皇帝难堪么,问道:“这是为何?”

    郭淡沉吟少许,道:“打个比方,客户只有十个人,他们最多也只能买十个商品,那么投入生产十一个商品的钱,多余的那个就是一种浪费,没有必要。但是在低于一百两的这个范围内,自然是越多越好,因为钱越多,能够做的事就越多,限制就越少,反之,很多可以赚大钱的主意,因为钱太少,只能放弃,这也是草民想要早点扩张牙行的原因。”

    万历之前可没想过拿几十万两出来,他希望的是郭淡能够变戏法,给郭淡一万两,他变个几十万两出来,但是如今得话,三十万两,他都羞于说出口,毕竟对方张口就是一百万两,稍稍点头道:“你说得也不无道理,这样,等你想出办法来再说吧!”

    这一下拿出几十万两,他也有些心疼,必须得慎重再慎重。

    “草民定当不会令陛下失望的。”郭淡自然也不会争取,他要装成自己是被动的。

    万历微笑的点点头,又叮嘱道:“记住,今日的谈话,决计不能透露半点风声。”

    “草民记住了。”

    “你告退吧。”

    郭淡却未有急着告退,嘿嘿一笑道:“陛下,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什么事?”万历错愕道。

    “就是...就是草民的佣金。”

    万历睁大眼睛,惊讶道:“还要给佣金?”

    “呃...。”

    万历那无辜的小眼神,令郭淡这个冷血的资本家都觉得自己的要求十分过分,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在万历及时反应过来,郭淡可不是拿俸禄的,他只是一个商人,这种操作万历也是头回遇到,轻咳一声,道:“你放心,朕是不会亏待你的。”

    操!什么亏待不亏待,你把佣金给了就行了,一句话的事。

    郭淡心里暗自鄙视着。

    要是别的皇帝说这句话,那定有厚赏,但是万历的话,如无意外,他是肯定要赖账的,从方才他的语气来看,丫就没有想过要给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