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莫欺少年穷

第一百一十三章 莫欺少年穷

 好书推荐:
    繁琐的礼仪,再加上这个凡事都靠腿的年代,导致整个仪式硬是折腾到下午,才宣告结束。

    这可是将大家折腾的够呛,尤其是那些王公大臣,他们的年纪可都不小了,要是多折腾两回,估计就去见太祖了。

    个个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后宫的大门前退出,在太监的指引下,走向待会举办宴会的花园。

    “好香啊!”

    在来到临近花园的区域时,忽闻阵阵香气扑鼻,这些饿坏了的王公大臣,不由自主的耸动着鼻子,又是东张西望。

    很快,他们便发现前面的道路两盘放着不少的糕点、蜜饯和美酒,边上站着青春靓丽的宫女。

    这里还有吃的?

    皇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贴心了。

    以往大典,想要吃饭必须等到吃饭的点,毕竟宫中什么都是一板一眼的,才不管你是不是饥肠辘辘,还是前胸贴后背。

    这些王公大臣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但这里毕竟是皇宫,他们也不敢乱来,谁知道是不是为他们准备的。

    “这些可以吃吗?”

    “回大人的话,这些就是专门就是给各位大人备的。”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这些王公大臣也不再客气,当即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嗯,这糕点还真是不错,香甜沙软,食之清爽可口。”

    “宫里的糕点,自然不一样。”

    “咦?周厨秘制,酒花糕。”

    “周厨?这难道不是宫里的?”

    “金玉楼新品,金玉糕。”

    “这酒是状元红啊!”

    “这里的糕点、酒、茶好像都不是宫中的。”

    “不过味道还真是不错,为什么老夫去金玉楼的时候,就没有吃到这么美味的糕点。”

    “呵呵,你没有看上面写着的么,新品。”

    ......

    方才他们饿得眼中就只有食物,待了吃了一会儿,才发现每种糕点边上都放着一些招牌,上面写着民间酒楼的名字,不但如此,盘子底下也有各个酒楼印章。

    总之,到处都放着各种广告,你不可能发现不了。

    这要是让后世的网民见了,非得骂出翔来,这广告是打得毫无技巧,且丧尽天良,上辈子没有见过钱么。

    但是在如今这个没有广告的年代,大家都没有感到有任何不妥,反而心生感激,毕竟他们都已经饿坏了,这些糕点可算救了他们半条命。

    关键他们饿的慌,吃什么香,纷纷记下自己爱吃的糕点。

    这广告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停驻吃得一会儿,可算是缓过劲来,大家又开始谈笑风生,这一路走过去,可全都是吃的,故此他们也不急着赶路,而是一边聊天,一边吃,好不悠闲。

    忽听得一人沉声道:“小小给事中,怎恁地无礼。”

    这一声训斥顿时打破了这和谐的氛围。

    大家纷纷举目看去,方才出声的正是内阁大臣王锡爵,只见他怒视着最前面一人,而走在最前面非内阁大臣,亦非是皇亲国戚,而是那七品户科给事,姜应鳞。

    百官在此,你一个小小给事中竟然走在最前面,是想当网红么。

    申时行微微皱了下眉头,其实他早就注意到,但是故作没有看见,但是王锡爵可不能忍。

    姜应鳞回过身来,问道:“敢问大人,为何我给事中就不能走在最前面?”

    不等王锡爵开口,一人便训斥道:“姜应鳞,你乃进士,难道连这最基本的尊卑有序都不知道么?”

    姜应鳞又问道:“你知道?”

    “你...你分明就是在装傻充愣?”

    姜应鳞哈哈一笑,指着那些内阁大臣道:“原来各位都明白这个道理,我还以为你们都已经忘记了。”

    此话一出,场面一度是鸦雀无声。

    显然,他们就明白姜应鳞指的是什么。

    姜应鳞望着沉默的大臣们,又是怒哼一声,道:“我们身为人臣,食君之禄,本应尽心竭力辅助陛下,匡扶陛下得失,而你们呢?哼,明明是心知肚明,却在此装傻充愣,就只顾着自己的乌纱帽,连最基本的尊卑长幼都可抛之脑后,你们看看如今的皇宫像什么样子,如同市集一般。”

    说到这里,他手往往身后一指,“就连那牙商,都能出现在皇宫内,这君不君,臣不臣,民不民,长此下去,国将不国啊。”

    申时行偏目一看,只见一个年轻人无辜的站在路边。

    正是那寇家女婿郭淡。

    姜应鳞对面的王公大臣恨得是牙痒痒,这厮真是可恶,是成心给大家添堵。

    而那些言官御史们,开始蠢蠢欲动,对于他们而言,这种场面实在是太激动人心了。

    性子刚硬的王锡爵哪里忍得住,正准备反驳时,却被申时行给拉住。

    要知道其实有很多大臣都是支持姜应鳞的,他们是肯定不会出声的。

    而支持皇帝或者内阁的,又显得有些畏首畏尾,这事要争下去,他们是铁定争不过的,因为姜应鳞明显就是指万历册封郑贵妃一事,哪怕是说破天,这事也确实有欠妥当。

    关键这大好日子,要是为了这事吵起来,闹到陛下那里去,这谁都不会好过的。

    气氛相当尴尬。

    正当这时,一只手从天而降,搭在了姜应鳞的肩膀上。

    申时行他们皆是大惊失色。

    姜应鳞回头一看,正是方才站在路边那个小牙商,这小子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后,还......。

    “你想作甚?”

    姜应鳞当即怒视着郭淡。

    他的一个同僚也立刻站住来,指着郭淡,“你一个小小牙商,怎敢恁地无礼,快些放开姜给事。”

    又有一人嚷道:“来人啊,将此人给我拿下。”

    周边的禁军也觉得郭淡这动作很危险,正准备上前时,申时行突然双目一瞪。

    那些禁军立刻又止步不前。

    这言官虽然横,但权力到底没有内阁首辅大。

    郭淡凭着自己年轻,又经常锻炼身体,紧紧擒住姜应鳞,令他无法挣脱开来,目光一扫道:“各位勿要着急,我不会伤害姜大人的,我这性命可也不比姜大人的贱,我只是有句话要奉送给姜大人。”

    说着,他转过头去,望着姜应鳞,微微笑道:“姜大人,记住了,莫欺少年穷。”

    姜应鳞微微一怔。

    郭淡嘴角微微扬起道:“我想姜大人也许是忘记了,当年太祖圣上是如何建立我大明朝的,而且我私以为,当年太祖圣上肯定也遇到过很多如姜大人这种无比高贵、洁身自好的正人君子。”

    一个言官立刻站出来道:“当年太祖圣上可是最憎恨你们这些商人。”

    郭淡双目一瞪,道:“大胆,你小小官吏,胆敢侮辱太祖圣上,真是岂有此理,来人啊,给我将他拿下。”

    申时行他们顿时一惊,这小子是疯了么?

    郭淡又是手一抬道:“算了,今日是好日子,不宜见血。”

    周边的禁军怒视着他,你特么一个小小牙商,瞎嚷嚷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方才郭淡那么一嚷嚷,他们下意识就准备上前,要真是这样,真是丢脸丢大了。

    “你...你竟敢诽谤我?”

    那言官暴跳如雷的指着郭淡。

    郭淡笑道:“我且问你,太祖圣上爱民如子,我可有说错?”

    “这是自然。”

    “那我算不算平民百姓?”

    “......。”

    那言官顿时面色苍白,支吾着出不了声,这问题简直要命,他也不可能否认商人是平民百姓,但若他承认的话,那这个罪名可就大了去,诽谤太祖圣上,要满门抄斩亦不为过,这回可真是大意失荆州,被鹰啄瞎了眼。

    申时行、王锡爵相觑一眼,脸上不禁露出微笑。

    这可真是神来之笔啊!

    郭淡突然又松开姜应鳞来,气势一敛,朗声道:“各位大人,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小商人,您们说得那些大道理我真不明白,但是我认为再卑微的人,也是有自己的尊严,而肆意践踏他人尊严的人,是得不到任何尊重的,更加没有资格对他人说教,而且,谁又能够保证我郭淡有朝一日就不会飞黄腾达。”

    太祖在前,谁敢说不。

    郭淡又向姜应鳞笑道:“姜大人勿怪,我绝无与你为敌之意,我也没有这个资格,我只是想跟你讲讲道理而已,就好像你方才想跟首辅大人讲道理一样,我想你应该是最能够谅解的我吧。”

    这一句话有怼得姜应鳞等一干言官,就跟吃了大便似得,一张脸都涨成猪肝色。

    郭淡这无非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只能反驳他的言论,但是你不能让他闭嘴,你要让他闭嘴,那申时行也会让他们闭嘴的。

    那些言官可真是有苦难言,因为申时行他们是很明显的在暗中支持郭淡,怼他丫的。不然的话,早就将郭淡给拿下了。

    这上下两面夹击,他们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

    郭淡又拱手一礼,道:“各位大人,若无其它的吩咐,草民就去忙了,其实草民来此,不是来参加大典的,而是奉命来筹备宴席,都是一些非常卑微的活。”

    这无疑是说过姜应鳞听得,我并没有任何僭越之举,我是个商人,但我干得也是下人的活,你方才就是成心在侮辱我。

    申时行呵呵笑道:“你去忙吧。”

    “草民告退。”

    PS:今天如无意外,继续三更,争取今日就将债还清。。。。。。从此无债一身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