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墙之隔(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墙之隔(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好书推荐:
    在三剑客时,郭淡还能表一下意见,指点指点,但是在这里,还真不需要他指点什么,因为这里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是非常非常专业的,他说得每句话,都将会显得是在班门弄斧,故此在此逗留一会儿,张诚便带着郭淡出得武英殿,又去往皇极殿。

    这皇极殿可是要比武英殿雄伟、壮观的多,可以说是标志性的建筑,但用的次数非常少,一般就是举办各种大典。

    平时明朝皇帝一般也不在这里面上朝,都是在皇极殿的殿门前,俗称“御门听政”。

    不过这些与万历倒是没有太多关系,因为万历中后期从来不上朝。

    来到皇极殿,张诚大致跟郭淡讲解了一遍流程,只是寥寥数语,因为他知道,这跟郭淡没有关系,也不能有任何改变,故此之后他又带着郭淡围着皇极殿转悠着,与郭淡商量着画师应该坐在哪里。

    可走着走着,张诚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小子真心不把这里当皇宫,到处乱指,这里安排个,那里安排个,不禁纳闷道:“你这是要多少个画师来画?”

    “当然是越多越好啊。”郭淡一点也不客气,仿佛主要画师都是宫里派出,不用他出钱。

    张诚立刻道:“什么唤作越多越好,大家看到的都一样,你画这么多有用吗?”

    郭淡讪讪一笑道:“內相勿怪,这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没办法?难道还有人逼你不成?”张诚好奇的看着郭淡。

    “那倒不是。”郭淡解释道:“內相,这不是站住了让我们来画,画师是被动的,如果每个人都画一幅,可能都画不好,必须得好些个人来画一幅。”

    张诚听得迷迷糊糊道:“好几个人画一幅,这如何画?而且,你方才点了五十多个位子,要是好几个人画一幅,那不得好几百人啊!宫里也没有这么多画师。”

    “內相误会我的意思了。”郭淡摇摇头,道:“我的意思是,一个位子一个画师,等到画完之后,再将几个人画合成为一幅画。”

    张诚当即就懵逼了。

    合成一幅?

    这怎么操作啊!

    郭淡又道:“內相莫不是忘记了,其实这画只是其次,我们也不是要卖画,我们是要卖画册,我们可以让很多画师来画,然后在雕刻印版的时候,从每一幅图截取一部分出来,然后合成一幅画,印在画册上。”

    “哦...咱家明白了,咱家明白了。哎呦!这个主意还真是妙啊!”

    张诚激动是拍掌顿足,又向郭淡道:“为什么你小子的脑子里尽是这种稀奇古怪的主意。”

    什么稀奇古怪,会不会聊天。郭淡呵呵道:“若是內相站在我这个位子上,也是能够想到的,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张诚好奇道:“此话怎讲?”

    郭淡道:“內相考虑的是如何举办这一次册封大典,而我考虑的是,如何挣钱,画册是重中之重,我必须考虑如何将这画册制作的最完美,倘若內相也将心思花在这上面,我想定能够想出更加好的主意来。”

    “你小子还真是会说话。”张诚乐得几声,又问道:“那朱立枝呢?”

    郭淡道:“朱公子当然是要独立完成,他会捕捉几个惊艳的瞬间,不过后期印刷时,可能也会加入其它画上的一些内容,但我想这么做,朱公子的原画将会更加值得珍藏。”

    张诚笑而不语,心中暗赞,这小子挺懂事的。

    因为朱立枝的画,已经承诺给他。

    画师的位子,郭淡可以给些意见,但是那些特殊嘉宾的观礼位子,是早就定下来的,也没有跟郭淡商量,这么多人可不能乱站,必须得统一安排,虽说是在官员身后,士农工商这么排下来,但其实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这其中就还包括下午至晚上的宴席。

    “內相,想不到在这皇宫之内竟还有这般简陋的花园,陛下可真是勤俭爱民啊!”

    郭淡站在一个大圆子内,不禁惊叹道。

    如今明明是春夏之际,四处都是郁郁葱葱,鸟语花香,而这大园子里面却好像步入了秋冬季节,放眼望去,是一片萧条,墙角处是杂草横生,草地就跟癞皮头似得,有一块每一块的,很多盆栽就只剩下半个盆,里面的陈设也是非常陈旧,椅子都是破破烂烂的,除了大以外,就真的还不如寇家的那小花园。

    勤俭爱民?张诚嘴角抽搐了下,稍显尴尬道:“这园子平日里是给奴婢休息的地方。”

    郭淡松得一口气道:“原来是走错了,我还以为宴席在这里举行,吓死我了。”

    “不,就在这里举行。”

    “可是內相不是说,这里是给奴婢休息的地方么。”郭淡懵逼道。

    张诚呵呵笑得两声,道:“郭淡,你就知足吧。你请的那些人,都是一些什么人,我们可都清楚,他们哪有资格坐在皇家园内,我可是寻了半天,还帮你找到这地方。”

    郭淡听得心里非常窝火,就那些个狗屁大臣,天天就知道白吃白喝白拿,他们还坐好园子,我们这些人出钱出力,可全都真金白银,就坐在这里,这是什么鬼逻辑,会不会交朋友。郁闷道:“就没有别得地方吗?”

    “就只有这里。”张诚非常肯定,同时用眼神告诉郭淡,别叽歪了。

    “那能不能安排人打扫一下,换一些好椅子,那些人第一次入宫,要是看到这皇宫还不如自己家的花园,说出去也不好听啊!”

    郭淡也只能退而求其次。

    张诚还考虑了半响,道:“行吧,我到时安排人打扫一下这里,换一些新椅子。”

    “多谢,多谢。”

    郭淡连连拱手,又问道:“那有什么节目吗?就是唱歌跳舞之类的。”

    张诚听得噗嗤一声,道:“郭淡,你要求还挺高的呀。”

    这不是最基本的么。郭淡讪讪道:“看来是没有,不过我觉得这可以安排,不然光吃饭喝酒多无趣。”

    “歌舞表演自然是有得,只不过在隔壁表演。”

    张诚手往东面那堵墙外指去。

    郭淡偏头望去,突然反应过来,道:“哦,那些大臣就坐在隔壁?”

    张诚点点头。

    原来这个园子其实就是专门为了伺候隔壁园子的,不然那些奴婢也不需要跑到这里来休息,也可见张诚还真是忙活了半天,因为要在这里举办宴席,那么那些太监宫女就还得挪地方。

    等会,让我想想那时的画面.......。

    郭淡想来想去,心中唯有辛酸。

    到时隔壁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笑声不断,而他们就只能在墙角边旁听,这哪是什么嘉宾,简直就是一群乞丐啊!

    郭淡嘿嘿笑道:“內相,你也帮我们安排一些表演吧。”

    张诚忙道:“哎呦!这你可真是为难我了,就算咱家答应,那些歌妓舞妓也不会愿意在一群商人面前表演的。其实他们能够在这里吃顿饭,就已经修来的福气,要不是皇恩浩荡,他们可是连站在门前的资格都没有。”

    可他们掏了钱啊!

    郭淡心里反驳一句,来到这里,他才切身感受到商人的卑微,花了这么多钱,却落得这么一个待遇,那些拿钱的反而享受最好的待遇,心里是非常不甘,如果有钱都还不能为所欲为,那他这么拼命的赚钱干嘛,道:“內相,我真不是贪心不足,我只是想有点什么,至于是什么都无关紧要,有那么一点点意思就行了。”

    张诚摇摇头道:“这咱家真的无能为力。”

    管那些歌妓、舞妓也都是官员,他们不可能会答应的,这简直丢人丢到家,张诚也不想劳这神。

    郭淡真觉得这样的话,就还不如不来,思索半响,道:“要不这样,我们自己安排人来表演。”

    “那如何能行。”张诚道:“你以为这皇宫什么人都来的么?”

    靠!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还玩个屁啊!郭淡心里很是郁闷,如果隔壁也没有表演,或者离很远,那就也罢了,关键就在隔壁,光想想那画面,都觉得非常尴尬。

    但是张诚完全不觉得,你是什么等级的人,那就干什么事,这是非常正常,否则的话,就如那孔圣人所言,礼乐崩坏。

    郭淡忽然眼眸一转,道:“对了!宫里面的歌妓可也不是一日就能够练成的。”

    张诚疑惑的看着他。

    郭淡笑道:“我的意思是,让那些还没有出师的歌妓舞妓来表演,这对于她们而言,就当做是一次训练,或者说实习,一举两得啊!”

    “那也不行。”张诚道:“你也说了她们可都还未出师,倘若出个什么意外,传出去多不好听啊!”

    郭淡忙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亲自来安排,绝不会出错的。”

    张诚惊讶道:“你还有这本事。”

    郭淡憨厚一笑道:“我们牙行就得什么都会一些。內相真的拜托了,我当初让他们捐钱的时候,可是说了不少好话,要是太寒碜了一点,他们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抱怨的,您就帮我这一回吧。”

    张诚考虑一会儿,道:“好吧,咱家就帮你安排一下。”

    “多谢內相,多谢內相。”

    郭淡连连拱手,心想,老子Tmd费心费力,可能还不讨好,要不吞下那几十万两,我一头撞死算了。

    ps:盟主加更一章,还欠一章,谢谢二位盟主给我一个推掉别人婚礼的借口,T%&#¥每次参加婚礼,总是被推上去抢花球,也不知道是哪个蠢货想出这么个环节,若有机会写到这种对扔花球的情节,我一定水Tm几十章,泄一下心中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