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零六章 官牙必须死(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零六章 官牙必须死(求订阅,求月票)

 好书推荐:
    虽然这席位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但是寇家牙行兀自是被挤得水泄不通,因为这里面还包含着很多广告,很多的合作,还是有很多事宜要商谈的。

    但是郭淡此时此刻却无心跟那些大富商交谈,他将办公室扔给寇义,然后就来到门外,是左顾右盼,嘴里还念叨有词,“怎么还不来?真是急死个人啊。”

    “哟!你这是在等谁?不会是咱家吧。”

    忽听得一个尖尖笑声。

    郭淡偏头一看,只见一队人马行来,为一人正是大太监张诚,而他身后还跟着一队身着制服的禁军,忙上前,行礼道:“內相大驾光临,小子郭淡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不敢,不敢。”

    张诚摇着头道:“要劳您大驾,咱家恐怕还得折寿啊。”

    昨夜的震惊,他至今还未缓过神来,这小子真心是有点逆天。

    “哎呦!內相这话,可是折煞小子了。”郭淡是诚惶诚恐道。

    “行了!行了!谁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张诚挥挥手,又问道:“你是在等人么?”

    郭淡愣了下,忙摇头笑道:“不是,我就是在里面闷着慌,出来走走,没曾想刚好遇见內相,只能说,缘分呐。”

    “是吗?”

    张诚笑得两声,又道:“郭淡呀,你虽然年轻,但到底还是年轻了一些,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你说这京城才多大,隔壁街说句话,站在这里都能够听见。”

    这厮似乎话里有话。郭淡稍一沉吟,立刻明白过来,是呀!那东厂不就是朝廷的情报系统,估计那边早已收到风声,唉...看来这一出杀鸡给猴看是得搁浅了,不过没关系,冤家向来就路窄,迟早还会遇上的,下回他可就没有这么好运。忙拱手道:“內相的教诲,小子定当铭记于心。”心想,他显然是有意在提醒我,看来是想笼络我,亦或者他与那东厂都督本就不合,但不管怎样,这都对我有利。

    这小子反应还挺快的。张诚又是一挥手,道:“什么教诲,咱家就随便说说而已。”

    “內相的随便说说,对于我这傻小子而言,那就是金玉良言,令郭淡受益匪浅。”郭淡是由衷的说道,他毕竟是个外来人,而郭淡记忆也全都是市井记忆,他对于金字塔尖的那部分,还不是非常清楚。

    “行了,行了,这马屁就别拍了。”

    张诚摆着手,咯咯直笑,但不难看出,郭淡的话,令他非常受用。

    郭淡嘿嘿一笑,又是问道:“不知內相今日到此,是有何事吩咐?”

    “吩咐就不敢当,咱家是奉陛下之命,过来看看。陛下现在可是担心你呀!你看,可又派了你一队人马来保护你。”

    “陛下对草民如此厚爱,草民可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陛下。”

    话虽如此,但郭淡眼中却透着困惑,他心想,这可就有些过了吧,我哪里需要这么多人保护,而且这些家伙可都是穿制服的,站在这里可能还会影响我的买卖,弄得跟皇宫似得。

    “你知道就好。”

    张诚又是低声问道:“对了!如今已经捐得多少钱?”

    这个数目他倒是无法查到,因为这个流程他完全没有搞懂,除非偷看账本,否则的话,根本估算不到。

    郭淡脑子里面还在想着那队禁军的事,下意识道:“也没有多少,就二十多万两。”

    张诚娇躯一颤,手中拂尘当即掉落下去。

    也不知是不是被寇守信的拐杖给训练出来了,郭淡下意识的伸手一捞,接住拂尘,恭敬的递向张诚,可又见张诚是呆若木鸡,不禁小声道:“內相,內相。”

    张诚猛地回过神来,都顾不得接过拂尘,问道:“你方才说多少来着?”

    “二十多万啊!”

    “两。”

    “是的。”

    张诚终于明白,为什么皇帝如此看重郭淡,换他他也会非常看重,这可真的不比抄家慢,要知道抄家还是有风险的,万一抄到清官家,那可真是白忙活一场,虽然这种几率非常小,又是问道:“这么多钱,你放在哪里?”

    郭淡道:“目前只有一部分银子送来了,都放在我牙行的仓库里面。”说到这里,他顿了下,又道:“我也正想与內相您商量一下,这银子该怎么处理?”

    张诚沉吟少许,道:“此事还得奏询陛下,这银子就暂时先放在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应该不会出问题的。”

    郭淡顿时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原来皇帝派这些人来,不是来保护我的,而是保护银子的,呵呵,真心没有这个必要,落在我郭淡口袋里面的钱,是很难再拿出来的,就安心放在我这里吧。

    但郭淡并不知道,昨日一宿万历可都没有睡好,想到自己的二十万两银子放在寇家那小牙行里面,这他哪里睡得安稳,原本昨夜就想派人过来看着,只不过后来寻思着已经派了一对近卫前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昨夜的辗转反侧,还是令他决定让张诚亲自领一队禁军过来,专门看着那些银子。

    但也由此可见,这些银子根本就不是用来贴补财政的,不然的话,现在就应该拿回宫中去筹备那册封仪式,万历之所以不取,而是派人看着,就是打算等到册封仪式结束过后再来取,然后放到自己的小金库里面。

    张诚始终难以相信,满心好奇道:“这短短几日内,怎么就捐得这么多钱,你是如何做到的?”

    这其实也是万历派他来的目的之一,因为万历也没有搞明白,怎么一下子就弄了这么多钱。

    郭淡忙道:“里面正在商谈,若內相不嫌我牙行简陋,可进去一观。”

    “好好好!咱家还真想见识见识。”

    张诚忙不迭的点头。

    郭淡瞧他两眼放光,心中暗自一笑,贪婪是好事,哥就怕你们不贪。

    入得牙行,那些大富商见这张诚大太监来了,当即都是噤若寒蝉,支支吾吾的,皆不敢吭声,即便张诚再三表明自己只是来旁听的,但是兀自没有人敢出声,太监的话能信,那母猪都会上树,而且我们现在是在这里谈钱,万一让你惦记上了,最轻也得是一个倾家荡产啊!

    原本想省一番口水的郭淡,只能作罢,又将张诚请到宅院,亲自跟张诚解释起来,并且拿着已经签订的契约给他看。

    他也必须得解释清楚,因为到时还需要张诚配合。

    听了好半响,张诚才大致明白了,但其中利益,他还是有些理不清,比如说这些广告的收益,但没有关系,那些银子已经是最好的解释,赞许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有这般头脑,真是厉害,厉害。”

    郭淡忙道:“內相过奖了,其实若无內相的支持和帮助,此事也难以这么顺利,将来还有更多地方需要麻烦內相。不仅是我们牙行,三剑客那边也是非常感激內相的支持,我们听闻內相也是爱画之人,故此打算等到印板雕刻完之后,便挑选出十幅原画赠送于內相。”

    张诚目光听得目光急闪,如今朱立枝的原画,那可是有钱都买不到,要知道第一批可都在万历手中,如今郭淡一口气就要给他十幅原画,而且是关于册封仪式的,以前未有过的,这能卖出多少钱啊!

    关键郭淡这一招玩的比较活,不是说从里面拿钱给他,而是给画,这真是太稳了,他收得也非常放心。

    “有道是无功不受禄,这咱家怎好意思要。”张诚按捺住欣喜之情,故作推辞。

    郭淡忙道:“应该不好意思的是我们,这些天已经不少麻烦內相,过几日去宫里安排的时候,有哪件事不需要麻烦內相您,还望內相莫要再推辞,否则的话,我们今后都不敢跟內相你张口了。”

    张诚呵呵笑得几声,也不再推辞,道:“那行,咱家就却之不恭了。”

    心里想着,看不出这小子挺懂事的。

    从昨夜郭淡的行为来看,他压根就没有想过从郭淡这里要好处,这家伙动不动告御状,太恐怖了,却没有想到,今儿这小子又变得恁地懂事。

    殊不知对于郭淡而言,他从来不排斥贿赂,只要自己能得利,同时又能够做到不违法,那为什么不做,那些华尔街的大佬们,个个都是黑宫那些政客的大金主。但是,你不能来敲诈我,这两者可是有着天壤之别。

    又坐得一会儿,安排好那些禁军之后,张诚便起身告辞了,他这一回可算是满载而归啊!

    其实那十幅画都还只是其次,关键在于郭淡的态度,他如今希望能够笼络郭淡,因为他可是亲眼看到万历是怎么对郭淡的,那乾清宫他可都还没有坐过,关键郭淡还能够生财,简直就是完美。

    郭淡亲自送他至大门前,看着张诚远去的背影,他面色渐渐凝重起来,喃喃自语道:“这条路只怕不是那么好走。”

    说到此处,他嘴角一扬,“不过这样才有意思。”

    “姑爷。”

    只见牙行的学徒辰辰快步走了过来,微微喘气道:“姑爷,我那边几户人家都已经谈妥了,他们都答应将房屋卖给咱们。”

    “干得不错。”

    郭淡一笑,掏出一定碎银扔给他。

    辰辰欣喜的接过银子来,嘿嘿道:“其实我也没有说啥,是姑爷您给的价钱高,那些人可都没好意思还价。”

    “半年之后,他们便会后悔的。”

    郭淡一笑,转身入得大门,他并没有去牙行,因为他如今要掌控全局,牙行的工作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是直接回到自己的小院,然后拿出一块画布来,趴在桌上画了起来。

    “夫君,你在画什么?”

    刚刚算完账,回到小院的寇涴纱,现郭淡又趴在桌上拿着炭笔“胡乱”画着,不免好奇的走上前,要知道上回他趴一次,就趴了二十多万两出来。

    “哦,我在设计如何扩建牙行。”

    郭淡坐起身来。

    寇涴纱道:“如今牙行这么多事要忙,寇义一个人在牙行,我也不是很放心,这等小事还是交予其他人去做吧。”

    其实她不是非常赞成扩建牙行,作为古代商人,最忌讳树大招风,但是她也没有开口反对。

    “这可不是小事。”郭淡一本正经道:“我打算借这次扩建,同时对牙行内部进行一次改革。”

    他还真不是躲在这里偷懒,因为如今的牙行在他看来,那真的就是小孩过家家,非常不效率,必须得改革,不然的话,今后很多工作都无法展开。

    “改革?”

    寇涴纱惊诧的看着郭淡。

    郭淡点点头,指着画布上还未完成的设计图,道:“你看,这新得牙行只有接待处,没有其它的,也就是说,我们不再接为人辩物的买卖。”

    寇涴纱惊讶道:“为什么?”

    郭淡道:“因为这些业务,赚不了多少钱,将有限的精力投入到这上面来,纯粹就是浪费,毫无意义。”

    寇涴纱却道:“这牙人不断物,那还是什么牙人。”

    郭淡笑道:“但我们是商人,商人还是要向钱看齐。”

    “可是那些牙人该怎么办?”

    “他们当然继续会留在牙行,并且赚得钱会比之前更多。”郭淡道:“将来我们可是要做大买卖的,其中包括粮食、茶叶、丝绸、瓷器、马匹等等,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辨明这些货物的好坏,故此他们将作为我们牙行的技术人员,专门负责验货和报价。”

    寇涴纱听得有些心惊肉跳,这些商品可都是明朝的大宗商品,道:“可是这些买卖,主要都是控制在官牙手中。”

    “哦,官牙呀!”

    郭淡微微耸肩,轻描淡写道:“官牙必须死。”

    ps:第三更送到,下午至少至少还有一更,我会尽量在保证质量的同时,码出第五更来,回报大家对小希的支持,也正是因为大家的支持,让我的状态保持的非常不错,虽然只睡了四个小时,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顺便说一句,我真的不短。

    再有就是恳请大家多多订阅,将月票投给小希,目前在月票榜上,排名第十一,这个位置真的很尴尬,让我们先向前迈一小步好么。

    另外,本书多了两个盟主,“郭淡”(我真的没有打错)和“fang32157”,必须得加两更,今天肯定不能算,这上架头一天,更多少都是属于本分,但我保证国庆节期间,一定全部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