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零五章 别惹我(求订阅,求月票)
    郭淡当即吓出一身冷汗来。

    但其实他根本不用害怕,真正的纯种商人,是有限制的,很难发展起来,这钱其实都在那些达官显贵,皇亲国戚手中,要想将这些钱给捞来,只有抄家一条路可走。

    万历又是问道:“那你此话是何意?”

    郭淡突然正襟危坐,道:“陛下,朝廷的收入多半是来自税收,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商税,而商税又在于买与卖,没有卖于买,就无法产生商税。如今这寻常百姓是没钱买,而有钱的商人又什么都不能买,这商税自然也就没有多少。倘若商人什么都能买,那必定会刺激经济增长,民间会出现更多的买卖,产量必定也会增多,而且,织户和农户也会因此得利,从而会产生更多的商税,即便是三十税一,只要这量上来,商税依然是非常可观的。

    除此之外,这还影响到农税,这商人挣了钱,却不能像地主一样生活,连一件刺绣的服侍都不能穿,这势必会导致许多大富商纷纷购买大量的田产,而这就是朝廷最为忌讳的土地兼并,不但商税少,还导致农税减少,陛下能不缺钱么。”

    张诚听得是目瞪口呆,这小子还真是能扯,小小的车马衣冠,竟然被他扯到土地兼并上面去,关键这厮说得还真是有那么三分道理。

    原来这厮不是在挖坑埋自己,而是想要给自己换一身衣服啊!

    “嗯...你说得也不无道理。”

    万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张居正给的零花钱少了,缺钱缺怕了,反正这一旦牵扯到财政问题,他都会仔细的考虑的。

    张诚小心翼翼的提醒道:“陛下,关于这车马衣冠的限制,太祖之时,就定了下来......。”

    他无非也是见万历好像有些动心,好心提醒他一句,这可是祖制,可不能随意改变的。

    “嗯......。”

    万历点点头,目光却是看向郭淡。

    郭淡心领神会,忙道:“陛下,您的册封仪式那是多么的隆重,草民心想哪怕是朝中大臣都会穿得非常隆重,倘若那些特别嘉宾,穿得都是破破烂烂,土不拉几的,旁人若见了,非得以为是一群乞丐站在那里,这恐怕会令陛下的册封仪式失色不少,甚至可能引起贵妃不高兴。”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万历眼中一亮,这小子真是忒机灵了,道:“好,朕特许参与册封仪式的嘉宾,无论是何阶层的人士,都可着光鲜亮丽的服侍,哦,他们也可乘马车前来。”

    张诚听罢,立刻知道皇帝是决心要打破这车马衣冠的限制。

    万历还真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皇帝,他的个性其实非常自我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非要先册封郑贵妃为皇贵妃。其实那些大臣也不是反对郑贵妃,他们只是觉得该有个先后顺序,儒家讲究的不就是长幼有序,你要册封也得先册封王恭妃。

    但万历还就是非得先册封郑贵妃。

    如今在万历看来,这车马衣冠限制不是商人,而是白花花的银子,是自己的收入,爱财如命的他,如何能够允许这种情况继续发生下去,这必须得废除,至于祖制什么的,他历来就没有放在心上。

    而郭淡无非是提醒他,这册封仪式就是最好突破口。

    “陛下圣明。”

    郭淡高呼一声,又道:“倘若陛下继续将此事交予草民来办,那草民可否再提一个小小要求。”

    万历立刻道:“你但说无妨。”

    郭淡道:“原本这数目其实还可以再多一点,就是因为草民的牙行太小了,最多就容纳几个人,导致进程非常缓慢,草民本想将左右的房屋都买下来,但是这手续非常慢......。”

    不等他说完,万历就不耐烦道:“行了,朕特许你买下...那些房屋,今后如这种小事,你就直接跟內相说,他会帮你的。”

    “多谢陛下。”

    郭淡赶忙行礼道。

    经过此事,万历对于郭淡那是更加看重,这小子不仅仅是个小商人,还挺有见识的,从那车马衣冠的限制,都能够看到土地兼并上面去,非常不错。

    万历又好生安抚了一会儿郭淡。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别害怕,哥会罩着你的。

    并且他也是说到做到,当真就派出自己的一小队近卫护送郭淡出宫,并且还吩咐他们要日夜保护郭淡,谁若敢动郭淡一根汗毛,直接拍死。

    张诚是彻底无语了,这宠得有些过分啊!

    虽是这般想的,但他还是亲自郭淡出得乾清宫,这太监最会见风使舵,如今万历如此看重郭淡,他当然也不会给郭淡脸色看,我们可是一条战线的。

    “叔叔。”

    这郭淡刚刚离开,一名三十来岁的太监跑了过来,在张诚耳边小声道:“方才侄儿已经查明,今儿下午那邢尚智的少公子邢全曾去过一趟寇家牙行。”

    “是他?”

    张诚不禁微微皱眉,但很快眉目展开来,笑道:“这就难怪了。”

    原来他方才去通报的时候,就已经派人前去调查此事,因为他也负责此事,若有任何差错,他也得负责的,而郭淡刚刚离开,这消息就来了,可见他们的情报能力是多么的强大。

    张诚又思索半响,道:“你立刻去将此事告知督主。”

    那太监稍显诧异的瞧了眼张诚。

    张诚笑吟吟道:“你以为这事能够瞒得住督主么?他迟早会知道的,我就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这督主可就是东厂都督张鲸,他不禁掌控着东厂,同时还控制着锦衣卫,这两大情报系统都在他手里,怎么可能瞒得过去。

    “侄儿明白了。”

    .....

    .....

    寇家。

    “贤婿,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先前是上哪去了,也不说清楚,可是将老夫给急死了,倘若你有个三长两短,留下我们父女,可怎生是好啊。”

    寇守信见得郭淡回来了,激动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赶忙起身迎了出去。

    搀扶着他的寇涴纱,也是充满担心的看着郭淡。

    郭淡忙拱手一礼:“让岳父大人和夫人担心了,小婿真是万分抱歉。”

    “这些话就别说,咱们是一家人,你回来就好,回来......。”

    说着说着,寇守信突然见郭淡身后还跟着两名带刀壮士,由于穿得是便衣,他也难以辨明,好奇道:“这二位是?”

    郭淡哦了一声,“他们是圣上的近卫。”

    说话时,他突然微微弯身,右手一捞,握住寇守信的拐杖,又顺手搀扶着已是呆若木鸡的寇守信,道:“岳父大人,夫人,我们还是进屋说吧。”

    待郭淡进屋之后,那两名护卫立刻站在大门的两边,神情冷冽,令过往的丫鬟都感到有一些害怕。

    直到来到大堂坐下之后,寇守信才如梦初醒,一手紧紧抓住郭淡的手,颤声道:“贤婿,你说...你说他们是当今圣上的近卫?”

    郭淡笑着点点头,道:“小婿方才就是去见圣上,圣上在得知此事之后,于是就派了一队近卫专门来保护我们。”

    “这...这...。”

    寇守信微微颤抖起来,突然老泪纵横,跪了下去,高呼道:“隆恩浩荡,隆恩浩荡,老朽真是死而无憾啊!”

    郭淡和寇涴纱废了老半天劲,才将寇守信搀扶起来。

    寇涴纱笑道:“爹爹,您现在可以安心了吧。”

    “安心,安心。”寇守信乐得呵呵直笑,“有陛下护着咱们,谁还敢来找咱们的麻烦。”

    脸上是充满着得意。

    郭淡见罢,都是忍俊不禁。

    寇涴纱又道:“爹爹,如今天色已晚,您该歇息了,这身体要紧啊!”

    寇守信正兴奋着,哪里想睡,可想着自己还得养好身体抱孙子,于是又向郭淡道:“贤婿,你明日再与我好好说道说道。”

    “是。”

    郭淡微笑的点点头。

    将寇守信送回屋内之后,郭淡与寇涴纱又回到他们的小院,但是夫妻二人都非常有默契的没有回屋,而是在院中坐下。

    “夫君,我觉得此事你应当慎重考虑下,而不是直接去找圣上帮忙。”

    寇涴纱愁容满面的说道。

    郭淡哦了一声:“夫人为何这般说,你觉得这样不妥吗?”

    寇涴纱幽幽叹道:“夫君,我们到底只是卑微的商户,而邢家与东厂都督关系密切,陛下总不会为了我们,而去责罚东厂都督,外面那些近卫虽然保得了我们一时,却难保我们一世。”

    郭淡笑着点点头,道:“夫人言之有理。”

    寇涴纱诧异瞧了眼郭淡一眼,问道:“夫君是否已经想到了这一点。”

    “嗯。”

    郭淡点点头,道:“在夫人你识破我之后,我就想到可能会有这日。夫人想想看,在这几日之间,我们便弄得二十万两,如此庞大的数目,自然会有人眼红,这事是避免不了的,也是不能去避免。

    如果我今日答应邢全,那么明日就会有更多的邢全上门,而这钱可是陛下的,不是我们的,我们拿着陛下的钱去讨好他们,就还不如直接去讨好陛下,所以,别说十个席位,我是一文钱也不会给邢全。”

    寇涴纱稍稍点头,又问道:“但是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郭淡嘴角微微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来:“既然今日我能用二十万两,得到陛下的近卫保护,那么明天我就可以用两百万两,将那东厂都督活埋了,他最好别来惹我。”

    寇涴纱凤目睁圆,震惊的看着郭淡。

    一个小小的商人,竟然说要将东厂都督活埋。

    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可她当回过神来时,发现眼前这个郭淡,变得有些陌生,那冷漠的眼神,不带有半点温柔。

    郭淡见寇涴纱呆呆的看着自己,立刻神色一敛,笑道:“夫人,这条路非我所愿,可能也非你所愿,但是不管怎样,我们都已经踏了上去,是没有回头路可走,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清除这条道路上的所有障碍。”

    其实是我推着他,推着我们走上这条路的,不管这是条怎样的路,我都应该与他一块走下去。寇涴纱目光坚定的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今日真是多谢夫君。”

    郭淡错愕道:“谢我什么?”

    寇涴纱脸颊微红,道:“就是今儿下午那邢全来的时候......。”

    当今天下午,郭淡挡在她身前的时候,她芳心不由得跳动了下,那一幕是深深的印在了她脑海中。

    “哦......。”郭淡是恍然大悟,又是急急点头道:“这个你还真得好生谢谢我,那不知夫人是打算以身相许,还是要怎地?”

    .....

    .....

    翌日一早。

    邢全是睡眼惺忪,打着哈欠出得门来。

    一个闲汉急忙上前,谄媚道:“少爷,那边小人全都已经联系好了,只要这席位到手,立刻就能够卖出去。”

    “很好!”

    邢全笑着点点头,手一扬道:“走,去寇家。”

    正当这时,一辆马车从西边而来,周边有着三十余骑带刀护卫,阵势可是不小。

    “是干爷爷来了。”

    邢全激动的上前,跪在马车前,乖巧道:“孙儿拜见干爷爷。”

    只见一个五十岁左右太监从车内出来,但这人是生得尖嘴猴腮,这脸上还打着胭脂,颧骨凸起,双目凹陷,可却是目光锐利。他便是那东厂督主张鲸,是太监中的二号人物,但也不是说他的权力就比那司礼监掌印太监小,他们两个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

    “咳咳咳!”

    张鲸在两个小太监的搀扶下,下得马车来,又拿出丝帕捂住嘴咳得几声,斜目一瞧跪在地上邢全,道:“起来吧,我的乖孙儿。”

    邢全站起身来,又是一脸好奇道:“干爷爷,您这么早来,是有事找我爹爹商量么?”

    “我是来找你的。”

    “找孙儿的?”

    邢全诧异道。

    张鲸点点头,问道:“你这么早是要上哪去?”

    “孙儿是去...。”

    邢全嘿嘿道:“孙儿只是去外面玩玩。”

    “我看你是想去寇家牙行吧。”

    “干爷爷怎知道?”

    啪---!

    张鲸突然一巴掌狠狠甩在邢全脸上,只见邢全的左脸顿时是一片青紫,别看这太监五肢不全,但打起人来,可比正常人要狠得多呀。

    邢全捂住脸,呆呆的看着张鲸,整个人都是懵的。

    张鲸一边用手帕擦着手,一边道:“你也别怪干爷爷打你,若今儿干爷爷不打醒你,恐怕你这小命都保不了了!”

    说到后面,他眼中闪过一抹阴毒的目光。

    PS:没有存稿的小希,只能呐喊道:四千字的二更,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