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九十八章 饱汉不知饿汉饥

第九十八章 饱汉不知饿汉饥

 好书推荐:
    万历如此不负责任的甩锅,张诚自然也不会表现得多么热忱,而且他心里对此事本就多有疑虑,故此,他并没有以一种非常正式的敕令或者政令,下达到寇家,而是让人写了一直契约,完全用商人的方式,去雇佣寇家牙行。

    将来即便追究起来,他也是可以甩锅的,难道我司礼监雇佣一个人也不行么?

    并且他还是叫了两个小太监将这份契约送给寇家的。

    导致这份历史性的承包契约并未立刻引起轰动......。

    郭淡对此是相当失望,他本来是想要一道圣旨的,哪知道却是这结果。

    但是对于寇守信而言,那可真是如获至宝,虽然书写不是太正式,但署名是司礼监,当即就将郭淡和寇涴纱叫到祠堂来。

    “岳父大人,你不会当算将这契约供上吧?”

    郭淡惊愕的看着寇守信。

    寇守信连连点头道:“我就是这么想的,你觉得不妥么?”

    郭淡皱眉道:“小婿是觉得有些不妥,因为这契约上面并未说明我们的酬劳,我还打算去跟內相商量一下,他是不是忘了这事。”

    “什么酬劳?”

    寇守信啧了一声:“能够得到圣上的青睐,那可是光耀门楣,花多少钱都换不来的,你还谈什么酬劳。”

    就如今皇帝,还真不是拿钱换不来的,不然他请我干嘛。郭淡郁闷道:“岳父大人,我们是商人,这商人不谈钱,那谈什么?”

    “这赚钱的机会多得是,可是这种机会那真是可遇不可求。贤婿,听我一句,你可千万别去跟內相谈这事。”

    “是,小婿知道了。”郭淡点点头,又道:“但小婿还有一点点顾虑。”

    “什么顾虑?”

    “这司礼监到底是太监的部门,倘若供在祠堂的话,啧,这会不会有断子绝孙的风险。”

    寇守信神情一滞,然后捋了捋胡须,轻咳两声,“此事今后再说吧。”

    然后默默的拿着契约走出祠堂。

    寇涴纱悄悄白了郭淡一眼,低声道:“你也真是的,明知道爹爹最看重这个,你还拿这个去吓他。”

    郭淡一脸惊讶的看着寇涴纱。

    寇涴纱柳眉一蹙:“你这般看着我作甚?”

    “哦,没什么。”郭淡挠着脖颈道:“我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原来夫人竟然知道岳父大人最看重的是这个。”

    寇涴纱神情一滞,然后默默的走了出去。

    果然是亲生的。郭淡笑着摇摇头,追了出去:“夫人,我有事要去一趟三剑客,牙行就麻烦你照看。”

    “知道了!”

    寇涴纱点点头。

    其实自郭淡面圣之后,寇涴纱也不再与郭淡斗气,又如以往一般,天天去牙行主持日常事宜,因为她也渐渐明白,这个牙行对于郭淡来说,也许是真的小了一点。

    ......

    自《进士采访录》以来,郭淡就没有再来过三剑客,这就是他为什么当初不愿入股原因,因为当时他压根就没有想过去赚钱,只是将自己定位于友情相助,他当然也不会天天惦记着三剑客的死活,然而如今情况正在生转变。

    若无三剑客的画册,那么郭淡的计划,也就无从谈起,他必须要先跟三剑客谈妥。

    而当郭淡来到这三剑客总部时,目光顿时有些直,里面是一片莺莺燕燕,这环肥燕瘦,那是应有尽有,要说这是在开派对么,但是,这男人未免也太少了一点,除了一些仆人之外,就只有刘荩谋和朱立枝。

    尤其是朱立枝,简直就是全场焦点,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皆是含情脉脉的看着正专注于画板的朱立枝。

    齐人之福,不过如此。

    即便是那相貌平平无奇的刘荩谋,周边也有七八女子,赏花论月,是好不快活。

    直到他见到郭淡来了,才离开美人堆,来到郭淡面前,非常惊讶道:“你怎么来呢?”

    郭淡听得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哼道:“这么多肉,多我一个男人,难道就碍着你了么,你这也忒贪心了。”

    刘荩谋愣得少许,旋即哼道:“你以为我很快活么?天天陪着她们,就连去赌场,都得拿出上茅房的工夫来。”

    “你陪着她们?”郭淡真心怒了,“这种丧心病狂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我丧心病狂?”刘荩谋也怒了,“行,你既然喜欢这里,那你就在这里待着,我去外面转转。”

    “等会等会!”

    郭淡见他是来真的,赶紧一把拉住他,极其纳闷道:“我说刘公子,这么多美女陪着你,你还惦记着赌场?”

    刘荩谋郁闷道:“你待上几日,你也会腻的。”

    比起美色而言,他更喜欢去赌场试试手气。

    郭淡若有所思道:“腻倒是不会腻,就是身体可能有些吃不消。”

    刘荩谋想了想,道:“那我倒不会。”

    你个臭不要脸。郭淡暗骂一句,又好奇道:“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她们都在这里,朱公子一天能画这么多么?”

    刘荩谋瞪了郭淡一眼:“这还不都是因为你?”

    郭淡诧异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

    刘荩谋立刻将其中缘由告知了郭淡。

    原来当初推出第二期“才子佳人”后,那春满楼都快让人给挤爆了,其它青楼见了,能不眼红么,纷纷请求与三剑客合作,但是这人实在是太多了,排队都不知道排到何年何月,那些1aobao索性就天天让自家的歌妓来这待着,与朱立枝他们打好关系,反正早上她们也没啥事可做。

    久而久之,这些歌妓也都习惯来这里,毕竟有朱立枝这种又帅又害羞的美男子在,即便是看看,都非常养眼,而且来这里谈论的也是诗词歌赋,对于这些歌妓而言,这里仿佛是她们最后的一块净土。

    “原来如此。”

    郭淡稍稍点头,心里并未有一丝的诧异,因为他最初就是这么构想,他本来就是希望三剑客能够走花花公子的道路,也理应到处都是莺莺燕燕,只不过当初他无耻的将自己给代入了进去,到头来,却是帮他人嫁衣,更Tm可恶的是,对方竟然还不领情,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对了,小伯爷在哪?怎么没有瞧见他。”

    刘荩谋道:“荣弟应该在他姑姑那里。”

    “他姑姑?”

    郭淡神情有些不自然,试探道:“小伯爷找到他姑姑呢?”

    “这京城能有多大,早就找到了,他也已经好些天没有来这里了。”刘荩谋道。

    “是吗?”郭淡稍显心虚的问道:“小伯爷和他姑姑和好了么?”

    刘荩谋反问道:“惹徐姑姑生气的不是你么?”

    “你怎么知道的?”

    “我号称京城百晓生,有什么不知道的。”刘荩谋一脸不屑道。

    “那你可知我因何惹他姑姑生气的么?”

    “这我倒是不知道。”说着,刘荩谋是一脸八卦道:“说来听听。”

    他一生有两大爱好,第二才是赌,这第一就是八卦。

    “没什么,那只是一个误会而已。”郭淡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好在他并不知道,又问道:“小伯爷与他姑姑关系很好么?”

    刘荩谋稍显失望的点点头:“荣弟他乃是九代单传,父母又很早就离开了他,除伯爷之外,他身边最亲的就是姑姑,小时候他就总是跟在他姑姑后面,只可惜后来他姑姑离开了徐家,唉.....荣弟为此还伤心了好一阵子。”

    原来如此!唉...若是有机会,还是去道个歉吧。郭淡暗自一叹,其实他一直对这事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内疚的,当时确实过分了一点,但那也是被徐继荣给气得,本来那天他心情就很不爽了,又是好奇道:“为什么小伯爷的姑姑会离开徐家?”

    刘荩谋道:“这我可不好说,你若想知道,就去问荣弟。”

    想不到这厮口还挺严的。郭淡尬笑道:“我也就随便问问。”

    忽听得屏风那边传来一声叫喊:“少爷!少爷!”

    刘荩谋当即一翻白眼,也不问什么事,就直接嚷嚷道:“又是谁呀?我就这片刻功夫没有留神,你们就乱来。”

    只见一个还有着婴儿肥,身材圆润的少女,唯唯若若举起一块丝帕来:“是...是我,不过我也是见朱公子满脸是汗,就想去帮他擦擦汗。”

    一个年轻女子立刻道:“刘公子,你可千万别信她,我可是亲眼瞧见她偷偷跑上去,她就是想占朱公子的便宜。”

    “就是,就是。我也瞧见了。”

    ......

    那少女满脸羞红,垂不语。

    “行了,行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刘荩谋郁闷的挥挥手。

    “是。”

    那些女子欠身一礼,然后念念不舍的往门外走去。

    “圆圆,这都怪你。”

    “我也不想啊,可是朱公子长得实在是太俊俏,我...我也只是一时没有忍住。”

    “你们就别怪圆圆,我看到朱公子,也都很想抱着他,保护着他。”

    “咯咯,我看你们是犯花痴了。”

    “难道你没有么。”

    ......

    郭淡又向刘荩谋问道:“朱公子他还没有......。”

    刘荩谋叹道:“倒是比之前好了一些,可是他身边的环境也更加恶劣,他可从来没有活在一堆女人中间,本来就是在咬牙坚持着,故此若有女人靠近,他立刻就会晕倒,唉...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哇!这简直就是男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呀!可惜...可惜偏偏生在朱立枝身上,唉.....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可怜天下单身狗。郭淡也不知道该幸灾乐祸,还是该羡慕嫉妒恨。

    很是纠结。

    过得一会儿,等到那些歌妓离开之后,郭淡与刘荩谋才换了鞋,上到台上,只见朱立枝已经醒了够来,但兀自是面色绯红,水盈盈的双眸,额头上渗着密密麻麻小汗珠,微微喘着气,活脱脱一张事后脸。

    “你何时来的?”

    朱立枝看到郭淡,不免显得有些尴尬。

    郭淡呆呆道:“在你晕倒之前。”

    朱立枝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刘荩谋突然问道:“对了,你还没有说你来此是为何事?”

    郭淡呵呵道:“自然是有好事便宜你们三剑客,告诉你们,我们牙行最近可是接了一桩无敌大买卖。”

    “无敌大买卖?”刘荩谋好奇道:“什么买卖?”

    郭淡笑吟吟道:“你这京城百晓生可知道陛下已经决定册封郑贵妃为皇贵妃么?”

    刘荩谋哼道:“这我当然知道。”

    郭淡道:“那你又是否知道,陛下已经将这一册封仪式的部分事宜承包于我们牙行。”

    朱立枝惊讶道:“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郭淡笑道:“司礼监的契约都已经送到我们寇家了。”

    “此话当真?”朱立枝兀自有些不信。

    “千真万确。”郭淡点头道。

    朱立枝好奇道:“可这是为什么?”

    郭淡轻咳两声,道:“主要是因为陛下为了减轻财政负担,故此才雇佣我们牙行,希望我们能够想办法减轻财政的负担,我再呆板,也不可能拿这事开玩笑。”

    刘荩谋闻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郭淡诧异道:“你笑什么?”

    “郭淡呀郭淡,你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此话怎讲?”

    刘荩谋笑意一敛,道:“你可知道,朝中大臣皆反对此事,尤其是那些言官御史们,这些人虽然满口仁义道德,但个个皆是小肚鸡肠之辈,得罪他们的下场,可能也就比得罪厂卫好那么一点,如今这事,那些朝中大臣可都是敬而远之,你倒好,还贴了上去,你也有今日啊。哈哈!”

    郭淡听得突然也哈哈大笑起来。

    这回轮到刘荩谋犯愣,问道:“你笑甚么?”

    郭淡一手拍在刘荩谋肩膀上,道:“是见证我们友情的时候了。”

    刘荩谋错愕道:“什么意思?”

    郭淡道:“因为我已经将你们都拉下水了。哈哈!”

    ps:四千字大章,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