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九十五章 为你而帅

第九十五章 为你而帅

 好书推荐:
    郭淡这个“外来”人,自然是无法理解寇守信的这种激动之情。

    这古代商人最缺的是什么,不就是地位和名声,很多商人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去跟朝中大臣或者太监攀亲,有很多商人,就是因为这事连命都丢了,那他们兀自愿意飞蛾扑火,因为这三者本就是相辅相成的,这一个商人再有钱,若在社会上没有地位,没有名声,那是非常没有安全感的,他们赚得钱那就好像就不是自己的。

    这也是为什么古人更愿意得到地位和名声,最后才是钱,因为有地位,有名声,才能够很好的保护住自己的财产。

    而如今自家的女婿竟然被皇帝亲自召见,这在寇守信看来,那绝对是祖坟冒青烟。

    差点没有哭晕过去,又嚷嚷着要大办喜宴,恨不得宴请整个马市街的商人,好在冷静的寇涴纱劝阻了他,如今这事八字都还没一撇,就这么搞的话,万一要不成,那反而会惹祸上身,要庆祝也得等册封仪式过后再庆祝。

    然而,寇守信的激动,也让郭淡更是胸有成竹,他如今真心觉得“皇帝”这两个字,要不拿去卖钱,可真是暴殄天物,瞧瞧人家大美利贱的扛把子,那是上任卖后面,下任卖前面,这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那是卖得干干净净,赚得自然也是盆满钵满。

    寇守信只能拉着郭淡把酒言欢,聊得那叫一个起劲,直至半夜,寇守信才被搀扶回屋。

    而郭淡回到院中,并未立刻上床休息,他只是洗了个澡,然后裹着一件外衣,躺在院中,怔怔出神的望着天上的朗月繁星。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打断了郭淡思绪,他余光一瞥,只见寇涴纱从房内走出来,又给她递去一杯热茶。

    “怎么还不睡?”

    郭淡接过茶杯来,“开始觉得一个人睡有些不习惯。”

    “......。”

    寇涴纱一翻白眼,便欲转身回屋,然而这一回,郭淡出奇的没有拦住她。

    走得两步,寇涴纱偷偷往回瞥了眼,见郭淡兀自躺在椅子上,只不过双手捧着那杯热茶。

    站得片刻,她又走了过去,默默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也微微仰头看着繁星照亮的夜空。

    夫妻二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看着。

    过得好半响,郭淡突然收回目光来,喝了一口已经凉却的茶,突然问道:“睡不着?”

    寇涴纱下意识就道:“一个人睡……。”

    话说至此,她下意识抿紧唇,神色极其窘迫。

    “哈哈!”

    没有忍住的郭淡,哈哈大笑起来。

    寇涴纱顿时两颊生晕,轻轻嗔道:“这都怪你。”

    “怪我,怪我。”郭淡笑着直摇头,过得片刻,他突然问道:“后悔了没有?”

    寇涴纱微微一愣道:“后悔什么?”

    郭淡道:“后悔撕下我的面具。”

    寇涴纱柳眉微蹙,沉默少许,才问道:“夫君为何这般问?”

    郭淡苦笑道:“若非如此,今日之事也许就不会发生,夫人也不会因此睡不着。”

    寇涴纱一手托着香腮,又问道:“你怎知道我是因此睡不着?”

    郭淡笑而不语。

    寇涴纱幽幽叹道:“这的确是来得有些突然,我也不知道……。”

    她本想说,也不知道这是好事是坏事,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寇家,但她可不敢说被皇帝召见,可能会是一件坏事,虽然事实是如此。

    说着,她又瞧向郭淡,问道:“夫君又是如何看待此事的?”

    郭淡沉默好一会儿,突然长长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其实我不知道,从本性来说,此事令我感到有些兴奋,但是...但是我的愿望并非是如此……。”

    他突然转头看向寇涴纱,笑道:“终于如你所愿,我的梦想已经破碎了,想再要你来养我,只怕是非常困难的,唉......到头来,还得我养你啊。”

    寇涴纱微微白他一眼,轻哼道:“我才不要你养。”

    她又瞧了眼郭淡,见他眉宇间透着一丝悲伤,仿佛失去了什么似得,心中莫名的有些内疚,或许……或许当初我真的没有考虑周全。

    郭淡将杯中的茶水一口饮尽,轻声唱道:“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

    寇涴纱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没有再打扰他。

    的确,昨日是不可能再回来了,就好像她感觉如今已经彻底失去了牙行,因为即将到来的舞台,将是她无法企及的。

    然而,这个舞台又非常适合郭淡,这也让郭淡那沉寂已久的斗志,开始有些蠢蠢欲动,可这又非郭淡所愿……。

    他其实是更喜欢现在的自己,因为现在的他,能够看到金钱以外的东西,而不是眼中就只有金钱。

    所以此时此刻,他内心是非常矛盾的。

    翌日。

    当郭淡跑步回来时,只见四个中年男子站在前院。

    汐儿小跑上前,小脸红扑扑的,微微喘气道:“姑爷,你回来了,他们说是奉兴安伯之命来这里帮姑爷做衣服。”

    “这么早?”

    郭淡瞧了他们一眼,给予抱歉的微笑,道:“我没有想到你们会来得这么早,还请稍后片刻,我先去洗个澡。”

    说着,他又吩咐汐儿带他们去大堂稍坐。

    回到小院,寇涴纱站在门内,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你这是?”

    郭淡随意道:“我只是觉得以前的那些衣服,更像似一个失败者穿的,而现在的我显然已经算不上是一个失败者。唉......若无其它事,我先去洗澡了。”

    寇涴纱稍稍点头,过得片刻,她又回头看去,只觉今日的郭淡有些不一样,但是具体有什么不一样,他又说不出来。

    半个时辰后。

    只见郭淡站在院中,抬起双手,几个裁缝拿着尺子在身上上上下下量着。

    他们一边量着,还一边交流着。

    聊着聊着,只见那些裁缝的神色变得尊敬起来,而非是像方才那般随意。

    “贤婿这是在干什么?”

    寇守信站在门前,看着里面的郭淡,向寇涴纱问道。

    寇涴纱道:“这几个裁缝是兴安伯派来给夫君做衣服的。”

    “是吗?”

    寇守信面色一喜,道:“定是因为贤婿要去帮当今圣上筹备册封仪式。”

    寇涴纱稍稍点头,心里却想,难道真的就只是这么简单吗?

    量完之后,那几个裁缝并没有急着离开,因为他们遇到了他们一生中最为挑剔的顾客。

    只见郭淡拿着一张刚刚画好的图纸,向那几个裁缝道:“你们看,我需要更加修身一点,这样才能够显得我更加精神……还有我希望这里有一些刺绣纹路,具体怎么设计,你们看着办,至于材料我也要用最好的,哦,钱不是问题。”

    其中一个裁缝道:“小官人,你说要修身一点,我们倒是可以帮你做到,但是刺绣的话,小官人,你到底是商人之婿,根据我朝制度,商人的衣服是不能刺绣的服饰,而且颜色方面也有限制。”

    郭淡笑道:“多谢你的好意提醒,但这就是我想要的。”

    那裁缝愣了下,旋即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按照小官人说得去做。”

    “多谢了。”

    郭淡又道:“哦,麻烦你们尽快一点,因为我现在是一件能够见人的衣服都没有。”

    这话说得门口的寇家父女那是一脸尴尬。

    故此,等到那些裁缝离开之后,寇守信便一脸内疚道:“贤婿,老朽真是愧对你,一直以来都没有想过帮你做几件好衣裳。”

    郭淡忙道:“岳父大人千万别这么说,其实就算之前你要帮小婿,小婿也不会答应的。”

    “为何?”

    寇守信好奇道。

    郭淡突然看向一旁的寇涴纱。

    寇涴纱淡淡道:“这与我可没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我对夫人你一往情深,夫人一直以来都是素衣,为夫自然得妇唱夫随,而如今的话,也是为了夫人,因为为夫……唉……终于要出门见人了,那自然不能丢夫人的脸,我要为夫人而帅。”

    “贤婿呀!”

    寇守信感动得眼眶都红了,情难自禁的握住郭淡的手,“小女何德何能,值得贤婿你如此对她。”

    毋庸置疑,郭淡是他见过最深情的男子,心里非常庆幸当初选择了郭淡为婿。

    “当然是因为夫人长得漂亮。”郭淡如实答道。

    寇涴纱脸上一红,当即赏了一个郭淡的白眼。

    寇守信却是呵呵直笑,道:“要说小女的样貌,那确实......呵呵......。”

    说到后面,他忍不住的得意地笑了起来。

    郭淡饶有兴趣的问道:“岳父大人,夫人她定是像岳母吧。”

    “......。”

    PS: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