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九十章 任性的姑爷

第九十章 任性的姑爷

 好书推荐:
    翌日。

    “夫人,今儿交接什么?”

    “无聊!”

    寇涴纱当即给了郭淡一记白眼。

    “夫人言之有理,这工作真的很无聊。”郭淡深表认同的点点头道。

    寇涴纱淡淡道:“我是说你无聊。”

    她哪里不知道郭淡打得是主意,就是变着法让她继续主持牙行,以他的能力,交不交接其实都无所谓。

    郭淡叹道:“是工作令我变得无聊的,其实工作之外的我,还是挺可爱的。”

    可爱?面目可憎还差不多。寇涴纱鄙夷了郭淡一眼,突然瞟了眼桌上的账本,想起什么似得,沉吟少许,突然道:“今儿交接账目,不过我想以夫君的能力,看一眼便能明白。”

    “我倒没有这么厉害,至少也得看个两三眼。”郭淡直摇头道。

    这逼装得真是......太实诚了。

    寇涴纱不得不服,问道:“不知夫君有何妙法,能够这么快计算出来。”

    郭淡笑道:“你想学么?我教你啊!”

    寇涴纱稍显惊讶的看着郭淡。

    郭淡愣道:“夫人不想学么?”

    “不......。”寇涴纱面色稍显尴尬,她只是没有想到郭淡会如此慷慨,轻轻点头道:“我也想见识一下。”

    关于这一点,对于她而言,真是无法理解的,这甚至都已经出他对天才的理解范围,因为再聪明的人,也不可能算得比他快。

    “来来来,我教你。”

    郭淡赶紧搬一把椅子坐在寇涴纱身边,是紧紧挨着的那种,心中暗喜,终于进入办公室剧情。

    寇涴纱身子下意识的往旁边一偏,警惕的看着郭淡道:“犯得着坐这么近么?”

    “犯得着。”郭淡煞有其事道:“这可是机密,不能让别人听见,你过来一点,我要小声跟你说。”

    寇涴纱还是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没有抵挡住好奇心,微微将身子坐直,与郭淡轻轻挨着。

    郭淡也没有得寸进尺,办公室剧情必须的徐徐渐渐,轻咳一声,道:“其实你们如今的记账法,不但简单,而且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因为这种记账法,不能反应出每笔钱的来龙去脉,也就是说不能准确的反应出牙行的财务状况,同时又非常容易出错。你要记住一句话,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

    寇涴纱凝眉小声念道:“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

    郭淡点头道:“不错。这句话里面可是大有乾坤,借不一定是增加,而贷也不一定是减少.......你暂时可能无法理解,但是不要紧,你记住话,待会我教你的时候,你便能够领悟。”

    寇涴纱轻轻点头。

    郭淡立刻便将“复式记账法”交给寇涴纱。

    身为工作狂人的寇涴纱,对于这新式记账法,是极为入迷,听得非常投入,浑然不知,郭淡的右手已经轻轻揽住她那纤细、柔弱无骨的腰肢。

    寇涴纱毕竟对于账目非常熟悉,虽然这一时间,无法理解透彻,但是很快她便理解复式计算法的精妙之处,不禁询问道:“这也是弗朗机人教你的?”

    郭淡愣了下,旋即点头道:“是的。”

    寇涴纱微微蹙眉,道:“想不到这弗朗机人如此厉害,今后若有机会跟他们做买卖,可得小心一点。”

    郭淡皱眉道:“我们还能够跟弗朗机人做买卖?”

    寇涴纱轻轻点头,道:“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弗朗机人来我大明购买大量的瓷器、绸缎、茶叶,等货物,虽然与他们交易的对象多半都是江南那些大地主,但是那些大地主不是都会做买卖的,所以很多大地主都是雇佣牙行,表面上是以官牙为主,但是私底下还是有许多私牙在从事与弗朗机人的交易。”

    郭淡听得沉眉不语,心想,这弗朗机人便是那西班牙或者葡萄牙人,如今也应该是处于大航海时代,大量的商品、货币开始往返几大洲,嗯,这个即将诞生的全球市场倒是有些吸引人......不过如今可没有什么贸易规则,大家凭得是船坚炮利,若没有国家在后面支持,我一个人也坑不了他们太多钱,弄不好还得搭上自己的小命,还是算了。

    寇涴纱见郭淡突然沉思不语,心中好奇,正欲询问时,突然觉腰间多了一只手,立刻站起身来,愠道:“你的手......。”

    郭淡反应也是极快,面不改色道:“哦,你千万别误会,我方才是见你思考的太过投入,怕你跌倒,所以好心扶着你,你不会以为我故意占你便宜吧?”

    跌倒?这是什么鬼理由。

    寇涴纱怒视着郭淡,嘴角微微抽搐着。

    正当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大小姐,姑爷。”

    是寇义的声音。

    寇涴纱道:“进来。”

    寇义走了进来,行得一礼,道:“大小姐,姑爷,那城东绸缎庄的秦员外求见。”

    “请......。”

    寇涴纱刚说了一个字,突然反应过来,尴尬的看向郭淡。

    郭淡小心翼翼问道:“可不可以不请?.....看来是不能。”说着,他又朝着寇义道:“请请请。”

    那秦员外走了进来,与昨日周丰一样,目光一下锁定在郭淡身上,笑呵呵道:“贤侄,贤侄女,我冒昧拜访,没有打搅你们吧。”

    “当然打搅了。”郭淡小声嘀咕道。

    寇涴纱生怕秦员外听见,立刻赶紧站起身来,道:“没有,没有,员外请坐。”

    秦员外坐了下来,又瞟了眼郭淡,眼中透着一丝困惑,他明明收到消息,说如今是郭淡在主持牙行,可没有想到寇涴纱也在这里,一时也弄不明白。

    寇涴纱微微一愣,便反应过来,忙解释道:“员外可能还不知道,如今是由我夫君主持牙行,我正在跟夫君交接一些事宜。”

    “原来如此。”

    秦员外点点头,又向郭淡微笑道:“贤侄,我今日来是想委托你们牙行,帮我打理我们绸缎庄的买卖。”

    早知是这情况,就不请你进来了,你们是嫌我还不够烦么?郭淡委婉道:“真是抱歉,我们牙行现在业务太多......哎呦,夫人,你为何踩我.....?”

    寇涴纱没有想到郭淡会说出来,脸上一红,低声道:“抱歉,我一时没有注意。不过夫君是否也要考虑清楚。”

    正准备出门的寇义,听到郭淡这句话,立刻站住了,带有一丝恐惧看着郭淡,这姑爷看着还是如以前那样,也不像是什么隐藏的高手啊!

    郭淡装傻充愣道:“我考虑的很清楚呀,我们现在是真的很忙,根本就腾不出手来,就别耽误了人家秦员外的买卖。”

    完了!

    寇涴纱恨不得将这厮的嘴给缝上,无比尴尬的看了眼秦员外。

    这秦员外可是京城有名的大富商,而且绸缎是各地交易的大宗商品,是牙行眼中的香饽饽,以往他来这里,牙商上下恨不得将他供上,哪有往外面赶的道理。

    哪知秦员外丝毫不在意,呵呵笑道:“无妨,无妨,既然贤侄暂时没有空,那我就改日再来。”

    郭淡赶紧点头道:“多谢员外谅解,员外慢走。”

    这刚刚端茶进来的辰辰,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愣在那里。

    “行,我就先告辞了。”

    秦员外站起身来,看着辰辰手中的那杯茶,微微一笑,然后走了出去。

    寇涴纱忙道:“寇义,你快去送送员外。”

    “哦。是。”

    反应过来的寇义忙跟了出去,一出门便向秦员外道:“员外,我家姑爷刚刚主持牙行没几日,还不太会做买卖,你多多包涵。”

    秦员外却呵呵笑得两声:“你们姑爷若不会做买卖,恐怕整个京城也找不出第二个会做买卖的,无妨,无妨,待你们姑爷有空的时候,我再过来便是。”

    他们这些大富商,嗅觉自然也是非常敏锐的,最近寇家牙行在京城闹得是满城风雨,几乎市场上生的所有事,都跟寇家有关,他们作为京城的大富商,能不关注么,而且之前因为三剑客,他们之间还有合作,故此他们也在思考,究竟是什么令寇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生了质变?

    虽然以前的寇家牙行也算是小有名气,在京城是仅次于柳家,但是二者差距很大,寇家根本挥不出这么大的能量来。

    这打听来打听去,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郭淡。

    再加上,昨日郭淡刚刚主持牙行不到两日,那周丰、陈方圆便上门来,这不可能是个巧合。

    与寇义交谈两句,秦员外便便离开了。

    而寇义却还没有反应过来,呆若木鸡的站在大门前。

    堂堂秦员外,竟然如此迁就我们姑爷。

    一个牙人悄悄来到寇义身旁,小声问道:“大管家,这秦员外不是来谈买卖的么,怎么这么快就走了,难道又是姑爷坏事呢?”

    他们可都还蒙在鼓里。

    寇义微微一怔,茫然道:“我也不知道。”

    忽听得一人道:“寇管家。”

    寇义偏头一看,只见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他赶忙行礼道:“寇义见过蔡员外。”

    那蔡员外笑着点点头,道:“你们姑爷在么?”

    又是姑爷?

    ......

    “你是成心的。”

    这秦员外一走,寇涴纱便向郭淡质问道。

    “我当然是成心的。”郭淡非常坦诚,又道:“夫人,我们牙行现在已经接了不少活,赚得钱已经够用了,没有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累。”

    寇涴纱道:“我们可是商人,岂有有钱不赚的道理。”

    郭淡听得这话,莫名的一笑。

    寇涴纱愣道:“你笑甚么?”

    “没有,没有。”

    郭淡摆摆手:“夫人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一个人来,哦,夫人别误会,是男人,”

    “我才没有误会。”寇涴纱白了他一眼。

    这时,门外寇义又禀报道:“大小姐,姑爷,城东瓷器店的蔡员外求见。”

    “没空。”

    郭淡这回回答的非常干脆,请进来,待会还难得请出去,心里还在嘀咕着,有完没完。

    “等会!”

    寇涴纱赶紧出声,又向郭淡道:“你可知道这个蔡员外,乃是我们京城最大的瓷器商人。”

    郭淡道:“那又怎样?我现在真的很忙啊。”

    “你忙什么?”

    “忙着教夫人学习新得记账法啊!”

    “.......。”

    寇涴纱彻底无语了,指着郭淡道:“你先出去。”

    郭淡大喜,点头道:“好的,好的。”

    话音未落,他就忙不迭的从后门逃之夭夭。

    寇涴纱心中又是一阵无奈,她如今是渐渐相信,郭淡的愿望就是让自己养着他。

    不一会儿,蔡员外便走了进来,他进来就左右看了看,不等寇涴纱开口,就立刻问道:“郭夫人,如今不是你夫君在主持牙行么?”

    郭夫人?寇涴纱对于这个称呼是相当陌生,以前都是叫寇家女婿的呀,难道是世道变了?道:“哦,夫君他临时有点事,方才出门去了。蔡员外请坐。”

    “这样啊!”

    蔡员外犹豫了下,道:“还是等你夫君回来,我再过来吧。我先告辞了。”

    这可真是一万点暴击。

    主持牙行好些年的寇涴纱,第一回遇到这种状况,差点没背过气去。

    其实不管是秦员外,还是蔡员外,他们不是真的急于要找个牙行来帮自己打理买卖,他们真是看中郭淡那惊艳的手段,希望能与郭淡合作,让自己的买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就像兴安伯的酒庄一样,所以,如果不是跟郭淡谈,那就没有谈的必要。

    当然,他们也不会太在乎寇涴纱情绪,先,寇涴纱到底是一个女人,这女人地位本来就低,其次,牙商的地位还是比不上他们这些大富商的。

    送走蔡员外的寇义又再来屋内,他都有些迷糊了,问道:“大小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寇涴纱抬着手,轻轻揉着额头,似乎羞于见人,只听她语带哽咽道:“你还是去把姑爷请回来吧。”

    ps:又忘记今天是周一,赶紧涨长一点,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