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六十五章 瞬间打脸

第六十五章 瞬间打脸

 好书推荐:
    翌日清晨。

    “原来打酱油的感觉是如此美妙!”

    刚刚醒来的郭淡,并未急着下床,而是坐在床上,了会呆,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那舒爽的感觉,令他又生出一番感悟来。

    以前的他跟寇涴纱一样,也是一个工作狂,他毕业之后,就从来没过过各种节日,他的节日就是某天清晨,叮的一声响,几百万,甚至上千千万美金到账。

    如果是以前,昨日才举办画展,今日脑袋里面肯定都是工作,连伸懒腰的功夫都会没有,但是如今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他就是去打打酱油的,是没有任何压力的。

    跑了几个圈回来,吃过早餐之后,他晃悠悠来到前院,然后低着头看着自己上下摆动的脚尖,正如其扇所言---闲得蛋疼。

    “夫君早。”

    听得一声清脆的声音。

    郭淡抬起头看去,只见寇涴纱兀自是身着一袭浅白色素裙,不施粉黛,姿容秀美,高挑的身材,修长的双腿,令这简朴的素裙变得时尚起来,微笑的点点头道:“夫人早啊!”

    寇涴纱稍觉有些诧异,昨日他还悲哉悲哉的离去,今日心情怎又不一样了,问道:“夫君约了小伯爷?”

    “没有。”

    郭淡摇摇头道:“前些天我一直都在帮忙,故此小伯爷让我在家休息几日。”

    寇涴纱又问道:“那为何夫君起这么早?”

    “去牙行做事啊!”

    “啊?”

    “不妥么?”

    郭淡心想,这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可我这秘书只干了前半句,期间还被你狠狠套路了一番,后半句都还没有尝试过,商人也得讲道理啊!

    “不...不是。”

    寇涴纱螓轻摇,道:“我也是觉得夫君你在外忙碌这么些天,应该在家好好休息,最近牙行那边也没有太多的事。”

    她如今还真有些怕面对郭淡,因为郭淡渐渐变得有些神鬼莫测,时而迂腐,时而感性,时而暴躁,时而轻佻,完全拿捏不准。

    “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郭淡神情严肃道:“但是经过昨日一番谈话,我觉得我必须得牙行。”

    “昨日?”

    “就是论知己一事啊!”

    “......。”

    寇涴纱神情有些不自在。

    郭淡自顾说道:“不瞒夫人,我昨夜在屋思考了整整一晚上,为什么我们夫妻就连知己都谈不上,这思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因为我们平时缺乏沟通,不够了解彼此,故而虽在同一屋檐下,却入陌生人一般,以前我觉得我们是相敬如宾,但现在我觉得要想相敬,先要相知,夫人以为如何?”

    寇涴纱只是莞尔,然后便往前走去。

    这是什么意思?

    郭淡微微一愣,然后追了上去,问道:“夫人为何不答我?”

    寇涴纱兀自往前走着,其实她只是很谨慎,她又怕郭淡这话里面,藏有什么陷阱,出得大门,她才回道:“若想要他人以诚待之,先得以诚待人,夫君以为我说得对么?”

    “夫人言之有理。”

    郭淡点点头,又道:“此也是我的座右铭,这一点夫人应该是深有体会。”

    寇涴纱问道:“何以见得?”

    郭淡道:“我做买卖可从来都是以诚待人,只是人不以诚待我。故此岳父大人当初才不断告诫我,要去骗.....啊,不,是要精明一点,不要这么老实,要学会说一些善意的谎言,唉...可惜这老实是我的本性,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郭淡就如一张白纸,一眼就能够看个明白。”

    话音未落,就听到一个尖嗓音,“哎呦!郭公子。”

    只见一个红屁股,不,一个脂粉厚的可以糊墙的妇人扭着fei臀,挥舞着粉红色丝帕,冲着他而来。

    “这是哪里来的妖怪?”

    郭淡当即吸得一口冷气。

    要怪?寇涴纱嘴角微微抽搐一下,下意识的抿了抿唇。

    那妇人来到郭淡面前,就直接往他身上靠。

    救命啊!

    郭淡急退两步,道:“大妈,你找谁?”

    “找你啊!”

    那妇人盯着郭淡是两眼放光,道:“我说郭公子,你自个说,你是多久没上我春满楼,我家小如玉可是常念叨着你。”

    春满楼?

    郭淡在记忆中收刮了一番,这才想起,这妇人名叫花花姐,乃是春满楼的老妈子,突然,猛地偏过头去,看向自己的妻子。

    这脸打得真是太瞬间,饶是郭淡都未能及时反应。

    寇涴纱莞尔一笑:“记住,要以诚待人。”

    然后,便往牙行那边走去。

    “夫人,误会......。”

    “夫人?”

    花花姐这才注意到寇涴纱,因为先前郭淡与寇涴纱刚好是来到转角处,寇涴纱又是站在靠墙那边的,故此花花姐只看到郭淡就跑了过来,不禁道:“郭公子,这就是你夫人么,可当真是如传言一般,有着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真是漂亮。”

    “闭嘴。”

    郭淡怒了,冲着花花姐咆哮道:“你有没有点职业道德,你一个开青楼的,跑到人家家门口来拉客,真是靠之,我看咱们京城最大的奇迹,就是你们春满楼竟然还没有关门。”

    “呸呸呸,大清早,别乱说。”

    花花姐挥舞了下丝帕,又是一脸委屈道:“我方才不是没有瞧见你夫人么,要是瞧见了,我岂会这么说,我花花姐吃过的盐,可是比你吃过的米还要多,难道连这点道行还没有么,而且这大清早的,姑娘们可都还没有起床,我拉劳什子客。”

    “难道你是来散步的?”

    “当然不是,我是来找你们谈买卖的。”

    “谈买卖?”

    郭淡双目一睁,义正言辞道:“我郭淡可是正直的一逼,岂会与你们青楼谈买卖,去去去,哪边凉快上哪边去。”

    “嘿,几日不见,你这脾气倒是见涨不少。”花花姐不禁咧嘴一乐,他倒不会跟郭淡这书呆子生气,笑呵呵道:“行行行,你不跟我谈,我去找你夫人谈。”

    靠!这婆娘是要去告状么?该死的,我特么一时想不起郭淡曾在春满楼留下过多少证据。郭淡是又慌又怒:“你等会,我问你,你是想利用我夫人来威胁我么?”

    花花姐哭笑不得道:“郭公子,我真是找你们来谈买卖的,若非如此,这大清早的,我没事上你们牙行来干嘛。不过我也知道,你们家,你是做不了主的,我还是去找你夫人吧。”

    说着,她还真的一扭一扭的往牙行那边走去。

    “喂喂喂。”

    郭淡干嘛追上去,一把拉住她,这好死不死,刚刚出得转角,就见寇义从大门走出来,恰好看见他们两个拉拉扯扯的,不禁是大吃一惊。

    这姑爷的口味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郭淡赶忙松开手,指着寇义道:“管家,你的眼神很可恶啊。”

    “寇管家,你来的正好,”

    花花姐见得寇义,脸上一喜,快步走上去。

    哇!见到寇义这么兴奋。郭淡也先一步来到寇义身边,低声问道:“你老相好?”

    这真是倒打一耙。寇义忙道:“姑爷,这话你可别乱说,我可从未去过春满楼。”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姑爷,我们做牙行的就怕别人不认识。”寇义欲哭无泪道。

    花花姐好奇问道:“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

    “没什么。”寇义又是拱手道:“花花姐大驾光临,不知有何吩咐?”

    花花姐脸向郭淡,指着寇义道:“瞧见没有,这才是买卖人,郭公子,我看你还真不是一个做生意的料。”说着,她又向寇义道:“我今儿是来找你们谈买卖的。”

    郭淡只觉沉冤得雪,Tmd,你要早说这句话,屁事都没有,还说什么如玉小娘子,哦...我想起来,上回就是那小娘子与孙不言狼狈为奸,坑了我淡兄,哼,这笔账我都还没有跟你们算,等我哪日心情不爽,我特么就学星爷,请几个又老又丑的乞丐去光顾你们春满楼,用钱砸死你们,也算是回报你们接我来大明。

    ps: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