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六十章 人无完人
    梁园。

    “咱们真的不去么?”

    陈吉瞟了眼李守錡道。

    他身边的几个公子哥也都看向李守錡。

    李守錡神情激动道:“当然不去呀,咱们与徐继荣可是势不两立,若去的话,岂不是送上门让他羞辱。而且,不过是一幅春宫画而已,有甚么好看的。”

    陈吉道:“话虽如此,但是咱们若不去的话,只怕会被人笑话咱们不敢去。”

    李守錡疑惑道:“此话怎讲?”

    陈吉道:“那画展可不是花钱就能够去的,而是要有身份、地位、才华才能够去的,我认识的可都去报名了,要是咱们不去,他们定会笑话咱们心虚,怕选不上,故此不敢前去。”

    李守錡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更加不能去,你认为徐继荣会让咱们参加么,到时选不上岂不是更丢人,如今咱们让他家一滴酒都卖不出去,不去才是正常的。”

    “这倒也是,那行,就听你的,咱们不去凑这热闹。”

    .......

    寇涴纱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会来这么一出。

    但其实是早有迹象。

    当大家知道朱立枝入驻徐继荣的画室,成立三剑客后,就已经在默默的在关注,只是这春宫画毕竟不是主流,大家也不太好声张,不跟那酒盟会一样,是可以大张旗鼓去搞,只是那边不争气,斗不起来。

    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徐继荣竟然要搞画展,既然你们都敢公开搞画展,那我们还有什么不敢看的。

    但这只是其次,关键他们还不卖票,不收钱,纯靠地位、名气、才华去获取名额。

    这些公子哥从来不照镜子,个个都是自视甚高,要不去的话,岂不是告诉别人,我没有身份,没有地位,没有名气,没有才华。

    从春宫画,到画展,再到身份地位之争,从而导致今早寇家牙行的一番盛况。

    那柳家的人哪怕是瞎了,也能够听见寇家那边传来的嘈杂之声。

    “爷爷,寇家那边有动静了。”

    柳承变快步入得内堂,向柳宗成禀报道。

    柳宗成不但没有表现的慌张,反正松了口气似得,这对方不出招,他也有些摸不着底,因为他知道这不符合常理的,赶紧问道:“什么动静?”

    柳承变迟疑了下,才道:“其实这番动静与酒庄倒是没有关系。”

    柳宗成听得有些迷糊,道:“你到底在说什么,说清楚一点。”

    “是。”

    柳承变赶紧将今早寇家发生的一切告诉柳宗成。

    柳宗成听罢,皱眉不语,心想,看来那幕后高人,还是那寇家女婿,并非是曹恪,此事发生之后,他就一直在忙着画室的事,这一切应该都是他弄出来的,难道他是想要围魏救赵?可是...这只能帮牙行续命,却无法治本。又向柳承变问道:“变儿,你如何看?”

    柳承变这回显得十分谨慎,毕竟这期间,他已经被训斥过好几回,过得一会儿,他才鼓起勇气道:“孙儿以为我们也无须对此感到恐慌,因为光凭这画展根本无法扭转眼下的局势,只要兴安伯酒庄的酒卖不出去,这日子一久,兴安伯自然会受不了,只要寇家无法扭转局势,还是将会面临关门的地步。”

    柳宗成点点头,道:“我想待会六大酒庄一定会派人来询问,到时你去跟他们说。”

    “孙儿知道了。”柳承变暗自松口气,这回可算是没有说错了。

    ......

    伯爵府。

    “老爷,您回来了。”

    徐茂站在大门前,迎接刚刚上朝归来的徐梦晹。

    “家里一切都好?”

    徐梦晹问道。

    “一切都好,只是......。”

    “只是什么?”

    徐梦晹停住脚步问道。

    徐茂道:“只是小少爷那边动静倒是闹得不小。”

    徐梦晹问道:“什么叫做动静不小?”

    徐茂赶紧将寇家的情况跟徐梦晹说了一遍。

    徐梦晹听得松了口气,又是苦笑道:“这还不都是因为朱家那小子,唉...真是一群不学无术的小子!”

    他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叹气。

    作为一个长辈而言,谁愿意看到自己的后代为了一张春宫画,变得如此疯狂,他只是奢望徐继荣能够从这买卖中,学得精明一些,这已经是他对徐继荣唯一的要求。

    傍晚时分。

    刚刚回到家的郭淡,见寇涴纱坐在烛台下,拿着一张纸仔细的看着,就连他进来都不知道,于是上前问道:“夫人,你在看什么?”

    寇涴纱微微一怔,见郭淡回来了,忙站起身来,微微欠身,又道:“夫君,你回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想要请教你。”

    “请教我?”

    郭淡顿时是激动万分,赶忙坐下,颇为期待道:“是什么重要的事,要请教我?”

    寇涴纱道:“就是关于挑选人选去参加画展一事,今日我们牙行来了不少人,而且个个来头都不小,但这名额却只有一百位,这一时间,我也是难以抉择。”

    郭淡立刻道:“关于这事,我其实也有一些想法,但是牙行毕竟是夫人你做主,为夫故此也不好说些什么。”

    寇涴纱问道:“夫君有何想法,但说无妨。”

    郭淡一本正经道:“我是这么想的,这画乃高雅之物,那么身份、地位只是其次,关键还是在于才华,若心中无墨,又如何能够欣赏朱公子的画,我想我们可以举办一次诗画大赛,从而决出一百名来参加画展,夫人以为如何?”

    这本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但鉴于来报名的那些人,若真的要举办诗画大赛,那台子绝对被那些公子哥给拆了,这不是成心在侮辱他们么,而且真正有有才之士,又岂会为了一幅春宫图这般疯狂。

    寇涴纱突然心念一动,道:“夫君的这个想法非常不错,而且说到这诗画,我似乎还从未见识过夫君的佳作。”

    她心想,郭淡算术都如此厉害,才华定是更加惊人。

    因为算术在明朝一向都不受重视,是属于课外知识范围,你课外知识都如此厉害,专业岂不是更加厉害。

    郭淡眨了眨眼,他有些懵,道:“呃...作为夫君,就一定要有佳作吗?”

    寇涴纱抿唇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道:“夫君乃是读书人出身,平时自然也经常有写诗词文章,那定有一些佳作。”

    你这个蠢货,你特么一个理科生,去谈什么诗画,你这不是挖个坑来埋自己么。郭淡对自己非常恼火,自己将自己给套路了。

    上天是非常公平的,他是有着很高的数学天赋,但是语文方面,他真是垃圾的一塌糊涂,偏科非常严重,诗词都背不了几首,他以前经常跟高中同学开玩笑,就是因为语文不好,在国内混不下去,只能跑去国外混。其实郭淡的记忆,还稍微帮他弥补了一些,记得一些诗词文章,但那有个屁用,寇涴纱又不是让他背诗,而郭淡以前也没有作过诗,就会死记硬背。

    “夫君。”

    寇涴纱见郭淡呆呆不语,于是轻声喊道。

    虽然寇涴纱精通诗词歌赋,但从未跟郭淡讨论过什么诗词歌赋,平时对话那都是礼貌用语,但是如今的话,她对于郭淡非常好奇,她希望能够更多的了解郭淡。

    天啊!我是一个读书人出身,结果数学天赋高,诗词却不会,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啊!郭淡瞧了眼寇涴纱,又见那双美丽的眼睛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心想,先不管,气势压住她再说。手一抬,颇为气势道:“夫人勿急,为夫正在酝酿之中,既然是夫人相问,若拿旧的佳作,那实在是敷衍了夫人,决计不行,决计不行。”

    这破罐子破摔,反正他旧的也没有,就还不如说成是新的。

    寇涴纱眼中一亮,问道:“夫君是要即兴作诗么?”

    “何谓即兴......嗯,正是如此。”郭淡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寇涴纱小露兴奋之色。

    郭淡是绞尽脑汁收刮脑中为数不多的诗词,锄禾日当午?这锄禾是谁?又是何人写得?飞流直下三千尺?这好像是杜甫写得,不是,那郭淡的记忆中好像是李白写得。日,这记忆都混乱了,我特么就分不清了。唉...算了算了,这古诗还是不行,要弄首二十一世纪的,不然忽悠不过去。

    想着想着,他突然眼中一亮,道:“有了!”

    寇涴纱立刻看着他。

    “悄悄的我来了,正如我悄悄的走......。”

    念到一半,郭淡突然卡壳了,靠,下半句是什么来的?

    寇涴纱小声念道:“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走......。”眼中是一片迷茫,又看着郭淡,见他已经是满头大汗。

    郭淡此刻就感觉是在语文老师面前背诵课文,那可是他一生中挥之不去的噩梦,又过得好一会儿,他一字一顿道:“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张钞票。”

    话一出口,他心想,应该不是钞票吧,诗人不会这么俗,这该死的资本思想,真是顽疾难除,吟诗都吟到钞票上去了......没事,没事,反正以前那郭淡水平也不高,我若弄个什么千古绝唱,那反而有些离谱。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张钞票?”

    寇涴纱却是异常严肃道:“夫君诗中的钞票,可是指宝钞?”

    “宝钞?”

    郭淡一愣,旋即想起这宝钞就是明朝的纸钱,但是在古代玩纸币,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基本上已经废除了,急忙点头道:“对,只是我觉得钞票比较押韵。”

    寇涴纱凝眉思索着。

    郭淡心中忐忑不安,但气势不能丢,打肿脸也得充胖子,昂首问道:“夫人以为如何?”

    寇涴纱微微一怔,若有所思道:“夫君这首诗真是妙不可言。”

    “是吗?”

    郭淡心中一惊,难道这首诗真的就这么牛X,我念错了,都还妙不可言?我要是念对了,那还不得上天。难怪那些穿越小说的主角,会背上几句诗,就能够在古代迷倒万千少女,原来这不是骗人的,唉...早知会穿越,老子当初就去学文科了,如今随便背上几首,那还不得天天晚上抛骰子啊,失策失策!

    寇涴纱点点头,道:“夫君这诗中蕴含着淡泊名利的思想。”

    淡泊名利?我怎么领悟不到。难道她是指不带走一张钞票?哈哈,这真是错有错着。郭淡想着自己都乐了。

    寇涴纱突然瞟了眼郭淡,道:“而且还令我想起一个人来。”

    我的诗,你竟然想到别人?你这是要造反呀!郭淡神色不悦道:“什么人?”

    寇涴纱道:“一位高人。”

    PS:前文出现一个非常要命的失误,就是第一章我是写穿越到万历十三年,其实我本意是要写万历十四年的,因为很多矛盾都是集中在十四年发生的,而我查资料的时候,明明是记着十四年的,不知道为什么写的时候,却写成十三年,后来我自己还被自己给骗了,我也以为十三年,今天翻阅资料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失误,好在这个失误还没有影响到目前的剧情,毕竟第二男主万历肥宅还没有出来,现在已经改回来。大家多多见谅,毕竟都已经满了十八岁,这年纪大了,记忆力不好了,真是好惆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