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五十二章 抽身

第五十二章 抽身

 好书推荐:
    “郭淡,都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你可别说你还没有想到应对之策。”

    徐梦晹皱眉看着郭淡,严肃的眼神似乎是想告诉郭淡,别看老夫平时和蔼可亲,但老夫也有不怒自威的一面。

    可惜郭淡是个商人,要是别的事,他还会感到一些害怕,但既然是买卖,双方就是平等的,他又不是带兵打仗,打输了就得杀头,既然做买卖当然是有赚有赔,与其来威胁他,就还不如去威胁柳宗成,笑道:“伯爷似乎有些焦虑。”

    徐梦晹郁闷了,竟然吓唬不到这小子。

    徐茂赶忙解释道:“之前我们并未想到柳家出手会这么狠,你可知道,就在你来之前,已经有三家酒楼同时取消从我们酒庄卖酒,而且这可能还不仅仅限于京城,我现在担心柳家在江南也针对我们的酒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其中损失,我们徐家也难以承受啊。”

    他们之前还真没有太过担忧,尤其是徐梦晹,他是真的没有料到,柳家会来这一招,他以为最多就是少卖些酒,或者降低一些酒价,但是如今看来,柳家是要对他们赶尽杀绝,酒利可是一块大肥肉,切一点,他可能不会心疼,但直接扔了,他也受不了。

    郭淡兀自笑道:“区区酒利而已,对于伯爵府不过是九牛一毛,大管家又何许如此担忧。”

    徐梦晹一挥手,不耐烦道:“你休顾左而言他,快说,你到底有何应对之策?”

    他的耐性已经快要被郭淡给磨尽了。

    郭淡叹道:“伯爷,早知如此,当时你就不应该选择我,要是选择柳家,哪有这么多事,何必了。”

    他至今对于徐梦晹拉他下水,是耿耿于怀,事实也是如此,当初徐梦晹不找上他,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事,若不揶揄他两句,心里不痛快。

    徐梦晹冷冷一笑道:“看来是老夫平日里对你太好,太迁就你,以至于你小子如今是不知天高地厚,没有将老夫放在眼里。”

    “哪能啊!”郭淡打了个哈哈,知道不能再继续下去,否则这老头会发飙的,道:“晚辈心里一直都非常尊重伯爷的,而且伯爷无须为此担忧,这酒不比其它商品,放在那里,它也不会发霉的。”

    徐茂道:“但是我们酒庄可得养不少人啊!”

    “难道连三个月也顶不住吗?”郭淡问道。

    徐茂错愕道:“三个月?此话怎讲?”

    郭淡笑意一敛,正色道:“这一次柳家不是凭借旁门左道的手段,而是凭借真正的实力来对付我们,这与之前我帮陈方圆卖酒楼和帮小伯爷卖土地,都不是一回事,对方每的一步,都是通过精心计算的,那么我们也需要这么做,加大投资,精心运营,不瞒伯爷,我是真的没有本事能够在一日之间,将局势逆转过来,我也需要时日去准备。”

    徐梦晹道:“也就是说三个月内,你就能够扭转局势?”

    郭淡点点头道:“差不多。”

    徐梦晹又问道:“那你可有把握?”

    郭淡苦笑道:“关于这个问题,晚辈上回已经回答过,我的把握永远只有七成,当然,这还需要伯爷您的支持,毕竟我手中什么都没有。”

    徐梦晹问道:“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郭淡道:“首先,让酒庄的一些酒匠去干别的事,其目的是要让外界知道,酒庄正在减少产量,既然酒卖不出去,自然就要减少产量,否则的话,这其中必有猫腻,但实际上咱们要继续酿酒,酒可比粮食好存储。其次.....。”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过去,道:“我需要生产大量的这种酒坛、酒瓶。”

    徐茂接过来,又递给徐梦晹。

    徐梦晹打开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你...你这是要...。”

    徐茂心中很是好奇,究竟是什么酒坛,能够将徐梦晹吓成这样,偏目一看,不由得瞳孔骤缩。

    郭淡却是风轻云淡道:“这只是一桩买卖而已,晚辈心想这应该不违法吧。”

    徐梦晹惊讶的看了眼郭淡,过得半响,他才笑呵呵道:“违法倒是不违法,不过你小子出手果真不一般啊。”

    “毕竟我出场价也不低。”郭淡微微耸肩,又正色道:“但是此事决计不能外泄,倘若被他人知晓,可能就会失败,到时我也无力回天。”

    徐茂点头道:“这你放心,此事绝不会外泄。”

    “那就好。”郭淡继续道:“最后,在这三个月内,我将会全力帮助小伯爷运营他的画室......。”

    徐梦晹听得是莫名其妙,道:“这又是为何?”

    郭淡笑道:“这是因为我答应过小伯爷,我不能失言,而画室的盈利也能够弥补大家的一些损失,最主要的还是画室将会在这一次竞争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画室的成功与否,将会直接影响成败。”

    徐茂听得有些迷糊,道:“这画室与酒庄又有何关系?”

    “到时大管家自然就会知晓。”

    郭淡微微一笑,又继续道:“还有,事已至此,如果还让我这个书呆子天天来谈,这也不合乎常理,事到如今应该正儿八经的谈。”

    徐梦晹笑似笑非笑道:“原来之前你都不是正儿八经的在跟我们谈。”

    当然不是,我之前都没有打算管。郭淡呵呵道:“伯爷也不是正儿八经的与我签订契约的啊。”

    徐梦晹干咳两声,“你小子还真是小肚鸡肠啊。”

    “这个...还真是如此,晚辈从来就不是什么大度君子,您瞧我肚子上可是连一点赘肉都没有,所以人家敬我一尺,我就得敬人家一丈。”郭淡毫不否认道。

    徐梦晹呵呵两声,向徐茂道:“你听出来没有,他这是在威胁老夫啊!”

    徐茂笑着点点头道:“小人听出来了。”

    这都怪你那招太损了一点。郭淡心口不一道:“晚辈哪有这胆量。”顿了顿,他又向徐茂道:“在这期间,就还劳烦大管家装模作样的去跟我家管家商谈,我不介意大管家给我夫人一些压力,但是要徐徐渐渐,刚开始的时候可以好好谈,到第二个月,第三个月,就可以逐渐给她一些压力。”

    徐茂道:“这...这是为什么?”

    郭淡笑呵呵道:“这只是我们夫妻间的一些情趣,我想伯爷也没有兴趣知道。”

    徐梦晹一脸古怪之色道:“你们夫妇还真是奇怪。”

    郭淡苦笑道:“这都怪生活太无聊了。”

    ......

    “岳父大人,小婿可能将事情办砸了。”回到寇府,郭淡哭丧着脸向寇守信禀报道。

    寇守信霍然起身,颤声道:“你...你把事办砸呢?”

    “嗯。”

    郭淡点点头,又赶忙解释道:“但...但这不是小婿一个人的错,可能还有小伯爷的原因。”

    寇涴纱好奇道:“夫君,你能否说清楚一点,究竟是怎么回事?”

    郭淡道:“是这样的,我这回去,那徐大管家说这事已经不让小伯爷管,还说下回让岳父大人另外派人去商谈,我想我是把事情办砸了。”

    “仅是如此吗?”

    “嗯。”

    郭淡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

    寇守信松得一口气,道:“你差点吓死老朽了,这事不怪你。”

    这他当然能够理解,事到如今,徐梦晹不可能还让徐继荣负责此事,既然徐继荣不负责,那自然也不会让郭淡参与。

    但这很正常的调整,在寇涴纱看来,却是不太正常。

    “真的吗?”

    “嗯,你也别放在心上。”寇守信点点头道。

    “那小婿就放心了。”郭淡松了口气,又道:“哦,岳父大人,还有一事,小婿想跟您商量一下。”

    寇守信道:“什么事?”

    郭淡道:“小伯爷最近开了个画室,哦,就是专门卖画的,小伯爷见小婿有些才华,故此希望小婿过去帮他。”

    寇涴纱听得微微皱眉,他如今是在一步步与这事撇清关系,如此他才能够故技重施,躲在后面暗中操纵。

    寇守信心不在焉道:“既然小伯爷请你去,那你就去吧。”

    “多谢岳父大人恩准。”郭淡腼腆的笑了笑,又道:“若是没有其它事,小婿就先回屋去了。”

    “嗯。”

    等到郭淡离开之后,寇守信便向寇涴纱问道:“女儿,你可有想出应对之策?”

    寇涴纱稍一沉吟,自信道:“爹爹还请放心,柳家若是想凭此一举打垮我们寇家,那是不可能的。”

    寇守信激动道:“你莫不是已经想到对策?”

    “已经有些想法。”寇涴纱稍稍点头,又道:“不过爹爹,你身子还未恢复好,这段期间,肯定会有许多麻烦事上门,若爹爹在这里,自然什么事都得有爹爹出面,只怕爹爹的身体会承受不住,而且这对于女儿也会有所约束,所以女儿希望爹爹能够去东郊的田庄静养身体,将牙行全权交给我女儿来打理。”

    在这种危机时候,最好是一个人掌权,如此大家才能够齐心合力,如果寇守信留在这里,寇家就有两个头,主次还不好分,寇涴纱到底是个女人,关键还是寇守信的身体导致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帮不了太多的忙,唯一的作用,就是制衡寇涴纱。

    寇守信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有些放心不下,于是又再问道:“女儿,你当真有办法,可莫要骗爹爹?”

    寇涴纱自信的笑道:“爹爹大可放心,女儿一定能够保住牙行。”

    寇守信再三确认之后,才道:“好吧,那爹爹就去田庄那边住上一些时日。”

    PS: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