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五十一章 泰山压卵

第五十一章 泰山压卵

 好书推荐:
    虽然郭淡已经答应先帮助徐继荣搞画室,但他也不是马上就去,他还得做一些准备工作,因为事先他真的就是打算打打酱油。

    但如今对方来势汹汹,而且就是来要他们的命,他必须得认真对待。接连几天,他都在陈方圆那边,主要就是了解当今酒的酿造和销售模式,以及教曹小东他们一些收集资料的办法,怎么收集,怎么归纳,怎么辨别。

    同时,他也在等待对方出招,对方不出招,他心里也没有底,虽然他有着越这个时代的经验、学识,但是,他到底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也可以说他是客场作战,而柳宗成有着主场优势。

    今日,久违露面的柳宗成,如今又出现在牙行,这可是令他们牙行上下一扫往日颓势,士气大振。

    “寇家那边有什么动静?”

    柳宗成缓缓坐下,向一旁的柳承变问道。

    柳承变道:“他们倒是没有太多动作,只是这两天郭淡都去了伯爵府。”

    “郭淡?”

    柳宗成微微皱眉。

    柳承变忙解释道:“当初就是因为小伯爷与郭淡的关系,兴安伯才将这桩买卖交给寇家的。”

    柳宗成稍稍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柳承变偷偷瞟了眼柳宗成,道:“爷爷,孙儿有一事一直都不明白。”

    柳宗成笑道:“你可是想知道,为何我要事先就放出消息,而不是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柳承变尴尬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爷爷。”

    柳宗成道:“这回我们是要凭借实力取胜,故此我们要营造出一种泰山压卵之势,要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这一回是必胜无疑,但这不是为了吓唬寇家或者兴安伯,而是借此赢得客户和六大酒庄对我们的信心,如此一来,将会事半功倍,玩那些小手段,没有多大的意义,而且,直到目前为止,主动权始终在我们手中,差别不会很大。”

    柳承变沉思半响,然后点点头道:“孙儿明白了。”

    正当这时,福四突然走了进来,道:“老爷,各大酒楼的东主已经来齐了。”

    ......

    三日之后。

    “慢点,慢点,再往左边一点......。”

    金玉楼的掌柜站在大门前,仰着头,指挥着三个伙计将一块牌匾挂在二楼的屋檐上。

    周丰则是站在一旁,微微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

    “哟,周员外,你这是要换新匾啊!”

    一个熟客正巧路过,不禁上前来询问道。

    周丰只是笑着点点头。

    那熟客抬头望去,忽然眨了下眼,又凝神看去,突然面露诧异之色:“酒?”又向周丰道:“员外,你姓周,为何这牌匾上多了个‘酒’字?”

    只见金玉楼三个大字边上还有一个大篆体的“酒”字。

    周丰笑了笑,那掌柜走了过来,道:“刘公子有所不知,如今我们京城二十一家大酒楼成立了一个酒盟会,今后不管是我们哪家酒楼派的返金劵,只要去有这‘酒’字的酒楼,都是能够使用。”

    “是吗?这倒是一件好事啊!”刘公子欣喜道。

    周丰半开玩笑道:“我一直都以为刘公子除了我金玉楼,别得酒楼可都看不上。”

    刘公子愣了下,哈哈道:“有些时候也图个远近方便,员外不会在意吧。”

    那掌柜又道:“刘公子,这三日我们酒盟的酒楼会有许多优惠,你可得来啊!”

    “一定来。”

    那刘公子呵呵笑道:“这么大的事,一定有许多可聊的,我岂会不来,等着,我先回去换身衣服。”

    待这刘公子离去之后,那掌柜的突然向周丰问道:“老爷,你似乎不太乐意?”

    周丰苦笑道:“金玉楼是我一手创办的,我可不想任何人染指我金玉楼。”

    那掌柜更是好奇:“那为何老爷要答应柳家的建议?”

    周丰无奈一叹道:“如今柳家手中握有六大酒庄的酒,我能拒绝吗?唉...那柳老爷子的手段还真是不减当年啊!”

    ......

    今日整个酒楼行业突然空前的热闹,大酒楼都是人满为患,哪怕是酒肆、脚店都变得异常的热闹。

    仿佛京城所有人的蹲在这酒楼里面。

    刚刚入京的人士,不明所以,以为遇上京城特有的节日,待一询问,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起因就是因为京城成立了一个酒盟会。

    为了庆祝,故此京城各大酒楼纷纷推出一些优惠活动,但仅仅是如此,还不至于出现这种盛况,那些去大酒楼的纨绔子弟,可不会在乎这些优惠活动,他们不缺这点钱,关键是这事的本身,引起了大家兴趣,他们急着上酒楼,目的就是为了议论此事。

    其实在此之前,六大酒庄雇佣柳家来帮他们运营酒庄时,就已经引起大家的注意,大家都知道柳家是要联合六大酒庄对付寇家与兴安伯的酒庄。

    这两年又无大事,太过平静,公子哥的生活是如此无聊,如今出了这事,大家都跟打了鸡血,纷纷翘以盼,而且这事与他们也算是息息相关的,先,两边牙行的背后都是伯爵、大臣、名门望族,本质上是他们这个阶层的人士在斗,可不是两个商人之间的争斗。其次,酒在明朝那是相当重要的,谁都离不开酒。

    这几日事情是在不断的酵,都在等着柳家出招,甚至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

    故此才有此盛况。

    作为竞争对手的寇家,自然是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大堂中是鸦雀无声,寇守信、寇涴纱、寇义皆是愁眉难展。

    而郭淡是在努力的让自己愁眉难展,心里却在想,这柳宗成还真是名不虚传,比柳承变可是要强得多,不过...这样才有意思。

    过得半响,寇守信眼中突然迸射出两道火光来,咬牙切齿道:“这柳家也真是太狠了一点,他们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寇义也是回过神来,焦虑道:“老爷,这么下去,只怕用不着一日,兴安伯酒庄的酒将会卖不出去。”

    一日之间,就令市场上最大的酒庄卖不出酒,听着是不可思议,但也并非是危言耸听。

    柳宗成出得招,其实也非常简单,就是控制渠道,控制着终端销售。

    他先是利用兴安伯雇佣寇家,来说服六大酒庄一同对付兴安伯,道理很简单,原本兴安伯的酒庄在市场上占得份额就是已经是最多的,如今他还要更进一步,市场就这么大,他们要进,你们就得退,而你们单独对抗兴安伯,是无法取胜的,唯有联合在一起,才能够与之对抗。

    然后他又拿着六大酒庄的酒,去威胁京城里面的大酒楼,要求他们将酒的销售权交出来,由柳家来制定统一的销售方案。

    要知道柳家不但手握六大酒庄的酒,他们牙行本身就还控制着江南酒市的一些渠道,因为京城的牙行中,唯有柳家在南京、苏州,等产酒的地方,都设有分行,这也是为什么寇家当初都觉得没有必要去争取这桩买卖,因为在渠道方面,寇家却是没法跟柳家比。

    这也是为什么柳家要用渠道来对付寇家,简单来说,就是以己之长,攻其之短。

    当然,如果只是威胁,那也不一定成功,酒利也是酒楼的大头,你在我酒楼卖酒,那我们赚什么。

    故此,柳宗成还给了他们许多好处,他只是将销售权拿过来,但是酒楼所得利润是一文不少,这酒价又没有降,在你酒楼卖多少,你还是得多少,非但如此,返金劵的消费全由柳家承担,酒楼的利润是比以前更高。

    自从郭淡弄出返金劵来,很快就在酒楼行业中流行起来,但是每家酒楼的返金劵只能用于自家酒楼,然而,柳宗成如今将酒全部控制在手里,只要将返金劵限制于酒,那么就可以在酒盟会所有的酒楼使用,返金劵不再是属于哪家酒楼的,而是属于柳家的。

    另外,柳宗成还推出一种奖励机制,酒保卖得酒多,他还给奖励,跟后世的销售员差不多,但并非他具有前意识,而是如今的牙行本身就是这么运营的,牙人做成一桩买卖,自己得两分利,牙行得一分利。

    他推出这种奖励机制,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控制酒楼的销售人员。

    这么一来,他等于是控制着酒、酒楼、以及酒的销售人员。

    他从未说过,不准卖别人的酒,但是在这一套方案下,别人的酒若是不得到他的点头,是肯定卖不出去的,因为不管是返金劵,还是奖励制度,都只用于六大酒庄的酒。

    就算徐梦晹找上门来,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六大酒庄雇佣柳家,柳家当然要为自己的雇主服务。

    虽然柳家负担了返金劵,还要给奖金,比以前的成本要高那么一点点,但是这极大的推动了酒的消费,以及抢占更多的市场,这么算下来,六大酒庄是大赚,他们当然愿意分担这返金劵和奖金,而牙行也要从中抽利,牙行自然也是大赚。

    这有得必有失。

    损失的一方,自然兴安伯的酒庄。

    兴安伯酒庄的酒,原本都是卖给这些大酒楼,酒庄出来的酒,还是要贵一些,这结果是可以预想得到,从今天开始,兴安伯的酒庄是一滴酒也别想卖出去。

    正当他们一筹莫展时,徐春突然到来,说是徐继荣邀郭淡去府上商谈。

    “怎么办?”

    郭淡惊慌失措道:“小伯爷定是来问策的,我该怎么回答他?”

    寇守信紧锁眉头,这一时半会,他哪有办法。

    寇涴纱瞟了眼郭淡,淡淡道:“夫君就说,这事情才刚刚生,我们也正在想办法应对。”

    郭淡讪讪道:“那我就别去了,让徐春带句话去就行了。”

    寇守信鼓着双目道:“这如何能行,都已经这般时候,你还想着偷懒。”

    郭淡哭丧着脸道:“小婿不是偷懒,而是...而是小婿害怕小伯爷飙。”

    寇守信皱了下眉头,觉得这好像是有些不地道,从最开始合作,到如今,他们是一点动作都没有,这确实说不过去,很可能会被骂的,于是道:“贤婿,小伯爷如此看重你,由你去跟小伯爷谈,那是最适合的,若是换做他人的话......。”

    言下之意,就是别人去,可能会更惨。

    好吧,看在你叫一声“贤婿”的份上,那我就帮你跑这一趟。郭淡点头道:“小婿知道了。”

    ps: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