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四十六章 怒了

第四十六章 怒了

 好书推荐:
    (求推荐,求收藏)

    兴安伯府。

    “老爷,这来者不善啊!”

    徐茂面色凝重的向徐梦晹说道:“六大酒庄同时间与柳家合作,很明显就是冲着咱们的酒庄来的。”

    徐梦晹眯了眯眼,道:“老夫倒是小觑了柳家,竟敢跳出来与老夫作对。”

    徐茂沉吟少许,道:“老爷,我看那柳承变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能耐,想必是那柳宗成出山了。”

    “那又如何?”

    徐梦晹哼道:“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商人。”

    徐茂道:“但是他身后可是六大酒庄,对付他们任何一家,我们都有优势,但是如今六家联合起来,再加上柳家在中间协调,对于我们而言,也是非常棘手啊。”

    此事对于徐家而言,绝不算大事,只要不是朝中发生变故,就不会影响到徐家的地位,但也不算小事,因为酒庄就是钱,没有钱,谁都不会好受。

    徐梦晹皱了皱眉头,道:“他们有何动作?”

    徐茂摇摇头道:“暂时还未有动静。”

    徐梦晹沉默少许,突然问道:“荣儿呢?这事老夫不是已经交予他和郭淡去打理么。”

    “小少爷......。”

    徐茂欲言又止。

    徐梦晹沉眉问道:“他最近究竟在干什么?”

    徐茂忙道:“小少爷最近一直都在含玉楼,具体干什么,我也不是非常清楚。”

    “含玉楼?”

    徐梦晹当即怒道:“这个孽子,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你快去派人将他叫回来。”

    半个时辰后,只见徐继荣兴冲冲跑了进来,一脸乖巧道:“爷爷,你找孙儿啊!”

    徐梦晹脸上已经乌云密布,道:“我问你,你最近都在干什么?”

    徐继荣嘿嘿道:“孙儿最近一直都在含玉楼。”

    徐茂听得是叫苦不迭,小少爷,你什么时候变得连谎都不撒了。

    徐梦晹顿时怒火攻心,站起身来,指着徐继荣喝道:“你这孽子,是成心要气死老夫么,老夫不是与你说过,让你赶紧结束含玉,你倒好,还变本加厉,整天往那里跑。”

    徐继荣忙道:“爷爷误会了,孙儿是打算将含玉楼改为画室,就是专门画画,卖画的。”

    “画室?”

    徐梦晹、徐茂异口同声道。

    难道是奇迹出现呢?

    徐梦晹只是奢望徐继荣安分一点,却没有想到徐继荣会走上了如此高雅的道路,开画室,哇...这听着都高大上,难道是祖宗显灵?

    “对啊!”

    徐继荣直点头道:“我跟枝枝,还有谋谋一块合作,准备将含玉楼改为画室,爷爷若是不信,大可以亲自去看看,孙儿绝无半点虚言。”

    徐梦晹听他这么说,信得七分,脸上顿时乌云转晴,真是老来安慰,突然,他意识到这事似乎有些不对劲,又问道:“你们画的是什么?”

    徐继荣嘻嘻道:“是那人体绘画,爷爷兴许不知道,且让孙儿慢慢说来,这人体绘画就是专门画脱光衣服的女人。”

    徐茂垂下头去,深深叹了口气,原来只是一个误会啊!

    徐梦晹听得又是晴转雷电,当即举起手来道:“你这孽子,老夫今日要......。”

    “爷爷莫打。”

    徐继荣吓得双手护脸,道:“这都是淡淡教孙儿的。”

    “郭淡?”

    徐梦晹愣了下。

    徐继荣点点头。

    徐梦晹都忘记放下手来,问道:“郭淡为何教你这么做?”

    徐继荣嘿嘿道:“他说要用这人体绘画打破啥世俗魔教的桎梏。”

    啪!

    “哎呦!”

    ......

    寇家。

    “阿嚏...。”

    郭淡搓了搓鼻子,习惯性道:“哦,我没事。”

    堂内兀自一片寂静。

    他抬头一看,见他岳父、夫人,包括管家寇义在内,个个都是如丧考妣,根本就没有谁在看他,赶紧装出跟他们一样表情来。

    过得半响,寇守信突然重重一叹,道:“那柳承变可没有这么大能耐,能够短短数日内,将六大酒庄都拉到自己这边来,看来是柳老爷子出山了。”

    寇义点点头道:“我也是这般想的,柳家本就是我大明第一牙行,再加上后面的六大酒庄,这回我们是难以抵挡得住啊!”

    寇守信眉头都快交织在一起,且不说他身体如今不行,即便他年轻的时候,也不是柳宗成的对手,其实他寇家能够不断的壮大,还是当初柳宗成希望与寇家联姻,故此不但没有打压他们寇家,而且还是屡屡示好,直到寇涴纱嫁给郭淡之后,情况才发生改变。

    此时,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禁看向寇涴纱,道:“女儿,此事你打算怎么办?”

    寇涴纱一怔,低眉思索少许,突然看向郭淡。

    寇守信顺着她目光看去,不禁略感诧异,这种时候,你看着郭淡干嘛。

    身为编外人士的郭淡,突然发现自己成焦点,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唯唯若若道:“怎...怎么了,方才我只是鼻子有些痒,打了个喷嚏,别无他意,别无他意。”

    寇涴纱道:“如今能够救我们寇家的,唯有夫君。”

    此话一出,寇守信大惊失色。

    日。难道我暴露呢?郭淡也是目瞪口呆。

    寇义惶恐不安道:“大小姐,你此话是何意?”

    “是呀,是呀,我...我能帮什么?”郭淡忐忑的问道。

    寇涴纱道:“我希望夫君能够去与小伯爷说,解除我们两家的合作。”

    郭淡听得是松得一口气,连连道:“好好好,我待会就去跟小伯爷说。”

    “且慢。”

    寇守信颇为严肃道:“绝不能这么做。”

    说着,他又看向寇涴纱,道:“女儿,我们寇家做牙行,一直以来都是以诚信待人,才能取得今日的成就,当初蒙小伯爷看得起郭淡,将这桩买卖委托给我们的,如今出了状况,我们立刻就甩手不干,且不说小伯爷会不会答应,即便小伯爷答应,将来谁还敢来找我们寇家。”

    郭淡闻言,不禁暗自皱了下眉头。

    寇涴纱道:“可是爹爹,此事已经非我们力所能及,若是我们不自量力,螳臂当车,那我们寇家可能会毁在这桩买卖上面,而且,我们根本帮不到兴安伯,若能够及早解除合作,兴安伯还能够另想办法,或者另寻帮手,对我们都是好事。”

    寇义连连点头道:“老爷,我觉得大小姐说得也有道理。”

    寇守信紧锁眉头,道:“女儿,你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寇涴纱叹道:“不瞒爹爹,即便柳家不出手,我也未有想出办法,能够令兴安伯的酒庄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更别说如今柳家联合六大酒庄来对付我们,我们是不可能取胜的。”

    “可若是解除合作,我们寇家这年来积累的名誉也将付诸东流啊。”

    寇守信急得是用拐杖杵地。

    现在寇家是进退维谷,首先,他们没有实力和办法能够与对方抗衡,其次,若解除合约,那外界会怎么看他们寇家,出事了,他们就撂摊子,下回谁敢来找他们。

    郭淡也已经明白过来,他方才其实想的有些简单,这心里是十分窝火,不禁暗骂,你们这些混蛋,我不过就是想静静当一枚美男子,吃一口香喷喷的软饭,碍着你们什么事,为什么?为什么连这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能够满足我?好好好,你们不让我如愿,我也不会让你们这些家伙痛快的。

    他真的很满足这些天的生活,工作轻松,日子过得无忧无虑,天天跟寇涴纱待在一起,上进青年的形象,已经初见规模,一切都如他预计的那般。

    这一泼冷水倒下来,结果就是他的怒火瞬间蒸发了这一泼冷水。

    正当这时,只见一个小厮跑了进来,寇守信见到这小厮,一颗心都提了上来,原来这小厮正是徐继荣的贴身仆从,徐春。

    “郭公子,我家少爷找你。”徐春向郭淡微微喘气道。

    他知道徐继荣将郭淡视为兄弟,故而改称为郭公子。

    郭淡未张口,寇守信突然道:“小伯爷在哪?”

    徐春道:“我家少爷在门外。”

    寇守信忙道:“快扶老朽去迎接小伯爷。”

    徐春忙道:“我家少爷只想见郭公子。”

    郭淡看向寇守信。

    寇守信欲言又止。

    郭淡心领神会,向徐春道:“你先去告诉小伯爷,我等会就来。”

    “是。”

    等到徐春走后,寇守信赶紧叮嘱郭淡道:“你先去听听小伯爷是如何说得,记住,切不可提我们寇家想解除合作。哦,若他问起我们打算如何应对,你就说这事出突然,我们也是刚得知消息,还未想到对策。”

    郭淡点点头道:“小婿知道了。”

    “那,那你快些去吧,莫要让小伯爷久等了。”

    “是。”

    郭淡颔首一礼,便走了出去。

    寇涴纱站起身来,看着郭淡的背影,心想,如果上回陈楼一事真是你所为,那么这回你也应该不会坐视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