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二十九章 职业不分贵贱

第二十九章 职业不分贵贱

 好书推荐:
    (求推荐,求收藏)

    翌日。

    “你觉得怎么样?”

    一个华丽的转身过后,郭淡很是期待的看着汐儿。

    汐儿睁着大眼睛,认真的打量着郭淡,过得片刻,她才小声道:“姑爷的这身打扮,就像似一个打杂的。”

    她突然紧闭小嘴,忐忑的看着郭淡。

    郭淡哈哈笑道:“你怕什么,你这么说,证明我下得这番功夫,并没有白费。”

    汐儿好奇道:“可是姑爷为什么要下功夫去扮一个打杂的呢?”

    郭淡笑呵呵道:“因为从今日开始,我就去店里打杂,这是岳父大人吩咐的。”

    汐儿听后更加好奇,一脸古怪道:“老爷让姑爷去打杂,为何姑爷还这般开心?”

    郭淡不答反问道:“我问你,你每天给我端茶递水,你开心吗?”

    汐儿点点头,又道:“可是汐儿跟姑爷你不一样。”

    “有何不一样。”

    郭淡笑道:“我们都是在工作,不管是什么工作,只要努力完成自己的工作,心安理得的拿到属于自己回报,这就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再者说,如果连端茶递水都干得不好,我想别的事也不可能干得好。”

    汐儿若有所思道:“姑爷说得好像也是对的。”

    郭淡一笑,道:“我去店里做事了,咱们一起努力,哈哈!”

    这寇家的宅院是在巷后,而店面则是临街,这也是大富商的标配,有道是,出则繁华入则静谧。

    话说这么久以来,如今这个郭淡还是第一回去店面。

    “姑爷,你来了。”

    谨小慎微的寇义一早就在店门前等候着。

    郭淡笑道:“我没有迟到吧?”

    “没有!没有!”

    寇义连连摇头,带着郭淡入得店面。

    里面是非常宽敞,就跟那些大酒楼一般,装潢也是非常大气,墙上悬挂着各种字画,到处都摆放着瓷器、铜器,两边是两排长桌,二十余位牙人坐在长桌后面,或写着什么,或准备资料,或相互交谈着。

    都显得是非常专业。

    这倒是令郭淡有那么一点点回到公司上班的感觉。

    不过大家看到郭淡来了,就没有一个起身打招呼的,甚至有不少皱眉头的,就是因为郭淡曾在这里当过管事的,结果就是令他们失去许多佣金,他们如何会给郭淡好脸色看,上门女婿的地位本也不高。

    “你瞧,咱们的姑爷又来了。”

    “唉...这才安生多久。”

    “你放心,我听大管家说了,他这回来就只是干一些杂活,咱们不用听他的。”

    “我就怕他手忙脚乱,又给咱们添乱。”

    “是呀!他来牙行这么久,有哪件事干成了的,杂活也是活,咱们就等着看他笑话吧。”

    ......

    他们的窃窃私语,寇义都听在耳里,重重咳得几声。

    那些牙人立刻反应过来,赶紧闭上嘴,装模作样的忙碌起来。

    寇义又偷偷瞄了眼郭淡,郭淡也正好看来,只听郭淡木讷的问道:“管家,我负责什么?”

    负责?寇义听到这个词,都觉得有压力,赶紧跟郭淡讲解起来。

    其实就是类似于后世文员的事,有客人上门,端茶递水,闲得的时候,打扫一下卫生,以及帮着这些牙人传递一些资料。

    “我知道了。”

    郭淡点点头。

    “那...那我就先去忙了,姑爷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我。”寇义当然不能在这里看着他,因为寇涴纱不便出门,他一般都负责出门商谈,就是主管店面之外的事。

    寇义走后,郭淡轻吐一口气,道:“开始工作。”

    由于时辰尚早,还未有客户上门,大家也都在做准备,也没有谁搭理他,郭淡就自己拿起一块抹布干起活来。

    忽觉如芒在背,回头一看,见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目光中还夹带着些许期待,见他看来,立刻又左顾右盼。

    郭淡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也不再管他们,继续擦拭着瓷器,一边擦拭着,还一边鉴赏这古代的瓷器。

    他一背过身去,唰唰唰,目光又集中过来,然而,大家期待的那一幕并未发生,就是郭淡手忙脚乱,打破瓷器,或者撞翻桌子,或者自己摔一跤,非但如此,郭淡还擦的非常仔细,徐徐渐渐,有条不紊,非常有章法,甚至要比之前那些仆人干得还要好。

    错觉!

    这尼玛一定是错觉!

    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揉了下眼睛。

    殊不知如今这个郭淡,曾也当过小弟,他刚从大学出来,也就是干一些杂活,跑跑腿,复印下文件,但他有一个优点,就是从小到大不管什么事,他要么就不干,要干就认真的干,绝不会敷衍了事的,他的人生哲学就是即便是端茶递水,我也一定要别比人出色。

    以前那个郭淡吃软饭,纯粹是被逼无奈,心里不太好受,如今他是真的将上门女婿当做一门职业在搞,他天天都在研究,都在努力,如何吃好这碗软饭,只不过他欠缺经验,还不是很顺。

    但是,这不符合他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而且还令一些人感到不爽。

    这不科学啊!

    只见一人小声向隔壁同伴说道:“咱们给他添点乱。”

    隔壁那人心领神会,轻咳一声,朝着郭淡道:“姑爷,姑爷。”

    郭淡回过看了眼,然后走了过来,问道:“什么事?”

    那人几张纸递给郭淡,道:“这是刚刚整理好的账目,待会大小姐要过目的,你能帮我拿到内屋去么?”

    “好的。”

    郭淡接过账本来,便往内屋走去,可是刚走得两步,他突然回过头来,看着那人,一字一顿道:“不用谢。”

    那人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一脸窘迫,讪讪道:“有劳了,有劳了。”

    郭淡点点头,这才拿着那些账目入得内屋。

    那人情不自禁的松得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先前怂恿他的人问道:“什么不一样?”

    那人道:“方才姑爷看过来的时候,我莫名的感觉有些害怕,就...就好像见到大小姐一样。”

    又听得隔壁一阵咳嗽声,“咳咳咳!”

    他偏头看去,只见寇涴纱从门外走了进来。

    大家立刻是正襟危坐,齐声喊道:“大小姐早。”

    寇涴纱来到一张桌前,道:“昨日账目可有整理好?”

    “已经整理好了,方才让姑爷拿了进去。”

    “姑爷?”

    寇涴纱诧异道。

    那人愣道:“大小姐不知道么?昨日老爷已经安排姑爷来店里干一些琐碎之事。”

    寇涴纱闻言,柳眉微皱,一语不发,径直往内屋走去。

    她是真的不知道,寇守信并没有告诉她,因为害怕她反对。

    那边郭淡来到内屋,第一感觉就是压抑,只见里面三面前都是书柜,上面堆满了各种书籍、资料、档案,但是非常整齐,没有一丝的杂乱感,中间是一张非常大的案桌,上面放着文房四宝,边上还有一个待客的茶桌。

    “看来我的老婆真是一个工作狂啊!嗯,这样才适合养我。”

    郭淡呵呵一笑,将手中账目放在桌上,余光一瞥,突然皱了下眉头,又凝目看去,“咦?这账好像算错了。”

    话音未落,忽听得一个好奇的声音,“你说什么?”

    郭淡吓得一跳,回头看去,只见身着一袭青绿色长裙的寇涴纱,正站在门口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