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二十五章 这可是块宝地啊!

第二十五章 这可是块宝地啊!

 好书推荐:
    (求推荐,求收藏。。。)

    这一番忽悠下来,郭淡现其实徐继荣并非是像以前那个郭淡,以前那个郭淡是真的废,读书把脑子给读坏了。但是徐继荣并不蠢,他只是比较单纯,然后又有一点小性格,但这不能怪他,这其实是明朝一个非常典型的社会现象。

    谁在徐继荣这个位子上,都很有可能变成他这样。

    他的人生还什么可图的?还有什么可奋斗的?

    含着金钥匙出生,生来就有花不完的钱,只要不是大脑结构出问题,或者说自己去作大死,将来升官晋爵,都是板上钉钉的事,谁都改变不了,乃制度使然。

    换谁谁也不会好好读书,你们这些屌丝寒窗苦读也就是为了当官,我特么不读书我也可以当官,既然如此,那我还读什么书啊。

    可以预见的是,他们的人生就只剩下吃喝玩乐,好勇斗狠。

    话说回来,如果这种人,郭淡都摆平不了,那他上辈子真是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

    很快,二人聊得是相逢恨晚,虽然还不至于一个鼻孔出气,但是很有这个趋势,因为徐继荣已经渐渐认为他们就是一个组合。

    聊得半天,他们终于来到那片传说中的坏土。

    “哇!原来这里这么臭?”

    徐继荣捂住鼻子,面露恶心之色。

    郭淡听罢,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徐继荣好奇道:“你为何这么看着我?”

    郭淡问道:“你似乎是第一回来?”

    “对啊!”

    徐继荣点点头。

    郭淡好奇道:“可是我那天在周厨分明听你说,你前一日是来这里看过的。”

    徐继荣面露尴尬之色,嘿嘿道:“其实我没来过这里,我是叫人过来看的,只不过当时我是去找他们算账的,那我当然说我亲自来过。”

    “原来如此。”郭淡点点头,心想,他倒是有些小心思。又转过头去,看着面前这一大片又似臭水塘,又似沼泽的土地,不禁也有些郁闷。

    这块地真的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原来这里乃是一大块凹地,以前的地主,也没有很好的护理这里,导致这里常年积水,就形成一个臭水塘,久而久之,就种不出粮食。

    郭淡认为这里的土地应该已经变得盐碱化,真的是一片坏土。

    “你想到办法没?”

    徐继荣问道。

    郭淡一本正经道:“小伯爷,我们是一个组合,这需要我们两个一起想办法。”

    徐继荣大咧咧道:“我大智若愚,所以这你想就行了,我听你的。”

    他这么说还真是没错,这真的就是大智若愚。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大智若愚,跟着涴纱那大美女混饭吃,她养着我,我陪着她睡觉,这是多么和谐美满,嗯,我一定要为此奋斗。郭淡心中一片向往,过得片刻,他才回过神来,道:“走吧,这里没啥可看的,去周边看看吧。”

    “周边有啥好看的,那都是李家的田。”徐继荣轻轻哼道。

    郭淡道:“你方才不还说都听我的么?”

    徐继荣扬着手道:“走吧,走吧。”

    郭淡是肯定要去周边看看的,因为有些时候一块地值不值钱,不在于它本身的价值,而是在周边,而这块地目前看来,是肯定没有任何价值,只能去周边看看。

    一旦离开这臭水塘,景色是完全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周边尽是良田,一望无际,如今又正值春季,不少农民正躬身于田间,除草播种。

    郭淡是真心有些忍不住了,讽刺道:“小伯爷,你还真会挑地方啊!”

    徐继荣顿时激动道:“这可真不能怪我,都是李守錡他们使得坏,我哪里想得到,他们连这点钱都骗,真是不高大上。”

    学得倒是挺快的。郭淡知道跟这个小伯爷是没法讲道理,继续沿着阡陌小道走去。

    一个正在田边除草的农民伯伯,见两个身着华丽的公子走来,急忙让开。

    他这个动作,稍稍引起了郭淡的注意,起初他只是瞟了眼,可是在经过那位农民伯伯身边时,他突然停了下来,盯着那农民伯伯那双粗糙的大手。

    “你在瞧甚么?”

    徐继荣好奇道。

    郭淡却是不理,微笑的向那位农名伯伯道:“这位大叔,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徐继荣立刻道:“他手里拿着的是草呀,你不会连草都不认识吧,看来你大智若愚要胜我一筹啊!”

    那大叔也木讷的点点头。

    郭淡额头上顿时冒出三条黑线,继续不理这厮,又向那农名伯伯问道:“大叔,你为何要除草?”

    那农民伯伯忙道:“回公子的话,这些都是害草,若是不除掉,会危害到庄稼的。”

    “是吗?”

    郭淡伸出手来,道:“能不能给我瞧瞧。”

    “当然可以。”

    那农名伯伯赶紧将手中的害草递给郭淡。

    郭淡接过害草仔细看了起来。

    徐继荣凑够来,瞅了瞅,道:“这草有啥好看的?”

    郭淡瞥他一眼,拿着这害草往前走去。

    徐继荣急急跟过去,道:“你倒是说话呀?”

    郭淡兀自不理,似在思索什么,过得半响,他突然问道:“这周边全都是李守錡家的土地?”

    “嗯,你能够看到的全都他家的。”

    徐继荣道:“而且这可是他们家最好的庄田,不然的话,我当初也不会买这里,哪里知道这中间还有一块坏土。”

    郭淡点点头,又问道:“他当初多少钱将那片坏土卖给你的?”

    徐继荣道:“一千二百两。”

    “才这么一点?”

    “他可是以最好的良田价格卖......你说什么,才这么一点?”

    徐继荣双目一凸,惊讶的看着郭淡。

    “不得不说,小伯爷,你还真是会做买卖。”郭淡摇头赞道。

    徐继荣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郭淡道:“自肺腑之言,小伯爷,你可是买了一块价值连城的宝地啊!”

    徐继荣睁大眼睛道:“宝地?”

    郭淡点头道:“就那块地,至少值两千五百两,你却以不到一半的价格买了下来,小伯爷,你可真是独具慧眼啊!”

    “是吗?大智若愚,大智若愚!哈哈!”

    徐继荣当即乐的是双肩急耸,过得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赶忙问道:“那你倒是说说,这地宝在哪里?”

    郭淡大手一挥道:“宝在这周边。”

    “周边?周边都不是我的地,就那块是。”徐继荣又是悲从中来。

    “要都是你的地,可就不值钱了。”郭淡摇摇头,问道:“你知道一颗老鼠屎值多少钱吗?”

    “老鼠屎也值钱?”

    徐继荣震惊道。

    郭淡笑道:“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卖不出去的,在一种情况下,老鼠屎也是相当值钱。”

    “什么情况?”

    “就是当你手中捧着一碗美味的肉汤时。”

    徐继荣想了想,摇晃着脑袋:“不是很明白。”

    郭淡道:“当你手中捧着一碗价值一两银子的上汤,而我手中有颗老鼠屎,并且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给我五钱银子,我就会把老鼠屎投入这汤内,就亏盈来算,你给我五钱,只是亏了五钱,但如果你不给,你就亏了一两,你会不会给?”

    “当然不会。”徐继荣傲娇道:“一两银子而已,我徐继荣岂会受你威胁。”

    “那如果是一千万两呢?”

    徐继荣吸得一口冷气,“啥?一...一千万两?有...有这么贵的汤吗?”

    “假如有。”

    “那...那我....。”

    徐继荣结结巴巴的。

    “由此可见,当这碗汤的价值越高,你给钱的几率就越高。”

    郭淡说着手往边上一指,道:“你方才也说了,这周边全都是李守錡家的田地,而且是他家最好的庄园,而你那块地就是一颗老鼠屎,放在这里是一文不值,但是只要拿起来,可就价值千金。”

    徐继荣眨了眨眼,突然恍然大悟,激动的指着郭淡道:“我...我明白了,你...你是说在那坏土上种这种害草。”

    看来他也没有笨到家啊!郭淡一本正经道:“错!”

    徐继荣顿时心都凉透了,这都猜错了,问道:“那...那你是什么意思?”

    郭淡道:“我的意思是,要种比这更加有害的害草,然而,这还只是第一步,如果他不给钱的话,我们都还要养害虫,总之,什么对庄稼有害,我们就弄什么,直到他将地买回去为止。”

    “你这主意可真是够毒啊!”徐继荣吞咽一口,只觉毛骨悚然。

    这郭淡看上去,眉清目秀,文质彬彬,却没有想到竟这般歹毒。

    郭淡笑吟吟道:“你不愿意吗?”

    “愿意,我当然愿意。这回李守錡他死定了。哇哈哈!”

    徐继荣激动的双手叉腰,仰面大笑起来。

    郭淡瞧他一脸嘚瑟,倒也比较理解,毕竟他被人智商碾压这么多年,如今可算是要翻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