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二十三章 用心良苦
    (求收藏,求推荐。。。。)

    该死的,我来这里干嘛。郭淡隐隐猜到什么,嘴上却是问道:“那不知伯爷说得是什么事?”

    徐梦晹道:“方才你也听见了,那孽子花了一千多两,买来一片坏土,根本就种不得粮食,这钱倒是小事,老夫气得是,那些人将他当傻子一般,玩弄于股掌之间,只怕背后没有少嘲笑我们徐家,老夫希望你能够帮老夫出这口恶气。”

    你就没有听过烂泥扶不上墙么,要是真的没有听说,就多看看我啊。郭淡讪讪道:“伯爷若要出口恶气,不需要晚辈相助吧。”

    这确实比较怪异,一个伯爵竟然请求一个商人来帮忙出气。

    徐梦晹叹道:“那李守錡乃是襄城伯之子,若老夫出面的话,这事只会越闹越大,既然这事生于买卖之间,那么老夫还是希望用买卖上的手段来解决此事。”

    郭淡听罢,就更加不想掺合这事,这是你们伯爵之间的恩怨,我一屁民掺合进去,这不是自找不痛快么,摇头道:“这事晚辈恐怕......。”

    徐梦晹打断了他的话,道:“你先前说你擅长投机取巧,这可不是循规蹈矩的买卖,当然,你若做成,我自然不会亏你,以及你们寇家,并且,我还保证,绝不会将你的事泄露出去。”

    毕竟是伯爵,这恩威并施的手段,玩得是不露声色啊。

    郭淡当然听出这弦外之音,他不想掺合这事,是一万个不想,但有句话说得好,别给脸不要脸。

    对方毕竟是伯爵,动他那就跟动动筷子似得,是轻松加愉快。而如今徐梦晹绝对算是给足他面子,毕竟他只是一个小赘婿,如果真的逼着他去做,他未必还能够翻天,只是说徐梦晹没有这么做罢了,但是不代表不能。

    思量再三,郭淡觉得还是见好就收,不过这也得分怎么个收法,现实虽是如此,但是气势上绝不能输,不然的话,今后岂不任由他捏扁搓圆。

    郭淡突然挺直腰板,不卑不亢道:“伯爷如此看得起晚辈,那是晚辈的荣幸。但既然是说买卖,那就不存在亏待与善待一说,晚辈是靠能力赚钱,而不是靠施舍,该是多少就是多少,既然伯爷您认识陈方圆,自然也知道要请晚辈出手,这价钱可是不低啊。”

    徐梦晹微微一愣,只觉眼前的郭淡与方才那个郭淡简直判若两人,神态、眼神完全不一样,可他不但不恼,反而抚须一笑,非常欣慰道:“这才像个男人。一千两是吗?没问题,只要你能够帮老夫出这口恶气。”

    拜托,那只是最低出场价。郭淡嘀咕一句,但也没有说要更多,他主要是展现一个强硬的态度,而不是为了钱,又道:“除此之外,晚辈还有一个条件,就是晚辈还是不想让人知晓,是晚辈在后面安排,这不仅仅是因为爱,还有就是晚辈不想得罪任何人。”

    徐梦晹笑道:“这你放心,即便李守錡知道是你干的,他也不敢对你怎么样,否则的话,那孙不言又岂敢帮助他来戏弄我孙儿,若是他们敢破坏这规矩,那老夫也能。”

    郭淡摇头道:“可是晚辈希望他不知道,晚辈当然相信伯爷不会说出去,但是小伯爷他.....。”

    徐梦晹立刻道:“我会叮嘱那孽子的,绝不会将你说出去的。”

    郭淡拱手道:“多谢伯爷谅解。”

    徐梦晹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郭淡稍一沉吟,道:“其实关于小伯爷买地一事,晚辈先前就略有耳闻,但具体怎么做,还得先去现场看看。”

    徐梦晹点点头,道:“不知你何时有空?”

    这老头是怕我拖着不办事,哼,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郭淡笑道:“晚辈随时都有空,明日也行啊。”

    徐梦晹立刻道:“那就明日吧。”

    这时,徐茂突然走进来,行得一礼,问道:“老爷,怎么小少爷跪在外面?”

    徐梦晹哼道:“你还好意思问我。”

    徐茂讪讪一笑,他身为大管家,掌管伯爵府的一切,这事他本身也有责任的,但是他一直以来也都非常偏袒徐继荣。

    徐梦晹问道:“你们谈完呢?”

    徐茂点点头,道:“已经谈完了。”

    郭淡识趣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徐梦晹也没有再挽留,吩咐一丫鬟送郭淡出去,又向徐茂问道:“你们谈得怎么样?”

    徐茂道:“若以实力来看,还是柳家更具有实力,柳家在南京、苏州等地都有分行,而且他们有着很多这方面的经验,相比较起来,我们的酒庄交给他们打理,很快就能够见到成效。寇家就显得有些不足,不过寇家倒也懂得扬长避短,他们建议我们有限的出售新酒,以此来抬高新酒的价钱,同时还能提高新酒的地位。”

    徐梦晹点点头,并未说什么。

    徐茂知道徐梦晹今日主要是想见见郭淡,这种事他不会非常上心的,但他却对此感到有些好奇,问道:“老爷,郭淡怎么说?”

    徐梦晹摇头苦笑道:“他不愿意帮这忙。”

    徐茂皱眉道:“他怎如此不懂事,竟敢拒绝老爷您。”

    徐梦晹摆摆手,笑道:“这只能证明此人大有本事,你想想看,换做任何一个读书人,能不借此机会巴结我么。”

    徐茂道:“话虽如此,但是以老爷您的地位,不愁找不到买卖方面的人才,为何老爷是如此看重此人?”

    徐梦晹叹了口气,道:“还不是为了那孽子。”说话时,他手往门外一指。

    徐茂诧异道:“小少爷?”

    “除了他还能是谁。”

    徐梦晹哼了一声,又是无奈一叹:“这几年来,我可寻遍天下名师来教那孽子,可那孽子不但学不好,还经常将老师给气走,这么下去的话,我真怕我们徐家后继无人呀!故此,我想另辟蹊径,其实在这几个月内,我一直都在寻找一个精明之人,辅助荣儿,最好能够令他开窍,至于读书方面,我早已经不再奢望,只望他能够不将我们徐家的祖业都给败掉。”

    徐茂道:“老爷这番良苦用心,小人能够明白,但是郭淡是否太年轻了。”

    徐梦晹笑道:“年轻好,如此才能够待在荣儿身边,而且你想想看,这些年来,他受到多少嘲笑,却能够隐藏的这么好,可见此人城府之深,荣儿如今缺得就是这个。”

    他哪里知道,此郭淡已非彼郭淡。

    “若他真有本事,那可真是能忍的。”徐茂点点头,又道:“可是他不是已经拒绝了么。”

    徐梦晹笑道:“他虽然拒绝帮助我们买酒,但是他答应帮荣儿解决那坏土一事。”

    徐茂摇摇头道:“关于坏土一事,已是白纸黑字,难不成郭淡还能让那李守錡吐出来不成。”

    徐梦晹道:“我就是想借此看看,他到底是否真的如陈方圆所言那般聪明绝顶。”

    ......

    那边郭淡去到前院时,柳承变已经离开了,不过从寇义的神情来看,寇家应该是处于下风,但郭淡也没有多说什么,二人上得马车,返回寇家。

    “你们谈得怎么样?”

    郭淡漫不经心的问道。

    寇义却十分谨慎的回答道:“目前还不知道。”

    郭淡也不再多问,突然笑道:“想不到我与这兴安伯还有些渊源。”

    寇义好奇道:“渊源?什么渊源?”

    郭淡道:“我与那小伯爷号称京城双废,你难道不知道么?”

    寇义道:“......!”

    他如何不知,他只是想不到郭淡竟有脸说出来。

    郭淡又饶有兴趣道:“你觉得我与那小伯爷相比,孰强孰弱?”

    寇义小声道:“说起来,姑爷还是要比那小伯爷强不少,那小伯爷可真是令人头疼得很,自小就无法无天,挥霍无度,若非兴安伯家大业大,估计早就......,姑爷虽然不擅做买卖,但也算比较节俭。”

    郭淡苦笑道:“我非不想挥霍,只可惜夫人她太精明,我是没条件挥霍啊!”

    寇义顿时谨慎的瞧向郭淡。

    郭淡咦了一声:“我怎么瞧你的眼神,像似在防贼啊!”

    寇义忙道:“没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