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承包大明 > 第十三章 不卖也不行

第十三章 不卖也不行

 好书推荐:
    一万两?

    寇守信听得心脏都快要受不了了,这完全不像似一个干了几十年买卖的商人说出来的话,更像似一个小孩在玩过家家,张嘴就来,真是太幼稚了,苦笑道:“陈兄,这做买卖可不是斗气......。”

    “哎!”

    陈方圆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道:“这要是以前,我兴许还不会这么做,但是如今的话,哼,我都已经不打算再做买卖,我还怕什么,你若害怕,那就说是我要求的。”

    寇守信哭笑不得的点点头,心想,反正也没差,你就是不想卖给金玉楼,只不过是换个方式而已。

    因为他觉得八千两都是不可能的,更别说一万两。

    陈方圆笑道:“那就这么决定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可以代我全权做主,只要对方出得起价钱,你们就可以代我签订买卖合同,不管对方是谁。”

    寇涴纱道:“陈伯伯的意思,如果金玉楼真的出一万两,我们也能够卖?”

    陈方圆哈哈道:“那是当然。”

    寇涴纱稍稍点头,虽然她也觉得不可能,但是鉴于周丰与陈方圆的恩怨,这还是得问清楚。

    “那就这样吧,若无其它事,我就先告辞了。”陈方圆站起身来。

    “陈兄何不在此吃顿便饭。”寇守信是真的很想劝劝陈方圆,你别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这世上没有谁是傻子。

    陈方圆却道:“如今店里很忙,我这都是百忙之中,抽空来此,哪有功夫留下来吃饭,等这笔买卖做成了,我再请老弟喝上几杯。”

    “如此也好。”

    寇守信也不再挽留,吩咐丫鬟道:“快去将姑爷叫来。”说着,他又向陈方圆道:“我这腿脚实在是不利索,只能让我那蠢女婿代劳,陈兄多多包涵。”

    蠢女婿?这话说得还真是丧尽天良啊!陈方圆如今只要听到这话,浑身上下就不舒服,他真的劝寇守信解除婚约,将郭淡扫地出门,他好去捡漏。当然,话说回来,他还是很愿意让郭淡来送,他其实更多的是想跟郭淡,因为他跟寇家没啥可谈的,这一次交易寇家不过是一个幌子,躺着拿钱,主要是他和郭淡在暗中操作。

    不一会儿,郭淡便来到大厅,寇守信便让郭淡送送陈方圆。

    “贤侄可真是好手段呀!”

    刚来到前院,陈方圆便忍不住赞道:“如今外面尽传我陈楼是在以本伤人,倒是没有谁再从中添乱,我这店里的生意是越来越好。”说话间,神情异常激动。

    这你就得感谢柳承变,是他自己送上门来。郭淡最初的计划不是这样的,是临时改变的,不过在华尔街,讯息都是瞬息万变的,这对他而言,也可以说是在预计之中的,目光保持直视,道:“淡定一点,内子可是非常精明的,你上回来,可能就让她看出一些破绽来,幸亏我机灵,才没有让她现。”

    陈方圆面色一紧,下意识左右瞅了瞅,咳得几声,又瞟了瞟郭淡,嗫嚅两回,才道:“贤侄,其实我觉得陈楼是真的可以继续干下去,只要你愿意助我,我保证你赚的钱一定比两千两要多得多。”

    郭淡微微笑道:“老陈啊!这账可不是这么算的,你看,我这帮你才不到一个月,就能够得到两千两,你要是想长期雇用我,嗯...看在熟人的份上,只要你答应每个月支付我一千两,那我就无所谓。”

    陈方圆听得只想喷郭淡一脸,一个月一千两,宰相都没有你赚得多,就是把他卖了,也负担不起,可是他如今还真有些不太想卖店,如果现在打住,那还是来得及的,试探道:“贤侄,不瞒你说,我现在是真不想卖店。”

    郭淡道:“我看你是又不想卖店,又不想付钱吧。”

    陈方圆尴尬一笑,如果不卖,他当然也不会支付郭淡佣金,道:“贤侄,你若愿意帮我,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郭淡懒得跟他废话,直接道:“若陈叔叔不愿意卖,那我也无所谓。”

    陈方圆喜道:“真的么?”

    郭淡耸耸肩,风轻云淡道:“既然我可以帮你以一万两的价钱卖出去,那我也可以帮金玉楼以三千两的价格收购你们陈楼,我相信周丰应该愿意支付这我两千两,甚至更多,对我而言,赚谁得钱不是赚了。”

    陈方圆当即吓得半死,如今他还真不敢有任何质疑,即便是如今,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陈楼可以以一万两的价格出售,但他已经对此是深信不疑,忙道:“贤侄勿要动怒,我不过是随便说说,随便说说而已。”

    “大门到了,您慢走。”

    郭淡扔下这句话,便转身回去了。

    陈方圆也已经习惯了郭淡的嚣张,长叹一声,五味杂陈的上得自己的马车,扬长而去。

    他却不知,其实郭淡对他算是非常宽容的,要是以前,郭淡可能会利用他的这个心理,再从中捞一笔,尽可能的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好在他此时已经没有了这份心气,也不想为此再多动脑筋。

    而那边寇守信对此是倍感忧虑,道:“八千两.....这个价钱实在是太高了一点,涴纱,你真有把握可以以这个价钱将陈楼卖出去吗?”

    寇涴纱摇摇头道:“不瞒爹爹,女儿对此没有任何把握。”

    “那你方才为何还要答应?”寇守信略显激动道。

    下功夫去忙活一笔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交易,这对于牙行是最亏的,因为对于牙行这种特殊行业而言,时间就是金钱。

    “爹爹,你难道没有察觉到在这一笔交易中,处处透着诡异么。”

    寇守信诧异的看向女儿。

    寇涴纱道:“难道爹爹认为那返金劵真的是陈方圆突然想到的吗?”

    寇守信闻言一怔,不禁吸得一口冷气。

    “这还不止,还有那拆分出售,而且,这些绝不是突然想到的,而应该是早有计划。”

    说到这里,寇涴纱轻轻一叹,道:“虽说陈方圆一早就雇佣我们寇家,但仔细想来,这一笔交易其实是陈方圆在主导,亦或者说,是陈方圆后面那位高人。”

    “高人?”

    寇守信老目一睁,道:“是呀!如果这一切都是早就谋划好的,定不是陈方圆所为,他可没有这般手段。”

    一旁的寇义突然道:“说到这事,我倒是想起一事来,我这几日出门打探消息的时候,听到不少人都猜测拆分出售是大小姐想出来的。”

    “想必这就是他雇佣我们寇家的目的。”

    寇涴纱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来,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这笔交易中,可能只是一个幌子,但她很快便调整回来,道:“但这也是我答应的原因,因为我认为陈方圆早已经想好如何出售陈楼。”

    “原来如此。”

    寇守信稍稍点头,显然他也赞成寇涴纱的想法。

    寇涴纱道:“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得做好自己的本分,虽然目前情况有所变化,但是最有希望买下陈楼的,还是曹达,我们必须得主动去联系曹达。”

    寇义道:“但是这个价钱,曹达不可能会买的。”

    寇涴纱沉吟少许,道:“当然不能报这个价,你就开价六千两。”

    寇义兀自摇头道:“即便是六千两,我想曹达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毕竟外面盛传陈楼生意红火,只不过是在以本伤人,坚持不了多久,大家都在观望,哪怕是五千两,也难以卖得出。”

    “若非如此,我倒也不敢这么报价,毕竟陈方圆给我们的价格是八千两,我先给报六千两,是为将来我们涨价找个合适的理由,是他错过了最佳时机,而非是我们坐地起价。”

    寇守信皱眉道:“他六千两都不会买,更别说八千两,又何来坐地起价一说。”

    寇涴纱道:“假如陈楼不是在以本伤人呢?”

    “什么?”

    寇守信惊讶的看着寇涴纱。

    寇涴纱眯了下眼,道:“女儿怀疑陈方圆根本就没有在以本伤人,他只不过是在故弄玄虚,正如女儿先前所言,陈方圆已有卖店的计划,而以本伤人根本不能够达到他的目的,除非.......。”

    话说一半,她突然回过头去,“什么人?”

    “夫人,是我。”

    只见郭淡从门外走了进来,又向寇守信道:“岳父大人,陈员外已经离开了,若无其它事,小婿就回屋去了。”

    寇守信点点头,道:“你回屋去吧。”

    这等机密当然不能让这书呆子知道。

    出得门外,郭淡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来,这个女人还真是聪明,竟然已经想到陈楼并非是在以本伤人,不过,那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