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影视先锋 > 133:一定有人问

133:一定有人问

 好书推荐:
    “叔父们已经老了,未来必然是我们的。”

    “阿耀,凭你的智,我的勇,咱两合作何愁天下不平。”

    “以前我对你是有些看法,你也理解,位置只有一个,不是你就是我,合得来才有鬼呢。”

    “现在不同了,两个塔寨,一个在亚洲,一个在欧洲,不用争了,大家人人有份。”

    “未来我们就像洪门一样,旗是一杆旗,下面字号不同。”

    “没有利益冲突,反而能守望相助,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站在医院的走廊上,林灿等待着林耀的答复。

    林耀靠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给自己点了根烟:“灿哥,有首歌你听过没,付生笛唱的:众人划桨开大船?”

    “有点印象!”林灿用手指点着太阳穴,嘀咕着:“歌词是什么来着?”

    林耀拿出手机,点进酷犬音乐,找出这首歌并按下了播放键。

    一支竹篙耶,难渡汪洋海。

    众人划桨哟,开动大帆船。

    一棵小树耶,弱不禁风雨。

    百里森林哟,并肩耐岁寒...

    林灿跟着旋律,小声念着歌词:“同舟嘛共济海让路,号子嘛一喊浪靠边。”

    林耀回答道:“百舸争流千帆尽,波涛在后岸在前。”

    林灿目光中带着亮色,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好兄弟!”

    “好兄弟!”

    林耀也伸出手,两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二人同时说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半小时后...

    林耀站在医院的卫生间内,清洗着自己的右手。

    刚才可把他给恶心坏了,估计林灿也差不多吧。

    十六七的少年人,可能热血上头,犯中二病,可他们都二十六七了,早过了讲义气的年代。

    成年人讲什么,当然是利益了。

    他远赴海外开辟第二个塔寨,相当于失去了东叔的继承人资格。

    一个在东叔身边,一个远在海外,等到东叔归天的那天,你说谁能坐那个位置?

    当然是留在东叔身边的了,不信你看历朝历代,哪有皇帝归天之后,留守京城的皇子不当皇帝,反而让藩王来当的。

    恐怕在林灿眼中,自己这一走就回不来了,从此名义也定下了。

    竞争者不再是竞争者,自然也没有了冲突的必要。

    今天自己不来求和,过几天东叔决定打造第二个塔寨后,林灿八成也会来找他谈判。

    “还是没沉住气啊,要是让林灿主动找我,主动权就在我手里了。”

    林耀洗了把脸,闭着眼睛站在镜子前,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塔寨会恢复久违的和平。

    第二塔寨的事,目前只是一个初步想法,落实的时候还有很多问题。

    比如立足海外,落脚点在哪,第一批要过去多少人,多少大师傅,多少武装成员。

    开工的话,是以塔寨现有的家庭作为单位,还是将大师傅集中在一起,学习西墨哥人那样,建立大型化工实验室,用更科学的办法提高生产。

    问题很多,林耀估计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动身前往海外。

    而且,林耀也有个想法,能不能在动身之前,提前将欧洲方面的账本拿到手呢?

    如果能拿到,破冰行动是不是没必要继续下去了,可以提前收网了?

    自然而然,他也不用远赴海外,建立什么第二个塔寨。

    夜晚,特护病房...

    “高震警员,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汉东缉毒署副署长李维民,你的情况与任务,我已经从巡查组了解到了,从今往后你归我指挥,这是调令。”

    李维民独自一人,会见了送到医院抢救,一直到晚上才转醒的高震。

    高震趟在病床上,包裹的跟木乃伊一样,目光在调令上扫了两遍,才把眼神放在李维民身上。

    “高震,你现在能说话吗?”李维民坐在床头,手上拿着个笔记本。

    “可以...”

    高震的声音比较沙哑,但是他的思维很清晰。

    看到他的状态不错,李维民就放心了,开口问道:“这次进入塔寨侦查,你有什么发现吗?”

    高震咽了咽口水,艰难的回答道:“侦查困难,塔寨内外有不少明哨和暗哨,光是北村口就有两个明哨一个暗哨,隐藏起来的可能更多。”

    “大小路口,都有摄像头监视,死角很少,我用了半个多小时,才避开了摄像头的位置,为此两次翻墙进居民家里,不借道是不可能直接摸进去的。”

    “慢点说,慢点说,我们不着急。”

    李维民看到高震的情绪有些激动,安抚道:“你现在已经安全了,我有一整夜的时间来谈论这些事。”

    高震缓和了一下,在李维民的帮助下喝了点水,继续道:“要小心村民,他们极度排外,我这次被抓到,就是因为有村民发现了我,通知了巡逻队的人。”

    “他们太猖狂,北村口外的垃圾焚烧点上,还有好多麻黄草残渣没有烧干净。”

    “从村里通向外面的水沟,常年散发着刺鼻气味,两旁的杂草都枯死了,污染十分严重。”

    “我被抓到的时候,他们送我去了村北的汽修厂。”

    “我发现汽修厂旁边还有一家黑店,店面没有挂招牌,规模却不小,里面堂而皇之的摆放着各种制毒器械,我只看一眼就认出好多来。”

    “外村人,很难在塔寨内逗留,进去也只能在外围活动,内部是看不到的。”

    “进去后,还要小心巡逻队,塔寨内有巡逻队成员24小时绕庄巡视,遇到紧急情况两三分钟内就能集合不少人。”

    “还有一点,村里养狗的很少,但是养鹅的很多。”

    “狗鼻子太灵敏了,对特殊气味有过激反应,大鹅没有这种顾虑,它们也能看家护院,为巡逻队的人提供信息。”

    “我还发现,塔寨的很多地方,堂而皇之的贴着标语,上面写着:禁止随地倾倒制毒垃圾。”

    “我怀疑,塔寨整个村子都不干净,它们欺上瞒下,宛如国中之国,没有一个人是清白的。”

    “我被抓之后,他们带我去汽修厂,我从他们的对话中判断,塔寨内部阶级明确。”

    “抓我的那帮人,就归一个代号叫耀哥,职位是治保主任的人管辖,听这些人的口气,耀哥在塔寨肯定是个大人物,”

    “如果能把他抓起来,审一审,估计收获会很大。”

    高震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一遍,苦笑道:“李署长,我很抱歉,没能拿到直接有效的证据。”

    “不,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很大程度的弥补了我们工作上的不足。”

    李维民合上笔记本,露出了老狐狸一般的微笑:“高震,我还有件事需要你配合。”

    “我假设,明天有一位穿着白衬衫,当过你直属领导的人问你,为什么要到塔寨去。”

    “你一定要先犹豫,再迟疑,最后在对方的追问下,才告诉他是奉了我的命令去调查塔寨的,一句也不能提到巡查组,你明白吗?”

    “如果没人问呢?”高震不解的问道。

    李维民还在笑,笑的不容置疑:“一定会有人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