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影视先锋 > 128:要人

128:要人

 好书推荐:
    “来了来了,耀哥来了。”

    在林振宇的带领下,林耀来到了位于村北的汽车修理厂。

    离得很远,他就看到一个年轻人,被吊掉在修理厂的厂房内,周围还站着七八个带袖标的巡逻队成员。

    “耀哥。”

    看到林耀进来,众人纷纷问好。

    林耀走到年轻人身前,只见此人被打得不轻,鼻青脸肿的都没人模样了。

    “就是他?”

    “是他,被我们抓到前,他正鬼鬼祟祟的往村里走呢,要不是暗哨发现了他,没准真让这小子给得逞了。”

    一名马仔走上来,递给了林耀一台相机:“耀哥,这是从他身上搜到的,里面拍了不少东西,估计是来摸底的。”

    林耀不说话,打开相机,翻看着里面的照片。

    照片有三十几张,房屋,街道,村内的明哨,暗哨,还有摄像头的位置,都被以看似不经意的拍摄手法,记录在了照片内。

    尤其是一些暗哨和隐蔽摄像头,天上的卫星都拍不到,必须有人进来才能确定详情。

    “把他嘴上的胶带撕开。”

    林耀挥挥手,让人撕开了此人嘴上的胶带,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公安,为什么要拍这些东西?”

    “冤枉啊大哥,我真不是公安,你们搞错了。”年轻人挣扎着,以惊恐的目光看着他们:“我叫高震,是企鹅公司的编外人员,专门为企鹅地图拍摄街景的。”

    “企鹅街景地图听过没,就是那种点进去,不只能看到街道,还能看到街道两旁的建筑与行人,有种身临其境之感的那个。”

    “我就是搞这玩意的,前两天刚拍完南井村和北井村,计划今天来拍塔寨,谁成想出了这种事?”

    “你在说谎!”林振宇走上来,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厉声道:“手上的老茧是怎么回事,一看你就是玩过枪的。”

    “我是个退伍军人,这不能说明什么啊?”

    高震泪声俱下,哽咽道:“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以后在也不来了。”

    “以后?”

    在场的众人都笑了,包括把玩着相机的林耀。

    人都进来了,还想着以后,哪有以后啊?

    塔寨是什么地方,那是外人能进来的?

    高震躲过了守在村口的警卫,又躲过了北村的明哨暗哨,摸到了北港三街,差点就到宗族祠堂了。

    你说这是意外?

    说出去谁信啊?

    这么一个,明显拥有侦查与反侦查能力的人,不声不响摸进了塔寨内部,还拍摄了许多照片,怎么能让他轻而易举的离开。

    高震啊,高震!

    谁让你来的,让你来的人难道没有告诉你,塔寨是龙潭虎穴吗?

    “耀哥,您看怎么办?”

    众人围成一圈,等待着林耀的命令。

    林耀将相机往地上一丢,深深的看了眼高震,冷声道:“狠狠的打,让他说出上司是谁,他来塔寨有什么目的。”

    噼里啪啦,耳边传来惨叫声。

    高震也是个明白人,很清楚实话实说只有死路一条。

    咬着牙,他硬是什么也没说,只说来塔寨是为了拍摄街景地图。

    打了半个小时,什么也没问出来,高震也被打的奄奄一息。

    林振宇叫停大家,看了眼昏迷过去的高震,走到林耀身边小声说道:“耀哥,不能再打了,再打人就死了。这人十有七八就是条子,我们要是把他打死了,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众人停下手,等待着林耀的决断。

    林耀眉头微皱,好似在询问大家,又好似在铭心自问,低语道:“像他们这种来摸底的警员,往往在署里都有备案,失踪了,死了,我们恐怕很难交代啊!”

    想了想,林耀故作为难的开口道:“行了,将他丢到北村口的臭水沟子里,能不能活命就看他的造化了。”

    林耀向外走去,边走边道:“我去跟东叔汇报一下,你们将他处理了吧。”

    “耀哥慢走。”

    在众人的恭送下,林耀来到了东叔家,将这边的情况汇报了一下。

    东叔一听,有警员来塔寨摸底,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

    这种事,以前可没有出现过。

    现在出现了,说明有人盯上他们了,这可不是好消息。

    “是谁让他来的?”东叔如此问道。

    找出高震的上司,知道是谁让他来的,就能找出针对他们的人。

    林耀微微摇头,回答道:“对方是老手,嘴非常紧,我怀疑是省厅下来的人,咱们东山没这种狠角色。”

    “多事之秋!”

    东叔显得很烦闷,最近不顺心的事太多了,让他想笑也笑不出来。

    “那个人你是怎么处理的?”东叔继续问道。

    林耀回答道:“我是这么想的,有警员在我们塔寨失踪,我们肯定难以摆脱嫌疑,既然他没调查出什么东西,教训一顿丢出去也就是了。”

    东叔思索片刻,叹息道:“这样也好,李维民领导的巡查小组,眼下就在东山坐镇,把事情闹大会很麻烦。”

    说到这里,东叔又忍不住问道:“听说你下午去宗辉家了,辉婶的身体还好吧?”

    “辉婶挺坚强的,并没有怨天尤人。”

    “我跟辉婶还商量了一下辉叔的丧事,觉得可以取个中间线,既不大操大办也不能太寒酸,准备停灵停三天,请戏剧团的过来热闹热闹。”

    东叔沉默稍许,点点头表示认可。

    林耀又将一些不懂得地方,拿出来和东叔商量一下,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的功夫,就在大概意向定下来之后,房间的电话突然响了。

    铃铃铃!!

    东叔看了眼号码,没有让林耀离开,而是直接接通了电话:“喂?”

    “是林主任吧?”

    “是我,你是哪位?”

    “我是李维民,刚才我接到下面的电话,说有位警员在塔寨失去了联系。”

    东叔脸上带着冷意,疑问道:“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其实我也是刚知道,生怕里面有什么误会,这才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算算时间,这名警员已经失踪了三个小时了,禁毒大队的蔡永强队长,现在正带人赶过去,我希望林主任能帮帮忙,找一找这个人。”

    李维民语气微顿,询问道:“应该能找到吧?”

    “我试试吧。”

    东叔挂断电话,抬头看向林耀:“麻烦来了,东山禁毒署的蔡永强一会就到塔寨,为的就是被你们抓到的人。”

    “东叔,您觉得我该怎么办?”

    “把人给他们,打发他们离开。”

    “直接给他们?”

    “不然呢?”

    东叔疲惫的捏着眉心,低语道:“还不到鱼死网破的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