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影视先锋 > 123:三房房头林耀

123:三房房头林耀

 好书推荐:
    下次塔寨开工,就是上面的收网的时候。

    这个时间,应该在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之内。

    现在是农历七月十二,距离中秋节还有三十三天。

    算一算,收网的时间也大概在这个范围。

    林耀给自己点了根烟,距离胜利越近越不能松懈,他还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第二天...

    外面下着小雨,一夜很快过去了。

    华叔的人没有来,今天不来,估计以后也不会再对蔡小玲下手。

    这对林耀来说是个好消息,有所保留,说明华叔还没有丧心病狂。

    他与辉叔的斗争,只是二人间的权利之争,远没有涉及到整个三房的程度。

    不管这次输赢,三房受到的波及不会太大,毕竟,三房不管怎么说,也是祖上传下来的一支,小影响肯定会有,大体上不会出现太大差别。

    三房八百户居民,人口将近五千,总不能将这些人都赶走吧。

    华叔有这种想法,东叔第一个不答应。

    东叔是林氏宗族的族长,族群在他这代要分家,百年后他怎么跟祖宗交代。

    所以,华叔就是胜了,三房也只是低调些,不至于伤筋动骨。

    不然往大了闹,三房几千人摆在这,你二房有枪,我们三房也有,大不了谁也别过日子了。

    滴答,滴答,滴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耀留在医院里,一直在等塔寨的消息。

    早上八点,林耀接到了东叔的电话,林宗辉昨晚心脏病作,人已经去世了。

    听到这个消息,林耀长叹了一口气。

    情理之中,意料之内。

    辉叔,终究是没斗过阴狠的华叔,这个结局林耀并不意外,不然这些年三房也不会被二房压制。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一夜的功夫胜负便以分晓。

    至于所谓的心脏病,林耀一句也不信。

    林宗辉的身体好着呢,说是心脏病,不过是给他的暴毙找借口罢了。

    “阿耀,回来吧,村里要开会。”

    “好的东叔,我这就回去。”

    林耀听到这里就明白,东叔亲自下场,塔寨内部的斗争要结束了。

    东叔这个时候站出来,既是安定人心,也是避免事态扩大。

    辉叔一脉,主要人物为:林宗辉、林二宝,林三宝,林胜武,林胜文。

    现在,林二宝残废,辉叔死了,三宝、胜文、胜武也死了,再不结束,闹下去难免人人自危。

    “小玲姐,我们回去了,一切都结束了。”

    来到病床前,林耀跟蔡小玲做着告别。

    蔡小玲冰雪聪明,很快听懂了他的话,询问道:“辉叔怎么样了?”

    “辉叔心脏病作,昨晚已经过世了。”

    林耀说到这里,现蔡小玲的情绪明显不太好,于是又道:“小玲姐,其实结束也是好事,起码以后没人惦记着你们孤儿寡母了。”

    “等你的病好些了,不想在村子里住,可以带着孩子去外面过。”

    “以胜武哥的身份,应该给你留下了不少钱吧,后半辈子应该不用愁了。”

    说到这,出去买早点的陈珂回来了。

    林耀叹了口气,看了眼默默流泪的蔡小玲,道:“小玲姐你好好休息,我也回去了,以后的日子该过还得过,你看开一点。”

    林耀对袁克华使了个眼色,二人一起离开了医院。

    路上,袁克华看了眼坐在副驾驶上不说话的林耀,低声道:“耀哥,还在想辉叔的事?”

    “是啊,从见到辉叔那天起,一直到今天,前后不过四五个月。”

    “我感觉,就跟过了四五年一样,虽然我知道辉叔已经死了,可心里总是有点难以置信。”

    林耀感叹万分。

    辉叔是三房的定海神针,何尝不是塔寨的?

    辉叔这么一死,死的不只是他一个人,也预示着塔寨三巨头的落幕。

    以前的塔寨,是三巨头时代。

    现在,属于后三巨头时代,或者说是塔寨新时代。

    十年来,塔寨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如果说以前的塔寨,是一个铁刺猬,谁来了都觉得难以下嘴。

    此时的塔寨就是个椰子,看似坚硬无比,实际上一摔就碎,前所未有的虚弱。

    祖祠...

    林耀赶到祖祠时,东叔正跪在祖宗牌位面前。

    看他苍白的脸色,跪了不是一时半会了,没准从昨晚跪到了现在。

    看看左右,林宗辉的位置空着,林耀华的位置也空着,只有其他村委在这。

    林耀是最后一个来的,感受到他的到来,东叔费力的从排位前站了起来,摇晃了两下,用手扶住了供桌。

    “说几件事。”

    “宗辉,昨晚心脏病作,人已经去了。”

    “耀华的汽车刹车失灵,现在人在医院里,挺严重的,医生说会落下残疾。”

    “我这次叫大家过来,就是想跟大家念叨两句。”

    “以前的事情就此打住,从今天起,林耀华不在担任塔寨村副主任,他的位置由长子林灿接任。”

    “同样,宗辉治保主任的位置,连同他三房房头的身份,由林耀进行接任。”

    “我呢,不希望以后在村子里,听到任何的风言风语。”

    “大家都姓林,一笔写不出两个林字,以前的是是非非,就让它随风而散吧。”

    东叔扶着桌子,看上去气色很差,只是语气不容置疑。

    在场的村委面面相视,知道实情的,不知道实情的,都在此时默不作声。

    林耀也在沉默,他偷偷打量着东叔,突然有个很好玩的现。

    辉叔被华叔干掉了,华叔也因为对辉叔下手,被震怒的东叔撸掉了副主任的位置,改由手腕比华叔差了一个层次,勇猛有余,智谋不足的林灿接任。

    粗一瞅,这场权力的游戏中,胜利者既不是杀死辉叔的华叔,也不是被杀死的辉叔,而是从始至终冷眼旁观的东叔。

    他用自己的不作为,实现了自己的一家独大。

    偏偏,大家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对,就是华叔病好之后,估计也没法对这个判决说三道四。

    更重要的是,等到华叔出院的那天,恐怕已经是二三个月之后了。

    那时,林灿在副主任的位置上坐了几个月,华叔这个当老子的,总不能逼着儿子退位吧?

    同样,林灿当了副主任,成为了新的三巨头之一。

    可他没当上二房房头,实际权力还比不上当了治保主任,又当了三房房头的林耀。

    如此一来,塔寨的新格局就很有意思了。

    新时代的三巨头,应该分别是东叔、林耀、林灿,外加在场的诸位村委。

    作为塔寨的奠基人,东叔依然高高在上。

    下面,华叔换成了林灿,辉叔换成了林耀,权利的平衡依然在东叔手中。

    林耀简单一想,十分好玩的现,塔寨的权利格局一点没变,相反,随着手腕与威望,比照老一辈更浅的新生代上位,东叔的地位更加巩固了。

    东叔,下棋下的真好!

    你说这一切,他是有意的呢,还是无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