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影视先锋 > 122:保持距离

122:保持距离

 好书推荐:
    凌晨,外面下起了小雨。

    林耀坐在长椅上,看着窗外闪过的电光,只觉得心中无边安宁。

    他喜欢下雨,雨点能掩盖尘世的喧嚣,带来久违的安宁,还有属于泥土的芳香。

    咔嚓!!

    耳边传来开门声,林耀抬眼看去,陈珂从病房内走了出来。

    四目相对,陈珂撩了撩耳边的秀,边向外走边说道:“小玲姐不太舒服,我让医生过来看看。”

    说完,陈珂又补充道:“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休息吧。”

    林耀收回目光,继续拿着手机看电影。

    这都凌晨了,华叔的人也没有来,看样子辉叔的担心是多余的,对方并没有斩草除根的想法。

    蔡小玲不是他们的目标,自己估计也不是。

    只是不知道辉叔那边如何了,应该已经开战了吧?

    踏踏踏...

    没一会的功夫,走廊内传来脚步声。

    陈珂领着一位戴着口罩的医生,还有两位护士进了病房。

    林耀想跟进去看看,门还没进就被陈珂推了出来:“出去,出去,你进来干什么,想偷窥啊?”

    额!!

    林耀一想也对,自己又不是医生,看到不该看就很晦气了。

    陈珂是蔡小玲最好的朋友,又是医院的护士,也不可能将杀手带进去,好似没什么不放心的。

    如此想着,林耀看了眼关上的房门,坐在长椅上继续看电影。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戴着口罩的医生看了林耀一眼,带着两名护士离开了,看样子没检查出大问题。

    咦!

    林耀目光一凝,回想起来,他总觉得医生的目光有些眼熟。

    好似在哪见到过。

    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妇科的医生他怎么会认识,对方又戴着眼镜和口罩,没理由会让他觉得熟悉啊。

    林耀从长椅上站起来,歪头看了眼病房内。

    蔡小玲正躺在床上,小声跟陈珂说着什么。

    仔细一听,他隐约间听到了一个飞字。

    飞?

    林耀脑海中闪过一丝光亮。

    李飞?

    刚才那个戴着眼睛,口罩,医生帽的家伙是李飞?

    林耀赶紧向医护站跑去,到了这里一看,刚才来过的两名护士,正在医护站内吃零食。

    不远处的柜子上,还放着白大褂,医生帽,眼镜。

    “刚才的医生呢?”林耀直接问道。

    两名护士面面相视,脸上带着不自然的表情:“李医生下班了,已经回去了。”

    “这么巧?”

    前后不过几分钟,李医生刚从病房出来,什么也不做就下班了?

    这话骗鬼呢吧?

    看来,刚才的医生真的是李飞假扮的。

    他来做什么,难道在公关蔡小玲,想从蔡小玲口中得到些有用情报?

    很有可能,蔡小玲是林胜武的老婆,一直以来帮林胜武出谋划策。

    林胜武做过的事,蔡小玲全都一清二楚。

    再加上,林胜武的身份可不简单,他知道的内幕很多,保不准,蔡小玲手里就有重要证据。

    以李飞上蹿下跳的性格,大晚上来看蔡小玲,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该死,上次不是跟李维民说,让他赶快将李飞调走,不要让在留在东山了吗。

    他怎么还在东山,告诉林宗辉林三宝的死因有问题不说,还把手伸到蔡小玲这里来了。

    李飞想干什么,他能拿到的证据,自己这边也能拿到。

    更要命的是,他的身份太敏感了,今天如果守在医院的不是自己,而是塔寨的其他人。

    现李飞的身份之后,他还能有命在吗?

    林耀是卧底缉毒警,肯定会帮着李飞隐瞒。

    其他人可不是,如果李飞落在别人手里,李维民就等着给他收尸吧。

    “找死!”

    林耀看了眼蔡小玲的病房,站在楼梯口处,拿出手机给李维民打了过去。

    几秒后,李维民接通电话,林耀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刚才在医院看到李飞了,他假借医生的名义探望了住院的蔡小玲,待了十几分钟才离开,我没有揭穿他。”

    “老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你认为李飞有三头六臂,不死之身,你就尽管让他往里面掺和。”

    “要是没有,塔寨的事就别让他再管了,真的会死人的。”

    “林耀华已经急眼了,他连林宗辉都想干掉,李飞这种小虾米,掺和进来不够一口吃。”

    “你给我一个准话,对李飞到底是什么态度,你要是再这么纵容下去,就等着给李飞盖旌旗吧。”

    林耀把话说的很重,因为他也是警察,很清楚李飞的处境有多危险。

    塔寨之前不动李飞,是因为李飞背景很硬,动了他怕有麻烦。

    但是,这不代表李飞能肆无忌惮,凡是都有一个底线,过线了他死的比任何人都快。

    “唉!”电话那头,李维民长吁短叹,无奈的说道:“李飞不知道你的存在,他将自己当成了孤胆英雄,认为只有他能撬开塔寨的外壳。”

    “我没法跟他明说,甚至连暗示都不可以,只能以调动工作为借口,将他调到了吕州市。”

    “可他倒好,拒绝调配,一心想给宋扬报仇,最近更是请了半个月病假,连警署都不回了,谁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我也很无奈,难道我不清楚李飞这么做的后果吗?”

    “清楚,但是我不能有更多动作,难道你让我跟李飞说,塔寨有我们自己的同志在当卧底,你不用管塔寨的事情了?”

    “没法说,所以李飞很不理解我,他甚至怀疑我是塔寨的保护伞,跟我说话都掖着藏着。”

    “所以啊,先这样吧,李飞活跃一些,也能降低你暴露的可能。”

    “你跟李飞一明一暗,相互配合,没准能收集到更多有用的证据。”

    “如果李飞在调查中,真的遇到了生命危险,我允许你袖手旁观,保护自己,我不会怪你的。”

    路都是自己走的,每个人也有选择道路的权利。

    李飞的不成熟,幼稚,冲动,在李维民看来,何尝不是赤子之心的证明。

    如果李飞能熬过这一劫,并在行动中学到经验和教训,汉东缉毒署将再添一位悍将,自己也后继有人了。

    “你在玩火,我不会陪你疯的。”

    “不需要,李飞就是一条鲶鱼,让他把水搅乱就行,你不需要管他,该干什么干什么。”

    林耀沉默少许,问道:“什么时候收网?”

    “下次塔寨开工,就是人赃俱获的时候。”

    “好,先这样。”

    嘟嘟嘟!!

    听着手机中的忙音,林耀熟练的拔下电话卡,换了一张新的不记名卡上去。

    他不是神,只能演好自己的角色,李飞的问题还是让李维民头疼吧。

    李飞的事他不会再管了,距离收网越来越近,他需要跟李飞保持距离,不然很容易将他搭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