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影视先锋 > 110:假高手

110:假高手

 好书推荐:
    “再来!”

    接下来的一小多时,赵瑞龙还是赢少输多。

    看着越来越少的筹码,他的心情越发恶劣,嚷嚷道:“有没有搞错,两小时赢我九百万,运气有没有这么好啊?”

    对赵瑞龙来说,九百万不多,但是没人喜欢一直输的感觉。

    林耀在旁边看了许久,发现眼镜男不仅是运气好,牌技好,而且胆子很大。

    有几次叫地主,他都叫到了有用的牌。

    不叫的时候,底牌放在别人手上也是累赘,赵瑞龙抢了几次地主,都被两家合伙给打败了。

    “老板,要不要去玩玩别的?”

    兔子女孩也看出了什么,对着赵瑞龙请示道。

    赵瑞龙瞥了她一眼,冷淡的说道:“你嘴巴很闲啊,我的事要你来管?”

    说完,他转头看向林耀,开口道:“来帮我打两把,我去上个厕所。”

    “好的赵哥。”

    林耀坐上赵瑞龙的位置,对着眼镜男与少妇笑了笑,问道:“打了一晚上了,还没问二位的名字?”

    “叫我眼镜就行,名字什么的无所谓了。”眼镜男乐呵呵的说道。

    “我叫张霜,台岛人。”

    张霜比眼镜男客气些,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真名字。

    二人简单的介绍一下,随后荷官再次发牌。

    他的运气好像用光了,一连两把都是输,跟赵瑞龙的情况差不多。

    第三把开始,林耀眉头微皱,突然开口道:“换牌!”

    “换牌?”

    眼镜男楞了一下,转头看了看张霜,低语道:“没听说有这个规矩啊?”

    “我无所谓!”

    张霜虽然不是一直输,但是四五百万还是有的,不信还能比这更差。

    眼镜男想了想,还是没有同意,开口道:“我手风正顺,傻了才跟你换牌。”

    “不敢换?”

    林耀压住他的牌,低语道:“你不会心里有鬼吧?”

    眼镜男眉头微皱,说道:“红杉谷是英姐的生意,你想捣乱?”

    “刚才跟你打牌的人叫赵瑞龙,你来汉东玩,应该听说过这个人吧?换牌而已,你觉得英姐会为这点小事生气?”林耀并不退让。

    沉默...

    短暂的沉默之后,眼镜男点了点头,不情愿的交换了各自的牌。

    将牌展开,果然要比他的好一些,虽然好的不多,但是顺不顺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接下来的几次牌局,林耀经常喊换牌。

    五次牌局,他一共赢了三次,一次是拿地主赢的,两次是跟张霜合伙赢的。

    眼界男也赢两次,一次独赢,两次合伙。

    他的牌打的依然好,但是经常换牌之后,失去了拿一手好牌的运气。

    几把打下去,互有胜负的林耀,看了看发牌的荷官,目光中若有所思。

    “怎么样,是不是输得很惨?”

    离开很久的赵瑞龙,这时候推开包厢的门进来了。

    林耀将位置让给他,并在他耳边小声说道:“牌局可能有问题,荷官跟眼镜男好似是一伙的。”

    赵瑞龙没说话,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发牌的荷官。

    不是所有地方都用机器发牌,起码红杉谷的贵宾厅不是。

    如果发牌的荷官和眼镜男是一伙的,不说要什么牌给什么牌,起码优势会比众人更大些。

    体现出来就是,你的牌永远没有对方的好。

    总感觉自己被压一头。

    “有证据吗?”

    赵瑞龙没有轻举妄动,因为红杉谷的背景不简单,老板英姐连他都要礼让三分。

    林耀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摇了摇头。

    他哪有证据,只是觉得不合理的地方很多,可惜没有抓到眼镜男的现行。

    “先生,您还玩吗?”

    “先生?”

    站在一旁的兔子女孩,打断了赵瑞龙的思索。

    “叫腻玛呢!”

    赵瑞龙气急败坏,将桌上的红酒泼了过去。

    “呀!”

    兔子女孩赶紧一躲,一半红酒泼在了身上,另一半红酒殃及鱼池,泼在了眼镜男身上。

    眼镜男吓了一跳,看到是红酒之后,一脸嫌弃的摘下眼镜用手绢擦了擦,厌恶的说道:“玩不起就不要出来玩,牌品这么差,你当这是你家啊?”

    说完这话,眼镜男戴上了眼镜。

    “等等!”

    林耀目光一凝,握住了眼镜男的手腕。

    “你干什么,不是想打人吧?”

    眼镜男满脸不悦,向着后面退了退。

    林耀眯着眼睛看着他,伸出了手:“将你的眼镜给我看看。”

    “凭什么?”眼镜男根本不同意。

    “先生,请您不要骚扰客人,不然我要叫人了。”

    荷官也站了出来,拦在了林耀面前。

    “滚开!”

    赵瑞龙看出了不对,一脚将荷官踹倒在地,指着眼镜男开口道:“将眼镜摘下来!”

    眼镜男摊开手笑了笑,慢慢摘下眼镜,随后以极快的动作向着林耀丢去。

    林耀闪身一躲,眼镜男趁此机会冲向门口。

    却不想,坐在一旁的张霜快了一步,高跟靴直接伸到了眼镜男脚下,眼镜男没有防备,跑动中直接被绊倒在地。

    “跑,你还想跑!”

    赵瑞龙拿起椅子就是猛拍,打的眼镜男卷所在地。

    另一旁,林耀也将眼镜男的眼镜捡起来了,放到自己的眼睛上一看,纸牌的背面上有荧光数字浮现。

    嗖!!

    荷官跑路了,从二楼窗户上直接跳了下去,摔在草坪上夺路而逃。

    这边,得到兔子女孩呼叫的保安,也提着警棍冲了进来,高喊着:“谁在闹事?”

    “赵哥你看,荷官跟他果然是一伙的,牌都被动了手脚。”

    林耀没有理会保安,将眼镜摘下来递给赵瑞龙,让他自己向着牌面上看去。

    赵瑞龙定睛一看,看到上面的数字就全明白了。

    难怪跟他打牌,有种明牌打的既视感,原来他真能看到你是什么牌。

    好家伙,这是太岁头上动土啊!

    赵瑞龙恨恨的摘下眼镜,对着眼镜男又是几脚。

    随后,他将特殊眼镜给了保安,冷声道:“自己看吧,你们这有人坏了规矩!”

    红杉谷之所以出名,谁都过来玩,就是因为这里不敢有人捣乱。

    现在可好,吃偏门饭的吃到他们头上了,不给个说法怎么行。

    “将他带下去!”

    保安队长一声令下,押解着眼镜男离开了。

    等到几人走后,赵瑞龙锤了锤林耀的肩膀,高兴的说道:“行啊你小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林耀知无不答,开口道:“正常人被泼了一身红酒,肯定是下意识的擦身上,然后再擦眼镜。眼镜男却相反,第一时间擦眼镜,衣服上的红酒不管了,你说奇不奇怪?”

    “这种行为很不正常,除非他的眼镜对他很重要。”

    “之前打牌的时候,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随口说了句眼镜。”

    “我可以肯定,这是他下意识的回答,这种回答中出现的答案,一定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潜意识中关联到的第一个词。”

    “二者合一,我的疑惑被无限放大,我敢肯定他的眼镜有问题。”

    林耀语气微顿,看向了一旁的张霜,又道:“当然,我得谢谢张姐,没张姐的协助,眼镜男恐怕已经跑了。”

    “举手之劳,我还要谢谢你揭穿骗局呢!”

    张霜不在意的摆摆手,万种风情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吞口水。

    林耀含笑点头,相比张霜的美色,他更好奇张霜的反应速度。

    普通人,没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与应变能力,比如赵瑞龙在第一时间就没有反应过来。

    张霜这个大美女,却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并不留痕迹的阴了下眼镜男。

    想做到这一点,没受过训练的人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