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影视先锋 > 105:比赵公子更牛的赵公子

105:比赵公子更牛的赵公子

 好书推荐:
    越想越不对劲,李飞掉头进了旅馆。

    他现旅馆的值班室里根本没人,于是向着房间一个个摸索而去。

    在旅馆二楼的一个门口处,他从地毯上看到了一丝血迹。

    嘎吱!

    打开门,李飞向着里面看去。

    入眼,一个人倒在血泊中,这个人他认识,是林胜文的哥哥林胜武。

    嘶!!

    李飞倒吸了一口凉气,林胜武居然死在这里,是谁干的?

    下一秒,他想到了从旅馆出去的民警。

    他的嫌疑是最大的。

    李飞蹑手蹑脚的走进来,对林胜武的死非常好奇。

    他知道林胜武在调查林三宝的事,因为这个事情还是他告诉林宗辉的。

    现在,林胜武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小旅馆里,他是怎么死的很值得怀疑。

    要报警吗?

    报警肯定是要的,但是在报警之前,李飞决定先检查一下。

    林胜武是塔寨人,更是林胜文的大哥。

    李飞盯上塔寨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苦于没有任何证据,他迫切希望从现场中找到些有用的东西。

    几分钟后,他在床上的缝隙中,找到了一部手机。

    开机,翻看...

    通话记录最近也是昨天的,今天林胜武没有打过电话。

    进入日记本,什么也没有。

    进入文件夹,里面只有几音乐。

    进入视屏区...

    有了,里面有一个音频文件,李飞想也不想的打开了。

    “我叫林胜武,当你听到这个录音时我已经死了。”

    “我奉塔寨三房房头林宗辉之命,前去调查林三宝的死因,现林三宝是被林灿指使手下撞死的,林三宝死前,接触过东山禁毒大队的蔡永强,好似与蔡永强达成了某种协定。”

    “如果我死了,死于自杀或者他杀,请相信我,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塔寨二房的当家人林耀华,他们正在追杀我。”

    李飞越是听下去,脸上的神色越是凝重。

    他知道林三宝的死另有隐情,但是他并不知道林三宝死前,还接触过蔡永强。

    蔡永强是谁?

    东山市禁毒大队的大队长,李飞的顶头上司。

    一直以来,蔡永强给李飞的感觉便是不作为,和稀泥,不值得信任,也不是一个好同志。

    现在看,蔡永强还是有作为的,他甚至策反了林宗辉的儿子当线人。

    如果林三宝没有被杀,可想而知他的作用得有多大。

    “林耀华,华叔!”

    李飞陷入沉默,他要是没有记错,那名从旅馆离开的警员,电话就打给了一个叫华叔的人。

    好巧啊,林胜武说他要是死了,林耀华是最大嫌疑人。

    林耀华,华叔,很有联系性啊!

    这段录音的重要性非比寻常,要不要交给刑侦的同事们?

    不行。

    东山的同事,没有一个值得信赖,起码李飞是这么觉得的。

    录音交上去,证物室就该失火了吧。

    李飞可不想证据消失,于是他决定隐藏下这个手机,暂时不将录音公之于众。

    对了,录音是可以剪辑的。

    如果将录音剪辑之后,拿给林宗辉去听,有没有可能让他跟自己合作?

    李飞勃然心动,他本就不是个走寻常路的人,看着手上的这份录音,仿佛看到了打开塔寨外壳的契机。

    蔡永强可以将林三宝展成线人,他凭什么不能把林宗辉拉过来。

    林宗辉可是塔寨的大佬,一但让他成为内线,塔寨对自己将再无秘密可言。

    李飞如此想着,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

    丝毫没有考虑,自己有多大肚量,能不能装下塔寨。

    夜晚...

    “爸,林胜武有两个手机,肖程只带回来一个,另一个手机不拿回来,我心里不安啊!”

    塔寨,林耀华家。

    林灿坐在椅子上,看着正在画山水画的父亲,脸上带着惆怅之色。

    “不安又能怎么养,没拿回来就是没拿回来,木已成舟,现在做什么都晚了。”林耀华一边画画,一边继续说到:“也不是没有好消息,手机不在警署,刑侦的人过去查看现场,没有搜到有价值的东西。”

    “爸,刑侦的人没现,可报警的人是李飞。”

    “这个李飞,哪次出事都有他,他跟我们塔寨是不是八字不合,我看这个人是不能留了。”

    “保不准,林胜武的那个手机就在李飞手上,被他给藏起来了。”

    听到儿子的回答,林耀华眉头微皱:“不能吧,他有这么大胆子?”

    “李飞可不是胆小的人。”林灿回答的斩钉截铁。

    一时间,林耀华有些为难,此时的他对李飞的恨意还没有达到顶点,只当李飞是个能蹦跶的小人物。

    想了想,他还是摇了摇头,回答道:“暂时别动他,他是马云波的救命恩人,更是李维民的干儿子。不管是看在马云波的面子上,还是忌惮李维民,不到最后时刻都不能动李飞。”

    “李维民不是简单人物,他现在跟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们虽然不怕他,但是也没有必要惹怒他。”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省厅的禁毒署副署长,专门来东山指导工作的。”

    “我们是民,他是官,自古民不与官斗,斗起来没有好处。”

    “爸!”林灿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直言道:“李维民算什么东西,让祁厅将他调走不就完了吗?”

    啪!!

    林耀华将毛笔往桌子上一拍,沉声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提这个名字!”

    林灿不以为意,回答道:“爸,您胆子也太小了,我们都是给赵家当狗的,哪有什么高下之分。再说了,这是家里又不是外边,说一说又有谁知道?”

    “那也不行,不然出了事我保不住你。”

    林耀华态度坚决,根本不给林灿反驳的机会。

    林灿不再多说,转移话题道:“爸,您说东叔这次是什么意思呀,村委好不容易空出一个,不给我这个自家人,居然给林耀那个外人,我想不通。”

    “你东叔自有安排,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你也不想想,那个位置是那么好坐的?”

    “选不上也好,我还能留你在身边历练几年,等你将我的本事学个七七八八,别说一个村委,就是族长的位置我也能为你争取一下。”

    “景文不掺和村里的生意,注定当不了下一任族长,这就是你的机会。”

    “行了,你也下去吧,明天胜武的尸体就该拉回来了,宗辉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得想想怎么应对。”

    林三宝之死,由林耀华默许,林灿一手策划。

    他们并不知道,林三宝与蔡永强搭上了线,有意充当警方的线人。

    他们杀林三宝,只是未雨绸缪。

    林三宝性格极端,他说要报复林灿,不会只是说说那么简单。

    所以他们先下手为强,先一步解决了林三宝,打乱了蔡永强在塔寨内埋钉子的策略。

    “等等!”

    林灿正要出门,林耀华又叫住了他:“赵三公子来汉东了,你东叔的儿子林景文正在作陪,我看明天你也过去吧。”

    “我还是算了吧,赵三不太喜欢我,上次没少给我难堪。”

    听到赵三公子的称号,天不怕地不怕的林灿,居然表现出了一丝畏惧。

    林耀华脸色严肃,回答道:“你想坐上族长的位置,必须要有赵三公子的支持,我估摸着明天林耀也会赶往省城,面见赵三公子,你不去可就落了下风了。”

    “他?”林灿一听就急了,难以置信道:“他也配见赵三公子?”

    “怎么不配,阿耀是村委,你还不是呢!”

    林耀华挥了挥手:“明天滚去省城,不把三公子陪好了,你就别给我回来。”

    .....

    ps:今晚凌晨12点上架,求订阅,求月票。

    老龙是吃肉还是吃土,或者连土都吃不起,就看大家的订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