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影视先锋 > 101:吃里扒外

101:吃里扒外

 好书推荐:
    “李家源不用理他,他要是不懂事,自然有下面的人教他做人,不会对我们造成麻烦。”

    “八面佛已经倒了,查猜将军也退休了,亚洲以后就是我们的自留地。”

    “除非有新人崛起,或者过江龙入局,不然现在的格局不会改变的。”

    东叔说起话来自信满满,他现在手握亚欧两大市场,在国际毒枭中能挤进前五,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说话想不硬气都难。

    林耀将李家源的事一笔带过,既然东叔说没问题,那就是没问题,有也没有。

    随后,他又向东叔说了下张子伟的事,凸显了一下自己的重要性。

    东叔听后没有多说什么,亚洲的市场刚刚占领,而且跟遥远的欧洲不同,可以由塔寨直接掌控,分封功臣还是很有必要的。

    去了港岛的林耀,去了台岛的林灿,去了赌城的林胜武。

    只要不出意外,都会成为各地的负责人,也好为未来的权利交接做准备。

    “行了,你回去准备一下吧,三天后将村委的事定一定,再然后工厂也该开工了。”

    这是东叔第一次,主动在林耀面前提起冰工厂的事。

    放到以前,冰工厂的开工时间,只有叔父辈的大佬才会提前得知,小辈们根本不会听到风声,每次都会显得很突然。

    林耀心中暗自一喜,他的权限提升了,有了接触机密的权利。

    起码在东叔眼中,类似冰工厂何时开工的事,不需要在瞒着他了,这明显是个好消息。

    “东叔,那我先回去了。”

    林耀脸上不动声色,点点头跟东叔告辞。

    回到家之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他没有急着去见林宗辉,而是洗了个澡,小睡了一会,直到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才掐着时间往林宗辉的家里而去。

    “辉叔,我来看您了。”

    林耀走到门口,换上热切的笑容,高举着手上的礼物。

    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他对林宗辉有多尊重呢。

    “阿耀回来了。”

    片刻之后,林耀没有等到林宗辉,反而等到了从里屋出来的林胜武。

    林胜武也在!!

    林耀目光微眯,随后笑道:“胜武哥,这次赌城之行还算顺利吗?”

    “托你的福,八面佛死后他的儿子就失踪了,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夺夺取了市场。”

    林胜武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房门,说道:“辉叔在里面,你进去吧,我也该回去了。”

    与林胜武的碰面,总体来说比较和谐,没有想象中的冲突,顶多就是对他有点不爽。

    不爽很正常。

    林宗辉可是打算推林胜武上位,让林耀给他当副手的。

    林耀现在干掉了八面佛,一举夺得了港岛市场,又间接的影响到了其他地方,成为了三位村委候选人中最出彩的一个,林胜武要是没点想法才是怪事。

    今天这么和谐,大家有说有笑,林胜武能对他好言相待,估计也有林胜文的情分在。

    不管怎么说,林耀救过林胜文的命,这个人情他们两兄弟得记着。

    “胜武哥慢走。”

    林耀目送林胜武远去,同时也在思索着,林生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林胜武是两天前回来的,要是报告赌城方面的情况,前天晚上应该就报告了。

    此时他出现在这里,是跟辉叔聊家常的吗?

    不太像,林宗辉正在调查林三宝的死因,他肯定是不会自己去做的,八成会交代给一个信得过的人。

    塔寨之内,谁比林胜武更值得辉叔信任呢?

    “林胜武早就怀疑过林三宝的死因,只是不想给三房带来动荡,才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林宗辉现在让他去查,以他的能力和心机,恐怕几天之内就能查清楚。”

    “不,不应该说查,应该是证实。”

    “林宗辉不是傻瓜,之前他就没有怀疑过林三宝的事可能另有隐情吗?”

    “他肯定怀疑过,只是不想去相信,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他闹下去。”

    “现在,从李飞口中得到了肯定答案,他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未必不是此时的时机更成熟了。”

    林耀站在门口的位置,短时间内想了很多问题。

    他庆幸提前通知了李维民,让他将李飞赶紧调走,不然李飞再这么掺和下去,马云波这个被拉下水的副局长也保不了他。

    大佬之间的斗争,三房与二房的矛盾,不是李飞这种人能掺和的。

    就算是他,在这里也没有说话的份。

    “辉叔,我来看你了。”

    林耀压下心中所想,带着礼物进了门。

    林宗辉此时没在屋里,而是在后面的小院内,坐在葡萄架下喝茶。

    看着走进来的林耀,他没有任何反应,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

    林耀知道林宗辉还在生气,大佬们有个共同点,不希望事情超出自己的掌控。

    林耀的独立专行,深深的挑战了林宗辉身为大佬的底线,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辉叔,我给您带了几包好茶叶,正宗的武夷山大红袍,从港岛佳士得拍卖行搞到的,非常难得!”

    林耀陪着笑脸,不想跟林宗辉彻底闹翻,起码现在不行。

    三房是一面旗帜,林耀出身三房,在别人眼中他也是三房的人。

    此时,他还没做好脱离而出的准备,更没有另立门户的资格,与林宗辉起码要面上过得去才行。

    “武夷山的大红袍,我配喝吗?”

    林宗辉是个喜欢喝茶的人,嘴上虽然说的强硬,可还是忍不住看了眼茶叶。

    正宗的武夷山大红袍,因为产量稀少不是谁想喝就能喝的。

    其中精品,多数上供给大内,少数流传在各大拍卖行中,每一次都能炒成天价。

    “辉叔唉,瞧您说的,这可是我特意孝敬你的。”林耀赶紧将大红袍放下,拿起茶杯就要清洗茶具。

    林宗辉没有拦着他,或者说没有拦着他带来的大红袍,冷淡的开口道:“还知道我是你辉叔,我还以为你翅膀硬了,不需要我这种无用的长辈了。”

    “辉叔,我哪敢啊!”

    林耀清洗完茶具,一边煮茶,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我不是有意驳您的面子,只是我也想上进啊!村委,多少年也空不出一个来,一个萝卜一个坑,错过了这次,谁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再说了,胜武哥对上林灿,赢的几率真心不大,我出来试试,万一要是能选上,也总比林灿选上好吧,这增加的都是咱们三房的实力呀。”

    “说的比唱的好听!”

    林宗辉眉头一挑,冷声道:“你走吧,我没什么可交代给你的了,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辉叔,那您老多休息,千万要保重身体。”

    林耀从此刻便明白,林宗辉这条路已经走死了。

    明面上他们没有翻脸,实际上与翻脸差不多。

    他不后悔,他也想当个乖孩子,但是他不能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给林胜武当副手,辅佐他上位,以后他除了在三房内伏低做小,还有其他机会吗?

    没有。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不会让步也不能让步,别说林宗辉拦着,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行。

    “哼!”

    看着林耀离去的背景,林宗辉冷哼一声,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呸...”

    一口茶叶沫吐在地上,林宗辉的目光在夜色下显得越发阴鸷:“吃里扒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