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影视先锋 > 35:野兽

35:野兽

 好书推荐:
    “袁克华这人,已经不能用穷凶极恶来形容了,简直是丧心病狂,一旦公布出去,不说入选十大通缉犯,年度前二十总该是有的。”

    “他最厉害的一点,不是犯了多少事,而是总能将自己摘出去。”

    “这么多案件,没有一件能挂在他身上,他的反侦查能力一定极强,要不是这次他老娘生病,弟弟又等着钱结婚,不一定能将他逼出来。”

    林耀强忍着心中的欢喜,不动声色的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你做了这么多案子,怎么连八十万都没有?”

    袁克华不屑的笑了笑,回答道:“风里来的钱,当然是风力花,我是个独行侠,而且从不做大案,一笔下来多则二三十万,少则三五万,一年下来又能剩下多少?

    彪哥的生意做的比我好,赚的也比我多,你问问他,能拿出八十万吗?”

    张彪微微摇头,无声的给予了回答。

    他们这些亡命徒,赚的是快钱,钱来得快,当然不知道珍惜。

    比如他和常山,出去一趟之后,回来就是打牌,一晚上能输几万出去,金山银山都禁不住这么糟蹋。

    不信可以看看世纪贼王阿强,他一票弄过十亿港币,自己独分4亿3千8百万。

    贼王落幕的时候呢,他的身价只有三千多万。

    钱呢,当然是糟蹋了,这种快钱是留不住的,越是这种人,花起钱来越大手大脚,丝毫不知道遏制。

    “你等等。”

    林耀心中有了主意,拿出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喂,辉叔,我是阿耀,我现在急需一笔钱,能从您那先拿点吗?”

    “要多少?”林宗辉不愧是大佬,根本不问林耀要钱干什么。

    “一百万。”

    “你在哪?”

    “辉煌酒楼。”

    林宗辉开口道:“等几分钟,阿兰会把钱给你带过去。”

    片刻后,林宗辉又道:“像这些小钱,你以后跟阿兰开口就行,她是咱们三房的会计,这种小事就别来烦我了。”

    好家伙,一百万居然成了不值一提的小事。

    也对,林宗辉可是三房房头,塔寨这个罪恶集团的三把手,哪年不弄几亿分红。

    袁克华这种人,跟塔寨的三位叔父根本没得比。

    这些人,才是真的土皇帝,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不是需要注意影响,飞机都玩得起。

    叮咚!!

    一根烟的功夫,门铃声响了起来。

    林耀打开门一看,外面站着一位穿着职业装的大龄女青年,正是辉煌酒楼的负责人林兰。

    林兰,塔寨三房房头林宗辉的女儿,辉煌酒楼负责人,外加三房会计。

    她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服务生。

    服务生手里推着一辆餐车,林耀往餐布下面看了眼,万水千山一片红,餐布下摆着的都是钱。

    “兰姐,麻烦你了,回去我给你写张借条,这钱算是我从三房账上借的。”林耀可以不给别人面子,林兰的面子却必须给,因为这是一个很有能力,很有决断的隐藏式Boss。

    明面上,林兰不参与村里的任何交易,却把管着三房的公账。

    要知道,塔寨是宗族式管理,各房都有各自的产业,这些产业不属于个人,而是归于一房,每年都会分红,放到过去就跟族田一样。

    电视剧中,最后时刻破冰抓鱼,林兰几人也没有挨着半点,依然掌管着十几亿的生意,照样是人生赢家。

    反倒是大房与二房,嫡系骨干全都被抓,两房人马树倒猢狲散,由此可见三房才是真正的赢家,林兰这几个从未浮出水面,貌似不起眼的人物,才是笑到最后的终极Boss。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欠条什么的就不必了,家里的事以后你多分忧就行。”林兰跟林耀不熟,也没有亲近的意思,很快放下餐车离开了。

    看着林兰公事公办,没有任何客套的意思,林耀知道这是三房嫡系人马的态度,不参与,不亲近,看似身处局中,实则游离在外。

    当然,这句话反过来说也行,局内还是局外,有时候不过是掩人耳目。

    “三房,水深啊!!”

    林耀目送林兰远去,许久才收回目光,推着餐车进了包厢。

    唰...

    将门关上,林耀掀开了餐布,露出了摆在餐车上的钞票。

    塔寨不缺现金,辉煌酒楼又是塔寨宴请重要人物的不二之选,保险柜里长期存放着三五百万的紧急资金。

    这还是辉煌酒楼,放在村子里就更了不得了,别说一百万,就是一个亿,塔寨也能在半个小时之内拿出来,而且不经过银行。

    嘶!!

    一百万是个数字,真摆在眼前还是挺壮观的。

    看着铺在餐车上,足足铺了三层的百元大钞,包厢内响起了吞咽口水的声音。

    “克华,钱是你的了。”

    林耀看也不看,就将餐车推给了袁克华。

    袁克华也没有看钱,甚至没说多出了的那二十万,而是将酒杯端起一饮而尽,沉声道:“我会让你看到价值的。”

    张彪看的有点眼热,他跟林耀说的是拿年薪,一年四十五万包吃住,安家费是一分没拿。

    袁克华一开口就拿一百万,以后每年还要拿三十万的薪水,这样算比他拿的还多。

    只是很快张彪就释然了,袁克华是卖命,他只是拿钱办事。

    他可以选,袁克华却没得选。

    以后遇上了刀山火海,他可以量力而为,袁克华却只能下死力。

    “好好干,到了申城那边将我的招牌打响,我不会亏待你们的。你们也看到了,我的队伍刚开张,两三个人,一两把枪,正是事业的上升阶段。等到将生意做大做强之后,你们两个就是我身边的元老,躺在家里都会有人给你们送钱花。”

    林耀开口就是画空饼,随后举起酒杯,笑道:“干杯!”

    “干杯。”

    张彪与袁克华举起酒杯同饮,就连一旁的常山也受此鼓舞,一口闷掉了大半杯酒。

    喝了杯酒,林耀又开口道:“大家今天随便玩,咱们明天中午出,预计明天晚上抵达申城。克华,你的钱打算怎么弄回去,我帮你用公司的名义汇款吧,方便快捷,而且有账可查,是干净钱。”

    袁克华沉默片刻,道:“我想回去一趟,亲自将钱带回去,下午坐火车返乡,明早就能到家,后天我们在申城碰面,老板你看行不行?”

    林耀没有说话,他跟袁克华今天才认识,说实话,让他带一百万回去,万一他不回来了怎么办。

    以公司的名义汇款,直接汇给袁克华的弟弟,这笔钱的去向就有据可查了,袁克华要是半路跑路,塔寨的执法队不会让他好过的。

    “老三,汇款吧,回去一趟太麻烦了。”张彪虽然不知道林耀所想,可袁克华回去一趟就要几天,怎么看都不合规矩。

    “老板,你觉得呢?”

    林耀一抬头,对上了袁克华毫无情感的目光。

    这是一头没有感情的野兽,家里的那点亲情,也许是他最后的羁绊了。

    “好,早去早回。”

    林耀思索片刻,还是同意了袁克华的请求。

    三天的时间从东山到冀北,再从冀北到申城,不坐火车肯定是不行的。

    火车买票要身份证,袁克华的真实身份没有案底,很可能会用自己的身份证买票。

    如此一来,他依然能查到此人的来历,还有他的详细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