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影视先锋 > 31:核心

31:核心

 好书推荐:
    两天后...

    “东叔。”

    站在东叔的办公桌前,林耀低着头,满是坎坷的等待着结果。

    没办法不坎坷,他虽然是三房的人,可林耀东是林氏宗族的族长,能不能成为小头目,混入塔寨的核心层,还是得林耀东点头才行。

    “阿耀!”

    林耀东坐在办公桌后面,身前放着笔记本电脑,他先是用手绢擦了擦眼镜,随后才微微抬头,将电脑转到对着林耀的方向:“干得漂亮。”

    林耀抬头看去,电脑内正播放着视频。

    看画面,应该是路边的摄像头拍摄的,清晰的记录着一名男子走出小区,一辆停靠在路边的汽车突然降下车窗,三把长短枪同时对着他开火的画面。

    对于这个画面,林耀并不陌生。

    他谦虚的对着林耀东笑了笑,腼腆的回答道:“能为东叔分忧是我的荣幸。”

    林耀东也笑了,谁都爱听好话,他当然也不能例外。

    “咱们都姓林,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能出头东叔也很高兴。

    在东叔心里,你跟那些人是不同的,你上过大学,是文化人,当年东叔就吃了没有问话的亏,所以这些年我不断办学校,资助贫困地区的学子,就是想在这方面弥补一下。

    可惜啊,硕大个塔寨,一年出不了一个大学生。

    这也怪我,赚钱太容易了,大家就不想再读书了,咱们这买卖赚钱多快,谁还想过头悬梁,锥刺股的日子。

    我理解他们,但是他们不理解我啊。

    就拿这几年来说吧,咱们塔寨就出了两个大学生,一个是你,一个是景文,再也没有第三个了。

    我们林氏宗族,祖上可是出过进士的,怎么到了我这就学风不盛了呢?

    你能回来,东叔很高兴,也很重视。

    咱们是有钱,不缺大学生给咱们打工,但是有些事,那是能让外人插手的吗?

    东叔不信外姓人,很多人跟我说,我们把生意做到了这个地步,墨守成规是不行的。

    我也知道,但是我今年都四十六了,你让我信外人,我信的了吗?

    眼下的塔寨,是我跟你华叔,辉叔,还有族内的族老族少,用十年的时间拿命拼回来的。

    我怎么可以,将我们用性命拼回来的东西,就这么交到外人手上?

    阿耀,你说是不是?”

    林耀还能说什么,他没的说,只能点头应承道:“东叔说得对。”

    “从今天起,你接替胜文的位置,并担任大龙房地产驻申城经理一职,年薪78万,奖金20万,车油补贴2万,配一辆奔驰350。”

    林耀东说完,不等林耀开口又道:“村里的生意是赚钱,可一个月就干那么几天,有时候干一次甚至会停工两三个月。你在明面上也要有个正式点的身份,不然别人一问你是做什么的,你总不能跟人说实话吧?

    你也不小了,以后也得娶妻生子,以后家庭是家庭,生意是生意,不要混于一谈。

    外派在外,年薪百万的房地产公司经理,说出去也算是年轻才俊,做什么事也方便些。

    等到村里开工了,或者有什么事情,你再跟胜武一样回来帮忙。

    胜文呢,他在的时候也是想放出去的,可宗辉一直舍不得,这件事以后我就没提。

    你的情况,跟胜文还不一样,胜文是个什么样子你也清楚,真要是放出去,没了管教,说不定给我捅多大篓子。

    你呢,我是放心的,没事的时候留在寨子里,是对你才华的不负责任,可不是东叔想赶你走。”

    “叔,我懂。”林耀很快就明白了林耀东的良苦用心。

    塔寨做的是偏门生意,不合法,也不能天天做,出了事后果也严重。

    比如林胜武,没事的时候就不会留在塔寨,而是打理着一家汽车城,有名义上的收入来源。

    以后万一出点啥事,脏钱全部充公了,这份正当生意与正当收入,就是他们的一条后路。

    没事的时候,也能当做遮羞布用,不至于出去办个证件,都要在职业一栏上写无业游民。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林耀东的想法是正确的,身兼数职,扮演多个角色,也是塔寨重要人物的标志之一。

    “这里是二十万,不多,算是这次行动的车马费吧。”

    林耀东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个牛皮纸袋子放在林耀面前:“在家玩两天,然后就去申城吧,景文也在申城呢,正跟人谈合作项目,你也过去看看,多积累点经验。”

    “好的东叔。”

    林耀没有多问,拿过桌子上的钱,点点头出了房间。

    到了外面,他才重新考虑起林耀东的话。

    林景文在申城?

    他怎么会在那?

    林景文可是东叔的儿子,大房的继承人,虽然他不碰村里的生意,可也不是等闲之辈。

    在扑克牌通缉令中,林景文可是代号黑桃K,排名比林灿和林胜武都高。

    申城那边有猫腻啊,只是不知道这个猫腻,是不是跟塔寨有关,合作的又是什么人。

    能跟塔寨合作,还需要林景文出面,对方的身份不会太简单。

    “回来了?”

    离开林耀东家之后,林耀又去了林宗辉那。

    林宗辉还是老样子,黑色唐装,一壶茶,一份报纸,坐在葡萄架下悠闲自在。

    “东叔怎么安排的?”

    “东叔说,让我担任房地产公司驻申城的经理,把职务先挑起来,等村子里面开工了再回来。”

    林耀一五一十,将对他的安排说了一遍。

    林宗辉听的微微点头,申城是三都之一,战国四公子之春申君的封地,眼下更是有魔都之称。

    让林耀去申城担任公司经理,绝对是对林耀的抬举。

    之前林宗辉还在想,林耀东会怎么安排林耀。

    现在看,是拿他当自己人了,不然村子里在东山乃至汉东省多的是产业,哪用得着将人调到申城。

    “到了那边好好做事,申城那边的公司新立不久,目前正是进取阶段,我听说还搭个上了搞房地产的赵氏集团,正是大有可为的时候。

    村里的现状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些老家伙正在隐退,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

    你起步是晚了些,可好好做下去,也不是没有跟胜武他们平起平坐的机会。

    咱们三房啊,这几年人丁不旺,拿得出手的人就更少了。

    当年胜武出去,从村里带了四个人,辉叔对你也一视同仁,你看上谁了直接带走,也算在身边有个帮手。”

    林宗辉语气诚恳,态度中满是对后辈的提携。

    当然,林耀也知道,林宗辉这么做也是跟三房的情况有关。

    三房中,林宗辉这一脉的嫡系,都没有参与到村里的生意中,这也使得在村里的生意上,三房的发言权是最小的。

    一个林胜武,远远不足以跟大房和二房对抗,更别说大房跟二房还是一条心。

    如此一来,增加三房说话的分量,培养重要岗位上的人才,一直是林宗辉的第一要素。

    林耀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增强三房话语权的机会,当然不会吝啬一点前期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