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影视先锋 > 12:枪声

12:枪声

 好书推荐:
    林耀之前就想过,黑老五是什么人,放到九几年的时候,也能叫一声草莽英雄。

    当年黑老五在东山市叱咤风云的时候,塔寨三巨头还没出山呢。

    是,现在他是落魄了,成了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

    但这样一个人,真要说对二房死心塌地,林耀估计也未必啊。

    林耀是警察出身,还是特殊职业卧底警察,心理学也有所涉及。

    当他跟黑老五说起,他这些年将拆迁办打理的井井有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时候,黑老五的目光十分坦然,说明他也是这么想的。

    后面又说道,他对二房不薄,二房却心性薄凉,不愿意让他爬上更高位置时,黑老五的目光就很复杂了。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此为人间常态。

    林耀不信黑老五不想往上爬,不想进入二房的核心层,可他始终游离在外,没有爬进去,他就没有怨言吗?

    升米恩,斗米仇。

    现在的黑老五,已经不是刚出狱时,跟不上时代,手下小弟都成大老板了,大家都看他笑话的黑老五了。

    他已经有了几百万身价,手下也有了几十号马仔,林胜文这样的塔寨小弟,都能毫不给面子的训斥他,他怎么会没有一点想法。

    林耀觉得,他与黑老五未必是敌人,哪怕黑老五名义上是二房的人。

    “大家都静一静,让我们欢迎新来的林耀,林经理。”

    出了办公室,黑老五召集了众人,并第一个鼓起了掌。

    大家看着乐呵呵的黑老五,只觉得他和之前判若两人,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能以稀拉拉的掌声作为回应。

    “大家好,我是林耀,来自塔寨,我这人没有太多的规矩,只要大家认真做事,其他的都可以商量。”

    林耀看出了众人的茫然,但是他没有解释,因为安抚住老五这个拆迁队长,下面的人掀不起风浪来。

    一天下来,林耀跟大家混了个脸熟。

    拆迁办,实际人员并不多,只二十六人,除了拆迁队员以外,还有三个是公司派下来,负责审核住宅面积的,跟拆迁办不是一个班子。

    拆迁办的职责很明确,就是让住户滚蛋,不滚的想办法让他们滚。

    此外,还要负责晚上巡逻,等到拆迁工作完成之后,有的人还要留下了转为保安,并负责后续的物业问题。

    有黑老五在,需要林耀出面的地方并不多。

    下午简单的巡逻一下,上门看了看几个钉子户,很快一天就过去了。

    傍晚...

    “老大,我这边安稳下来了,在林宗辉的调动下,负责大龙房地产的拆迁问题,任大龙房地产拆迁办经理一职。这段时间,我会住在拆迁办,有什么事,咱们可以直接电话联系。”

    晚上,林耀跟自己的顶头上司,缉毒署的副署长李维民通了电话。

    “拆迁办,林宗辉把你调这里来了,看来还是不信任你啊!”

    李维民作为破冰行动的总指挥,早就掌握了塔寨的详细情况,很清楚大龙房地产公司,是手续齐全的正规公司,在这里可摸不着塔寨制毒的尾巴。

    “是啊,林宗辉很谨慎,连他都知道用人得三思而后行,很难想象代号黑桃a的林耀东得多谨慎。

    今天是林胜文陪我来的拆迁办,临走时他告诉我,辉叔让我先以拆迁办为主,让我在这边稳扎稳打的干几天,多了解些情况,意思很明显,不想我回塔寨晃荡。”

    林耀知无不言,不然李维民问起来,这几天塔寨是什么情况,到时候他一问三不知可就麻烦了。

    “不想你回塔寨?”

    李维民沉默了片刻,突然道:“你说有没有可能,塔寨要再次制毒了?”

    “这个...”

    林耀想了下,回答道:“不好说,塔寨的制毒日期是绝密,不是现在的我可以打听出来的。我只能说,把我调出去之前,辉叔把林胜武调了回来,我听林胜武的弟弟林胜文说,他要在塔寨内待几天。”

    “待几天?”

    李维民笑了:“林胜武是林东辉的左膀右臂,三房的头号大将,他平时是不会留在塔寨的,只有出事了,或者制毒了他才会回去,看来塔寨最近一段时间,是要开始制毒了。”

    “老大,要是赶着制毒的日子,我们直接冲进去抓人,你说这个办法是否可行?”

    听到塔寨的工厂即将开工,林耀忍不住问了一嘴。

    李维民听到这话,想也不想的给予了否定,道:“塔寨的问题,不只是制毒的事,还有些深层次的问题。现在抓,肯定能人赃俱获,打掉塔寨这个毒瘤,但是挖不出更深层次的东西来。

    我们盯着塔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抓早就抓了。

    但是不能抓,塔寨的保护伞是谁,他们的客户是谁,销售渠道在哪,我们一问三不知。

    现在打掉塔寨,用不了两个月,就会有一个新的塔寨出来,不把源头堵住,塔寨的问题就无法落实。”

    “是啊!”林耀微微点头,叹息道:“塔寨的冰工厂能做的这么大,不是一两个人的功劳,也不是一两个人能建立起来的,他们上面肯定有人。

    但是老大,我还是想问一句,这场破冰行动是适可而止,还是要深挖大挖。

    我有种直觉,挖的深了,动静恐怕不会小啊。”

    “林耀,你可是溪广地区,代号灵药的王牌缉毒警,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李维民开玩笑一样,拿林耀的外号调侃了一下。

    林耀没有否认,而是回答道:“塔寨的冰工厂,一年上百亿的流水,这里制作出来的货品,能远销欧美地区,背后意味着什么您很清楚,这可不是小打小闹。

    真要是摸到上面的大老虎,别说是我,就是您能不能抗住也是两说,我怎么敢说不害怕?”

    “你放心,不管上面是谁,这个马蜂窝我都桶定了,你只要...”

    咚咚咚!!

    李维民的话还没说完,林耀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谁?”

    林耀赶紧挂断电话,目光也变得机警起来。

    “林经理,我是拆迁办的王明远,今晚我负责值班的,您快出来看看吧,出大事了!”

    林耀眉头微皱,熟练的删掉通话记录,这才打开了房门。

    入眼,王明远一身的血,满脸慌张,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怎么回事?”

    林耀看到王明远这个打扮就知道事情不小,喝问道:“说啊?”

    王明远被喊回了神,哆哆嗦嗦的说道:“钉子户里面有个叫老马的,一直死赖着不走,队长都拿他没办法,就跟我们说晚上去吓唬吓唬他。

    我们去了,真去了,就今晚,我跟细狗一块去的,拿着西瓜刀。

    细狗晚上喝了点酒,进去就跟老马吵起来的,还动手打了他,我拦了,咱们不能打人,可我没拦住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说重点?”

    “我们没想到老马有枪啊,他防备着咱们呢,细狗打了他之后就跟我出来了,刚走到门口,老马不知道从哪弄了把枪,枪响了,细狗一下就倒那了,浑身都是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