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盖世 > 第十章 赤炼魔决!
    虞渊悠悠醒来。

    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寒石密室中,上半身赤裸的辕秋舫。

    看着那一条条,将辕秋舫捆住的冰银寒铁锁链,他眉头一皱,下意识地说道:“你,也是被寒阴宗囚禁的?我被丢到这里,有多久了?”

    才平静不久的辕秋舫,听到他这番话,表情古怪。

    “呼!”

    一道赤红光柱,突然从他天灵盖,喷泉般喷涌而出。

    光柱中,诸多火焰符篆,围绕着一狰狞暴戾的火焰小人。

    辕秋舫不断喘息着,低吼着,压制着火毒,艰难地保持着理智。

    “唔,原来是赤魔宗的修士。”虞渊愕然,“可你,也太差劲了吧?修赤魔宗的灵诀,竟然在入微境,就修的走火入魔,身中火毒?”

    他摇了摇头,很是可怜眼前人,“身为赤魔宗的人,修炼修的走火入魔,被火毒侵蚀了上丹田也就罢了,竟然还被寒阴宗给擒拿囚禁了,真是够丢人的了。”

    赤魔宗,乃寂灭大陆北部的魔道大宗,宗门实力比起寒阴宗都要强盛。

    如寒阴宗般的,天源大陆的七大下宗,如果在寂灭大陆,是万万不敢招惹赤魔宗的。

    便是在乾玄大陆,寒阴宗的修士,碰到了赤魔宗的门人,也要小心谨慎。

    上一世,虞渊所在的药神宗,也在寂灭大陆。

    他当初钻研毒丹之术时,时常前往北部,和魔宫、妖殿的许多人,都有极深渊源。

    赤魔宗那边,他当初也有旧友,所以看到辕秋舫光柱中的火焰符篆,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所修的灵诀功法,源自赤魔宗的“赤炼魔决”。

    “你,你?”

    辕秋舫一口老血,差点要忍不住喷出来,内心憋屈的要命。

    这个听女儿说,明明是虞家傻小子的家伙,此刻看自己的眼神,怎么像看一个窝囊废?

    “唔,他怎么知道赤魔宗,怎么知道我是修炼“赤炼魔决”而走火入魔,身中火毒的?”受火毒荼毒,神智有点不太清的辕秋舫,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沉喝道:“你到底是谁?”

    “我叫虞渊。”

    “虞渊?”辕秋舫深吸一口气,眼珠子转了转,突然道:“听说,你是前不久,死而复生的?”

    “嗯。”虞渊点了点头,再次问道:“我究竟是被寒阴宗的谁,给弄到这里的?”

    他还以为毒杀了殷绝之后,寒阴宗来暗月城的那位,亲自下了手,将自己生擒之后,给秘密带到这里。

    他已经绞尽脑汁地去想,究竟用什么方法,好让寒阴宗“冷静冷静”,别急着下杀手。

    “我不是被寒阴宗囚禁,我是因为深受火毒的折磨,怕自己入魔失控,才以冰银寒铁捆缚住自己。”辕秋舫沉吟了一下,就道出了真相,然后试探性地询问:“听说,你炼制出了拓脉丹,还有……另一种毒丹?”

    “不是寒阴宗?”虞渊瞬间放心了,灵机一动,他突然明白了,“上一次,以灵识探察的,就是你?”

    “是我。”辕秋舫没有否认,旋即怔怔地看来,一脸希冀地说:“你既然知道赤魔宗,知道我修行的魔决,还知道我中了火毒,那你……有没有办法?”

    “当然!”不等他说完,虞渊就点头了,“我现在就有办法,可以让你短暂压制火毒,能让你短时间脱离这间石室。”

    “当真?!”辕秋舫大喜过望。

    “当真。”虞渊给予他肯定答复,然后说:“咳咳,你既然在入微境,该知道有一位寒阴宗的上师,就在城内,或城外吧?”

    “知晓。”辕秋舫回应。

    “我教你一个法子,能让你能暂时压制火毒,短时间走出石室。”虞渊沉吟着,缓缓开口:“不过,你事后还是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那种状态。火毒,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全根除的,需要很多准备。”

    然而,辕秋舫已彻底激动起来,其眼眸至深处,如有火焰汹涌燃烧,“你,能根除我的火毒?”

    “我刚就说了,我能根除你的火毒。”虞渊心中有了底气,微笑着说道:“在此之前,我希望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何事?”

    “先帮我除掉,那位寒阴宗的来客!”

    “好!我答应你,先灭掉她再说!”辕秋舫一口应承下来,“你告诉我,有什么法子,能短时间压制火毒的?我在清醒状态下,是能解除冰银寒铁锁链的,不过要在丧失理智前,再返回此地。”

    “你认真听我说,你将冰银寒铁内的寒力,将这密室的寒流,引入下面几个穴窍……”

    虞渊轻声诉说。

    寒冰密室内,一束束冰光寒流,应声而动,立即涌入辕秋舫体内的穴窍。

    修“赤炼魔决”的辕秋舫,体内灵力炽热,他导引此地冰寒异力,灌注到头部玉枕、天柱、承光等穴位时,突然就觉得冰寒冷冽之意,暂时抑制了脑海的狂暴混乱,能令他保持清明。

    他眼睛顿时明亮,立即生出了信心,开始认为虞渊真有助他解决火毒的力量。

    “你修赤魔宗的灵诀,自身体内炎能火力,会消融掉穴窍内的冰寒异力。不过,消融也有一个过程,在这段时间你还是能保持着灵智。”虞渊仔细看了一会儿,说道:“你差不多有半日时间,是活动自如的,你在动手的时候,火毒只会令你感受到痛苦,不会令你陷入狂暴状态。”

    “所以,请你兑现承诺。”

    “嘿!寒阴宗的那位,我们早就知道藏身之地了!”辕秋舫畅快地大笑起来,“那位叫吕岄,不久前还受了伤,我杀她很容易!”

    “喀喀喀!”

    一条条冰银寒铁锁链,突地从他身上脱落,他来到密室中央地带,用力一跺脚,一条石道就突显出来,“跟我来!”

    一把抓着虞渊,两人便消失在石道内。

    半响后。

    处理了一些城内事务的辕莲瑶,翩然而入,准备看看她父亲,从虞渊口中剥出了多少秘密来。

    “人呢?”

    一踏入冰寒密室,发现空无一人后,她突然懵了。

    待到她注意到,中央的石道竟然畅通了,她脸色骤然剧变,“糟糕!他在做什么?前面几次离开,每一次都差点害死我!”

    不及多想,她也迅速钻入石道,要尽快找到辕秋舫,押也要押他回来!

    她担心辕秋舫再次铸成大错,在暗月城内,犯下滔天罪恶!

    父亲没失去灵智前,就不是什么善类,一旦入魔狂暴,在暗月城造成的后果,她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

    城外,光秃秃的矮山。

    背光的阴寒石洞内,吕岄周边一块块寒晶堆砌,数十条银白毒蟒,蜿蜒在寒晶中,吞吐着冰寒灵力,发出“嘶嘶”的满足声。

    吕岄望着那些毒蟒,颈部的银白鳞片,嘀咕道:“不能再耽搁了,要尽快解决虞家,助它们回宗门进阶。”

    这些日子,她都在以自身气血,供其中几条要进阶的毒蟒吸食,想在回寒阴宗之后,令它们能直接进阶。

    毒蟒等阶高,灵性就更大,也能反哺她,让她更强大。

    突地,数十条银白毒蟒,竟全部颤栗不安的游动起来!

    吕岄脸一冷,阴寒灵识立即散逸开来,朝着外面蔓延。

    “啊!”

    下一刻,她便蓦地尖叫。

    她散逸开来的,阴寒的灵识,倏一游离出石洞,如瞬间冲入了岩浆火水!

    那种灵识被焚烧的痛楚,令她简直痛不欲生,也让她瞬间明白,必有同等,甚至更高级别的强者,已悄然闯入!

    “老身寒阴宗吕岄,请问阁下是谁?”她急忙高呼。

    “呼!”

    如燃烧的烈焰,辕秋舫带着虞渊,轰然冲入石洞!

    洞口处,那些遮掩的岩石,皆被辕秋舫的炽烈炎能震的爆裂开来。

    “见过寒阴宗的上师。”落定之后的虞渊,强忍着从辕秋舫身上散发的滚滚热浪,朝着那一块块寒晶中的吕岄鞠身行礼致意,“小子来自于虞家,名叫虞渊。哦,怕上师不记得,小子就是你指使殷绝,三番两次要除之的那位虞家傻小子。”

    吕岄骇然失色。

    看着虞渊,再看着辕秋舫,她再蠢都明白,来者不善了。

    “虞家,虞家背后怎么有如此高人?”她在心中惊叫,突然开始埋怨蔺家,当悔意涌上心田时,她赶紧说:“听,听我解释!”

    “得罪了。”辕秋舫咧开嘴大笑。

    在他天灵盖喷涌而出的赤红光柱内,一个个碎小的火焰符篆,犹如红灿灿的星辰,骤然飞啸出来。

    神秘的火焰符篆,带着炽烈的炎能,蕴含着恐怖魔力,火星般洒落在吕岄周边。

    数十条被她圈养的银白毒蟒,瞬间被点燃,发出绝望的嘶啸声,逐个死亡。

    每死一条,吕岄就如被重击了一下,剧痛地哀嚎着,求饶道:“赤魔宗的同道,还请,还请恕罪!老身真的不知道,虞家小儿和你们赤魔宗有关啊!”

    “知道不知道都无妨。”辕秋舫没有解释,蒲扇般的火焰大手,虚空划动。

    “嗤嗤!”

    一柄,纯粹由炽热炎力凝聚的火焰刀,从上往下斩落。

    “洞里太热,我先出去了。”虞渊不再去看,转身出了石洞。

    石洞内,吕岄的凄厉啸声,先高昂,然后戛然而止。

    辕秋舫没跌境前,为入微境巅峰,曾尝试着冲击阴神。

    失败之后,跌落到了入微境中期,可他毕竟是冲击过阴神境的人物,跌境之后的战力,还是比常规的入微境中期者强大。

    至于那吕岄,以虞渊的眼光来看,不过是才晋入入微境不久。

    而且,不久前吕岄还被“赤鼋血虫”反噬过,近期又以自身气血圈养银白毒蟒,使得战力再次降低。

    这样的吕岄,在石洞内被辕秋舫给堵住了,哪里可能还有活路?

    ……

    ps:喜欢的兄弟,劳烦收藏一下,投一两个推荐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