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一卷 第1071章 生灵皆可恶
    第一卷第1071章生灵皆可恶

    金色雷球里,同样有恐怖威能爆发,不知多少颗黑红两色的闪光,从苍穹上接连响起。

    在其中,倒插在苍穹的那把铡刀不见了,却多了一只巨手,比恶魔的八个魔爪更大,从更高的地方落下,并且自四方合拢,将那里笼罩在内。

    在深空,有个臂膀浮现,白的让人羞愧,似乎天地间所有白色,都瞬间集中在此处,肌肤上都是亿万光点,并变得愈加明亮,太过纯洁无瑕。

    抓下来的大手表面,还燃烧着白色光焰,但手心里却是金色灿灿,全部为密密麻麻的金色雷霆,掌心处更有一个紫金旋涡。

    那里面,藏匿着六界最恐怖的力雷电法则,大量紫霄神雷,在旋涡里快速泛滥,如即将溢满的雷池。

    雷池边缘处,有狭窄的五色光芒在半空中翻滚,交织成亮丽色彩,又融合为彩色光环,蕴含五行之本。

    庚金、神木、重水、离火、息土,充斥着巅峰力量,但即便五行合一,仍旧和雷池距离很远,圆圆地环绕,不敢靠近丝毫,仿佛在为紫霄神雷献舞。

    ‘轰隆!轰轰轰……!’

    巨型雷球内,莹白大手里,恶魔的八个魔爪,将那把铡刀拍碎,断裂成八块,又化为齑粉。

    一轮轮黑红骄阳狂闪,氢弹如蝼蚁,堪比星球一次次撞击,魔爪掌心的旋涡,带着毁灭法则,搅碎一切,无视任何目标。

    那把刀,毕竟不是圣器,一件凡品被随机选中,用大法将其炼化,又度入威能,那一刀穿透玄风仙域,只是警告和示威。

    八个魔爪合计的力量,比八个大罗巅峰倾力一击,还有凶猛数倍,道君之下绝不可活。

    那里的空间,全部崩碎消失,数万里内空洞洞的,似乎被神灵掏走了什么东西,空空如也。

    ‘哗啦啦……!’

    从被击碎的空间,开始向周围崩溃,宛若大厦失去根基,从慢到快的倒塌和瓦解,仿佛恶魔一击,将这片天宇的支柱拆掉了。

    魔焰涛涛,魔光乱窜,紧随破败的空间边缘处,向周围快速跟进,就像狗皮膏药,如影随形的腐蚀一切,破烂黑洞内都边牧魔意。

    “哼!”

    但那抓来的大手,硬生生将破裂截住,仿佛天降囚笼,还把八个魔爪笼罩在内。

    掌心处的雷池里,一阵剧烈轰鸣,里面顿时空空如也,有八个雷球各占一方,形成八角形,同时扑簌簌砸落。

    天道所创,神雷蕴含八部,分别为乙木正雷、丙火阳雷、癸水阴雷、庚金劫雷、戊土冥雷,五行寂灭,阴阳失踪。

    更有两道专门诛神灭魔,诛邪神雷和戮神魔雷,截断天道根本,毁灭任何修道基础,那最后一波的生灭紫雷,彻底掐断生死,断绝轮回和永生。

    圣人再强,仍旧归属天道,这恶魔是长阙道君三尸之一,神通不全,又是魔体,必被克制!

    此为六界,洪荒之内!

    被混沌魔神侵蚀,更为天道不允,现身便被紫霄神雷砸死,若非陆寒一刀伤之,不得不破土而出,此魔还会继续蛰伏。

    ‘距离混沌魔体,也不远了!’

    ‘轰咔!咔咔咔……!’

    一道又一道巨响,接连在内部炸裂,真个金色雷球,被冲击的连续膨胀数次,震的真个界面上,草木生灵颤抖不止,幸存者倒地不起,纷纷磕头祈祷。

    有修士动用秘术,勉强睁开眼睛,吓得几个趔趄,他们从未见到如此巨大的雷球,根本无边无际。

    更敏锐感觉到,渡劫时才有的那种悚然之感,仿佛被紫霄神雷锁定时,自己无比微小,孱弱的如同蝼蚁。

    八个紫霄神雷,带着最猛烈的轰炸,将恶魔的死怼魔爪,从上到下全部摧毁,宛若剧烈爆破一般,黑红光芒连续泯灭,隆隆声回荡不绝。

    ‘这是将大战之威,全部隔绝在雷幕之内了啊?’

    ‘呼——!万幸呐!咱居然没死!’

    他们的脸色苍白如纸,好久才有所缓和,忍不住泪水滴滴,颇有劫后余生之感。

    ‘不知哪个道君,亲自降临来除魔,卧槽……那四个太乙金仙,是要干啥?’

    仅仅看了一眼遮天雷幕,便感觉神魂刺痛,纷纷扭过头去,却看见有耀目的亮点闪动,顿时难以置信。

    “春元觉那厮,魔化了啊?”

    “印宣匹夫,竟敢助纣为虐,以下犯上,该杀!”

    “原来他们都已经魔道双修,都被混沌魔念感染了,无法回头。”

    无数人跺脚,但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有三个人纷纷吼叫,继而全身泛红,脸部被黑雾遮掩,一股及其精纯的强大魔威,从体内冲击开来。

    一人背后,原本悬浮三把白色长戟,奇人目光阴冷,五官端正,蓝色长袍裹着有几分秀气,脚踏两块土黄色玉蝶。

    但此刻,那三把长戟,转眼成为了不世魔宝,一抹殷红泛滥,大戟突突暴涨,长约千丈,嗜血而凶,锋锐法则更胜。

    全身袍服转眼多出无数黑花,让人看一眼就眩晕栽倒,每朵黑花的花蕊,竟然是以更呢带刺长舌,欲要择人而噬。

    此刻,三把血色长戟,合为一体并被抓在手中,一阵惊天动地的魔啸,此人挥动魔宝,如一道流光激射而上,大戟指天,擦着金色雷幕直刺苍穹。

    脚下,一圈厚重无比的黑红色魔轮,很快达到了上百里大小,散发出耀眼凶芒。

    魔轮核心处,是滔天血河在沸腾,并且滚动着十几颗迷你红星,滴溜溜旋转不已,互相摩擦,惊人的悸动之意重重叠叠,那里有古老的魔源力。

    但太乙金仙,即便魔化之后,在巨大的雷幕前,仍旧颇为渺小。

    ‘咔嚓——!’

    还未等此人直上万里,就从雷幕中,探出一根手指,毫无征兆的点在其身上,那手指全部都是雷电组成,宛若雷丝织就。

    顷刻间,那里惨叫接连,一阵烟尘腾腾,但转眼就归于安静。

    若细看,就发现有无数雷针,粗的堪比手腕,细的进入毛发,从四面八方都在向中间狂刺,仿佛缝纫机赶工,连同那把大戟,都被包裹在内。

    扑簌簌。

    当雷光溃散,当空仅剩下一抹黑灰,再无太乙金仙的身影,在道君面前,连一个回合都无法招架,被就地处决!

    玄风仙域的另一侧,绿光遮天蔽地,有个大号葫芦,绽放出耀眼无比的绿光,体型迅速变大,膨胀到三百里之巨,还在继续扩张。

    葫芦表面布满一圈圈黑绿色灵纹,宛若魔翡翠打造,当塞子打开,一股惊人的法则波动,从葫芦中狂喷而出,眨眼泛滥万里,虚空连连狂颤。

    从里面大量喷出蝌蚪状的红色符文,光芒无法直视,瞬间就形成一个黑绿两色不断纠缠的圆形魔环,以恐怖无比的威能,狠狠打在金属性雷幕上。

    巨型雷球表面,转眼光芒黯淡下去,不知圆形魔环究竟厉害在何处,没有恐怖波动,也无半点声音,就将雷幕上,打出一个圆形烙印,并且滋滋啦啦向里快速腐蚀。

    “吼——!混沌魔神,您的奴仆在奉献,请毁灭这里,并赐予我无上大道法则吧。”

    ‘啪叽!’

    莫名中,就在距离此人身后千丈外的地方,一个巴掌虚影出现,闪电般将他拍了进去,那里的空间直接遭到封锁,任何法则荡然无存。

    形同蒲扇打死蚊子,正张开双臂,满脸虔诚和狂热,声嘶力竭中开始燃烧真元的太乙金仙,凌空爆炸开来。

    仿佛陨石被撞碎,只剩无数残渣,在惯性下射向雷幕,滋滋啦啦一阵电火雷鸣,彻底化为灰灰。

    那件巨型葫芦,更是遭到凌空打爆,仿佛铁板拍在瓷瓶上,道魔两种法则,都在那尽数消失,一切属性被湮灭,方圆万里只剩下最纯粹的力量。

    另外两个太乙金仙,一人紫袍青甲,还在原地嘶吼,似乎仍有理性,正在挣扎犹豫,浑身红蓝两种光泽,不断纠缠厮杀。

    他的大半个元神,都已经黑的透彻,正快速向上蔓延,就剩下头颅在猛烈摇晃,双目半红半青,一股道机断断续续,被邪气缠绕,痛苦万分。

    一个则将祭出两件神器,土黄色法盘演化成大阵,将其罩在里面,一杆金色大旗上,表面刀光剑影,正上演绞杀大幕。

    从他体内冒出断断续续的魔光,都被大旗统统吞噬,然后毁灭干净,整个人颤颤巍巍,一圈圈灵光环绕自己,口中大声吟唱,清心咒越来越高亢。

    “长阙老贼,误我——!”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紫袍青甲之人,似乎再也无法抗拒混沌魔意,那双瞳孔里,射出最后一道轻灵光芒。

    看向巨大雷球后,神色挤出无尽决绝,继而所在的空间,一阵剧烈收缩,向内部快速坍塌,然后猛的膨胀开来。

    ‘唉!区区太乙,毕竟难以违逆长阙道君,可叹!’

    ‘谁对谁错,都不重要了。’

    有修士低头,元神自爆的威能,导致数千里空间塌陷,修炼至太乙境界,一路不知经历了多少苦难,终究还是烟尘。

    …………

    玄界,光阴和时空,仍在继续先后移动,叶仙云有些担忧,若这样的速度走下去,恐怕会回到过往。

    子车媛抬头,怔怔的盯着陆寒,他还是闲庭信步,一脚跨出,却不知多少虚空。

    她们发现,他还在抬头,不知凝视何方,一只手高举,仍然是甩出那把铡刀时的姿态,仿佛万古以来就这种姿势。

    唯一不同的是,那只手臂越来越异样,似乎缠绕了无尽道韵,天地间的法则,已经化为流水,都在跟着流淌。

    仿佛陆寒一用力挥,真个世界便要跟着巨变,抬手则生,落下则灭,生灵命运都汇聚在那只大手上。

    这世界,就是一座花园,陆寒就走在其中,作为主人,主宰着一切布局,至高无上!

    ‘看不透啊!这家伙在干什么?’

    ‘谁晓得,仿佛在指点仙神那般,难道什么地方出了变故,让他不得不分神?’

    ‘‘或许刚才那一刀,伤到了哪位强者,即将大事不妙,被吓呆了。’’

    “噗嗤……!”

    子车媛的话,故意将声音放大些许,立即引来几声轻笑,代月离也看不透,钟离婉莟则在掌心指指点点,似乎施展着什么秘术。

    “咳!该打!”

    陆寒未动,但声音却贯彻几人耳畔,他的左手微微用力,顿时响起嘤咛痛哼,惹得美女嗔怪吐舌。

    但周围不是出现界面,各个红光涛涛,大多都魔涨道消,一副进入魔界的样子。

    ‘哥哥,一元复始,何解?’

    身后远方,有个丸子头的身影,正一手一个抓住两个娇躯,向这里缓缓靠近,蹙眉表示不解。

    “看!”

    噗——!

    陆寒低头,向下方喷出一道光,那光芒初时很淡,转眼就如闪电般,洞穿了无数虚空,然后炸开大量刺目的光斑。

    那些光斑透明无色,每个都有房屋大小,飘悠悠向四方远去,仿佛鹅毛大雪落在每个角落。

    众人更加惊奇,当某个光斑,吸引着他们的目光,掉落在才掠过的一个界面上时,让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

    那个界面正魔火腾腾,生灵十不存一,被一队队丑陋怪魔搜索,或者遭到魔兽追杀,难以逃脱死亡的命运。

    但那个光斑落在地面,并且渗入地表后,从接触之地向四周,爆发出难以言喻的衰亡和毁灭之意,所过之处无论草木,还是魔道妖鬼,以及蝼蚁蠕虫,都转眼间化为飞灰。

    仿佛陨石撞击星辰,爆裂后造成的冲击波一般,这种毁灭之意,以千里万里的速度,以无声无息的姿态,很快遍布整个界面。

    没过多久,喧闹、萧杀、生灵碰撞的活跃星辰,如熄灯后的房间,彻底变成死寂,就连天地元气都不再存在。

    无论残垣断壁,以及城堡大阵,还是凡人弱者,都被彻彻底底的抹去,一颗星辰似乎经过了光阴倒流,回到原始最初的样子。

    暴虐和杀戮不在,凶残和恶意消失,只剩一颗颗荒冷的星辰,悬浮在深空之中,所有界面皆是如此。

    “众生皆可恶,万物为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