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 第七百九十三章 两年前也是
    “那是场决赛前都没有直播的赛事,我从小组赛开始,进了半决赛。”

    声音嘶哑着,眼眶红着,说着,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一下下抓着自己的腿,似乎不知疼痛,

    “……那天,天气很好。晴天,赛道上也没有风,教练吩咐了我几句,到比赛时间了,我就上场准备了。”

    “……比赛场馆里,有些观众,但也不多,有些知道我,正在给我打气。”

    “……那时候我想,那是场并不怎么重要的比赛,不过我还是想进决赛,因为决赛才会有直播,只有我再拿第一,我母亲才能在电视里看到我……”

    “……而且,我也应该拿到第一。”

    眼眶渐愈加泛红,抓着自己腿的手愈加用力,年轻人声音嘶哑着,说着,

    “……那天,是上午,站到赛道上的时候,太阳正在往顶上爬……哨声吹响了的时候,我就开始往前跑,像以前一样,像一次次训练的时候一样,每回比赛的时候一样,拼命的往前跑……只有这样,才能一点点突破上限,成绩一次次比之前好……”

    “……一切好像都和往常一样……对手被我甩了身后,终点线越来越近,近的好像伸出手去就能摸到……”

    眼眶红着,脸上渐痛苦,声音带着些哭腔,年轻人一下下抓着自己腿的动作停下,只是手上愈加发紧,攥紧了自己的腿,攥皱了腿上的裤子,

    “……我没能跑到终点……栽倒的时候,我好像看到我的教练,脸上焦急着,好像再喊什么,再冲着我这边跑,队里的医生就跟在他旁边……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在躺在地上的时候,太阳正好在头顶上……教练带着医生跑到我旁边,把我抬上了担架,这时候,好像身上才感觉到疼,但是腿上,却好像没感觉……”

    “……这时候,我比赛前,放我教练那儿的手机响了……是我妈的电话……教练着急的不行,不停在旁边问医生,我跟他说,他还是帮着我,把电话接通了……”

    紧紧攥着自己的腿,腿依旧搭在轮椅上,年轻人脸上痛苦着,渐埋下头,说着,

    “……电话那头就跟电话这头这边一样,嘈杂的厉害……我好像还听到电话那头,我母亲旁边有人在说……那个运动员这下怕是摔得不轻吧……”

    浑身颤抖着,年轻人埋着头,出声说着,

    “……我母亲却是一直没说话,像是在想该说些什么,像是在躲旁边说话的些人,然后,电话那头安静了……我妈终于说话了……她说……娃,没事儿吧……然后她慌忙着又跟我说,她给我带了些削好的甘蔗,她已经问了我教练,说我能吃甘蔗……”

    “……我说没事儿……”

    “……那会儿,我好像只是在想,我母亲是怎么来的,她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平日里去市里的时候,坐公交车都要来回念叨那些她提前问来的公交车号……她怎么来的……”

    “……我想知道,但是我妈却没给我讲……听了我的话过后……又是好像很久没说话……”

    “……然后,然后她跟我说……”

    浑身愈加颤抖着,年轻人埋着头,手里死死攥紧了自己的腿,眼泪啪嗒啪嗒地往着地上落着,

    “……她跟我说……娃,要不咱们回去吧。”

    声音也似乎跟着颤抖着,带着哭腔,年轻人攥着自己腿上的手愈加发紧。

    看了眼这年轻人,廉歌静静听着这年轻人的叙说。

    ……

    “……摔下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完了,我再也站不起来了,我再也站不上跑道了。”

    浑身还颤抖着,攥着似乎就缀在自己身上,搭在轮椅脚踏的腿,年轻人再抬起了头,眼眶还红着,继续说道,

    “……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我没能再从病床上下来。我母亲也没回去,一直在医院陪着我。”

    “病床里,旁边有张空床,她就睡在那儿,每天早上我醒了过后,就照顾着我洗漱,然后把早饭端给我吃……然后是上午,下午,晚上……她就那么陪着我,也没去跟我多讲我腿的事情,也没问我比赛的事情……”

    “……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月过后……我跟我母亲说,我们回去吧……我母亲说好……然后就带着我回来了……”

    眼眶红着,手抓着腿,年轻人再继续说着,

    “……挣了几年钱,在市区里买了套房子……之前的时候,我让我母亲去住……我母亲总是讲,在村子里习惯了,来城里不习惯,还是待在村子里……从外边回来的时候,我母亲推着轮椅,带着我回了市区的屋子,她跟我说,市区里要方便些……她怕我不习惯……”

    “……晚上的时候,有时候我睡不着,一大早上的时候,就能听到我母亲轻手轻脚地打开门出去了……买了菜,又再从外边回来……等我要从床上起床的时候,她总是已经在屋里……扶着我起了床,让我坐到客厅里,我母亲就会去厨房里做饭……”

    “……就这么一天天,我母亲陪着我,守着我……每天照顾着我吃饭,每天按着医生的话给我捏腿……她从来没再问过我比赛的事情,每天只是和着我说些当天外边的事情……”

    “……然后,就这么过了两年……我也没能再站到地上……我母亲每天就背着我,从床上到轮椅上,抬着我小区的台阶上下来……”

    眼眶再愈加泛红,年轻人死死抓着自己的腿,裤腿被攥得愈加发皱,

    “……我怎么会不想站起来……我怎么会不想站起来!”

    “……我想站起来,我拼了命想站起来……可是我,”

    “……可是我……站不起来,再也站不起来了……”

    眼眶红着,再埋下头,攥着腿的手愈加发紧,年轻人浑身愈加颤抖着。

    ……

    看了眼这轮椅上坐着的年轻人,看了眼年轻人垂在轮椅脚踏上,手紧紧攥着,抓着的腿。

    廉歌再转回了视线,

    “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记得……今天正好两年……就是今天,我栽倒了赛场上。”

    年轻人紧攥着自己的腿,埋着头,声音嘶哑着,出声说道。

    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这年轻人,再转过目光,看着从摊位上走过的些行人,

    “今天是元宵节,两年前也是。”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闻声,紧攥着自己的腿,埋着头的年轻人顿住了动作,缓缓抬起了头,

    “……爸爸,走快点吧,妈妈还在家等我们呢……妈妈说,汤圆都已经包好了。”

    “……好。”

    循着廉歌的视线,年轻人转过了头,看向了街道上。

    一个男孩拉着自己父亲,欢喜着从摊位前跑过。

    再顿住动作,年轻人再埋下头,浑身愈加颤抖着。